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秘藏 《地下秘藏》第五章 水下密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地下密藏小说名字叫作《地下密藏》,提供更多地下密藏小说大结局,地下密藏小说结局是什么。地下密藏小说地下密藏摘选:迅速,我们钻到了大嘴巴的咽喉,随着景象的变化,我的特别注意力完全被四周壮美绝伦的溶洞被吸引了。这里四处是千…...

地下秘藏小说名字叫做《地下秘藏》,这里提供地下秘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地下秘藏小说精选:很快,我们钻进了大嘴巴的咽喉,随着景象的变化,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四周壮丽绝伦的溶洞吸引了。这里到处是千奇百怪的石头,有的像动物,有的像人脸,有的像家具。我们似乎进入了一位抽象派大师的作品陈列室,这些鬼斧神工的奇石都在静静等待客人的欣赏。暗河里的水反射着淡蓝色的光芒,配合着我们几个人的手电筒,给整个溶洞涂上了一层迷幻的色彩。我心想等我出去一定把这个地方报告给旅游局,大好的资源就这么静静的藏在深山里,岂不是太浪费了!…

很快,我们钻进了大嘴巴的咽喉,随着景象的变化,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四周壮丽绝伦的溶洞吸引了。

这里到处是千奇百怪的石头,有的像动物,有的像人脸,有的像家具。我们似乎进入了一位抽象派大师的作品陈列室,这些鬼斧神工的奇石都在静静等待客人的欣赏。

暗河里的水反射着淡蓝色的光芒,配合着我们几个人的手电筒,给整个溶洞涂上了一层迷幻的色彩。

我心想等我出去一定把这个地方报告给旅游局,大好的资源就这么静静的藏在深山里,岂不是太浪费了!

队伍突然停了下来,我打起手电往前面一照——没路了。

我们分别往几个方向又寻找了一下,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咽喉里面居然只有一面石墙。

眼镜不确定的问道:“难道是方向不对?应该顺水走?”

“笨死了,你看这水还是流动的,怎么可能是死路!”冬煌似乎经验很丰富,“应该是水下有路。”

“奶奶的,又要下水?老子衣服刚刚暖干!”耗子啐了一口,捡起一块石头投入暗河,蹲在旁边等了一会儿说道,“水流很慢,但保准是从咱们这方向流出来的。”

“那我下去看看。”怪人脱下鞋子和上衣,把手电咬在嘴里,一步一步走下去。

眼看着水逐渐淹没过他的膝盖、腰部和肩膀,我不禁揪心的难受,胆量可以啊!换做是我,早就原路返回了,打死我才不跳水里找路呢!

他深吸一口气,一头扎了下去。

冬煌拍拍我问道:“幺妹,你说咱们从刚才那洞里掉进来,这地方应该是山的内部了吧?”

我回想了一下九里山的结构,肯定的说:“对,洞口在山肚,咱们往下掉了一段,这会儿应该快到山的底层了。”

耗子竖起大拇指赞叹道:“我老大就是牛逼,谁能想到搬开一座山再往下挖呢!”

我疑惑道:“你老大是谁?”

“西楚霸王——项羽!”

我哑然失笑,头一次听见这样吹牛的呢,人家项羽是什么人物,你这瞎攀什么高枝呢!

耗子看到我不服气的表情,特骄傲的接着吹牛道:“在咱们中国,最牛逼的墓就是秦始皇陵,项羽把秦陵盗了,他是我们业界人士中当之无愧的老大!”

我瞧着他们的装备,好奇的问了一句:“所以说,你们是个盗墓团伙?”

“不不不!”冬煌慌忙拜拜手,“只有耗子一个人是,我们其他都是正经人!”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老子也是靠劳动吃饭的吧?怎么就不正经了!”耗子一脸纠结的向冬煌伸出了中指。

“咣咣咣”

石墙传来有节奏的敲击声。

眼镜捡起一块石头,也在石墙上有规律的敲了几下。

“咣咣”石墙又有了回应。

“走吧,水下有路,咱们道哥在对面等着呢。”眼镜捡起怪人留下的鞋子,朝我们挥挥手。

“老子白白暖了一路的衣服!”耗子骂了一句,也无可奈何的跳进水里。

我是真心不想再碰到水了,一个小时前我才险些被溺毙。

“没事,我和你一起下去。”

果然还是年纪大的最可靠,冬煌微微一笑,搀着发抖的我慢慢下水。

我吸了一大口气往下潜,在冬煌手电的照耀下,我发现这暗河中居然还有自由游动的小生物存在!可还来不及看清,它们就纷纷从我身边逃离,化作一颗颗小黑点游出光柱里。

冬煌还背着包,所以游的很慢。

我刚有点后悔这么鲁莽的跟着陌生人跳下来,水底深处就赫然出现了一个光斑,是耗子扒在那里正给我们打手电示意。

游到跟前,我才发现在石墙下方的水草堆里,藏着一横排被挡住的豁洞!

耗子在里面腾出两只手,拖拽着我们俩钻过豁洞,逆流而行,怪人在水面上接应着,一把把我拎了出来。

我冻的够呛,使出小狗抖水法甩了耗子一身,他白了我一眼试图使出同样的招数,可惜他头发真的很短,一点效果也不起。

“冬爷,咱们真的进来了。”怪人伸手指了指河的中心。

手电照过去,暗河中心突出来一块巨大的岩石,上面还树立着一块看不清的石柱。

“太好了,六一儿童节还真是带对地方了!”耗子兴奋的搓了搓手,“赶紧过去看看去!”

