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尽带阴阳梦 《满城尽带阴阳梦》第四回、灵魂出窍,却不知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从研姗岳兰小说名字叫作《满城尽带阴阳梦》,提供更多从研姗岳兰是哪部小说,从研姗岳兰是什么小说。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从研姗岳兰摘选:从研姗听沫了说了一大堆后,有些不不耐烦,便向前走去。 沫赶快的跳去从研姗肩上:“你等等…...

从研姗岳兰小说名字叫做《满城尽带阴阳梦》,这里提供从研姗岳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精选:从研姗听沫了说了一大堆之后,有些不耐烦,便往前走去。 沫赶紧的跳去从研姗肩上:“你等等我啊!” 从研姗才往前走没走几步,突然从《鬼城》里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她慌张的叫道:“救命啊!” 从研姗朝着女孩的声音寻去:“有人叫救命。” “你跑慢点啊!”沫没抓紧从研姗,差点就从她的肩上摔倒在地。 西门澜笑警惕道:“小心是陷阱。” 从研姗看到了扎着两个小辫,穿着白衣服的女孩好像是被一个东西追着。 “救命啊!姐姐,她要吸我的血。”这个小女孩跑到了从…

从研姗听沫了说了一大堆之后,有些不耐烦,便往前走去。

沫赶紧的跳去从研姗肩上:“你等等我啊!”

从研姗才往前走没走几步,突然从《鬼城》里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她慌张的叫道:“救命啊!”

从研姗朝着女孩的声音寻去:“有人叫救命。”

“你跑慢点啊!”沫没抓紧从研姗,差点就从她的肩上摔倒在地。

西门澜笑警惕道:“小心是陷阱。”

从研姗看到了扎着两个小辫,穿着白衣服的女孩好像是被一个东西追着。

“救命啊!姐姐,她要吸我的血。”这个小女孩跑到了从研珊眼前,气喘吁吁的说。

从研姗疑惑道:“难道有吸血鬼?”

“对,是有吸血鬼,这《鬼城》附近可是什么鬼都有。”西门澜笑站在从研姗身后肯定的说道。

“真是收获不小啊!跟着这个小鬼找到那么几个人,够我吸了。”吸血鬼长得还那么妖媚,是一个黑色长发美女,双眼皮,黑色的烟熏装,那么妖媚的女人没想到居然是吸血鬼,让人感到有些震惊。

“快逃吧!姐姐。”小女孩躲在从研姗身后说。

“哟!这味道不错,你不是一般的人吧!”吸血鬼飘到了一眼从研姗,伸出了那乌黑的双手,眼睛顿时变成红色了,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这长牙舞爪才是吸血鬼的真面目。

“我同意让你吃了她吗?”西门澜笑又取下左手上的蓝宝石手链,准备袭击女吸血鬼。

“哪里跑来的野小子。”吸血女鬼称西门澜笑为野小子。

“什么?野小子?”西门澜笑把蓝宝石手链放在吸血鬼眼前,蓝宝石手链发出让人刺眼的蓝色光芒驱散了吸血鬼。

“啊·~你这小子。”吸血女鬼被西门澜笑的蓝宝石发出的光芒驱散开了,随着一声惨叫声,便消失不见了。

“你怎么会被她盯上?”从研姗看着这个小女孩问。

“我爸爸快死了,听说《鬼城》这附近有神奇的草就会救活我爸爸。”小女孩原来是到《鬼城》采取神奇的草。

“你胆子可真大啊!你难道不知道《鬼城》有很多灵魂以及吸血鬼。”西门澜笑蹲在这个小女孩面前说着。

“哥哥,你能帮我采取那神奇的草吗?”小女孩祈求的眼神看着西门澜笑。

“小妹妹,那草根本不存在,只是一个传说。”西门澜笑微笑的看着这个小女孩。

“是吗?可是妈妈说有的。”小女孩有些失望。

“快点走吧!这个地方不宜久留。”西门澜笑抱着这个女孩飞跃般的离开《鬼城》。

从研姗坐去了沫身上,沫就变大了,飞在空中。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西门澜笑抱着小女孩。

