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不胜收 第3章 鸡被揪蛋被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美人不败收第3章 鸡被揪蛋被攥的全文深度阅读,河水中的两人耳鬓厮磨,卿卿我我,可急坏了岸边的林瑶,这娘们儿气急败坏的叫道:“晓迪,你干啥...陈小莲三个熊娘们儿洗澡的这片水域,虽然是月儿河的浅水区,水底没有什么暗流,但是,这河水毕竟是流动的活水,唐林按高晓迪的指引,在河底一番折腾,愣是连根毛都没捞到。。...

  河水中的两人耳鬓厮磨,卿卿我我,可急坏了岸边的林瑶,这娘们儿气急败坏的叫道:“晓迪,你干啥呢,是救人重要,还是你发骚重要?想发浪等小林子把小莲捞上来,你爱怎么浪就怎么浪!”

  “小林子,那水鬼抠的是我的屁股缝,小莲却替我顶了缸,你可一定要把她救起……”

  高晓迪豁然惊醒,急忙将唐林的脑袋从胸脯上移开,双腿滑落下来的时候,脸色却是猛地一变,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唐林,结结巴巴的道,“怎么、怎么可能那么大……”

  噗!

  唐林差点儿喷出一口老血,暗自腹诽:只许美人沟的女人水灵灵、如花似玉,胸脯子大的晃人眼,就不许咱一个纯纯小爷们儿,身带一杆傲世长枪?

  人命关天,唐林懒得继续和高晓迪啰嗦,得知了陈小莲溺水的具体方位后,一个猛子直接扎了过去。

  陈小莲三个熊娘们儿洗澡的这片水域,虽然是月儿河的浅水区,水底没有什么暗流,但是,这河水毕竟是流动的活水,唐林按高晓迪的指引,在河底一番折腾,愣是连根毛都没捞到。

  正感到胸口发闷,准备浮出水面换口气,也好扩大范围搜索的时候,冷不防水底蹿出一只手,好死不活的正捏在他的小弟唐小林上边,捏住也就算了,还他么的往下扯,突如起来的变故,连疼带吓,害的唐林连灌了几口河水下去,脑袋顿时一阵晕乎。

  格老子的,难道这世间真有水鬼存在?还是个男女通吃的货?

  老不死的,你不是说过,爷们这辈子只要窝在这犄角旮旯的小山村,就注定了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桃花运追着小爷屁股跑么?可现在小爷才活了二十岁,没活够不说,连女人是个什么滋味儿都不知道,就要变成孤魂野鬼了,你个老不死的临死还要骗我一次?

  这他么的做鬼也就算了,临死前还要被河里的变态水鬼扭断了鸟儿,爷们可是立志——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纯汉子,人杰是没戏了,可看在小爷年纪轻轻,就因为舍己救人一命呜呼的份上,做个鬼雄总可以吧,可这鸟儿都没了,还雄个屁的雄啊!

  河里的水鬼二刈子,小爷跟你打个商量,留下爷的鸟呗,让爷们跟陈小莲做一对鬼鸳鸯成不成?指不定我跟那熊娘们儿还能折腾出一个小水鬼来呢!

  咕咚咚!

  唐林嘴里不停的灌着清冽的河水,脑袋也仿佛进了水似的,在生死攸关之际,各种奇葩念头层出不穷。

  回应的他的呢?

  那水鬼仿佛极为厌恶唐林那句‘水鬼二刈子’,本来一只手捏住了唐小林,倏然间,又伸出一只手,直接攥住了唐林的蛋蛋,五指仿佛铁箍一样,恨不得一把将唐林的蛋黄捏出来。

  我日你个娘!

  太监净身的时候还有可能会给留下俩蛋蛋,这该死的水鬼连个蛋蛋都不给小爷留下,去你奶奶的吧,不就一水鬼么,小爷打小药罐子里泡大的,全身是毒,鹤顶红都毒不死小爷,你一个水鬼跟爷们嚣张个屁啊!

  为了鸡蛋,唐林怒了!

