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尽带阴阳梦 《满城尽带阴阳梦》第八回、青黛蓝原来是一条大青色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名字叫作《满城尽带阴阳梦》,提供更多满城尽带阴阳梦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满城尽带阴阳梦黎文博从研姗比较完整版。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黎文博从研姗摘选:黎文博在一家图书馆看见了官冬亦,在他身后拍了拍肩…...

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名字叫做《满城尽带阴阳梦》,这里提供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精选:当从研姗醒来的时候,一眼望去,感觉这里的寒气特别重,荒芜一片的白色,从研姗便猜测这里是阴间。 从研姗和西门澜笑坐在沫身后穿越过了一座座火海和冰山,从研姗问:“难道还没到阴间。” “这正真是阴间的地狱啊!一冷那么冷,一热那么热。”西门澜笑说着身体打着寒颤。 沫在两个山谷的中间停了下来,山谷的中间悬浮着一个洞,浓雾层层,让人看不清眼前的事物。 从研姗从沫的背上跳了下去,用手将眼前的雾气推散。 西门澜笑一把抓住了从研姗。“你干什么…

当从研姗醒来的时候,一眼望去,感觉这里的寒气特别重,荒芜一片的白色,从研姗便猜测这里是阴间。

从研姗和西门澜笑坐在沫身后穿越过了一座座火海和冰山,从研姗问:“难道还没到阴间。”

“这正真是阴间的地狱啊!一冷那么冷,一热那么热。”西门澜笑说着身体打着寒颤。

沫在两个山谷的中间停了下来,山谷的中间悬浮着一个洞,浓雾层层,让人看不清眼前的事物。

从研姗从沫的背上跳了下去,用手将眼前的雾气推散。

西门澜笑一把抓住了从研姗。“你干什么啊!”从研姗一把甩开西门澜笑的手,还没发现自己的脚下什么也没有。

“你个蠢女人,掉下去你就死定了。”西门澜笑把从研姗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这两座山峰中夹杂着这个岩洞,居然是悬浮在空中,让人感觉有些恐怖。等雾慢慢散开,大家完全的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沫有些奇怪的看着西门澜笑说:““这个女人怎么住在空中!至少说去你师父那里不会有生命危险。”

西门澜笑松开了从研姗,自己带头走在前面。

“啊!里面那么黑,什么都看不清。”沫大叫道。

“嘘!别出声,这里机关很多的。”西门澜笑抱起沫堵住了她的嘴。

西门澜笑的话音刚落,就从前面飞出无数支箭。

沫心里紧张道:”这下肯定死定了。“

幸好西门澜笑的蓝宝石手链发出蓝色的光芒将箭化成灰了。

沫很好奇的看着西门澜笑的蓝宝石手链,惊讶道:”“哇!你的手链威力那么大啊!”

沫感觉这个岩洞很深邃,担心道:“还要往前走吗?“

“叫你住嘴。”从研姗对着沫一声大吼。

从研姗打燃了打火机,借着打火机的光芒一直往前走着。突然看见前面有着白色的烟雾围绕在一个水池中,让人感到很寒冷,西门澜笑打了一个寒颤:“好冷啊!”

从研姗走过去站在了这个水池边上,水里有着一条大青蛇静静蜷缩在里面,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在冬眠。

沫惊叹道:“好大一条青蛇。“

西门澜笑站在从研姗身边,感觉她好像感觉不到寒冷,便问:”“你感觉不到冷吗?”

“她是黑暗使者自身就很冷,怎么会怕冷。”沫解释道。

“难怪不得,我要冷死了。”西门澜笑嚷嚷着。

从研姗虽然平时比较冷漠,但是心底还是善良的,她脱下了绿色的外套扔到西门澜笑手里,依然冰冷的一张脸:“穿上吧!”

