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此情安东隅 第3章 桑榆,你真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桑榆,他是谁?你认识了他吗?”莫小凌挤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把桑榆扶出来,八卦的问。“他,他是……”桑榆一下子磕巴了,真的是不明白该如何作出解释霍东隅的身份!“哦,你好“他,他是……”桑榆一下子结巴了,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霍东隅的身份!。...

“桑榆,他是谁?你认识他吗?”莫小凌挤了上来,小心翼翼的把桑榆扶起来,八卦的问。

“他,他是……”桑榆一下子结巴了,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霍东隅的身份!

“哦,你好,我是她的丈夫,你叫我霍东隅就好了。”霍东隅伸出手去,大方介绍自己。

“纳,纳尼?靠靠靠……”莫小凌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不但她无法置信,就连桑榆自己的脑袋现在还是嗡嗡的,有些转不过来的样子。

这半天发生的事儿简直比电视剧还电视剧,先是她随便抓了个优质男登了记,然后就是她被前男友的新娘子推下池子差点淹死,再然后她又被现任丈夫给“英雄救美”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不行不行,她得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这位霍先生,您说您是桑榆的,丈夫?”身后,辛东阳的浓眉紧紧皱起,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脸,一脸的质疑!

“是。我是桑榆的丈夫,想必您就是桑榆的前男友吧。”辛东阳还未自我介绍,霍东隅便已经犀利但是平静的指出了这个事实!

辛东阳的心猛地一跳,没有忽视这男人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犀利!

看这男人气度不凡,仪表堂堂,绝非等闲之辈。桑榆是从哪里找来这个一个优质的男人当丈夫?而且,居然瞒着自己!难道说,她早就在外面有了其他的男人,却还装出一副纯情的样子来欺骗自己?

呵呵,桑榆,你真行!

枉费我还觉得对不起你,现在看起来,咱们两个还不一定谁对不起谁呢!

辛东阳的脸色精彩的很,站在他对面的霍东隅不动声色,将这个男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这,就是她之前倾心的男人?

嗯,长得倒是挺不错的,只可惜,只是人模狗样而已。

能把自己的未婚妻一个人扔在民政局,自己转头却挽着别的女人手踏入婚姻的殿堂。

这样的男人,现在流行叫什么来着?

对了,渣男。

霍东隅搜寻了半天,终于在记忆库里找到了自己的侄女整日里嘟囔的那个字眼。

不得不说,这词儿配眼前的男人,挺准确!

电光火石间,两个男人眼底已经过了数招,杵在一边的桑榆却实在是无力体察。

闹了这半天,刚又死里逃生,她现在累的只想回家赶快休息。

“霍东隅,我,我累了,要不我们先走吧……”

“凭什么?桑榆,刚才是谁把你推下去的,必须在这里说清楚了!这些人是谋杀,谋杀!绝对不能这么便宜这对奸夫淫妇!”莫小凌回过神来,一下子嚷嚷了起来。

“呵呵,谋杀?莫小凌,我劝你把嘴巴放干净一点,大家都在这里,都可以作证,桑榆刚才明明是自己站不稳跌下去的!你要再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沈亚一脸的咄咄逼人,丝毫不让。

“来啊来啊,有本事你就朝我来啊,谁怕谁啊。”莫小凌梗着脖子,跟沈亚杠上了。

“小凌,算了……”桑榆无力的摇了摇头,制止了莫小凌。

她知道,小凌是为了自己好,她也知道,就算是沈亚把自己推下去的,又有什么证据呢?闹起来,不过是徒惹笑话罢了。沈家家大业大,真的动真格,她跟小凌都不是对手!

这一场闹剧,到此为止吧。她搅了辛东阳的婚礼,却也差点把命丢了。她想,这段感情也该划上一个休止符了。

“保安,你好,请您去将今日的录像资料备注一份给我。”一道清雅却不失霸气的嗓音入耳,吸引住了桑榆的注意力,她回头,却见霍东隅掏出手机,走到水池前,在她失足落水的地方,拍了好几张照片。

“霍先生,请问您这是什么意思?”辛东阳直觉这个男人不好对付,赶紧上前套话。

哪里想到霍东隅淡淡一笑,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辛东阳:“不好意思,辛先生,这件事情既然伤害到了我的妻子,我自然不能够坐视不理,这是我的名片,不日法庭的传票便会送到贵府的手上。”

扔下这句话,霍东隅便转身,走到呆如木鸡的桑榆面前,温煦一笑:“还能走得动吗?”

“我,我……”桑榆傻得不要不要的,第一次感觉自己活得这么的不真实!

他,这是干什么?这一幕就像是做梦一样,似乎只有港台片里才会出现的情节,但是这都显示了这个男人,并不简单。

正当桑榆傻愣在那里的时候,她的身子却忽然腾空而起,她哎呀了一声,本能的抱住了霍东隅的脖子,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抱了起来!

“走不动的话,自有老公来代劳。”霍东隅清浅一笑,抱着她大步走了出去。

一直到了霍东隅的大奔车上,桑榆依然处在呆愣的状态无法回神。

身下高级皮质的感觉让她晕眩,这车内奢华却又内敛的摆设让她晕眩,身边这个“丈夫”,更让她晕眩!

“我,我,我……”桑榆发现这半天自己的语言功能彻底退化了,一直结结巴巴的,什么都无法表达,什么都说不出来。

“嘘,别说话,你身体还虚弱,需要好好休息。来,靠着我睡一下吧。放心,我不是大灰狼,吃不了你。”霍东隅清润的眸子对上她的视线,一双琥珀色的瞳孔里,映照出她苍白惶惶的一张脸。

霍东隅的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光,语气更是柔和了几分,一身人畜无害的样子,倒是显得桑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好,好的……”低低的应了声,桑榆在极端的疲惫之中轻轻地阖上了眼眸,向后斜斜的靠在高级的皮椅上,头轻轻地抵在冰凉的车玻璃上,纤弱的身子,始终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她到底跟他还是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即便在法律上他们已经是夫妻,可是在心底,她还是对他有浓重的戒备。

霍东隅淡淡一笑,对她的防备似乎并不以为意,反正来日方长,也不急于一时。

等待,向来都是他最擅长的。

桑榆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放暗,悠悠转醒,柔软的席梦思带来柔软的触感,令她有些晃神。

自己这是在哪里?她不是睡着了么?

“腾”

桑榆猛然回神的坐了起来,僵直着背,环顾了一圈四霍眨了眨眼睛,清冷的眼眸中划过一丝茫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