“等一下。”冬煌拦住他,用手电照了一下石柱的上方,“不正常,你先看看这个。”

我们都抬头看过去,石柱上方的壁顶,那些大大小小的窟窿上,倒挂着许多只一动不动、像蝙蝠一样的东西。

耗子倒吸一口冷气,又疑惑道:“这有什么好看的?体型是大了点,但洞里有蝙蝠不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吗?”

“不正常啊!它们吃什么?”怪人的左眼在黑暗中似乎还有点反光。

“吃什么?我怎么知道,吃老鼠?反正耗爷我这么大,他们是吃不动的。”

我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地上的其他出口,也觉得很奇怪:“蝙蝠不会游泳,从水下的洞里出不去,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我这么一问,耗子才提高了警惕:“我操,对啊!他们吃什么才能在这里活下来?”

“小声点,先别把它们惊醒了。”怪人小声说了一句,“冬爷,开小灯。”

冬煌连忙把手电的光点从巨大的蝙蝠身上移下来,从包里翻出一个好像是探照灯的玩意,打开放到地上。

探照灯散发出柔和且发散的光芒,但照亮的范围很广,我们都把手电关闭,围在一起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很明显,除了水路,没有其他的通道了,石头山有大量缝隙能让空气进来,但以蝙蝠的体型是绝对出不去的。

“你们说,那些是不是石像?跟我们见过的蝙蝠可太不一样了。”眼镜掏出望远镜仔细的观察起来,“他们的爪子特别大,而且……好奇怪,他们是白色的!”

“白色的蝙蝠?那不就是卫生巾?”耗子一下子笑的非常邪恶。

“闭嘴,还有妇女儿童在场呢,注意点!”冬煌看了我一眼。

其实我听说过这个笑话,毕竟我也是开学上高三的人,听班里的男同学讲过这个段子:有一只蝙蝠死后请求上帝满足他三个愿望:一是鲜血,二是女人,三是圣洁,于是上帝准许它投胎转世,最后变成了一片洁白的卫生巾。

编这个笑话的人一定没想到,白色的蝙蝠还是真实存在的。

“这里有流动的水,它们会不会是吃鱼的?”眼镜突发奇想。

“蝙蝠吃老鼠、吃昆虫、吸血,你以为它们是鱼鹰怎么着?”耗子虽然这么说着,还是往河边看了看。

冬煌接过望远镜看了一会儿说:“太有可能了,这好像是大足鼠耳蝠。”

见我们都露出疑惑的表情,冬煌把望远镜依次传给我们看。

“以前在北京房山区一个洞穴里,发现过这个品种,你看它们的爪子,简直像鱼钩一样锋利,科学家在他们的肠子里发现了鱼的器官,这足以证明确实有蝙蝠是吃鱼生存的,不过那种蝙蝠不是白色的啊!”

我接过望远镜近距离观察了一会儿,虽然光线很暗,但足以看清大蝙蝠确实是雪白的外皮,大大的耳朵,和我印象中那种邪恶丑陋的生物完全不同。

“也许是因为洞里没有光。”怪人突然说了一句。

我脑子里的小灯泡“叮”的一声亮了,这玩意我在书上见过!

“这是中国古书上记载的‘仙鼠’!”我的思维回到了蹲在图书馆啃馒头的那个下午,“传说仙鼠喝洞里的水就可以长生,它们与外界隔离,千年之后身体颜色就会由黑变白。《抱朴子》说:‘千岁仙鼠,色如白雪,集则倒悬,脑重故也。此物得而阴干末服之,令人寿万岁。’”

“哟,你这个小屁孩还挺有学问的?”耗子一脸的不相信,“那你是说,这蝙蝠在这里活了上千岁了?”

“上千岁肯定不可能,但古人既然有记载就有一定的道理。”冬煌双手按住太阳穴,好像思考的挺痛苦,“如果我是古代人,看到这种蝙蝠住在山洞里,白天一动不动,晚上捕鱼吃又没让我看见,所以我会认为这玩意只喝水就能活下来!”

“就像道哥说的,洞里没有光线,所以他们一代一代的颜色越来越浅,千年以后就进化成了白色卫生巾?”耗子也学着冬煌的样子,按着太阳穴补充了一句。

我仔细想了想,说:“这样解释也没有什么漏洞,至于吃下去能不能活一万岁……你们有兴趣可以试一下好了。”

“那咱们还怕什么,说到底还是蝙蝠而已!”耗子的急脾气又上来了,开了手电就要往河里跳,“走吧,赶紧游到中间去!”

眼镜一把拉住耗子的脚:“我觉得还是有问题,至少第一批蝙蝠不是自己飞进来的,这个山洞对于它们来说是全封闭的,它们的存在明显是人为的。”

“你是说有人带蝙蝠进来养?”

“我也说不准,但是它们出现在这里一定得有点什么意义吧?”

耗子从靴子里抽出一把短刀,“大不了一刀砍死,你们想坐在这里等它们醒过来?”

冬煌起身收拾好背包,关掉探照灯,四周又陷入黑暗。

“都小心点,过去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