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尽带阴阳梦 《满城尽带阴阳梦》第六回、被恶梦惊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安若玉从洋小说名字叫作《满城尽带阴阳梦》,提供更多满城尽带阴阳梦安若玉从洋,满城尽带阴阳梦安若玉从洋小说。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安若玉从洋摘选:安若玉头发蓬松感盘起,雪白的耳垂挂着两个银白环状耳环。而已化了淡妆,嘴唇上…...

安若玉从洋小说名字叫做《满城尽带阴阳梦》,这里提供安若玉从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满城尽带阴阳梦小说精选:“研姗,你在厕所洗澡吗?”从研珊的妈妈安若玉头发蓬松盘起,雪白的耳垂挂着两个银白环状耳环。只是化了淡妆,嘴唇上涂了淡粉唇彩,卷翘的眼睫毛忽闪忽闪,暗红的眼眸散发出女人味站在厕所面前。 “我在做面膜。”从研姗在厕所看着镜子正往脸上摸绿色草药的面膜。 “若玉,你过来给我锤锤背。”从研姗的爸爸从洋身穿黑白色相间的长袖,穿着白色的拖鞋,褐红色的卷发长到脖子,棕色的瞳孔有点翘翘的睫毛,额前留着斜刘海,把右眼静遮住了,给人的感觉是一…

“研姗,你在厕所洗澡吗?”从研珊的妈妈安若玉头发蓬松盘起,雪白的耳垂挂着两个银白环状耳环。只是化了淡妆,嘴唇上涂了淡粉唇彩,卷翘的眼睫毛忽闪忽闪,暗红的眼眸散发出女人味站在厕所面前。

“我在做面膜。”从研姗在厕所看着镜子正往脸上摸绿色草药的面膜。

“若玉,你过来给我锤锤背。”从研姗的爸爸从洋身穿黑白色相间的长袖,穿着白色的拖鞋,褐红色的卷发长到脖子,棕色的瞳孔有点翘翘的睫毛,额前留着斜刘海,把右眼静遮住了,给人的感觉是一个美丽的男人,身上透出冷冷的气息像一座冰山,左耳戴着一红宝石颜色的耳钉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突然厕所“哐当一声”,浴霸掉了下来刚好砸在从研姗的脑袋上,从研姗一声尖叫。

从洋和安若玉急忙冲去了厕所,看着从研姗满头的血,吓坏了。

但是从研姗不慌不忙的说:“没事,不就流了点血,不用去医院。”

安若玉给从研姗包扎着伤口:“为什么浴霸的灯会无缘无故的掉下来呢?”

“研姗,下次小心点。”从洋说话的气息也感觉很冷。

就这样过了两天,从研姗的伤口愈合得很好,这次是在厕所洗头,正用吹风吹着孔雀颜色纹理型的短发,又和上次一样“哐当”一声,浴霸的灯又落了下去砸到从研姗的脑袋,从研姗一声尖叫倒下了。

从洋和安若玉也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了从研姗的尖叫声,从洋赶紧的跑去厕所将从研姗从里面抱出来。

从研姗慢慢苏醒过来,还是那句话:“不就是流了点血,没事。”

“这个灯是怎么回事,总是落下来砸研姗的头。”安若玉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浴霸的灯。

“爸爸,有鬼,是有鬼要杀我。”从研姗看见了一团黑气靠近自己。

从洋放下了女儿,提高了警觉性:“真的是鬼吗?”

