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门庶女弈天下 第2章 云阁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妹妹擅自出府,又被男子送回,可有作出解释?”丰听兰上下上下打量丰穆几眼,表面上但是望着也没什么伤痕,但是中了她下的媚药,又是被男子送回去的,不可能会毫发不损。丞相是一脸丞相是一脸严肃,也跟着打量了下丰穆,“你凌晨时分去哪儿了?”。...

“妹妹私自出府,又被男子送回,可有解释?”丰听兰上下打量丰穆一眼,表面上虽然看着没有什么伤痕,可是中了她下的媚药,又是被男子送回来的,不可能毫发无损。

丞相是一脸严肃,也跟着打量了下丰穆,“你凌晨时分去哪儿了?”

丰穆抿唇,脑子里飞快转着,知道丰听兰这是要败坏她名声来了,眼珠子一转,哭哭啼啼地就跪下来了,“爹,女儿凌晨十分本来是出来……方便一下,结果……听到院外有异样动静,送我回来的那位公子被人追杀,女儿意外救下他,好不容易甩开坏人,早上公子送女儿回来的……”

既然那人送她回来被府中人看到了,她只能编造一个能让人接受的身份,免得牵连自己的名声。

丰穆巧妙化解,丞相沉默不语,青氏看了一眼丰听兰,蹙眉,“穆儿,你是闺中女子,怎可与外男相处半夜?这样怕是会坏了名声,你可曾出了什么意外?”

丰穆摇头,“多谢母亲关心,这一次是穆儿鲁莽了!以后……不会了!”

她认错态度乖巧,青氏作为主母,在丞相面前还是要端着的,丰听兰可不想轻易放过她,“姐姐深夜出府,这样的说辞怕是很难令人信服,你……”

“兰儿!”丞相却是不悦皱眉,“你身为姐姐,信口胡言会坏了相府的名声,这点儿道理都不懂吗?”

丰穆虽然只是庶女,可是也代表着相府的脸面,丰听兰一个劲儿要往丰穆身上泼脏水,丞相当然心中不悦。

丰听兰本来想说什么,被青氏瞪了一眼,只好不甘闭嘴,丞相又训斥了丰穆几句,这才带着人离开。

婢女优蓝等人都出去了,这才心惊胆战地进来,“小姐,吓死奴婢了!”

丰穆却是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身子,昨天摔下山崖,虽然没有大伤,可是小痛也不少,“优蓝,你去买些治疗跌打损伤的药膏回来,路上小心些。”

优蓝没有敢多问,便悄悄出去买药治疗丰穆身上的伤,却还是被丰听兰的人抓个正着,“你买的什么药?”

优蓝跪在脚下,手中握紧了药包,“是……是小姐摔伤了,治疗跌打损伤的药。”

丰听兰却是再次发难,冲青氏道:“娘,丰穆半夜出府,天明才归,还是被男子送回来的,总归是坏了名声,现在又去买药,里头,怕是有什么不妥的。”

她是当着院子里丫头的面说的话,优蓝被拦在了丰穆院子外头,就是想去通风报信都不行。

青氏作为嫡母,现在没了丞相在这边,自然顺着自己女儿,领着人进了里屋,对丰穆要求验身,“你到底是清白女儿家,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府中许多下人都瞧见你被男子送回,现在又让丫头出去买药,底下已经流言纷纷,为了你自己的名声,还是验身以证清白为好。”

话音刚落,丰穆便被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子押在了床上不得动弹,优蓝哭得不行,丰穆蹙眉,警示道:“母亲这是做什么?父亲早上也都说过,此事穆儿是清白的,母亲也连这点儿道理都不明白吗?”

青氏却是冷笑一声,“你倒是好大的胆子,拿你父亲来压我!可我是你嫡母,相府女主人,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若是你乖乖配合,自然能清了那些不利的流言,对大家都有好处。”

丰穆见那婆子关了门,竟然是要强行掀起自己的裙子,脸色都憋红了,“母亲此举未免不妥,穆儿尚未出阁,便受此大辱,若是让旁人知道了,也是对相府名声的不利!”

青氏坐在桌前,淡淡品茶,“你说什么都没有用,若你是清白之身,自然一切好说。若不是,那我作为嫡母,也该为你筹备亲事了!”

丰穆阻止不行,咬牙切齿地反抗,却都被两个婆子轻易压制,衣裙都撩了起来,丰穆心中备受屈辱,正好撞上了丰听兰嘲讽得意的眼神,心中大恨。

“放开我!你们放肆!”丰穆大腿被人掐了一把,眼泪都疼出来,恨不得把这些人都掐一遍才好,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何时受过这般屈辱?

院外的男子本是闲庭信步,耳朵一顿,听到这般恼怒委屈的女声,眼眸微闪,立刻走了几步,扬声道,“云阁阁主求见二小姐,谢二小姐救命之恩。”

幸好云阁阁主及时前来,让青氏停了继续的动作,看向丰穆,“你认得云阁阁主?”

云阁势力遍布天下,让皇家都畏惧,几次派兵围剿都未成功,最后与其签订了一些条约,才得以太平。

所以这云阁阁主在一定程度上,地位可以同至尊之位的那人相提并论。至少,丞相也是要礼让三分的。

丰穆咬唇拉好自己的衣服,眼眶有些红,带着一分隐忍的恨意,“云阁阁主,便是丰穆昨夜相救之人。”

既然外面那人那么说,正好和她的说法不谋而合,她怎么能不好好利用?

那声音,她记得清楚,就是把她打晕的男子!

青氏暗自恼恨地看了一眼丰听兰,丰听兰更是委屈,她明明是安排了樵夫去玷污丰穆,怎么知道她阴差阳错却是碰上了云阁阁主?

“云阁主大驾光临,真是让相府蓬荜生辉啊!”青氏还没有来得及开门迎客,丞相便听了消息赶过来,青氏连忙带人前去行礼。

“阁主此来,不知是有何要事?”丞相暗自看了一眼青氏,还有跟在青氏身后委屈低头的丰穆,眉心紧蹙,对着云阁主却是笑得端正官方。

云阁主面上覆着半张银质面具,露出纤薄绯色的唇,微微勾着,带着一分不羁的弧度,目光落在最后头的丰穆身上,扬声道:“丞相大人,云某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来,是为感谢丰二小姐的救命之恩,连累二小姐受伤,是云某的不是,今日特来送些疗伤膏药,还望二小姐不要嫌弃。”

云阁主三言两语便巧言化解了丰穆伤势为何而来,青氏和丰听兰的面色都不大好。而丞相虽然对两人说的话,半信半疑,但见云阁阁主都出马作证,便只好将此事翻篇。

他连忙拉过丰穆,笑着半带斥责道,“你救了云阁主是好事,怎的不跟爹爹说清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