西门澜笑穿了一阵子,感觉衣服小了,穿不进去,只好把衣服披在了肩上。

沫感觉这池水中的蛇不是个好东西,便说:“研姗,我们走吧!我看这条蛇要是一会醒了,就完蛋了。”

从研姗离开了这条大青蛇的视线,转过身继续往前走,突然这条大青蛇从水里蹦了出来,瞪着身子伸出长长的**伫立在从研姗身后。

西门澜笑害怕的说着:”死女人,小心,那条蛇就在你身后。“

从研姗根本不听西门澜笑的话,转过了身,眼睛直视这条大青蛇,好像她并不感到畏惧。

“这下完了。”沫被吓得瞪大了眼睛。

这条大青蛇脑袋贴近了从研姗,张开嘴巴,感觉就要吃人似的,从研姗根本就不闪躲,还是眼神直视着这大青蛇。

大青蛇就要发威了,张大了嘴准备把从研姗吞下去,沫吼道:”快逃啊!“

西门澜笑和沫站在一边,都秉了呼吸。这条蛇的眼神直视了从研姗几秒,见从研姗依然那么镇定,他突然说话了:“原来是黑暗使者。”

“它会说话,还是男人的声音。”沫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莫非是蛇之王,青黛蓝。”西门澜笑猜测道。

青黛蓝转过蛇头,用青色的眼珠看着西门澜笑:“算你小子有见识。”

“澜笑,你怎么知道他是蛇之王,又是你师傅告诉你的吧!”沫看着西门澜笑问。

“师傅跟我提起过,说蛇之王住在岩洞里,一直在寻找黑暗使者。”西门澜笑说。

“我带你们去找赐予黑暗使者力量的人吧!”青黛蓝身体移到了从研姗正面。

“你在这洞中住了多久了。”西门澜笑问。

“一百年。”青黛蓝带着从研姗往前行,绕过了一块又一块的大石头。

这岩洞很潮湿,地面到处都是水,而且感觉里面特冷,感觉应该有零下七八度。这个时候突然在大家面前扑来一群群的蝙蝠。在一直往前走,便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披着白色头巾的女人背对着着从研姗,西门澜笑心里暗暗发笑:”这打扮,难道是白素贞,白娘子不成?“

“从研姗,我等你好久了。”她说话了。

西门澜笑说道:”你就是边蕴音吧“!

边蕴音就转过了身,仔细一看她盘着双腿坐在一个发光的莲花座上,怎么她给人的感觉,又突然觉得是观音了,让人感到疑惑。边蕴音绿色的长发微卷、凌乱的挑起几缕别再脑后、淡妆、白中带粉的水晶耳坠吊在耳垂,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瞬间变得冰冷,淡淡的说:“你们是要我教你怎么控制出窍的灵魂吧!”

沫点点头,边蕴音瞬间从莲花座上飞到从研姗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从研姗,说:“果然你身上有着寒冷的邪气。”

“跟我来。”边蕴音说罢把从研姗他们带去了一个鸟语花香的地方,和刚才的岩洞比起来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而且眼前还有着一条长长的瀑布。

“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沫有些好奇的问。

边蕴音只是动了动眼皮,对着身边的从研姗说“你站去瀑布的中央。”

从研姗走了瀑布的中央。

“你是要她站在瀑布中央由瀑布拍打吗?”青黛蓝停留在边蕴音身边问。

“这样她会生病的。”西门澜笑担心道。

“就是要让她生病。”边蕴音说着展开一条正方形的碎花花布放在地上,从身后拿出一些吃的:“看她淋一个小时就行了。”

“什么,一个小时啊!”沫也担心了起来。

西门澜笑拿了一根胡萝卜递到沫手里:“有你最爱吃的胡萝卜。”

从研姗穿着一件黑色蕾丝的打底衣服,黑色的纱纱短裙,绿色的裤袜,军色的靴子刚好到膝盖,站在瀑布的中央,早已被瀑布打湿了全身,连续打了好几个寒颤。

“研姗打喷嚏了。”沫拿着胡萝卜蹦蹦跳跳的跳去了从研姗面前,关心道:“研姗,你还好吧!”

从研姗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心里在想:“这就是做为“黑暗使者”的开始吗?”

