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尽带阴阳梦 《满城尽带阴阳梦》第五回、黑暗使者之女从研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名字叫作《满城尽带阴阳梦》,提供更多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大结局,黎文博从研姗小说结局是什么。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黎文博从研姗摘选:黎文博还望着从研姗的照片呆呆:“我得去研姗家去问问。” “女人,你的浴巾像是没…...

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名字叫做《满城尽带阴阳梦》,这里提供黎文博从研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精选:这个带眼镜的女人还真决定帮西门澜笑了,敲了敲从研姗家里的门,清了清嗓子说:“有人在吗?你家的叉棍掉楼下了。” 沫费了好大劲才把门推开,狐疑地盯着门口的西门澜笑和隔壁带眼镜的女人看了看。 顺着门缝往下,眼镜女人才看清原来开门的是一只兔子,眼镜女人完全被沫那可爱的萌样给吸引住了,忍不住俯身抱起沫,双手在沫身上乱摸一通:“哇!好可爱的兔子啊!” 从研姗听到是女人的声音,毫无防备地裹着浴巾就走出了浴室,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带眼镜…

这个带眼镜的女人还真决定帮西门澜笑了,敲了敲从研姗家里的门,清了清嗓子说:“有人在吗?你家的叉棍掉楼下了。”

沫费了好大劲才把门推开,狐疑地盯着门口的西门澜笑和隔壁带眼镜的女人看了看。

顺着门缝往下,眼镜女人才看清原来开门的是一只兔子,眼镜女人完全被沫那可爱的萌样给吸引住了,忍不住俯身抱起沫,双手在沫身上乱摸一通:“哇!好可爱的兔子啊!”

从研姗听到是女人的声音,毫无防备地裹着浴巾就走出了浴室,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带眼镜的女人,忽而谨慎地问道:“请问你是谁?有事吗?”

西门澜笑顺势窜进了屋,一脸坏笑道:“这位姐姐是帮我开门的。”

“你是他女朋友啊!人家做错了事,也不要把人家关在门外啊!外面还下着雨呢?会生病的。”这个带着眼镜的女人站在门外看着从研姗不容分说便朝着她劈头盖脸一阵数落,大有伸张正义的架势。

从研姗被眼镜女人的责怪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愣了一阵问道:“你跟他很熟吗?”

“亲爱的,你在干什么?快点过来吃你最爱吃的鸡爪。”老公亲切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提前结束了两个女人的对话。

“那我就先过去了,下次你女朋友在把你关在门外,叫姐姐帮忙。”她还以为自己不明就里,救世主般地望着西门澜笑,傻乎乎地以为自己当了好人。

“你跟她很熟啊!那你去她家睡得了。”从研姗忿忿地说着,使劲把把西门澜笑往门外推。

“研姗,你干什么呢?是隔壁家的大婶勾引我家澜笑的。”沫急切地想帮西门澜笑开脱。

“你家澜笑?”从研姗瞪了一眼沫,随即又回到了浴室。

西门澜笑见从研姗去了厕所,便从外面悄悄的走了进来,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

沫干脆直接蹦蹦跳跳地去了厨房,欢快地说道:“我们去吃东西吧!”

“你回来了。”一阵阴冷的声音似乎从地狱里飘出来。一个身着鲜红色宫衣,发丝竖起,插着碧簪,面无表情的灵魂站在孤云身边,一看这身打扮就不像是现代的灵魂。

“眼看就要把那女孩的灵魂吸过来了,半路却杀出个陈咬金。”孤云并不现真身仍旧一团黑色的烟雾飘在石凡铃跟前气愤地说道。

“我的灵魂都漂泊在人世间一百年了,为何还没找到归宿,我不是要你吸她的灵魂,是要活生生的她来拯救我的灵魂。”石凡铃冷冷的语气夹杂着一丝不耐烦。

“那个女孩身边一直有人保护,我很难靠近,再说了他可是黑暗使者的女儿,灵魂不是那么好吸的。”孤云心不在焉地说着,一团黑烟的孤云在石凡铃面前飘来飘去。

“你可知道你带来了她,我是不会让你白帮忙的,会让你变成人的模样。”石凡铃有点着急地说,不明白眼前的孤云为何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明白。”孤云还是那般心不在焉,说完烟雾般飘走了。

“印筱诘我是不会让你就此得逞的,是你害死了我,我一定要活着回来,然后让你下地狱。”石凡铃恶狠狠地诅咒着印筱诘,眼里的愤恨如火苗般似乎要窜出来,两人之间必定有着非比寻常的仇恨。

