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尽带阴阳梦 《满城尽带阴阳梦》第二回、花园突遇一女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名字叫作《满城尽带阴阳梦》,提供更多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黎文博从研姗摘选:黎文博去了厕所一趟,走回这玫瑰花园的时候,见着了火,眼神到处的找寻从…...

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名字叫做《满城尽带阴阳梦》,这里提供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精选:从研姗站起了身,继续的采集着玫瑰花粉,地面好像在不停的抖动,从研姗一脸的不安,像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般。 沫感觉也有什么事情发生,但也没怎么在意,片刻安静下来后,确定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沫和从研姗才稍稍的放心了一些。从研姗看着杯子里的花粉道:“就这么点花粉,够你吃了吗?” “够了。”说着沫用鼻子将花粉吸进了鼻子里面。 “这味道真舒服啊!”沫吸完了了杯子的花粉,然后看了看从研珊左手上绣的玫瑰花说:“要是她能苏醒过来就不用你…

从研姗站起了身,继续的采集着玫瑰花粉,地面好像在不停的抖动,从研姗一脸的不安,像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般。

沫感觉也有什么事情发生,但也没怎么在意,片刻安静下来后,确定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沫和从研姗才稍稍的放心了一些。从研姗看着杯子里的花粉道:“就这么点花粉,够你吃了吗?”

“够了。”说着沫用鼻子将花粉吸进了鼻子里面。

“这味道真舒服啊!”沫吸完了了杯子的花粉,然后看了看从研珊左手上绣的玫瑰花说:“要是她能苏醒过来就不用你这么费力的收集花粉了。”

“你在说什么梦话,这花是我五年以前绣的。”从研珊也仔细的看了看自己左手上有这颜色的玫瑰花,红色的花瓣,绿色的叶子,开得是那么灿烂,秀得是那么栩栩如生。

沫看着从研姗左手上的玫瑰花说:“她是有生命的,可不是你绣的,是一直就在你体内,只是现在长大了,就出现在你手上了。”

从研姗不可思议的笑道:“你别在跟我开玩笑了。”

就在从研姗转身离去的时候,她感觉有什么人站在自己身后,然后转过身,果然看见一个低着头的女人,白色的衣服,披着长长的黑发,给人的感觉这个人就像是女鬼。

这个女人低着头,声音很低沉的说:“你是黑暗使者的女儿吧!”

从研姗看到这样的一个人出现,并不感觉害怕,只是看着她问:“黑暗使者是什么?是人么?”

沫见从研姗停下了脚步,强烈的感觉到这个女人会伤害从研姗,便看着这个女人严肃道:“你最好离她远点。”

“你这只臭兔子,还没死。”这个女人突然抬起了头,但看不见她的脸,声音依然是那么低沉,就像是从地狱里传来的声音。

“这个女鬼突然阴险的笑道:“你是黑暗使者的女儿吧!“

沫蓝色的眼睛里突然发出一道蓝光,此刻沫的身体变得像一头成年母狮,着急的看着从研姗说;“你快点坐到我背上来,她会伤害你的。”

从研姗快捷的跳去了沫背上。

沫边跑边说:“抓紧我,我加速了。”

女鬼的头发瞬间变长很多,然后狠狠的一扭脖子,头发就像绳子一样甩了出去,她想用这长发套住沫和从研姗,然后从嘴里恶狠狠的吐出几个字:“想跑,没那么容易。”

沫看见了女鬼的袭击,立刻从嘴里吐出焰火烧断了女鬼的长发。

“幸好这是白天,要是晚上她就追过来了。”沫边跑边说,心稍微的放下来。

毕竟是鬼,还是怕火的,那女鬼就那样消失不见了。

“怎么突然失火了。”在公园里玩的人看见玫瑰园失火了,便打了119。火势似乎还很大,没有停下来的样子,火焰不停的升腾着,旁人根本就不敢靠近。

因为黎文博去了厕所一趟,走回这玫瑰花园的时候,见着了火,眼神四处的寻找从研姗,生怕她出事了。

从研姗不知不觉站到了黎文博跟前问:“你急着在找什么?”