“沫,到底那救人的神奇的草存在不。”从研姗问沫。

“不知道那个女孩为什么会知道《鬼城》有这救人命的草。”沫也很不解。

“但是一般的人不会靠近《鬼城》,因为大家都知道去了《鬼城》的人几乎是无法活着回去的。”沫接着说

“那这个小女孩的妈妈还让自己的女儿做这么危险的事?”从研姗感到疑惑。

“喂,你去哪里啊!”沫见西门澜笑走的不是回家的路。

“送她回家。”西门澜笑微笑着说。

“看来你精神还真好,我们回去吧!”从研姗才不想理会有些神经的西门澜笑。

“去小女孩的家里,不就知道了她妈妈为什么会知道那神草的事了吗?真是一个蠢女人。”西门澜笑朝着从研姗做了个鬼脸,然后看着沫:“不要总是叫我喂,我叫西门澜笑。”

“你居然说我是蠢女人?”从研姗握紧了拳头。

“冷静,一会回去在欠扁他也不迟,名字还取得那么奇怪西门澜笑。”沫呵呵的笑着。

“我家就在前面。”小女孩指着城市边缘的一个村庄说。

西门澜笑停了下来,放下小女孩:“我能去看你爸爸吗?”

“走吧!”这小女孩似乎很喜欢西门澜笑把他牵进了自己的家里。

“岳兰你回来了,草摘到没有。”原来这个小女孩叫岳兰,岳兰的妈妈是一个三十几岁左右的女人,长长的黑色卷发,看上去很温柔。

“你是怎么做母亲的,你不知道那个地方很危险吗?吸血鬼差点要了她的命。”西门澜笑一走进来就责怪岳兰的妈妈

“我··我不知道。”岳兰的妈妈低着头小声说着

“那你怎么不去摘,那么大晚上了,要你女儿去摘草。”从研姗站在岳兰母亲面前生气的说。

“你们都不要责怪我妈妈了,因为我妈妈行动不方便。”岳兰似乎有些生气了。

“岳兰···你·过来一下。”岳兰的爸爸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语气很虚弱。

“有什么事情你说吧!爸爸。”岳兰说着走到了她爸爸的床前,

“你有那个心··去·摘草爸爸就很感动了,只是希望你妈妈的腿能好起来。”岳兰的爸爸说话越来越虚弱了。

“我会去找最好的医生治好妈妈的病,你放心吧!”岳兰很肯定的说。

岳兰的爸爸摸了摸岳兰小小的脸蛋:“我也希望你能健康的成长,开心的过每一天。”

“我会的。”岳兰点点头。

岳兰的爸爸看了看岳兰的妈妈,然后微笑着:“晓玉,我走了··你·要好好·好好照顾自己。”然后就断气了。

就在岳兰的爸爸断气的一瞬间,从研姗见岳兰爸爸的魂魄飘在了自己面前。

沫和西门澜笑也看见了岳兰爸爸的魂魄飘在从研姗面前,但从研姗的本体还站在沫面前,也许她自己也没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已经出窍了。

“希望你能帮我实现愿望,让晓玉的腿好起来,还有就是希望岳兰能健康快乐的成长。”岳兰爸爸的魂魄飘在从研姗面前说道。

这个时候的从研姗穿着的衣服、裤子、鞋子都变成了黑色,还发出黑色的光芒,仿佛这一刻自己就是“黑暗使者”了。从研姗拿出手里经常玩着的一个桃心形状红色的打火机,但这个打火机一般情况是打不出火的,从研珊打开打火机的嘴头,岳兰爸爸说的话(也就是自己的愿望)就化成一缕烟飘了进去,然后魂就飘去了《鬼城》。

从研姗的魂回到了身体,但感觉很冷,从研姗打了个寒颤:“怎么这么冷。”

“你难道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西门澜笑奇怪的看着从研姗。

“我做了什么?”从研姗感到一片茫然。

“看来你还没有真正的继承你爸爸的使命。”沫严肃的说道。

晓玉在悲伤中,走下轮椅握着丈夫的手:“你走了,我和岳兰怎么办啊!”