西门澜笑潇洒地往阳台走去,突然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低头看了看阳台上种的花花草草,一张白色大理石长方形桌子随意摆放着,淡黄色的纹理若隐若现。桌上几净透明的浴缸,翠绿的水草间穿梭着两条红黑相间的金鱼,红黑绿三种颜色的搭配让人甚是赏心悦目,鱼儿也悠闲自得地享受着。只是鱼缸里的水有些让人不解。

“这鱼是研姗的爸爸养的,好看吧!”沫手里拿着一颗草莓站在长方形白色的桌子上看着里面的金鱼,得意地说。

“但是为什么里面的水是红色的?”西门澜笑疑惑地问道。

“这可不是一般的水,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沫白了西门澜笑一眼,津津有味地吃着草莓。

西门澜笑又蹲下了身,看着花盆里的月桂,嗅了嗅这味道:“好香啊!”

“这是研姗的妈妈种的月桂花,月桂花是一种既有魅力而又恐怖的植物,它的话语也是—蛊惑。”沫一本正经地跟西门澜笑解释着。

“为什么会有这种恐怖的植物?”西门澜笑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摸了摸月桂花。

“我想她种这花必定是有原因的吧!从月桂的叶片还可以提炼出樱桃,月桂花汁还可以用作制作香水或糕点使用的香料。”沫侃侃而谈,似乎多月桂相当地了解。

“那么神奇啊!”西门澜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月桂。

“不过这种香料是有毒的,大量使用的话会有危险。”沫突然加大了音量很严肃地说。

“这花还真恐怖。”西门澜笑摇了摇头站起身,语气里头多了一丝畏惧。

“沫,为什么你从来没告诉我过这些。”从研姗冷不丁的声音响起,语气里满是责备和不。

“呀!你什么时候出现的,好恐怖。”沫敏捷地跳到西门澜笑的肩上,嬉笑着打趣从妍珊,丝毫不理会从妍珊的不满。

从研姗落寂地走到阳台,蹲下了身,小心地摸着雪莲花的叶子,轻声说道:“只不过这雪莲花是我种的。”

“你就会种这种代表冷漠的花。”沫鄙夷地看着从妍珊,冷冷地说。

“关你什么事?”从研姗瞪了沫一眼,站起身走回了大厅。

“为什么官冬亦要说研姗是死人。”黎文博还看着从研姗的照片发呆:“我得去研姗家问问。”

“女人,你的浴巾好像没裹好。”西门澜笑猥琐地看着从研姗胸前白色的浴巾坏坏地说。

从研姗大方地撩开了浴巾很镇定地说:“你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然后若无其事地回自己的房间找衣服穿。

“啊!这个女人···咦,真不要脸。”西门澜笑一脸很怪异的表情,其实不能说是怪异,倒是有点不知所措,西门澜笑偷偷的想着:“比我想象中的大!哈哈,要是能摸一摸的话,岂不美死了。”说着西门澜笑把手放在自己胸前比划了起来,陶醉在自己的幻想中。

“你说什么?不要脸?”从研姗还是裹着浴巾生气的站在西门澜笑面前,然后朝着西门澜笑的头狠狠砸过去一个枕头。

“你不是穿衣服去了吗?怎么还没去?”西门澜笑盯着从研姗意味深长地说。

从研姗还真是个奇怪的女人,扔下还沉醉在幻想中的西门澜笑,直接去了厨房,估计是去拿吃的东西去了。

“研姗的身材还是很好的吧!你看够了没呢?”沫还站在西门澜笑肩上阴笑着问。

“切,她那身材也叫好啊!感觉那胸前的肉是那么的假,不就是大点而已,但是不挺拔。”西门澜笑说话一向都那么直接不留情面。

“这话可千万不要被她听见了,你别再说谎了,我都觉得她的胸长得挺圆润挺挺拔的,你……难道是嫉妒。”沫嘲讽着西门澜笑。

“切,我是男人嫉妒她的胸干什么?无聊。”西门澜笑说着也去厨房找吃的了。

“研姗,你在家吗?”黎文博敲了敲从研姗的家门。

沫一跃身跳到门前用猫眼看了看是黎文博,不解地说:“他怎么来了?”

“研姗,在家吗?”黎文博继续敲着门,急切地问道。

沫开了门,黎文博径直走了进去,眼神四处搜索:“研姗呢?在做什么?”

此刻西门澜笑正拿着一盒牛奶和蛋糕走出厨房,看见了黎文博仅仅是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坐去了沙发上。

黎文博也回敬西门澜笑一记白眼,然后直接向从妍珊房间走去,从研姗听见了脚步声,只以为是西门澜笑,藏在门后待来人靠近便一脚向黎文博踹去,黎文博像弹簧似的被弹出了大厅。

“哎哟!好疼啊!”黎文博痛苦地呻吟着,弯着腰站不起身。

从研姗听到了黎文博的声音,赶紧的跑去卧室穿了一件黑色蕾丝的打底衣服走了出去关切地问:“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是他呢?”

