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竞技 > 她为情敌缝嫁衣小说
她为情敌缝嫁衣

她为情敌缝嫁衣

作者:山河美 状态:连载 分类:游戏竞技 时间:2022-05-15 08:03:49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她为情敌缝嫁衣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山河美原创的小说《她为情敌缝嫁衣》,主要叙述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小说目前处于:连载状态。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山河美原创的小说《她为情敌缝嫁衣》,主要叙述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小说目前处于:连载状态,《她为情敌缝嫁衣》小说简介:创作背景及内容简介:本书以家庭教育为背景,叙述了一个女人的成长经历。主人公孔向红出生于在一个非农业家庭,其母亲是某公社干部,她望女成凤爱子心切,恨严禁女儿一夜慢慢长大,及早出人头地。因此在女儿五岁时,她就不惜牺牲有违教育规律,揠苗助长,每日让孩子学唱紧随形式的成人歌曲,读背晦涩好懂好懂的报刊杂志,梦想创造出神话。在母亲的非常特殊教育下,女儿囫囵吞枣地背下了几篇文章,经过媒体过度炒作,一瞬间便戴上了“神童”的光环,大会小会表演不断地,真是成了孩子们的偶像,媒体的焦点。她失败地为母亲争来了政治资本,也为自己羸得了显耀的荣誉。她放佛一下子首登一阵冷风吹过,她不仅打了个寒颤。片片树叶,从高墙内的法桐树上飘然而落,铺就了一地枯黄,给人带来丝丝感伤。孔向红双手扶着腰板,独自杵了一会儿,然后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矮下身去,一只手伸向地面,支撑着虚弱的身子,慢慢盘起两腿,坐在了衰败的草地上。。

她为情敌缝嫁衣 精彩章节

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她们在街上逛了大半天。向秀英在百货公司为女儿买了件白色衬衫,一双军用球鞋,一双白色尼龙丝袜,一条军绿裤子,还有几样零碎的东西。一共花了二十八块六毛钱。走出商店,太阳当头,空气干热,隔着鞋底都感到地面烫脚。街上行人寥寥无几。路旁树荫下有一个白色木头箱子,箱体上写着“雪糕”,红色的大字十分显眼。旁边坐着一位老太太,靠着箱子在打盹儿,她时而睁开眼睛,摇两下手中的芭蕉扇,扇出几丝凉爽。见有行人过来,她有气无力地吆喝了一声:“雪糕了,一毛钱一块。”

马上开学上课了,表舅张百顺忙着为开学做准备。向红母女俩趁机去街上逛逛,领略一下城市的风光。平坦的沥青马路油光锃亮,马路两旁都装有路灯,公交车来来往往,行人络绎不绝。偶尔有解放军雄赳赳气昂昂地列队走过。母女俩左顾右盼前看后看,只恨自己眼睛不够用的。他们走着走着,向红突然停在一栋高楼前,伸出食指从上到下数了数窗口,喊道:“妈,这所楼有六层高呢!”向秀英眉飞色舞地说:“对,好好干,这里是你的用武之地。我也调到这里来工作,扎根城市,大展宏图!”向红眼前一亮来了精神,她挥了挥拳头,“妈妈加油!我在这里等着你。”

向秀英看了看汗淋淋的女儿,便停住脚在箱子前面站了片刻,老太太问:“来两块吧?”说着就要开箱子。向秀英迟疑了一下,说:“俺买一块。”她从挎包里摸出一毛钱递了过去。老太太接过钱,一只手把木箱掀开一条缝,像变戏法一样,把另一只手伸进棉被底下,摸出一块雪糕递了过来。向秀英接过雪糕,揪开皱巴巴的包装纸,送到女儿面前。向红没有立刻伸手去接,但眼睛却暴露了她的渴望。这样一块雪白晶莹的美食,冒着似有似无的蒸汽。要是咬上一口……她拼命压抑着味蕾,将雪糕递向母亲,“妈妈,你吃。”向卫兵没接。向红又把雪糕往前递了递。蒸汽升腾,越来越浓,白色的乳液垂垂欲滴。向红把嘴凑近雪糕,小心翼翼地呡了一下,丝滑甜润……凉凉的,绵绵的,果真和雪花一样。并且这雪花里还掺了牛奶,撒了白糖。在那之前,她一直以为雪糕就是积雪融化后,房檐上垂下的冰溜子呢。

