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中心 第四章 未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阳穴上,另一只手扯过他手里仍紧紧地攥着的那条长长的突击步枪。  “除了腰上的。”  右边一支备用的手枪的被扯了出。  冯坤两手空空呆立在原地,脸上反倒出乎意料地波澜不惊,竟看不出一丝的情感波动。宋杰将枪交到了旁边的一个人,接着搓了搓轻轻有些发凉“有点儿意思,呵呵。”冯坤转过头来,用轻蔑的眼光打量着满脸淫笑的宋杰,“现在,你还能数出来我有多少颗子弹了么?哈哈哈哈!”。...

  4.

  “大哥!大哥!”一群喽啰扯着破锣嗓从后面一间隐约透着点光亮的屋子里冲了过来,刹那间几十条枪口齐刷刷对准了冯坤一人。

  “有点儿意思,呵呵。”冯坤转过头来,用轻蔑的眼光打量着满脸淫笑的宋杰,“现在,你还能数出来我有多少颗子弹了么?哈哈哈哈!”

  冯坤眨了眨眼,低头也跟着笑了起来。

  “去,把他的枪下了。”宋杰撇了撇嘴,吩咐身旁一个矮点儿的喽啰说道。

  “是!”喽啰一只手拔出枪抵在冯坤的太阳穴上,另一只手扯过他手里仍紧紧攥着的那条长长的突击步枪。

  “还有腰上的。”

  右边一支备用的手枪同样被扯了出来。

  冯坤两手空空呆立在原地,脸上反而出奇地平静,竟看不出一丝的情感波动。宋杰将枪交给了旁边的一个人,然后搓了搓微微有些发冷的双手,带着狰狞的微笑轻轻走了过来,用如同一只刚刚斩获猎物般野兽的神情注视着他。

  “坤啊,你知道么,我等这一天等好久啊,啊?你还记不记得咱俩第一次交手时我跟你说过的话。嗯?”

  冯坤没有吭声,脸上仍旧挂着微笑,宋杰并没有在意,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自顾自地继续说了起来。

  “我没干过警察,也不知道你们这帮人是怎么想的。可我只清楚一个道理这么多年也一直在坚守,而且在我看来明白这个道理就已经足够足够了。”宋杰抬起头,吐出一口长长的哈气。

  “无论你当领导也好做乞丐也好,凡事儿总要有个度。不明白这个道理就要被淘汰!咋的坤子,没完啦?我他妈明告诉你,能抓我的警察还没生出来呢,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就那三拳两脚的能耐还敢在我这儿比比划划,嗯?!!”宋杰捏了两下冯坤的侧脸,狠狠用拳头砸了下去。

  嘴角渐渐渗出一丝血痕,冯坤吐了吐舌头,轻咳了几声,然后用力舔了回去。

  “你有什么本事,不就是仗着人多么,不是这么多走卒跟班的话,十个你也打不过我。就好比刚才,你已经输了。”

  “看来情报真的是来得太容易了,呵呵。”

  “我有点不明白,你是怎么把这个东西也拉拢到你那边儿的?”冯坤转过头,指着满脸愧意的文昊对宋杰说。

  “他?那太容易了,不光是他,如果你真的想让一个人死心塌地为你工作的话,找到他的软肋就行了。如果你真的能彻头彻尾参透其中的道理,这其实是一个很令人享受的过程,如果不幸中间发生了点儿意外的话,你只需要在这条软肋上下死手就OK了……”

  冯坤眯缝着双眼,轻轻摇了摇头,“可那样你得不到这个人的心,他只能是在行动上成为你的傀儡。”

  “那就足够了,我要他的心有什么用呢,无非就是往冷库里再多加一个血槽而已。”宋杰猛然心头一惊,似乎觉得说漏了什么。

  冯坤听出了话里的倪端,但却佯装镇定,内心却暗自揣测到战死队友的命运,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真希望你以后能长命百岁。”冯坤忽然转过头,对身后的文昊猛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声音并不是很大,但还是吓得文昊咧起嘴来,他踉跄着向后退了一步,握枪的手不停颤抖着。

  宋杰并没有注意到此刻冯坤的左手一个不经意间的小动作,然而身后的文昊却将这一切完全看在眼里,深绿色的战斗T恤被他轻轻掀开,冯坤腰带的左后方,一颗灰色瓶状的东西赫然显露出来。

  文昊抬起手,下意识地将头盔下系着的护目镜小心翼翼地盖在脸上。

  “宋杰,你什么都厉害,可有时你坏就坏在自己的狂妄上!”

