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狂妃:万岁爷太霸道 第2章 重生成男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沉。浑身上下分外很沉重。还没死吗?唐瑾不想睁眼,可,明明无数人影在她眼前打转儿。父亲,母亲唐家的族人,除了……祁寒之。唐家世代学中医,到了祖父父亲一辈,更是成了御医,还没死吗?。...

沉。浑身上下格外沉重。

还没死吗?

唐瑾不想睁眼,可,偏偏无数人影在她眼前打转。

父亲,母亲唐家的族人,还有……祁寒之。

唐家世代学医,到了祖父父亲一辈,更是成了御医,在太医院就职。

因着这层缘故,加之父亲医术高超,是太医院首屈一指的太医。故而在京城中结交了许多权贵人脉。

也因为如此,生母出身不高的元和才会眼巴巴地前来提亲,且多次拒绝依旧锲而不舍。

深吸一口气,唐瑾费力将眼睛睁开一条缝。

刚刚睁开眼,就见一个梳着双鬟的小丫头朝他奔来,“大夫,您快看看我家少爷吧。”

唐瑾不想看到元和那张虚伪嘴脸,索性合上眼,继续装死。

只是她什么时候成了少爷?

莫不是又有什么阴谋,唐瑾有些无力地想。

正自胡思乱想着,一只手忽地搭在她的脉搏上。

那手似是磨出了茧子,只是除了掌心的茧子,这人手指却生得极为细腻。

敏锐地触感令唐瑾睁开眼睛。

一个老态龙钟地老者就这么站在他面前。

那人摸索了一下,忽地轻哼一声,道,“你家小姐这病,我可治不了!”

听见‘小姐’二字,丫鬟脸上一白,而在听到后一句,那丫鬟的脸色简直变成了个染缸,青一块紫一块的。唐瑾也微微皱眉。

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打量这房子。这房子极其简陋,细看连个窗户都没有,绝不是在沈府?

这是怎么回事?

唐瑾眉上的折痕不由更深了,忽地,她头部一痛,眼前如走马观花般的浮现一幅幅的场景。

原来,这身子不是她的。原主名唤江怀素,父亲乃是礼部尚书,尚书夫人膝下无子,可眼见妾氏接连生了两个儿子,不由慌乱,待产下江怀素后,让乳娘——也就是刚刚见到的丫鬟母亲为她隐瞒,才把这位女娇娥变成了男儿身。

只可惜,此时不久,先夫人便撒手人寰,只留下这个独女以男子身份度日。

若她这女儿肯低调行事,倒也能安安稳稳度过此生。可偏偏这江怀素有些倒霉,天生毒疮,烂了半张脸,看着让人恶心。

她又是个不安分的,稍微长大了一点,便开始每日吃喝玩乐,斗鸡养鸟,没事就调戏良家妇女,饮酒作乐,成了活脱脱的一代纨绔。

这些年,江父可是不少给这位二世祖擦屁股,说来也是凄惨。

若她就这么作下去不闹出大事倒也还好,可江怀素从小被宠惯了,脑子上又少根筋,对自己性别的事情也是糊糊涂涂的,这才犯下了大事。

这家伙好死不死居然去调戏小公主,那个太后亲生,被宠着长大的小公主!

这下,可不是江尚书兜得住的了,何况他那时并不在京城,正好生生当他的巡抚。

于是千里之外,江成济险些被他这‘嫡子’气出血来。

当下,江成济便让大夫人安排,把这逆子赶到乡下。希冀着避下风头。

捂着脑袋,唐瑾——不,应该是江怀素好久才回过神来。

所以说,她重生了!

但是,却阴差阳错附在了这朵奇葩身上。

还未能江怀素将时间线顺下来,那大夫就冷然开口,“呦,醒了?”

江怀素静静看着他,‘嗯’了一声。

大夫双手交叠,道,“你这不是病,是中毒了。”

“哦。”江怀素十分淡定地应了一声。淡然的好像这命不是他的命一样。

久未见故人,原本该把酒言欢,开心些的,可她一闭眼,就能听见唐家上下数十人口的哀鸣,就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了。

“小丫头片子没多大,却竟连生死之事都不在乎了。”大夫轻哼一声,提起药箱,作势就要走人。

丫鬟春江顿时慌了,忙道,“大夫,我家少爷是刚醒,被毒药弄得昏了头,你莫跟他一般计较!”

“还是你这小姑娘识大体,也罢,今天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再看看这不知天高地厚地小兔崽子。”大夫哼哼两声,嘴上说的虽凶,却还是停下脚步。

谁料,他刚走到床头,就听江怀素冷漠地来了句,“庸医!”

大夫瞬间炸毛,“你说谁是庸医?”

“自然是你。”江怀素语声轻柔,但也只是看似而已,话语间分毫不留情面。

“你,你……”那大夫用手指指着她,看样子被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江怀素却不以为然,神色有些鄙夷,道,“喂,老家伙,你带银针了吗?”

大夫下意识答道,“行医怎会不带银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