  人在陷入绝境或暴怒之下,总会爆发出平时难以想象的潜能,气息已经憋到极限的唐林,忍着二弟和二蛋传来的剧痛,猛地抓住那水鬼的胳膊肘,拼尽全力的往上一提,拦腰将那二刈子水鬼抱了起来。

  哗!

  河水四溅。

  “咳咳咳,你妈的,老子倒要看看,二刈子到底……”

  唐林跃出水面,瞬间的剧痛,犹如鸡蛋被人拿着往锅沿上重重一磕,不仅皮儿破,蛋清蛋黄连带鸡仔儿流疼的那叫一个酸爽,不过好在没被河水呛死,这货急喘了几口气,瞄眼一瞧被抓住手臂的水鬼,顿时呲牙咧嘴的骂道,“我屮艸芔茻,勾魂眼儿,你特么的可害死老子了。”

  被他抓住手臂的,哪儿是什么男女通吃的二刈子水鬼,分明就是溺水的美人沟三骚之一的‘勾魂眼’陈小莲。

  此时的陈小莲,双目紧闭,脸色青中带紫,口中更是不停的往外吐着河水,看上去整个人似乎已经陷入到了昏迷之中,但是,她的双手却依旧仿佛铁箍一般,死死的抓着唐林的鸡蛋。

  唐林欲哭无泪,他终于知道,蛋碎一地是什么感觉了。

  “小莲姐。”

  高晓迪一路狗刨,扑腾腾的游了过来,神色紧张的盯着陈小莲,道,“小林子,小莲姐这是怎么了?”

  “废话,在水底那么长时间,当然是呛水缺氧,晕过去了。”

  唐林翻了个白眼,道,“不过,你放心好了,她死不了,没看见胸口还……”

  话说一半,唐林立马闭嘴,只见陈小莲裹胸小背心一侧的吊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断了,晃眼的雪白整个儿的露了出来,而他的手爪子……“咯咯,别的没看见,小嫂子我就看见你的狗爪子不老实,看你抓的那么紧,感觉咋样?是不是可软乎了?”一听陈小莲没什么大碍,高晓迪马上神经大条的看着唐林坏笑道。

  唐林神色尴尬,忙将手掌从陈小莲雪白的胸脯上移开,解释道:“救人心切嘛,加上水底乌漆墨黑的,哪儿有想那么多,晓迪嫂子,这纯粹就是个美丽的误会,对不对?”

  “嘻嘻,嫂子都晓得,不会乱说的,不过嘛……”说着,高晓迪的看向唐林的眼神变得异常的暧昧,虽然没有陈小莲的勾魂眼那么大的杀伤力,却无疑赤果果的彰显着她某种强烈的需求。

  “晓迪嫂子,你想咋?”唐林皱了皱眉。

  “你紧张什么,嫂子只是想让你答应人家一件事情而已。”高晓迪吃吃笑道,“至于是什么事情嘛,等小莲清醒过来之后,嫂子私下再告诉你。”

  “成。”

  唐林毫不犹豫的答应,“只要不是杀人越货或者干什么缺德事儿,嫂子有事尽管说。”

  “好。”

  高晓迪咯咯一笑,“快上岸吧,得赶紧给小莲姐控水,让她清醒过来。”说着,自顾扭着水蛇腰朝河岸走去。

  唐林暗暗松了口气,无意中摸了陈小莲也就算了,他可以辩解为情急之下救人所致,可若是被高晓迪那熊娘们儿发现,陈小莲的手死抓着他的鸡蛋不放,那这事儿就很难解释清楚了,再加上高晓迪那虎了吧唧的性格,回村一嚷嚷,陈小莲的男人非跟自己拼命不可。

  做了好事儿却惹了一身骚,这么二逼的黑锅,打死唐林都不会背。

  至于答应高晓迪的事情,嘿,唐林根本就没往心里去,等这事儿过去,不信她一个熊娘们儿能翻出多大的浪花来。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掰开陈小莲的手指,鸡和蛋终于得到解脱,这一刻,唐林激动的诗兴大发:

  ——鸡蛋几时有,垂首问小莲。不知天上麻雀,可被捏过蛋?我本下水救人,鸡被揪蛋被攥,疼出满身冷汗,满身冷汗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