“妈妈,你能走路了。”岳兰喜悦的看着自己的妈妈。

“还真的是呢?”晓玉现在才发现自己的腿能走路了。

“真好,岳兰好高兴,妈妈瘫痪了几年的腿能行动了。”岳兰高兴的拥抱着自己的妈妈。

“走吧!”西门澜笑走出了岳兰的家门。

从研姗也走了出去,但一直感觉很冷,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好像看见了什么?

“谢谢你,让晓玉瘫痪了几年还能站起来行走,她以前在阳台晾衣服时,不小心从三楼摔了下去,之后就瘫痪了,谢谢你,我这就能安心的去阎王那里报到了。”原来是岳兰爸爸的魂在跟从研姗说话。

“岳兰的妈妈是以前在阳台晾衣服不小心摔下去的。”从研姗莫名的说出这样一句话,自己感觉有些奇怪。

“她身上的邪气好像没有完全被利用。”西门澜笑估计知道了从研姗刚才是怎么回事了。

“我是怎么了?”从研姗也觉得莫名的奇妙,不知道岳兰的爸爸为何会自己说这话。

“你难道不知道刚才你做了什么?”沫又习惯性的跳去了从研姗的肩上。

“看来你还真是个蠢女人,还不能控制自己的灵魂。”西门澜笑又在从研姗眼前说她是蠢女人。

“你说我蠢女人?”从研姗握紧了拳头一拳打在了西门澜笑脸上,然后气冲冲的往回家的路赶。

“你真不懂得温柔啊!”西门澜笑柔了柔自己被从研姗打的脸。

从研姗走在西门澜笑面前,先到家,就顺手关了门。

“你别关门啊!难道要把我关在门外啊!”西门澜笑赶到门口的时候,从研姗已经关了门。

从研姗从刚才被孤云吸走,就一直裹着浴巾,只是刚才行驶任务的时候,自己一身的衣服就有所变化了,然后走到厕所继续洗澡。

“开门啊!”西门澜笑在门外鬼叫着。

“研姗,你不管西门澜笑那个家伙啊!”沫跳到了厕所的窗口上站着。

“谁管他,关我什么事?”从研姗又在身上沫着沐浴露。

“也许他知道怎么控制你灵魂。”沫靠在了窗口啃着胡萝卜。

“对了,刚才我到底做什么了?他说我不能控制自己的灵魂。”从研姗感到很奇怪。

“你灵魂出窍了,一般死人快死的时候就能看到你的灵魂,就会告诉你帮他们实现他们的愿望或是拯救他们的灵魂,你还不能控制自己的灵魂是很危险的事情,要是被孤云吸走,你就完了。”沫焦急的说道。

“有这回事?难怪刚才我感觉那么冷,原来是看到死人的灵魂了。”从研姗说着又打了一个寒颤。

“跟我开门啊!”西门澜笑一直在外面敲着门。

“你谁啊!那么晚不让人休息。”隔壁一个带着眼镜的女人开了门对着西门澜笑吼道。

“姐姐,我女朋友把我关在外面了。”西门澜笑说着还对着这个带眼镜的女人微笑。

“是吗?肯定是你做错什么?让她生气了。”这个带眼镜的女人说话没有刚才那么凶了。

“研姗,我去跟澜笑开门,老是在外面敲门挺扰民的。”沫拿着胡萝卜跳下了厕所的窗口。

“居然叫得那么亲热,澜笑连姓都省略了。”从研姗用花澡搓着自己身上的沐浴露。

“姐姐,能帮帮我吗?”西门澜笑这个家伙还朝着人家抛媚眼。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