黎文博着急的说:“我去了厕所一趟,回来见失火了,就很担心你。”

从研姗走过黎文博身边说:“我能有什么事?包包帮我擦干净了吗?”

黎文博将手里的包包递给从研姗:“擦好了,给你。”

从研姗接过黎文博手里的包包,什么也没说,就转身离去了。

“研姗,你就回去了吗?”黎文博看着从研姗冷漠的背影吼道。

从研姗当没有听到黎文博的话,继续往前走着。

“我说你,也不回答人家的话,刚才他可是在担心你。”沫依然坐在从研姗肩上说道。

“不想回他的话,啰嗦。”从研姗的性格从小就那么冷漠。

黎文博握紧了拳头,心里想着:“我一定会感动你的。”

“刚才那个女鬼说的黑暗使者是谁?”从研姗边走边问沫。

“这个嘛!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沫**的说着。

从研姗觉得沫知道什么,便严肃的说:“你别骗我。”

“她不是说了吗?你是黑暗使者的女儿?”沫很坦然的说道。

从研姗停止了脚步,沉默了几秒,重复着:“黑暗使者?”

沫叹了一口气说:“哎!黑暗使者就是你父亲了。”

从研姗想了一会说:“刚才怎么只有好像我看见她了?”

沫没有说话,从研姗和沫都陷入了一片沉思中。沫突然说了这一句奇怪的话:“我想这就是你的宿命。”

“宿命,意思是说,只有我才能看见那些东西,小时候那些东西也经常出现在我面前,以为是恐怖片看多了,今天才发现这是真的,但都没袭击过我。”从研姗其实从小就能看到这些怪异的事物。

沫看着从研姗,很肯定的说:“因为你是黑暗使者和人类的结晶。”

从研珊不明白:“是吗?那刚才她为什么要袭击我?”

“因为你能救活死去的东西,你也能拯救灵魂。”沫一本正经的说。

“是吗?”从研姗一脸沉思的表情,然后揪起沫的耳朵:“你是不是在骗我。”

“疼啊!放开我,我没骗你。”沫双脚在空中不停的挣扎着。

“真没骗我。”从研姗感到一些疑惑,然后放下了沫,继续往前走。

“唉哟!你就不能温柔点。”沫摔倒在地上。

“你不是叫我放了你吗?”从研珊说话不带任何表情。

黎文博回到家之后,脸上挂着笑容看着从研珊的照片:“今天你跟我说话了,我好高兴。”

“在高兴什么呢?”黎文博的好朋友从后背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

“官冬亦,你要吓死我啊!”黎文博转过头看着官冬亦。

“在看哪个美女的照片呢?看得那么出神。”官冬亦穿着一件红色的短袖,黑色的牛仔裤,低着头冷笑,然后抬起头时,又笑得那么温柔,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

“没有谁?”黎文博把从研姗的照片藏在了身后。

“给我看看嘛!”官冬亦抢过黎文博手里的照片,然后看了看,瞬间就变了脸色。

黎文博看着官冬亦突变的脸色问:“怎么了?瞧你那脸色?”

官冬亦低着头,有些害怕的说:“这个人不是死了吗?难道你还喜欢着她。”

“你在瞎说什么?我今天才跟她见面了。”黎文博从官冬亦手里抢过照片。

“啊!见鬼了!”官冬亦不可思议的看着黎文博,然后快速的跑出了他的家。

“你是不是看错人了,我今天真的跟她见面了。”黎文博在官冬亦身后吼道,可是人已经跑出了他家门。

黎文博自语道:“他到底是怎么了?”

从研姗走着走着,突然停下了脚步,感觉后面有人在跟踪自己。

沫立起了长长的耳朵说:“怎么了?”