青黛蓝庞大的蛇身爬去了从研姗身边,蜷缩成一团陪在她身边。

只见边蕴音居然开始悠闲的刺绣起来,西门澜笑问:“你这是在做什么?还要心思刺绣?”

边蕴音只是瞪了一眼西门澜笑,西门澜笑便没有在问下去。

黎文博在一家图书馆看到了官冬亦,在他身后拍了拍肩,问:“你在这里啊!”

官冬亦回头一看,原来是黎文博,便问:“你不是要去爬山吗?怎么没去啊!”

“我是要来告诉你,从研姗她不是死人。”黎文博严肃的看着官冬亦说。

“你就为了这事。”官冬亦手里拿着一本叫《算命》的书走去了座位上。

“你还相信算命的!”黎文博看了看这书的封面。

“相信一点吧!”官冬亦把书放在了桌子上,开始翻开看了起来。

“上次你看到从研姗的照片为什么要说她是死人。”黎文博还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我查了查资料,可能从研姗是黑暗使者吧!死去的人都会看到她,要她帮死者实现愿意。”难怪官冬亦说从研姗是死人。

黎文博疑惑道:“难道你差点死去了?”

官冬亦说:“是一个我死去的同学告诉我这件事情的,于是我就来查查。”

官冬亦又接着说:“我也不知道,好像只是一个传说,而且黑暗使者能穿越到阴间,然后可以安全的再返回阳间。”

“穿越到阴间和阳间,只有死人才能去阴间的啊!”黎文博惊讶道。

“你知道《鬼城》吗?”官冬亦看着黎文博问。

“《鬼城》好像听大人门说过,死了的人魂魄都要从那里经过。”黎文博说。

“《鬼城》里有个通道是通往阴间和阳间,那里有个守候灵魂的人好像叫孤云,书上是这样写的。”官冬亦又拿了一本叫《鬼城》的书翻开其中一页给黎文博看。

“这地方你见过吗?”黎文博好奇的问。

“我怎么会见过,都说了是传说,我也在查资料,而且《鬼城》附近有一种神奇的草,叫盘丝草能将快死的人延长几天的生命。”官冬亦很严肃的说。

黎文博想了想,便说:“好像他们说《鬼城》就在我们城市的边缘,在一座山上,那座山还存在。”

“但是那里是禁地啊!”官冬亦说这话的时候,突然担心起来。

“我听我妈妈说过,去了那片禁地的人,没有人能活着回来的,难道那就是《鬼城》,但是看起那里并不阴深啊!周围开满了许多神奇的花草。”黎文博沉思着。

“看起是不阴深,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明明知道那里去了不能活着回来,却还是有人去。”官冬亦觉得很纳闷。

“那里也许有着某种力量吧!”黎文博一只手拖起了下巴,想着。

官冬亦突然将脸凑近了黎文博,小声的说;“我们去看看吧!”

黎文博有些胆怯的说:“你都说了那里是禁地,去了是不能活着回来的干嘛还要去?”

“你真是胆小,难怪从研姗不喜欢你。”官冬亦说着从板凳上站起了身,准备离开图书馆。

官冬亦弯着腰,又说:“但是书上说,只要你不贪心,去了那里就不会死,最多让你晕睡几天,然后醒来什么也记不得。”

黎文博还是有些害怕,但为了探个究竟,硬着头皮问:”真的只是晕睡几天吗?”

“你不去,我可去了。”官冬亦说着离开了位置。

“等等。”黎文博追在了官冬亦身后。

官冬亦心里暗笑道:“果然你为了探个究竟,还是会跟着我去的。”

从研姗终于忍受不了瀑布的强烈洗礼,晕倒在瀑布中央的水里。

沫听到“当”的一声,便朝着瀑布望去,一看从研姗晕倒了,快速的跑去了从研姗面前。

“你别动她,让她在水里睡会。”边蕴音不慌不忙的说着。

“你这样做,难道是要释放出她体内的寒气。”西门澜笑猜测道。

“算是吧!”边蕴音说完话,低着头继续刺绣。

“喂,你这个女人,她都晕倒了,你还要怎样折磨她。”沫生气的看着边蕴音吼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