  “什么意思?!”宋杰猛地从沉醉中自拔出来,下意识睁大了双眼。

  冯坤掏出还藏着的一颗致盲弹(可大致参考CS中的闪光弹)轻轻拉开保险环扔了出去。几乎在同一时间,文昊将枪膛里最后一颗子弹狠狠打在了宋杰的左肩上。

  “哎我!”宋杰捂着血流不止的肩膀跌坐在地上,仅仅几秒钟后,刺眼的白光阻隔了所有人的视线,巨大的噪音惹得众人心头发慌。

  当视线得以再次凝聚起来时,冯坤二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宋杰摊开手,肉沫和血浆早已弄得到处都是,一半的肩膀早已不见了踪影。

  “啊!啊啊!……啊!”杀猪般的嘶吼声不停响彻在激战过的小屋内,众喽啰迅速围了过来,七手八脚将宋杰扶靠在墙上。

  “大哥大哥,没事儿吧大哥!”宋杰咧着嘴,用枪托狠狠砸了其中一个喽啰的脑袋。

  “追啊,跑不远!”

  新月被厚厚的云层所掩盖,只透出了隐约的光影,一处荒废的杂草从中,文昊叫停了冯坤。

  “停车!”文昊将枪重新换好了弹夹,再次抵着他的脑袋。

  “真特么见鬼,你究竟是怎么了!”冯坤狠狠拍了下方向盘,愤怒地低吼着。

  “我不能跟你回去。”文昊说着,一把扯下自己的肩章,“我不可以死。”

  “你死不了!”

  “那也不行!!!”

  “你究竟在顾虑什么?”冯坤将车子熄了火,转过头恼羞成怒地盯着他。

  “别忘了,你要为死去的战友负责。”

  “我知道。”眼泪不停在眼眶中打着转,文昊拨掉保险,收起了枪。

  车门打开但却没有被再次关上,下了车,文昊冲冯坤的方向轻轻跪了下去,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

  冯坤没有再去看他,只是紧盯着前方发动了车子,心里面五味陈杂说不出话。

  几秒种后,汽车便在夜色的掩护下卷起滚滚烟尘向远处的地平线驶去,文昊擦干眼泪,没有一丝犹豫地背过了身。

  “你还知道回来啊!?”脱光上衣的文昊被吊在用钢筋制成的房梁上,浑身被皮鞭抽打地血肉模糊。宋杰站在底下狠狠咒骂着,左肩的位置上鼓起老大一块,耷拉个膀子,很明显已经被包上了厚重的石膏和纱布。

  “你要是喜欢玩儿,咱就来点儿刺激的,去。”宋杰瞥了他一眼,身旁站着的几个喽啰立刻心神领会,不一会儿,文昊的妻子便被再次抬了出来。

  “涵涵!”文昊惊恐地睁大了双眼,“你们要干什么!”

