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尽带阴阳梦 《满城尽带阴阳梦》第十回、不可思议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名字叫作《满城尽带阴阳梦》,提供更多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满城尽带阴阳梦以及最新更新。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黎文博从研姗摘选:黎文博带着官冬亦离开了了传说中的《鬼城》,停了下去。 “你快醒醒啊!我背不动你了…...

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名字叫做《满城尽带阴阳梦》,这里提供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精选:沫看了天,已经黑了,沫看着边蕴音说:“现在过了两个小时了吧!” 边蕴音从莲花坐上站了起来,去了瀑布。 “青黛蓝,你把她带下来。”边蕴音站在瀑布的下面跟青黛蓝说话。 青黛蓝让从研姗坐在自己背上,把她带到了边蕴音跟前,这个时候的从研姗,全身已经结冰了,原本就很白皙的脸显得更苍白了,眼睛紧闭着,身体卷缩着,看着就让人心疼。 “都结冰了。”西门澜笑看着从研姗有些心疼的说。 边蕴音用法力将从研姗送到了莲花座上,边蕴音左手对着莲花座挥一挥…

沫看了天,已经黑了,沫看着边蕴音说:“现在过了两个小时了吧!”

边蕴音从莲花坐上站了起来,去了瀑布。

“青黛蓝,你把她带下来。”边蕴音站在瀑布的下面跟青黛蓝说话。

青黛蓝让从研姗坐在自己背上,把她带到了边蕴音跟前,这个时候的从研姗,全身已经结冰了,原本就很白皙的脸显得更苍白了,眼睛紧闭着,身体卷缩着,看着就让人心疼。

“都结冰了。”西门澜笑看着从研姗有些心疼的说。

边蕴音用法力将从研姗送到了莲花座上,边蕴音左手对着莲花座挥一挥衣袖、一道光芒闪出,莲花座下面就起火了。

“你要把她烤熟吗?”沫担心道。

“让她的身体变暖啊!”边蕴音边说双手还使着法力。

沫突然生气的看着边蕴音说:“你是想把她折磨死吧!”

西门澜笑站在从研姗身边,有些怜惜的眼神看着从研姗,叹息道:“做为黑暗使者真可怜啊!感觉不到温暖,大多时间都是冷冰冰的。”

莲花座下的火越来越旺盛,从研姗的手指有些动弹了,皱紧了眉头,表情很是难受;突然睁开了眼睛,尖叫着,想必一会冷,一会热的,肯定很痛苦。

沫见从研姗那么难受,身上红色的毛毛都竖了起来。

边蕴音衣袖又一挥,让旺盛的火越染越大。从研姗忍受着地狱般的烈火,在莲花座上痛苦的shen吟着。

“你干嘛让火越燃越大。”沫不解的看着边蕴音。

“别打扰我。”边蕴音施法让火越燃越大,脸上冒出了汗粒,似乎花了不少内力。

从研姗终于停止了痛苦的shen吟声,然后伴随着一束绿光从莲花座上升了起来。

“大功告成。”边蕴音松了一口气。

“总算好了。”西门澜笑看着身边的从研姗微笑着,也松了一口大气。

从研姗又缓缓的从空中降落下来,只是这个时候的从研姗变得更冷漠了,背对着边蕴音:“辛苦你了!”

“记住,下次灵魂出窍的时候,不要把真身遗忘了,我对你先冷后热的磨练,就是要你记住不要忘记了真身;要是真身受到了伤害,你的灵魂就很难回到真身了,至于黑暗使者的力量你慢慢掌握吧!我累了。”边蕴音话说完,就飞去了莲花座上,闭着眼又一副打坐的样子了。

“让我跟着你吧!”青黛蓝伸长了蛇头在从研姗面前晃着。

“这条蛇是追随黑暗使者的,就让他跟着你吧!”边蕴音闭着眼睛说。

“他那么庞大,跟我们一起回去,会吓死人的。”沫又跳去了从研姗的肩上担心的说。

“放心,他就跟你一样能随时控制自己身体的大小。”边蕴音轻松的语气说。

“你怎么知道我能控制自己的大小?”沫觉得这个女人不仅奇怪而且还给人一丝神秘的感觉。

“赶紧离开这里吧!”边蕴音的语气又变得严肃了。

“冬亦,你醒醒。”黎文博带着官冬亦离开了传说中的《鬼城》,停了下来。

“你醒醒啊!我背不动你了。”黎文博将官冬亦放在地上,用手拍打着他的脸。

官冬亦还是没有反应,闭着眼睛。黎文博又使劲的拍打着官冬亦的脸:“我背不动你了,快点给我醒醒。”

这样官冬亦才有了点反应,缓缓的睁开眼:“这是哪里?”