“请留步。”一个右耳上带着一对黑白的圈圈耳环,脖子上挂着银白的十字架的男人叫住了从研姗。

从研姗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他左手上带着一串蓝宝石手链,冷淡的目光足以傲视群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令人感到有些恐惧。

“小心来着不善。”沫在从研姗耳边小声道。

“你不必害怕,我不是坏人,只是觉得你身上有一股邪气。”这个男人突然眼神变得比之前温和了。

从研姗觉得这种人无聊,没理会他,继续往回家的路走,只是空中又吹来一阵阵风,一些树叶也往地面飘零着。

“不用那样对我吧!当我不存在啊!”西门澜笑身穿白色衬衣,一条黑色裤子,往下一看,居然穿着一双草鞋,他快速的追在了从研姗身后。

“研姗,那个男人跟在你身后,有什么目的。”沫提高了警惕性。

从研珊快步的往前走,发现西门澜笑还是跟在自己身后,便小跑了起来。

“果然她是一个冷漠的女人,师傅怎么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我。”西门澜笑也加快了脚步追着从研姗。

“怎么不见了。”西门澜笑跟着从研姗跑到了一个小胡同,就不见人影了,身子靠在墙壁上,自语道:“我可不是坏人啊!”

从研姗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从身后袭击西门澜笑,一棒落在西门澜笑脑袋上,严厉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疼死我了。”西门澜笑转过身看着从研姗,用手摸着脑袋。

“这个女人眉如柳,樱桃小嘴,皮肤还那么白净,高挺的鼻梁,眼睛一只单眼皮一只双眼皮有意思,头发还是孔雀羽毛的那种蓝色,真好看。”西门澜笑坏笑着这样看了从研姗好足足半秒时间。

“你看够了吧!”从研姗把手里的棍子扔去西门澜笑手中。

“你是叫从研姗吧!”西门澜笑的眼神里没有了刚才的冷漠。

“你是谁?”从研姗孔雀颜色的纹理短发刚好长到脖颈。

“你的头发真好看,怎么染的这种颜色。”西门澜笑看着从研姗的头发,傻傻的笑着。“果然是个神经病。”从研姗根本不好奇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然后转身离去。

“从研姗,你给我站住,我找你可是有任务的。”西门澜笑站在从研姗身后大声吼道。

从研姗这才停下了脚步,但是没有转过身去看西门澜笑。

“你真是没人情味,也不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西门澜笑走去了从研姗面前。

“有什么话就快说,无聊的男人。”从研姗的语气很僵硬。

“师傅让我叫你不要靠近那座《鬼城》。”西门澜笑虽然是在跟从研姗说话,但却看着从研姗肩上的兔子:“果然师傅说你身边有着一只红色毛毛,蓝色眼睛的兔子。”

“鬼城?”从研姗都还不知道那座《鬼城》在哪里,一脸不解的看着西门澜笑。

“这个男人难道是姚穆菲的徒弟。”沫心里想着。

“你应该会说话的。”西门澜笑用左手摸了摸沫可爱的耳朵。

“别乱摸我。”沫生气着。

“果然你说话了,师傅看来没有骗我。”西门澜笑微笑着,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

“你师傅是不是姚穆菲么?”沫看着西门澜笑问道。

“你知道啊!是的。”西门澜笑停止了脸上的笑容,变得严肃了起来。

“就是那个住在与世隔绝谷底里的姚穆菲,她还活着啊!”沫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高兴。

“人家一直就活着啊!”西门澜笑。

从研姗完全听不懂沫和西门澜笑在说什么,大声道:“你们在说什么?沫,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你似乎被蒙在鼓里了,可怜的孩子。”西门澜笑也只有二十四、二十五岁的样子,但说话的语气感觉像是很大岁数的男人。

从研姗把肩上的沫抓了起来,揪着她的耳朵问:“沫,《鬼城》在哪里?”

“你别那么暴力好不。”沫嚷嚷着。

“你是女孩子,应该温柔点。”西门澜笑抓过从研姗手里的沫,怀抱在自己怀里:“你真可怜,遇到这样一个凶狠而冰冷的女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