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神宗新传 第二章 奇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裕王府金光迸射。”  “毕竟看见了,可为什么明明在这时候已发出金光呢?”  “你别望着我,我也不是神仙,我也不明白。”  “嘘,你们不要吵了,王爷正府内心急呢,王妃都快生了,稳婆等大夫都来了,你们赶紧向菩萨哀求,让王妃生个王子吧啊!”  “是“是,皇上。”。...

  皇宫内

  “冯保,陪朕出去走走。”

  “是,皇上。”

  突然,从不远处的房屋内发出万丈金光。

  “冯保,那是什么地方?为何有金光放出?”

  “皇上,那里是裕王府。至于那为何发出金光,奴才实在不知。”说着,冯保给明世宗跪在了地上。

  “爱卿何故如此。既然你也不知,那就赶快给朕摆驾裕王府。”

  “是,奴才遵旨。摆驾裕王府!”一道长尖音打破了漆黑天空的宁静。

  裕王府

  “小李,你刚才看到了吗?咱们裕王府金光四射。”

  “当然看到了,可为什么偏偏在这时候发出金光呢?”

  “你别看着我,我不是神仙,我也不知道。”

  “嘘,你们别吵了,王爷正在府内着急呢,王妃快要生了,稳婆等大夫都来了,你们赶快向菩萨乞求,让王妃生个王子吧啊!”

  “是,小红,我们知道了。”

  睡房内传来一阵婴啼声。

  “恭喜王爷,夫人生的是位王子。”稳婆抱着一个包裹着的男婴从房内走到了房外,同时男婴身上还散发着金光。

  “李婆,给本王抱一下。”

  “是,王爷。”

  裕王接过男婴,朝屋内走去。

  “夫人,真辛苦你了,本王府又有后了。”裕王满脸春guang地说道。

  在生朱翊钧之前,裕王宫人李氏已生二子,但是都早已夭折,所以裕王此次特别高兴,毕竟朱家有后了。

  “王爷,能为王府传宗是臣妾的福分,瞧王爷说什么见外话。”李氏由于刚刚产下了男婴,身体十分虚弱,因而说话声音十分轻。

  “皇上驾到!”

  “愿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恕奴婢不能行礼之罪,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朕只是在宫中见你们王府中有金光发出,朕出于好奇,故而来你们王府瞧瞧,岂料你们在……”

  “启禀父皇,在我宫人临产之际,整个房内都突然散发出金光。起初孩儿还真吓了一跳,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后来金光消失了,却听稳婆说夫人生了。于是她便把我宫人生的婴儿抱出屋外给我看,却见这个男婴身上发出着金光。父皇若是不信孩儿,请父皇自己验证。”

  明世宗抱着男婴,果然见他身上发出一阵阵金光,也甚觉奇怪。可就是怎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此时正是嘉靖四十二年八月十七日酉时。至于那个男婴——哈哈,其实就是我啦。

  文华殿

  “皇上驾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朝堂两边分别跪列着文武群臣。

  “众爱卿平身!”明世宗将手一挥。

  “谢万岁!”

  “有本可奏,无本退朝!”

  “启禀皇上,微臣有本要奏。”

  “准!”

  “皇上,昨天晚上裕王府里金光万丈,必有大喜之事,此乃吉兆!”

  说话者乃是刚任内阁首辅一年的徐阶,字子升,号少湖,一号存斋,松江华亭人。生的短小白皙,眉秀目善。是聂江的门下弟子,是与欧阳南野、邹东廓、罗念庵等讲学诸子的志同道合者。

  “正是,微臣也以为此乃是吾大明朝兴盛之兆!”

  言此者乃是以后万历初期的首辅,现乃内阁中的一员——张居正。

  “臣等以为徐首辅所言甚是!”

  只见朝堂上的大臣又是一片跪地。

  “好!众爱卿平身!传裕王及其子入殿!”

  裕王府

  “王爷,皇上下旨要你和王子一起入殿面圣!”裕王府管家李林匆匆跑来。

  “知道了,你们都做自己的事情八,叫王莺把王子抱来。”

  一会儿,就见一位少妇抱着一个浑身散发金光的男婴跑了过来。

  “奴婢见过王爷!”

  “免礼,把王子给本王吧,今天刚刚皇上下旨要见我和我儿。”

  裕王接过男婴,快速走出府门,坐上了一辆豪华的马车,向皇宫驶去。

  “站住,请让我们检查一下。”皇宫门口的卫兵说道。

  “谁这么大胆,敢在裕王面前大吼!”

  “望王爷恕罪,卑职失职!”卫兵们吓的都跪在了地上。

  “免了吧,他们也只是尽责,再说我还要敢着进宫呢。”

  “是,王爷。驾!”一声长鸣,马车驶进了宫门。

  文华殿

  “启禀皇上,裕王及其子已到殿外。”

  “宣!”

  “传裕王及其子觐见!”

  随着裕王走进殿内,所有的大臣都不禁长嘘了一声,还好自己在朝堂上反驳徐阶徐首辅的话,不然,想到这都不禁打颤。

  “儿臣拜见父皇,愿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谢父皇!”

  “各位卿家,你们都已看见,裕王之子浑身散发金光,何故?”

  “这——”大臣都互相目视着,不敢言语。

  此时,户部主事走到中间,向皇上呈到:“启禀皇上,此光乃发自内体,由心而生,毒不能侵之,物不能伤之,此乃仙人所降吉兆!吾明朝必将长久不衰。望皇上明察。”

  说话人不是别人,正是清官海瑞,字汝贤,一字应麟,号刚峰,广东琼山人。但根据历史发展来看,不久将来会因为同贾谊向汉武帝痛哭流泪上《治安策》一样而锒铛入狱。嘿嘿,不过有我在,我可不会让一代名臣受到伤害,更何况还是我最崇敬的人物呢!

  “恩,朕也有此意,裕王接旨:因汝儿天生福相,故朕赐之名为翊钧,赏入夜明珠四颗,丝绸一千匹,白玉一块。”

  “儿臣谢父皇赏赐!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平身吧。”

  “有本可奏,无本退朝!”

  许久,朝堂内无一丝声音。

  “退朝!”早朝就在这一声中结束了。

  “臣等恭送皇上!”

  百官们跪谢之后,都纷纷朝殿外走去,有些官员也时不时的相互探讨着那个男婴的奇相,其实至于是福是祸,他们根本不知道,只是在大殿内是不能说忤逆皇上的话的,否则官命皆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