黎文博气喘吁吁的说:“我背了你好久才离开《鬼城》可累死我了。”

不知道怎么的,官冬亦听到“鬼”就很害怕,身体颤抖着:“有鬼吗?鬼在哪里?”

“你是怎么了?难道不知道刚才我们去了《鬼城》。”黎文博气候的看着官冬亦。

“《鬼城》不是书上才有的地方吗?只是传说啊!我怎么会去那种地方?”看来官冬亦忘记了刚才的事情。

“你是在跟我装傻吗?”黎文博也不管马路边又多少灰尘,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你在说什么哦,文博;天好黑了,我们回家吧!”官冬亦看来真的忘记了刚才的事情,一脸的茫然。

“你居然把刚才的事情忘记了,忘记了也好,你不会拽着我陪你去《鬼城》了。”黎文博从地上站了起来,准备往回家的路走。

“别跟我提鬼,世上哪有鬼;刚才,刚才不是我跟你在图书馆看书吗?”官冬亦完全把这件事给跳跃了。

“没什么?回家吧!”黎文博在一个十字路口和官冬亦分手了。

“黎文博那家伙怎么了,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官冬亦摸了摸脑袋,想着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真该死,好不容易引诱惑到一个活人的灵魂,居然被你给搞砸了。”鬼域把冷影放在了地上,狠狠的说着。

鬼域呆的地方完全就是被一片焰火包围,着焰火大得让人都睁不开眼睛。

冷影又变回了人的模样,只是被鬼域的火焰烧得毫无力气的趴在地上。

“今晚去梦里带走他的灵魂,他见过你没死,自然会梦到你。”鬼域还想得到官冬亦的灵魂。

“万一他身边的人又在,怎么办?”冷影既虚弱又担心的说。

“那时候我会出现,将两个人的灵魂一起吸走。”鬼域因为吸人的灵魂不够,才没有人身,只是一团焰火的模样靠近了冷影。

“那个人的灵魂你是吸不走的,这样做你反而会伤了元气。”冷影从地上趴了起来,一只手放在石头上。

“少说废话?”鬼域又像冷影吐去焰火,让冷影很难受;然后用发亮的红眼睛盯着冷影:“你要是想自己的身体有灵魂,不想再做一根羽毛就按照我说的去。”

官冬亦回到家,洗漱完毕就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就进入么梦乡了。

“快点离开这里。”一个全身是火焰的女人看着官冬亦吼道。

“你是谁?”官冬亦看着她问。

“这里是通往阴间的地狱,快点走。”全是火焰的女人还是这句话,只是语气更加着急了。

“冷影,你想违背我吗?”一个男人的声音喊着这个全身是火焰的女人。

“快点走。”冷影被火焰烧得快奄奄一息了。

“我救你。”官冬亦用手去抓冷影。

只见刚才白净的手瞬间变得漆黑,冷影的脸也变得血淋淋的。突然张开了嘴,邪恶的说:“就让我吃了你吧!”

官冬亦吓得冷汗都出来,突然睁看眼,开了灯:“原来是一个梦。”

这个时候全身火焰的女人出现在官冬亦面前,但没有梦里那么恐怖,她红色的抹胸连衣裙,脖子上带着一根水晶项链,紫色的头发蓬松的用发夹夹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双眼皮;挺拔的鼻梁,丰满的嘴唇,两腮还有一些红晕,微笑的看着官冬亦。

官冬亦以为是幻觉,使劲的捏着自己脸上的肉,感觉很疼:“这不是梦吗?”

冷影还是微笑的看着他并喊出了官冬亦的名字:"官冬亦。“

官冬亦从床上走了下去,好像知道她的名字,便说:“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叫冷影吗?”

“跟我走吧!”冷影的声音很是温柔甜美。

此时的官冬亦又失去了意识,光着脚丫跟着冷影走了出去。

“官冬亦,会不会出什么事?”黎文博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总担心官冬亦会出什么事情,穿好鞋便走出了家门。

“跟我走吧!冬亦,去你想去的地方,帮你实现中五百万大奖的愿望。”冷影牵着官冬亦的手依然往前走。

官冬亦听到中五百万大奖,脑子一下闪过之前的画面,一个天使般的小女孩慢慢的变得邪恶,然后一团焰火包围住了天使般的小女孩,在火焰中的小女孩瞬间变成一个妩媚的女人。官冬亦突然松开了冷影的手:“你是魔鬼。”

“官冬亦,你在说什么呢?”冷影转过头还是微笑的看着官冬亦。

幸好黎文博来得及时,看到了没有表情的官冬亦如同被人操控一般,走在街上,黎文博走去官冬亦面前吼道:”官冬亦,你在做什么?”