  “不是跟你说了么玩点儿刺激的。”宋杰举起手枪,一把将吊着他的麻绳打断,几个喽啰再次压着文昊跪了过来,并用很结实的麻布条死死勒住了他的嘴。

  “喂!这女的给你们几个了,就在这儿,别弄死了。”宋杰抖了抖枪头,对抬笼子的几个人说道。

  “呜……呜!!!”文昊拼命想挣脱,却反而被拽地更紧,嘴里发不出任何骂人的话,两股热泪再也忍不住流淌了出来。

  “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大声点儿!”宋杰蹲了下来,扶起耳朵冲文昊大喊着,脸上还露出**的笑容。

  女孩被拖出笼子不停挣扎着,却终究无济于事,被控制住了的文昊没法低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挚爱一点点褪去所有的衣衫,被魔鬼所侵蚀。

  一周后,重案组办公室,星期一。

  清晨,阳光笔直穿过洁白的云层照耀在地面上,对于这个以重工业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城市说,这样的天气十分难得。人们纷纷走出屋子,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公园、茶馆、步行街无不人声鼎沸;就连一些少数极为慵懒的宅男宅女也都纷纷换上运动装,将阵地转移到外面的广场上来。

  然而此刻,冯坤似乎并没有心情去搞任何的户外活动,宽大的办公桌前,他将自己的头深埋进胸口,双手无力搭在自己的两腿之间。

  “冯队,张局找你。”门被轻轻推开,一位警员走了过来轻声报告说。

  “知道了。”冯坤依旧没有抬起头。

  几分钟后,局长办公室,一位甜美可爱,约莫着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笔直站在了冯坤的面前。

  “冯一瑶,洵大警院的优秀毕业生,以后就由她来担任副队一职并协助你工作重新组建特别小队,选拔工作三天后开始,希望你们尽快磨合。”张局长坐在沙发上,笑容满面地指着女孩儿对冯坤说。

  “冯队长你好。”被叫做一瑶的女孩儿微笑着伸出手。

  “怎么是个女的?”

  “……”冯坤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小声嘀咕着。

  “哎,你别搞性别歧视,人家在专业训练上可是年年头奖啊。”张局长点燃一支烟,猛吸了口对他说。

  “过来吧。”冯坤面无表情说了句便头也没回地离开了房间。

  依旧在重案组办公室,两人搬过椅子对坐在一张茶桌前。

  冯坤掏出手枪,有一下没一下指着枪体的各个部分对女孩说着。

  “这儿是保险,这儿是扳机,当扣下它时里面的击针会快速冲撞雷泵制成的底火从而引燃弹体间的炸药……”可还没来得及自己说完便被一瑶一把夺过手里的枪。

  搬开卡笋取出弹夹、最后一颗子弹也在保险拉动后被轻轻弹出,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瑶将空膛了的枪轻轻在耳边晃了晃,笑着对冯坤说:“我可是全员的射击冠军哦,不许瞧不起女孩子。”

  冯坤难以置信地眨眨眼,轻吸了口气,无奈地耸了耸肩。

  “看来我真的多虑了……”

  深夜,宋杰的私人别墅,一间装潢极为考究的灵堂内此刻挤满了人。

  灵堂之上,一幅巨大的黑白照片被立在堂内最显赫的位置,照片上,一位面目慈祥的中年女子正微笑望着众人。此刻的方桌前摆满了水果、烤羊以及其他各色贡品,两根极粗的佛香兀自燃烧着,发出浓烈呛人的烟熏味。

  宋杰手举清酒跪在蒲团之上,身后一众人便紧接着在其身后都跪了下来。

  “妈,今天是您老的五十大寿,儿子特地来给您祝寿来了,祝您万寿无疆。”

  “万寿无疆!”

  “多行大运。”

  “多行大运!”

  远处的山顶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声,祭拜仪式过后所有人便被立即遣散回去。

  宋杰再次打开地下室的门,不紧不慢走到石屋角落里一处被天鹅绒蒙着的物体跟前。

  绒布被一把扯下,鱼缸里,两条同为雄性的棕色水蛇缓缓游荡着,顶端狭长的照明灯发出幽绿的光来,将整个缸内的情况尽收眼底。

  两条小鱼被随手从袋子中抓出扔进缸内,顷刻间便被二蛇吞入腹中。

  宋杰将脸轻轻靠在外壁,混有口臭的浓郁哈气将鱼缸冰冷的外墙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水蛇的魅影刹那间若隐若现。

  他望着如此美妙的场景,竟像个孩子般笑了出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