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信条 第3章惊吓与死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半夜,许静一个人走在幽暗而静寂的走廊里“啊的,怎么这个时候拉肚子。 w?”忆起杜婷婷的事情许静就会觉得毛骨悚然,并且昨天夜间警察了把三楼的厕所封闭状态了,要去厕所没办法是二楼或四楼,而要到楼上或是楼下的话要要经了被封闭状态的厕所。“滴答~~~...
深夜,许静一个人走在黑暗而寂静的走廊里“真是的,怎么这个时候拉肚子。 w?”想起杜婷婷的事情许静就觉得毛骨悚然,而且今天白天警察已经把三楼的厕所封闭了,要去厕所只能是二楼或四楼,而要到楼上或者楼下的话必须要经过已经被封闭的厕所。“滴答~~~滴答~~~”路过厕所时许静听到厕所里又滴水的声音,警察在封闭厕所的时候是不会这么粗心连水龙头都没关的,那这是什么声音?想到这里许静就再也坚持不住头也不回的飞快的跑到楼上。“呼~”许静长呼了一口气,坐在马桶上她感觉自己刚才真是胆大。“滴答~~~滴答~~”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这回许静是真的害怕了,自己明明记得刚才在进来的时候所有的水龙头明明都是关好的,为什么这次又传出来了滴答声。许静壮着胆子大声喊道“外面是不是有人?谁在外面?”回答她的只有滴答~~滴答~~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响动,突然,水龙头的滴答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死一般的寂静,这种寂静诡异的很,就好像处在一个无声的世界任何的声音都听不到,连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此时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就在许静努力想要平静下来时,她的第六感告诉她门外有东西在盯着她,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像有人从你背后走过,或者是你闭上眼睛有人用手在你眼前晃一样。这种感觉持续了一阵之后便消失了,此时的许静像是虚脱似得后背都是汗,厕所门飞快的跑回了3楼,在路过3楼厕所时,之前的滴水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冷感,像被什么恶毒的东西盯上,仿佛背后总有一双冰冷的眼神在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许静缩了缩脖子,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身体也越来越冷。“滴答~~~滴答~~~”滴水的声音再次从厕所传来,使许静的呼吸猛地一滞,心里只想着赶紧回到寝室,于是头也不回的跑回了自己的寝室,蒙上被子使劲蜷缩着身体,生怕有一丝搂在被子外面。说来也怪,许晴一进到寝室之后,那种被盯上的感觉突然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过了很久也在没有出现过,许静就这样蜷缩在被子里睡着了,但是她没有发现的是,此时她上衣口袋里散发着柔和我光芒……而此时的307寝室里,因为之前杜婷婷的死原306寝室的人都被分到其他几个有空床的寝室去了,而刘文恰好被分到了隔壁307寝室,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谁不着觉,脑海里有回现杜婷婷死时的状态,越想越害怕“会不会是那天喝的那个东西在作怪?早知道就不听卖家吹嘘说什么能实现愿望什么的了,还间接害死了同寝的好友。唉!”刘文叹了口气,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想,但只要一闭上眼,白天看到的画面又会浮现在她的眼前,献血、恐怖的死亡方式、流着血泪的眼睛都会一一的浮现出来。当刘文迷迷糊糊快要入睡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似有似无的呢喃声“刘文~~~刘文~~~你快来啊~~”刘文睁开双眼,本以为是其他几个同寝的人在吓她,左看右看,其他人都呼吸均匀,明显处于熟睡状态。刘文摇了摇头“是幻觉吗吧,可能是因为杜婷婷的死而造成的幻觉或者是神经有些衰弱吧。”刘文又重新躺下想继续强迫自己入睡,可刚躺下那似有似无的声音又萦绕在耳边,而且这回的声音比刚才的大了点,就像那个声音离自己又近了些。“刘文~~~刘文~~你在那里~~我一个人好寂寞啊~~你来陪我好吗~~快来~”听到这回的声音,刘文的心里瞬间一紧就像有人大力的握了她心脏一下,冷汗立刻从额头和脸颊上流出,“这~这分明是杜婷婷的声音!”她紧张的喊着周围熟睡的人“喂!喂!快醒醒啊,你们听没听到什么声音?喂!!!”没有人回答她,也没有人醒来,这个场景和昨晚杜婷婷在寝室时一模一样,周围的人就像被下了睡眠咒,无论刘文如何大声的叫喊就是没有人醒来。此时的刘文害怕的缩在被里,但耳边的声音没有因为被子的变小反而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声音由远及近一直在说着“刘文~~为什么要躲起来~~~游戏是你想出来的~~尸油也是你找来的~~我死了你反而活的好好的~这不公平~~不公平!!!”声音突然见从呢喃变成了耳边的怒吼,而刘文感觉那个声音的主人已经到她面前了,就隔着一层辈子。刘文现在害怕极了,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说道“不是我!不是我!我只是想玩个游戏,没想要害死你,要找~要找就找那个卖我尸油的人,是他害死的你,是他!是他~不是我!”声音忽然间消失了,寝室里又恢复了寂静就好像一切又回到了声音出现之前,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刘文慢慢的掀开了被子,发现周围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啊~~~~!”正当她看向临床时,突然发现本来应该熟睡的人变成了杜婷婷的样子,眼睛留着鲜血,张着撕裂到耳根的嘴微笑的看着刘文,这时杜婷婷把手伸向了刘文说道“来吧~~~来吧~~和我走吧~我一个人真的好寂寞~~~~”。刘文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起身就往门外跑去,但刚起身就发现寝室里所有的人都不安成了杜婷婷的样子,正慢慢的向她靠来都伸直着手臂说道“来吧~~~刘文~~来吧~~~不会很痛的~~~”说着就把刘文摁到床~上,其中一个杜婷婷把双手放进刘文的嘴里两只手慢慢的向两侧用力的扯着她的嘴巴,而此时的刘文想大叫救命,但是喉咙里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眼泪瞬间从眼睑里流了出来,刘文的意识慢慢的模糊了,在昏迷之前只能听见肌肉被撕裂的声音,眼前也只有杜婷婷咧着大嘴微笑的样子,“原来杜婷婷说的是真的,原来真的不会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