她们按照售票员的说法,来到马路对面的站牌上。在炎热的太阳底下等了大约二十分钟,下一班2路车终于开出来了。还是那辆车,也还是同一位售票员。车门一打开,母女俩急忙走上去。他们刚刚坐定,售票员喊道:“两位买一下票。”听说还要买票,向秀英不干了,紧皱眉头说:“我们刚才付过钱了,就是这辆车把我们拉到这儿的,为什么还要买票?”售票员咧了咧嘴,“坐车买票你们不懂吗?”向红看到她那轻蔑的一笑,立刻把脸转向窗外。向秀英只好从包里掏出几张毛票,没好气地甩在售票员前面的台子上。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左右,她们到达了目的地。下了车时,向秀英朝售票员嘟哝了一句:“白白多花了八毛钱,要是在我们那里……”向秀英话没说完,售票员朝她们瞥了一眼。

“表姐您放心,我会尽力的。”张百顺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他告别了向秀英,转身朝办公室走去。

来到了五中门口,母女俩从大门口望进去,校园里同样搭起了大小不一的防震棚。她们照着看门人的引导找到了张百顺的办公室,向秀英敲了敲门,开门的正是表弟。

“我怎么知道你们怎么坐反了?去马路对面,再乘2路车返回去”。售票员说。

一阵冷风吹过,她不仅打了个寒颤。片片树叶,从高墙内的法桐树上飘然而落,铺就了一地枯黄,给人带来丝丝感伤。孔向红双手扶着腰板,独自杵了一会儿,然后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矮下身去,一只手伸向地面,支撑着虚弱的身子,慢慢盘起两腿,坐在了衰败的草地上。

然而,令她讨厌的是,二女儿向东比姐姐向红逊色了许多。因为她不喜欢背诵自己不懂的东西,反而喜欢听爸爸讲述古老的故事。可是欲望扭曲了向秀英的价值观,她对向东父女的做法非常反感,甚至经常对其奚落和刁难,经常爆出封建迂腐的爹,只能培养出迂腐的孩子,不通时事的傻瓜蛋之类的恶言辣语。她甚至把“没出息”当成孔向东的代名词,常常挂在嘴边。

她下意识地瞟了一眼天空,此刻已经是上午十点钟,她本该像前夫张小乐一样站在讲台上,播撒知识,教书育人;或者像何花儿一样自主创业,努力奋斗。然而,此刻她却因无知和虚荣而身陷囹圄。孤寂落寞的铁窗生活,常常把她带回过往的经历……

然而,向秀英并没把女儿的境遇放在心里,她想当然地认为,干部子女有的是升学机会。但是孔令夫却十分担心女儿的未来。

那天,向秀英为女儿买了几样东西,加上往返的车费,几乎花掉了一个月的工资,这笔钱可是全家人一个月的生活费啊。向红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在这座城市里扎下根,混出个人样儿来,让母亲也吃上雪糕。让全家人都过上好日子,让奶奶一家羡慕和嫉妒,让公社大院里的人刮目相看。

第三天,向秀英该回去了。她对表弟说了一通客气话:“我把女儿交给你了,她哪里做得不对,你尽管批评教育她。你多费心培养她,等她将来出人头地了,不会忘了你这个舅舅的。我们肯定会报答你的。”

在这种天气里,向红内心更加郁闷更加失落。回顾过去的数年里,她虽然过得异常辛苦,但也有让她骄傲的回忆。自两三岁起,她就开始接受母亲的特殊教育,高强度的背诵,不仅为自己赢得了“神童”的荣誉,也为母亲赚足了面子。

