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信条 第7章初次交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肖遥的这道符叫泄阴符,顾名思义是特意卸对方身上的阴气用的,对于一些历练也不是尤其大的妖物或阴灵有很强的效果。抬头一看泄阴符化成几道流光,扑向正席卷而来的周敏,“啪”的一声贴在了她身上,泄阴符就冒着青烟,并且能很清楚听到“呲~~呲”的声音,就见周敏...
肖遥的这道符叫泄阴符,顾名思义是专门卸掉对方身上的阴气用的,对于一些历练不是特别大的妖物或阴灵有很强的效果。只见泄阴符化为一道流光,冲向正在袭来的周敏,“啪”的一声贴在了她身上,泄阴符开始冒着青烟,而且能清楚听见“呲~~呲”的声音,就见周敏停下来嚎叫着,之后她用仅剩的一只手用力的抓住贴在身上的泄阴符狠狠的扯了下来,顺带扯掉了身上的一些皮肉。此时的周敏变得更加残暴,飞身向肖遥抓来,肖遥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如果自己中了这一抓,一定必死无疑,于是灵巧的躲开,又掏出了一张符箓来。这是一张叫做火灵符,是自己目前所能画出的最强攻击性符箓。虽然威力不小,但是不能直接作用在对方身上,而是一种加持在器物上的一种符箓,施术之后,被加持之物暂时拥有火属性,每一击都会带有火焰,而这种火焰也不是寻常之火,而是阳火,这种火专门克制阴物。此时的肖遥一边躲避周敏的追击一边寻找适合加持的器物,木棍、不行承受不住火灵符的力量,垃圾桶、更不可能,就算能够承受力量但肖遥也拿不起来啊……想来想去,狠下心一下把火灵符贴在了自己的胳膊上,一瞬间整条右臂冒着熊熊的火焰,衣袖瞬间消失,而肖遥居然感觉不到多少疼痛,看着自己冒火的右臂,肖遥心想“自己还是第一次这么用这道符箓,居然这样也能用,这就是传说中的麒麟臂啊。”不待他多想,周敏就已经冲到近前,肖遥挥起拳头砸在了她的胸前,周敏哀嚎一声便倒飞了出去。看着自己的拳头和倒飞出去的周敏,肖遥叹道“太特么爽了,拳拳到肉的感觉啊!”于是飞身向周敏追去。此时的周敏趴在地上,身上冒着黑烟,头发焦糊的哀嚎着,挣扎这站了起来,咆哮了一声,见到肖遥冲过来自己也不甘示弱,凝聚出一团黑气向肖遥砸了过来。肖遥面对飞过来的一团黑气,也不闪躲,而是直径向前一拳轰在了黑气之上,“嘭”的一声黑气瞬间炸裂,而肖遥却只是顿了一下,立刻再次向周敏冲去。“丸子,快追上她,千万别让她跑了。”肖遥招呼了声丸子,自己也向街角追去。丸子蹲在一旁看了半天戏,见到终于轮到自己上了,顿时化作一道黑影飞快的向街角追去。时间过了不久,许静从门口探出头来四处瞧,见街上冷冷清清的什么都没有,这时看见肖遥和丸子从角落里走回来,但不见周敏身影。“老板,周敏呢,你把她怎么了?”许静开口问道。“进去再说。”肖遥和丸子走进店里,锁上门说道。坐下之后肖遥见许静好像有很多问题要问,于是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些什么,首先,周敏没有追到,让她跑掉了,而且她也不是周敏了,真正的周敏已经死了,刚才那个其实是阴灵附在了周敏的身上。”许静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消化了一会开口问道:“阴灵附身?那我刚才遇到的那个周敏其实是个鬼?”“没错,普通人腐烂成那样早就死了,只有被鬼附身才会那样。”肖遥点点头说道。“怎么会这样?这世界上真的有鬼?”许静又一次震惊。“不然你以为你遇到的是什么?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也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科学解释得了的。”肖遥对着一脸震惊的许静说道。“那老板你怎么会这么厉害,连鬼都能打败,你是不是就是传说的中的茅山道士?”许静问道。“我可不是茅山道士,但是我倒是认识一个道士,现在还在龙虎山上不肯下来。”“那你既然不是道士,怎么还会抓鬼?抓鬼不都是道士的工作吗,比如电影里的英叔。”许静好奇的问道。“谁告诉你只有道士才会抓鬼的,我这一支虽然不是道士,但也和道士颇有渊源。”肖遥解释道。见许静还要发问肖遥不等她开口抢先说道:“我看那个鬼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今晚就睡在我这里吧,明天你也没有课,待我准备准备,明晚去一趟你们宿舍看看。”“好吧,但是老板我睡哪啊?”许静还想说什么被肖遥无视了。“当然睡楼上,我在沙发凑合一宿就行。”肖遥说道。于是两人一狗上了走上了楼,上到二楼许静又开口问道“老板,明天你怎么进我们宿舍啊,那可是女生宿舍,男生是严禁进入的,而且一楼还有宿管看着?”“这个你不用操心了,我自有办法。”肖遥从柜子里拿出毯子扔在沙发上说道。这时许静注意到角落里的神龛,便走过去好奇的左看右看。“老板,你还拜神啊,是哦,拜神好啊!拜神拜多了神自然会保佑你的。”许静调皮的说道“咦,老板,别人都拜观音啊,玉帝什么的,你怎么拜个将军?”许静注意到了神像阙庭上的第三只眼,“咦,三只眼,你拜的是二郎神?你怎么会拜他?真是少见。”肖遥顿时无语的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快去睡觉。”说完起身走道神龛前,把许静挤到一边点燃了三支檀香诚心拜了三拜插进香炉里。许静也拿了三支香找着肖遥的样子恭敬的拜了三拜,之后把香插进了香炉里。“老板晚安!”许静道了句晚安之后,把丸子带到床旁边,自己也上~床睡觉了。黑暗的房间里,肖遥看着熟睡的许静,自己却怎么也睡不着,“本想远离这些事情的,没想到现在又招惹上了这些,还是师傅说的对啊,像我们这种人是永远也拜托不了这些的。”一想到自己的师傅,肖遥心里的愧疚感就涌现了出来,“如果不是自己,师傅也不会死,既而简介连累到师傅的至交好友,自己的两个最好的朋友也不会离自己而去,一个跑回了龙虎山,而另一个却跑出了这个国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