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秘藏 《地下秘藏》第一章 一切的开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地下密藏小说名字叫作《地下密藏》,提供更多地下密藏小说,地下密藏小说名字。地下密藏小说地下密藏摘选:1997年的夏天的,全国各地洪水肆掠,长江流域全线频频告急。毗邻苏北的徐州城但是也没海、也也没大型河流,但多日来的大暴雨了…...

地下秘藏小说名字叫做《地下秘藏》,这里提供地下秘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地下秘藏小说精选:1998年的夏天,全国各地洪水肆虐,长江流域全线告急。地处苏北的徐州城虽然没有海、也没有大型河流,但连日来的大暴雨已经灌满了护城河和城里的每一处低洼地,所有的排水设施都成了摆设。那年我7岁,我眼看着门前的小河沟越涨越满,直至与地面平齐,然后反过来向外倾泻着积水,逐渐把我们的村子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我家住在九里山下,平房都被淹没的只能看见屋顶了。老爸带着我,跑到邻居家两层小楼的天台上蹲了几天几夜,天气才逐渐放晴。等到积…

1998年的夏天,全国各地洪水肆虐,长江流域全线告急。地处苏北的徐州城虽然没有海、也没有大型河流,但连日来的大暴雨已经灌满了护城河和城里的每一处低洼地,所有的排水设施都成了摆设。那年我7岁,我眼看着门前的小河沟越涨越满,直至与地面平齐,然后反过来向外倾泻着积水,逐渐把我们的村子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我家住在九里山下,平房都被淹没的只能看见屋顶了。老爸带着我,跑到邻居家两层小楼的天台上蹲了几天几夜,天气才逐渐放晴。

等到积水散去又是两三天之后,我们家别说吃的了,连睡觉的木板床都飘没了!村里人纷纷划着小船、带着家当去投奔城里的亲戚,我和老爸却出了村子就没熟人,只有一间破破烂烂的空瓦房能依靠。

村里几乎空了,老爸怕我到处乱跑,就反锁了家门,出去抓鱼。我那时候调皮的要死,一会儿也闲不住,偷偷摸摸的从窗户跳了出去,顺着泥泞的山路,拎着竹筐去采摘漫山遍野的地衣。

天气很闷热,我走的又累又渴,就想找个阴凉的小山洞避避暑,突然发现再往里面走几步,就是一眼正在冒水的山泉!

我紧跑两步奔了过去,想喝口泉水解解渴,刚到跟前却觉得浑身不自在,脑门上亮闪闪的,我抬起头一看,立马觉得头晕眼花,整个人像触了电似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在我脑袋的正上方、小山洞的顶壁上,居然盘旋着一只上下翻飞、起伏游动的怪东西!

我被呛的一阵咳嗽,连忙揉揉眼睛再看过去——

那不是幻觉,它身体很长,有须子有鳞片,正扭动着卷云状的尾巴,露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在洞顶一圈又圈的围绕着我,周身散发出闪亮到刺眼的粼粼水光。

那是……那是一条龙?!

年幼的我像石化了一般杵在那里,连大气也不敢喘,生怕弄出点什么动静惹怒了这条大龙,而它却更像在戏弄我,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好像要摧垮我的意志似的,只是边游动边盯着我看,一身闪亮的光芒刺得我眼睛生疼。

我喷涌而出的眼泪模糊了它的轮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它还是没冲过来,山洞里静悄悄的什么都没发生,我却累的站也站不住了,脚一软倒在了地上。

我心说完蛋,这下大龙肯定要注意到我了!我牙一咬心一横,打算赴死,我把眼泪一抹干才突然看清楚,那条龙并不是有血有肉活生生存在的,它紧贴着石壁的裂缝和凸起,一直呈现在一个平面上盘旋游动,就像哪个恶作剧小孩儿用镜面反射出的太阳光似的!

可村里都空了,这山上也没人,这龙影怎么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里,让这样的我看见?

我渐渐回过神来,心里的恐惧远远大于好奇,我自我鼓励的大吼一声,丢下竹筐拔腿就跑!

一路连滚带爬、磕磕绊绊、鬼哭狼嚎的回到家中,好不容易从窗户爬进房间,我又怕老爸训斥我偷偷跑出去,干脆这事儿就对谁也没说,死命的憋着,等待一个和他一块儿上山的机会。

然而当机会到来的时候,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洪水早已退散,村里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不仅龙没了,连那眼泉水也干涸了,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样,只是我的一场梦境。

十年的时间过去,我搬离了老家,却还是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小丫头,现在正为了下学期的伙食费,而兼职着图书管理员的工作。

那条龙的秘密就这样被我一直藏在心里,我从未记录或者提起过,直到今天被一个陌生人一语道破。

夕阳西下,晚饭和闭馆时间到了,仅有的几位读者也陆陆续续回了家,偌大的阅览室只剩下了我和一个看起来就很古怪的男人。

窗外的蝉鸣此起彼伏,4档的风扇嗡嗡作响。

在这样一个闷热的三伏天里,他却披了一件红黑相间的冲锋衣,缩在在废纸篓的一旁、最边上的角落里,也不管桌面上堆放的满是杂物,深深的埋着头,不吭一声睡的正香。

旁边的座位上放着一只很大很夸张的登山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塞满了些什么。他撸起的袖管里露出一截小臂,正反面都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圆珠笔的字迹,手底下还压着一本纸张发黄的《项羽本纪》。

我收拾着一桌子的杂物,把他摇醒,问道:“你不回家吃饭?要赶论文?”