“从洋,是不是阎王知道了你和我有孩子,是要来拿研姗的命吗?”安若玉把从研姗抱在自己怀里。

从研姗又一声尖叫,看见家里的门鬼使神差的就打开了,闯进来一团黑色的烟雾就朝着从研姗袭去。

从洋立马的维护在安若玉眼前:“你快带着研姗走。”

“那你呢?”安若玉很担心从洋。

“先别管我,快点带孩子先离开这里。”从洋身穿的衣服一瞬间变成了黑色,身体发出黑色的光芒,这乃是黑暗使者的光芒。

“好像走了。”安若玉看见那团黑色的烟雾从阳台逃跑了。

“事情没那么简单。”从洋站在阳台望着着下面看着。

从研姗站在从洋身后,不解的看着从洋:“爸爸,刚才妈妈说阎王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的从研姗大概只有十来岁。

“从洋,我看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要是被阎王抓去不仅你会是丧失黑暗使者的力量还要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然后灰飞烟灭,研姗也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或是被活祭给丰都大帝。”安若玉很担心这一天的到来。

“妈妈,鬼在你身后。”从研姗全是颤抖着,又看见了那黑色一团的烟雾在她妈妈的面前飘来飘去。

安若玉转过头没有看见:“哪里有啊!”

眼看这黑色的烟雾里伸出一双漆黑的手将要掐住安若玉的脖子,从研姗突然抓起这个了这双黑色的手,把这个鬼抓了出来,从研姗使劲的抓住着这双漆黑的手把这个鬼扔去了楼下。

“哎哟!楼上的在干什么?不能往楼下乱扔东西。”楼下过路的人没有看到这是鬼,以为是什么东西砸到了自己。

从研姗气喘吁吁的,不知道为何左手突然冒出一朵红色的玫瑰,然后从研的爸爸妈妈突然消失了。

从研姗大喊:“爸爸,妈妈。”

“研姗,不要开灯,快点把灯关了,鬼就不会来了。”安若玉说完便消失不见了。

“爸爸。”从研姗住抓住从洋的手,可惜没有抓住,从洋也慢慢的在从研姗面前消失。

“研姗,快点关灯。”从研姗能还隐约的听见妈妈的声音。

“鬼不是怕光吗?为什么要关灯啊!”从研姗不解,就在这个时候那黑色的雾气变像从研姗扑去。

从研姗一声尖叫:“你走开。”

“怎么了?研姗。”沫被从研姗的尖叫声吵醒了。

“走开,不要碰我。”从研姗还是大叫着。

睡在大厅沙发的西门澜笑也听到了从研姗的尖叫声,走到从研姗的房间,问:“她怎么了?”

从研姗猛地睁开眼睛,满头大汗:“原来是个梦。”

“原来是你做梦了,我还以为怎么了?”西门澜笑打了个哈欠继续回到沙发上睡觉。

“沫,这梦好恐怖,一团黑色的雾气袭击了我,带走了我的爸爸妈妈。”从研姗有些害怕的说。

“你梦到你爸爸妈妈了。”沫。

“嗯!还梦到我被浴霸的灯落下来砸伤了脑袋两次,那黑色的烟雾好吓人,他一直盯着我。”从研姗抱起了床上的长脚兔在自己怀里。

“你还梦到孤云那家伙了。”沫看着从研姗问。

“就是黑色的一团烟雾,好吓人的,还有一双漆黑的双手。”从研姗被这个梦吓得满头大汗。

“看来孤云,还会来找你的。”沫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孤云,就是上次把我吸去《鬼城》那黑漆漆的家伙吗?”从研姗想了起来。

“嗯!他以前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沫突然觉得孤云的样子变了。

“孤云,不是阴间守候灵魂的人吗?”西门澜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沙发上走来,又靠在了从研姗房间的门口。

“你知道啊!”沫看着西门澜笑问。

“师傅告诉我,孤云是在阴间守候灵魂的人,意思是说死了的人经过《鬼城》去了地狱,要是灵魂在想重返阳间,得要经过孤云的同意,但是孤云基本是不会让去了地狱的灵魂在次重返人间,除非他··。”西门澜笑说到这里突然沉默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会爱上了一个灵魂,而同意了。”沫好奇的问。