“我对你不感兴趣,你还那么孔雀?”西门澜笑吸着牛奶,很潇洒的坐在沙发上敲着二郎腿。

“谁叫你吃的?”从研姗一把抓过西门澜笑手里的牛奶。

“我可是客人,有你这样对客人的吗?死女人。”西门澜笑开玩笑的跟从研姗说着

黎文博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去西门澜笑眼前疑惑地问:“你是研姗的客人?”

西门澜笑似笑非笑的说:“也可以说是男朋友。”

“男朋友?”黎文博的表情很失望。

“别听他瞎说,他只是一个野人。”从研姗坐到了沙发上,看着黎文博冷冷的说:“你找我什么事?”

“你说什么?说我野人,我这么一大帅哥会是野人吗?”西门澜笑不屑地说。

“如果你不想被她揍,就赶紧闭嘴。”沫抢过西门澜笑手里的蛋糕瞪了他一眼

“研姗你是活人吧!”黎文博看着眼前的从研姗,一句很奇怪的话送喉咙冒出来。

“你发烧了吧!我难道还会是死人?”从研姗有些生气地回答。

“我昨天在看你照片的时候,官冬亦抢过我手里的照片,看见了照片中的你,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还说你是死人,然后就跑掉了。”黎文博一字一句很认真地辩解着。

“其实,某个时候她确实是死人,而且还是个死女人。”西门澜笑一本正经地插话道。

“真的?”黎文博汗毛都竖起来了,声音颤抖着说。

“胆小鬼,有死人还会呼吸的吗?”从研姗站起身推开了黎文博,漫不经心地说。

“她有时候真是死人,今天都死了一次,但这个蠢女人不会控制她的灵魂。”西门澜笑靠近了黎文博,不顾从妍珊的辩白继续跟黎文博小声地说。

“灵魂?不会控制?”黎文博完全听得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重复着西门澜笑的话,这个时候显然是好奇心战胜了恐惧。

“文博,你没什么事就回家吧!那个野人是骗你的。”从研姗拿起茶几上的一个大桃子放进嘴里,试图掩盖略有些慌张的神色。

“他说你不会控制灵魂,怎么回事?”黎文博对西门澜笑说的话有些好奇了。

“我都说了那个野人是瞎说的,回家吧!”从研姗有些不耐烦了

“那他今晚住你家啊!”黎文博很在意这个问题。

“嗯!怎么了?”从研姗看了一眼黎文博。

“没什么?”黎文博想问从研姗为什么,话到嘴边却咽了下去。

“他不是我男朋友。”从研姗边啃着桃子边说

“哦,那就好。”黎文博听到从研姗这么一说,才松了一口气,才离开了从研姗的家里。

“真是一个傻小子,但到挺可爱的。”沫看着黎文博的背影说着。

“你就和沫睡沙发吧!”从研姗啃完了桃子,将桃核扔进了垃圾桶。

“为什么我要和他一起睡,我要跟你一起睡。”沫跳去了从研姗肩上。

“我看你好像挺喜欢他的啊!”从研姗说着走去了自己的房间。

“谁说我喜欢他了,他都不会说好听的话哄女孩子。”沫

“你这么凶,以后没人会要你。”西门澜笑嘴里嘀咕了一句,也躺在沙发上,准备睡了。

从研姗回到房间就躺下睡觉了,沫舒服的躺在从研姗怀里,轻轻的晚风吹进房间里,让人很快就入睡,从研姗翻了个身,裹上了被子,就进入了梦乡。西门澜笑则摆着个“大”字型,在沙发上睡着了。

“阎王,好像黑暗使者和阳间的女人生了一个孩子活在人间。”阎王的下属鬼无常打听到了情况便向阎王回报。

“果真如此。”因为阎王一直很信赖黑暗使者从洋。

“确实如此,因为很多死去的人灵魂都被从洋的女儿身上的邪气所吸引。”鬼无常的脸白得就像是刷了白色涂料的墙壁,长长的**就像红色的彩带那样挂在嘴边。

“地狱里的规矩是阴间的人不能和阳间的人相恋的,做为黑暗使者的从洋居然违背地狱的旨意,不能原谅。”阎王的胡须也被气得翘了起来。

“那是不要抓回他的女儿来活祭给丰都大帝。”鬼无常说

“我想丰都大帝的意思肯定不是活祭吧!因为他最恨死人和活人相恋,说是天地不容,会乱了套。”阎王的脸黑得就像是氟碳,说话的样子看着好像很生气又好像很柔和,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是悲是喜。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