“他出现了。”冷影说着话,鬼域也感觉到了。

黎文博抓住了官冬亦的手一把将他抓到自己怀中,吼道:“官冬亦,你想死吗?马路中央那么多车。”

官冬亦才回过意识,看着黎文博:“之前那个恶魔又来了,要吸走我的灵魂。”

“是吗?你想起来了吗?赶紧的走吧!”黎文博着急的说。

鬼域感觉到了冷影的说话声,从火焰洞中飞速的蹦出火焰洞,一身烈火的样子出现在黎文博面前。

“你是谁?”黎文博看见了鬼域,胆怯的往后退了几步。

“我是吸走灵魂的鬼域。”鬼域双手伸出,开始使用内力,黎文博和官冬亦突然从地面飞了起来。

“爸爸,你看那两个人怎么飞了起来。”车里的小男孩看见了空中的黎文博和官冬亦,但没有看见鬼域。

“你武侠片看多了吧!儿子。”这个小男孩的爸爸双手放在方向盘上等着红绿灯。

“我没骗你,你探出头看吧!”小男孩说。

小男孩的爸爸顺便从车里丢出烟头看见了空中的黎文博和官冬亦:“还是真的,难道他们是在练神功。”

“救命啊!”官冬亦大叫。

“爸爸,好像有人在叫救命。”小男孩大概只有七八岁,看上去很可爱。

“哪有?”小男孩的爸爸等过了红绿灯,开着车继续往前走。

“救命啊!”官冬亦继续大叫道。

“爸爸,好像是那个飘在半空中的人在叫救命。”小男孩接着说。

小男孩的爸爸听了听:“好像是有人在叫救命。”

但是小男孩的爸爸也看不到鬼域,只见官冬亦在空中悬浮着,还天真的以为他是在练神功。

“有鬼啊!我们被鬼抓住了。”官冬亦朝着那个小男孩的爸爸吼道。

小男孩的爸爸还坐在车里,东张西望:“哪里有鬼,神经病。”然后开着车又继续走了,只把官冬亦当作是疯子。

“他们是看不见你们的,就等着送死吧!”鬼域加大了内力,更加狂风的操作着火焰,就要将黎文博和官冬亦的灵魂吸走了,官冬亦看了一眼鬼域身边的冷影:“你是被他操控的吗?”

“你都快死到临头了,还担心别人,她是一个不会懂感情的女人。”鬼域哈哈大笑:“活人的灵魂,快被我吸收了,真是高兴啊!”

就在这个时候青黛蓝飞到了鬼域身边,用蛇尾狠狠的朝鬼域甩去,鬼域被青黛蓝甩出大概百米远。

“你是谁?竟敢阻拦我。”鬼域的身体被青黛蓝甩出去靠在了一栋高楼上,但也只是一团焰火。

从研姗突然出现,悬浮的站在空中,看着鬼域问:“你就是鬼域?”

“黑··黑暗使者,怎么可能?”鬼域感到不可思议。

“爸爸,又有一个姐姐飞在高空中。”小男孩在反光镜中看见了飘在空中的从研姗。

“你瞎说什么呢?”小男孩的爸爸一晃眼看见了空中的从研姗,连忙把车调头:“怎么可能?”

从研姗平时左手幺拇指带的蓝水钻戒指发出耀眼的蓝色光芒,蓝色的光芒就像一股龙卷风向鬼域袭去。鬼域感觉事情很严重了,带着冷影,红色的火焰变渐渐的消失。但从研姗戒指发出的光芒被鬼域一闪而过,却飞去了那栋高楼,那栋高楼震荡了几下,还好没有崩塌掉。

“是地震吗?”高楼里的一个年轻女人正照着镜子,涂着唇彩。

“最近是怎么了,上厕所双腿老是打颤抖。”一个老太爷正蹲在厕所里看报纸,还以为是自己最近身体不好。

“是余震吗?”照镜子的女人涂完了唇彩,抿了抿嘴唇。

官冬亦和黎文博都被从研姗这惊人的举动吓倒了,看得是目瞪口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