“不啊,我在等你下班。”

他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拨弄了一下头发,挡住了他的左半边脸。

“我?”我诧异的指了指自己,“我又不认识你!搞错了吧?”

他神秘的笑笑,伸头向我凑近说道:“找你带路,去挖霸王的宝藏!”

我愣了几分钟,果断抄起扫帚把他赶了出去,又是一个来寻宝的!

这种人我见多了,有民间传言说当年秦国被灭了之后,项羽把秦始皇的陵墓盗了,回来以后建都在徐州,那些值钱的宝贝全都埋藏在了地下的某个密室里。

在我们徐州城,这是妇孺皆知的秘密,经常有来自各地的寻宝者涌进城来,找我们这些无辜的百姓询问民间野史。

这些年也来过一些所谓的探险家、考古学家,他们试图找出宝藏的位置,但都一无所获。倒是引来一批又一批伪装巧妙的盗墓贼,把徐州地下各个朝代的古墓偷了个精光!

“死了这条心吧,人家教授专家都找不到的东西,你凑什么热闹,那只是个传说而已!”我对这种人毫无好感,把他推到门边,“出去随便找个路人打听吧,我要上班别烦我!”

“别上了,我已经找到你了。”

他半个身子跨出大门,又回过头来,笑的让我有点发毛。

门框的阴影覆盖在他上半张脸上,我听见他压低声音一字一顿的说道:“九八年夏天,你见过一条螭龙吗?”

我浑身猛的一颤,手里的扫帚都差点掉到地上去,他的话像一根针,直接戳中了我心房里的专属秘密。

怪人看我有反应,也不多做解释,留下一句:“明早出发,还在这儿等着,不然就去你家捉你”,然后就挎上背包迈出了大门。

我呆在原地愣了大半天,这种感觉就像是你的身后藏着一枚摄像头,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中似的。

我赶紧关灯锁门往外追过去,想把这件事情问个清楚。

下了楼梯,我一转头就看到那位怪人正蹲在马路对面,一脸茫然的表情啃着大饼。

呼啸而过的车辆断断续续阻挡着我的视线,来来往往的路人不停的从他身边走过,但没人为他停下脚步。他好像和这个世界没有交集似的,就那么蹲着,丝毫不在意周围的目光。

我突然莫名的害怕他,有点犹豫还要不要把他的话当真。可来不及多想,绿灯就亮了,我匆匆忙忙的随着人群走到了他面前。

“哟,下班了?”他主动搭腔道。

我回了回神,索性直接问道:“你今天把话说明白点,别搞的神神秘秘的,你是不是认识我?你怎么知道98年那件事的?”

“你叫刘一,91年到02年间,你和父亲住在九里山下九里村,现在一个人生活,开学升高三,经常旷课,在公共图书馆兼职管理员。”

我惊讶的合不拢嘴,他说的一字不差,这正是我的履历!

这还没完,他嘴里含着一块面饼接着说道:“98年洪水,你们村里的人大多进城避难去了,只有三四户人家躲进了新建的两栋小洋楼,有可能在水位下降前见到螭龙的,不过你们十几个人。”

“你是……便衣巡警吗?”我身上微微冒汗,没有什么比面对一个看透你过去的人更可怕的了!

“你真的很难找,又搬家又转学,查到你学校的时候,居然还放了暑假!不过好在其他十几个人已经被排除可能了。”怪人的嘴角微微有一丝笑意,“上一次的洪水在百年前,就算有人见到过也老死了。你是这个时代最后的押宝,果真押中了。”

“你挨家挨户的把我们调查了一遍?为什么?”

“不是说了嘛,找你带路挖霸王宝藏啊!”

“那和龙有什么关系,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条龙是宝藏的入口,世界上就剩下你一个见证者了。”

我像一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人行道上,压根儿不明白我遇到了什么人,将要面对什么事。

怪人等了一会儿,好像跟我很熟的样子,拉过我的胳膊握了握手说:“今天凌晨其他人就到了,不论你愿不愿意,明天一大早都得带路去一趟九里山,快回家休息吧!”

他完全不管我有没有在听,扭回头拎起地上的大饼塑料袋,赶在绿灯最后5秒钟冲过了马路。

一辆公交大巴通过以后,我不知道他又跑去了哪里。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