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似锦:夫君请从良 第1章 身死、重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腊月二十六严冬,屋外寒风呼啸声,屋内满目一片萧条。天轻轻亮,风把门关上吹得吱吱呀呀的响,但这么大的声响并也没把床上的人给闹醒,紧关的双眼让人看出来豪无生气。“娘,姐姐真的会醒过天微微亮,风把门吹得吱吱呀呀的响,但这么大的声响并没有把床上的人给吵醒,紧闭的双眼让人看起来毫无生气。。...

腊月寒冬,屋外寒风呼啸,屋内满目萧条。

天微微亮,风把门吹得吱吱呀呀的响,但这么大的声响并没有把床上的人给吵醒,紧闭的双眼让人看起来毫无生气。

“娘,姐姐真的会醒过来吗?”

说话的是李青蓝,与躺在床上闭着眼的李青瑶是双胞胎。

“嗯,会的,一定会的。”

柳氏慢慢的点了点头,其实她也不敢深想,这孩子被人救回来的时候被水泡得浑身发紫,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若不是因为还有一口气在,他们都以为青瑶已经死了。

村上的赤脚大夫说了,熬不熬的过去就看这三天了,而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这其中青瑶一下发热一下发冷就是不醒,着实让人害怕。

柳氏难受,心脏像是被人攥紧了一般,快让她喘不过气来。

“你先打水给青瑶擦擦脸,我先去做饭,你爹他们今天还得去镇上做工。”

柳氏稳了稳心神,今天第三天,这不还是早上呢嘛,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可越这么想着,腿越是软,一转身竟扑通一声直接摔在了地上。

“娘!”

李青蓝被吓了一跳,连忙把手上的东西一扔去把柳氏扶了起来。

“我的孩儿!青瑶!”柳氏忍了三天,三天里一滴眼泪没掉,但不知怎么的,今天她就忽然有一种预感。

李青蓝手足无措,心里也是怕的,正想爬起来去叫自家爹,床上就忽然发出了一阵声响。

娘俩同时抬头看过去,竟是床上的人儿挥手把桌上的碗给碰倒了!

“青瑶!你是不是醒了?”柳氏不顾其他,爬起来就朝床边走去,但床上的人还是没睁眼。

可,她的眉是皱起来的!

这说明什么?说明她的青瑶熬过来了!

而床上的李青瑶也是难受,明明可以听见周围有人哭喊,但是眼睛就是睁不开,像是被鬼压床一样,同时脑海里还被塞入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意识清醒的李青瑶约莫被塞了一刻钟的记忆,最后终于明白了……自己意外身死,但阴差阳错的居然重生在这个小丫头的身上了,并且还是在古代。

前面李青瑶是抗拒并且不相信的,脑子里也排斥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但她越这样倒越是醒不来,后来她干脆放弃挣扎,接受了穿越的事实,也接受了原主的记忆。

于是,在理清自己所有记忆之后,她悠悠的睁开了眼。

一睁眼就看到了消瘦得厉害的柳氏还有一脸忧愁的李青蓝,看到她醒来两人皆是一喜。

“娘,青蓝,你们做啥呢?”

几天没开口的李青瑶,眼下说话感觉喉咙有些哑哑的。

“呜呜呜……青瑶,你终于醒了。”

“呜呜呜,姐,我差点以为你死了。”

娘俩见李青瑶醒了,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这一放松就开始抱头痛哭起来,像是要把前两天心里的郁气都发泄出去。

“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你们先别哭了,奶奶是不是还不知道我醒了?”

李青瑶有些虚弱,但是看着眼前两人哭成这样有些不太忍心,最终还是有些吃力的爬了起来。

她不太懂怎么安慰人,所以只有这样分散她们的注意力。

“对奥,青蓝,你去告诉你爹还有奶奶他们,我去做饭……青青饿了吧?我马上去给你做好吃的!”

柳氏说完,就和李青蓝分头走了,让坐在床上的李青瑶莞尔一笑。

趁没有其他人的空隙,李青瑶回想了一下,这具身体的原主是在被退亲之后跳河死的。

也是,本来李青瑶一家家境一般般,但好在一家人踏实肯干,日子过得也算不好不坏。

而她过了年也十五岁了,亲事还是爷爷定下来的,对方条件比她们家好一些,双方约定,等李青瑶及笄之后就成亲。

谁曾想,上个月,爷爷生了一场重病,家里的积蓄花光了不说,家里能卖的也卖了,人也没能阎王爷那拉回来,与李青瑶定亲的那家听说了之后嫌弃她们家穷就马上上门退了亲。

小姑娘遭受不了这个打击竟直接跳了河,这腊月寒冬哪里撑得下去?于是便让她捡了个便宜。

看了一眼周围,虽然家具什么的都搬空了,但是环境还是不错的,身上盖着的被子和穿着的里衣,虽然不是上好的,但也干干净净的。

李青瑶慢慢躺下,想了想家里这段时间的情况,李家一家团结和谐,再慢慢打拼,用出去的总归会挣得回来的。

她现在已经是这个家里的一员了,那肯定得想办法让这个家里过得好一些。

这么想着,她又沉沉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过来,已经是晚上了,嘴巴里苦苦的,估计是柳氏或者青蓝给她喂过药。

“孩子,你醒啦?快把这粥给喝了。”

柳氏见顾青青醒来,连忙把还热着的粥往她面前凑。

李青瑶伸出手,端着碗咕噜咕噜一口气就喝完了。

其实,说是粥,那也不全是,顶多算是米汤。但这已经是这个家能给她最好的东西了。

“娘,爹爹他们回来了吗?青蓝呢?她又去哪了?”

李青瑶知道自家爹爹,哥哥,还有叔叔都在镇上做工,但现在天色这么晚,怎么着也回来了吧。

而且青蓝也是和自己睡一个屋,眼下却不在屋子里。

“嗨,没事,他们出去溜达去了吧,你啊,就好好养着身体,可别给落下什么病根子。”

柳氏说着,并没有看着李青瑶的眼睛,下意识的便要躲着她的眼神。

看她这样,李青瑶自然不能信,柳氏不善撒谎,一撒谎整个人都会不自在。

“娘,你和我说实话吧,没事。”

李青瑶吐出一口浊气,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心里承受能力自然会比以前好。

“就是……听你爹说,晚上山里的野鸡什么的会出来觅食,想给你抓只回来补补,这不,你爹你哥你叔还有青蓝都去了。”

柳氏吞吞吐吐道,要不是不知道青瑶什么时候醒过来,她也想跟着去。

青瑶眼下的身体太虚弱了,不补补怕也是撑不住。

说完,又怕青瑶难以接受,毕竟家里已经快揭不开锅了,她们姐两个从小也没吃过什么苦,但是眼下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她只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神情。

“娘……”

李青瑶的眼眶有些酸酸的,在以前,她无父无母,根本没有人关心她,而眼下这一家人对她如此,让她一下子沉浸在家人的关怀中,很是温暖。

她发誓,以后也要对他们很好很好!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