“舅舅好!”向红拘谨地打了个招呼。她跟这位表舅没见过面,但看到母亲与他聊得那么亲热,她感觉轻松了一些。在省城能有这样一位和蔼可亲的表舅,自己的未来就有了依靠。

向红熬过了几年的死记硬背,却遇到了世事的变迁。此刻她坐在防震棚里,望着浓密的雨帘,感觉多年来的心血和罩在身上的那层“红”光,遭到了暴风骤雨的冲刷,被泥水裹挟着,丝丝缕缕,渐流渐远,直到完全没了踪影。“神童”的快乐变成了过去,只剩下回忆和对前途的畏惧。

向红喜欢站在高台之上,英气十足斗志昂扬,滔滔不绝地背诵着各类篇章。陶醉于雪亮灯光下那些艳羡的目光。观众里大人们喝彩鼓掌,儿童们欢呼雀跃。男孩们使劲儿把双臂伸向空中,一张张青涩的脸蛋儿交替出没在茫茫人海里,宛如湖中的鱼儿交替着跳出水面,寻觅新鲜的尤物和清爽。

向秀英随后也爬下车来,她从挎包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纸,展开仔细地看了看地址和公交路线。母女俩走出车站,穿过一个大十字路口,在交警的指引下找到了2路公交车的站牌。他们饥肠辘辘地等了十几分钟,“来了!好漂亮的汽车啊!”向红激动地喊道。汽车在向红面前停下,刚打开门,她一步登了上去,“妈,你坐这个座位。这么多窗子,真明亮!”向红感觉全身舒爽。母女俩刚坐了一站,就听到了售票员高声提示:“乘客同志们,终点站到了,请您拿好行李准备下车!”向秀英感到疑惑。她犹豫着站起身,向车外张望了一圈,没瞧见第五中学的门牌。她急忙掏出纸条,问售票员:“同志,去五中是在这里下车不?”

向红自出生以来,从没有走出过那片山区,不知道山的外面是怎样一番景象。她唯一获取信息的渠道,只有墙上的那个小喇叭。通过那扇窗口,她了解一些外面的消息,并由此引发出某种遐想:“省城就是广播里说的那个世界吧,那里距离北京不远吧?省城的表舅会疼爱我吗?他会像妈妈一样逼我背诵吗?”诸如此类的问题频频出现。但是,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再也不用为了父母的争吵而烦恼,不用日复一日地为前途而发愁了。

她把雪糕推向母亲,惊奇地问道:“妈,这不就是爸爸说的六月雪吗?”一听这六月雪,向秀英谈虎色变。她紧张地朝四周瞟了一眼,搡了女儿一把,压着嗓子吼道:“什么六月雪,还窦娥冤那!都是毒草,不要挂嘴上!”向红神情也紧张起来,母亲的警告一向都是危险的信号,是情势的风向标。向红知道窦娥冤不能唱,甚至不能提,山区里都不行,更何况这是在省城的大街上。向秀英瞪着两只羚羊般的眼睛四下瞄瞄。卖雪糕的老太低着头,全神贯注地数着手帕里的毛哥儿,没发觉这对母女的惊恐场面。向秀英松了口气,催促女儿快吃雪糕。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灵缘界 贞观贤王 开局50岁我还可以火三年 重置天下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 李氏中医馆 向往之璀璨星光 美女总裁的燃情兵王 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 刀斧

借月光缝她的嫁衣  她为情敌缝嫁衣 山河美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第二十三章 意外落聘 第二十四章 神秘镇长 第二十五章 一线光明 第二十六章 清水芙蓉 第二十七章 弃教从商 第二十八章 旧情复燃 第二十九章 如愿复职 第三十一章 滑向深渊 第三十二章 分道扬镳 第三十三章 事与愿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