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第五章 诡异的敲门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不太不满意?他们凭什么不不满意?”自己说陆瑾是一回事,虽然别人说陆瑾,那是两码事了!陆龙德一拍桌子,连桌上的电脑都跟随震了震,“当年要也不是那臭丫头闹着要答应下来,我才会征得!说他们,不不满意就算了,我陆家也攀不起他们这根高枝!”江、陆三家祖辈只不过陆瑾从小就喜欢江暮,再加上两家相交利大于弊,所以陆天德也同意了这门娃娃亲。后来江家落难的时候,也是因着这层关系,陆家才会伸出援手……谁知道竟落了个过河拆桥的下场!。...

“不太满意?他们凭什么不满意?”自己说陆瑾是一回事,但是别人说陆瑾,那就是两码事了!

陆天德一拍桌子,连桌上的电脑都跟着震了震,“当初要不是那臭丫头闹着要答应,我才不会同意!告诉他们,不满意就算了,我陆家也攀不起他们这根高枝!”

江、陆两家祖辈交好,到了陆天德这一辈,其实更多的也只剩下了利益。

只不过陆瑾从小就喜欢江暮,再加上两家相交利大于弊,所以陆天德也同意了这门娃娃亲。后来江家落难的时候,也是因着这层关系,陆家才会伸出援手……谁知道竟落了个过河拆桥的下场!

“江家这几年走得太高,想低调行事也无可厚非。”陈贺仍旧笑着,但笑意却并未到达眼底,“只是,委屈了我们大小姐,可就不行了。”

陆瑾终究是陆家的大小姐,她可以悔婚,但是却不能被别人悔婚。尤其是现在,上流社会都将陆瑾当做一个笑话来看,若是江家那边退婚,可想而知,外面会把陆瑾说的有多难听……

陆天德显然也是顾忌这一茬,现在的江家,已经不是谁随便就能撼动的。哪怕是他们,也要掂量几分。

所以气消了一些之后,他也冷静了下来,“就说这事交给他们小辈去解决,我们不插手。如果那丫头还有这个意愿,她就绝对不会放手。若是她没有……”

陆天德叹了口气,显然不想再管,“就随她吧!”

有些妥协,在不经意之间,其实已经初见端倪。只是妥协的人没有发现,而被妥协的对象,也没有察觉。

陆瑾从国外回来之后,再次来到了平城。

这里是国际知名的时尚之都,但也是拥有悠久历史的文化古城。新旧之间的碰撞,带来了更加神奇的延续。国内知名的娱乐公司有一半都在这里,陆瑾前几年刻意避开平城寻求发展,但是现在,却也别无选择。

“房子已经打扫好了,随时都可以入住。”下班高峰期,车子前行的速度还不如路边散步的老奶奶。乔森顺着陆瑾的视线往窗外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这次有三天的休息时间,你可以自由安排。”

“这几天不要打扰我,也不要派人跟着我。”连轴转的工作,让陆瑾的脸上布满了疲惫。可即使这样,也依旧遮挡不了她那令人倾心的美貌。

反而因为这几分疲惫,增添了几分柔弱。让平时过于清冷的人,多了些许温和。

乔森欲言又止,但在对上陆瑾平静的目光时,还是选择了妥协,“那你不要关机,如果有紧急事情,我必须要联系得上你。”

陆瑾以前一休假就喜欢关机,有时候遇上了突发状况,乔森连人都找不到。所以,有了前车之鉴,这是他唯一不能退让的底线。

“可以。”

公司给陆瑾找的房子,离市区有些远,但胜在环境清幽,不易被人打扰。这样的房子在平城有价无市,能在里面住的,都不是一般人。

“就是这里,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打这个电话就行了。”乔森给了陆瑾一个联系方式,这是公司专门安排过来的人,负责陆瑾在平城的日常事务。

陆瑾看了眼就收了起来,然后便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进去了。

打开门,迎来的是久未通风的封闭感。陆瑾皱了皱眉,显然是不太满意。不过房子里面倒是整洁得很,应是仔仔细细打扫过的,连一点灰尘都找不到。

放下行李,陆瑾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窗通风。这是独栋的别墅,同旁边的房子也有一定的距离,推开窗就能看到大片大片的草坪,令人身心舒畅。

“还算有些优点。”

打开窗之后,房子里面的空气就畅快多了。夏天的夜晚来得比较迟,已经快六点了,天上的太阳还不舍得落下。

她简单的将行李收拾了下,刚把衣服挂好,就听到外面的门铃响了起来。陆瑾有些疑惑,她刚刚回平城,应该还没人知道她在这里。

难道是乔森又回来了?

带着警惕,陆瑾先是从猫眼往外面看,但是却没看到什么人。她正疑惑的时候,门铃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青天白日……”陆瑾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她大着胆子再次往外看去,但是这一次,却同样没有看到人!

想着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还有凌雪那边毫无头绪的进展,陆瑾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而仿佛是觉得还不够一般,在她的眼睛都还没有离开猫眼的时候,外面突然闪过一道黑影!而门铃在这个时候,再次响了起来!

理智告诉陆瑾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开门,她最正确的选择,就是立刻报警。可是她连着几次打开手机,都显示解锁失败——

因为紧张她的手心出了太多的汗,指纹都没有办法识别。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铃没有响了,陆瑾也终于解开了手机。但就在她的手按下报警的号码时,突然听到咔嚓一声——

门,开了!

“谁?!”陆瑾来不及多想,只能凭着下意识的反应,抓住旁边的东西就往进来的人身上砸!

门口的身影顿了一顿,不过很快就抓住了陆瑾挥舞的手,在她即将尖叫的时候,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陆瑾,是我。”

记忆中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洗礼,褪去了青涩,增添了沉稳。只是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依旧亮得刺眼。哪怕多了几分深邃,也足以照亮黑暗。

陆瑾静默的站在原地,显然是还没有缓过来。直到对方把她手上的东西放回旁边的鞋柜上时,陆瑾才发现,原来自己慌乱之中,竟是抓了只拖鞋就打了过去……

“你这是,想臭死我?”

带着促狭的目光,伴着嘴角的笑意,让陆瑾因为恐惧而冰冷的心,渐渐回暖。她闭了闭眼,缓缓出了一口气。而下一秒,却是怒斥出声:“江暮,你是不是有病!”

能从乔森的手里,拿到钥匙的人,除了远在国外的凌雪,就只剩下江暮了。

只是陆瑾与他已经几年未见,所以才没有想到这里去。

人吓人,差点吓死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