“你笨蛋啊!要是他爱上了一个灵魂也不会变成一团黑色的烟雾吧!”西门澜笑说。

“也是啊!我觉得他的样子变了,难道被打伤了元气。”沫突然想起。

“聪明,我想一定是被什么邪恶的灵魂或是活了上百年的灵魂才会打散孤云的元气。”西门澜笑这么猜测道。

“这些都是你师傅姚穆菲那个奇怪的女人告诉你的吗?”沫看着西门澜笑跳去了他的肩上。

“她可没告诉我那么多,我都学了那么几年的法术了,我想我还是明白一些的。”西门澜笑

“这个可恶的梦。”从研姗打开手机看了看:“快六点了。”

从研姗穿好衣服站去了阳台,蹲下身看了看自己种的雪莲花:“你还在睡呢?”

“你不睡了,我可还要睡。”西门澜笑一脸不愉快的表情看着从研姗。

从研姗隐约听到了些什么声音,但是听不怎么清楚,突然看见对面一栋楼,天台上有个披着头发十七八岁的女孩在看着自己。

“别跳啊!”从研姗大叫。

“死女人,你又在发什么疯。”西门澜笑从沙发上站起了身。

“你得去完成你的使命了。”沫也看见了对面那栋楼上的女孩在看着从研姗。

那个女孩对着从研姗微笑道:“黑暗使者,帮我实现我的愿望。”

“你别跳啊!有什么事情是想不明白的,你要放弃你的生命。”从研姗大叫着和那个女孩对话。

“你有毛病啊!大清早的叫什么叫。”楼下的女人被从研姗这么大的吼声吵醒了,伸出头看着楼上的从研姗,只见这个时候的从研姗动也不动的站在阳台。

从研姗的灵魂已经飞到了那个女孩的面前,严肃的问:“你为什么要自杀?”

“你能帮我实现愿望吧!”这个十七八的女孩渴望的眼神看着从研姗说。

“你说吧!”从研姗的职责就是帮死人实现愿望,这也是做为黑暗使者的使命。

“你让我的男朋友变残废吧!”这个女孩看着手里的照片。

从研姗看了看,照片里的男孩也跟女孩差不多一样大。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当从研姗站在这个女孩面前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黑色。

“他夺走了我的第一次,说要好好的对我,结果把我的第一次夺去之后才三天我就看见他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这个女孩的眼神很愤怒,

“所以你要报复是吗?”从研姗问。

“对,我死了之后我会看着你帮我实现愿意,然后我在去阴间地狱。”十七八岁的女孩说完就跳了下去,这栋楼大概有二十层楼,跳下去必死无疑。

从研姗拿出手里平时玩的红色的打火机,打开打火机,女孩说的话就化成一缕烟飘了进去,从研姗握紧了打火机,低着头,然后灵魂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有人跳楼了。”二楼下的女人看见了那个女孩跳了下去。

“好冷啊!”从研姗打了个寒颤,但脸色突然变得很沉重了,看着沫:“沫,是不是刚才我灵魂又出窍了。”

“你能感觉到吗?”沫问。

从研姗点了点头,很沉重的说:“那个女孩宁死的愿望是要我让她的男朋友变残疾。”说着从研姗看了看手里的照片。

“是个男孩,长得还不错,可惜啊!要变残了。”沫感到很失望。

“我可以不去做吗?”从研姗低着头,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看不到她是什么样的表情。

“这是你的使命。”沫淡淡的说。

“你去帮女孩实现愿望也是由黑暗使者的身份去,不会有人认识你。”西门澜笑看着从研姗笑着说。

“但是,你现在还不能控制自己的灵魂,可不像上次能帮岳兰爸爸实现愿望那么简单了,因为那是你第一次灵魂出窍的原因才实现了愿望。”沫也说得很沉重。

“这是个很棘手的事情,师傅交代我保护你的安全,还要帮你怎么控制灵魂。”西门澜笑在大厅里来回的走着。

“你别在来回的走了,看得我眼花。”从研姗生气的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