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不胜收 第1章 美人三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美人不败收第1章 美人三骚的全文深度阅读,“河里有水蛤蟆叫,叫的大爷心里恼,抓上几只下酒菜哟,咕呱、全跑咯……呃……”夜,月光如水。...唐林哼着电视剧白眉大侠中‘大头鬼’房书安自创的经典小曲,甩着膀子,优哉游哉的朝村外的月儿河走去。绕过一片松林,双脚刚踏上河堤,嘴里突然被塞进了俩鸭蛋似的,小曲悠扬的尾音戛然而止,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月儿河,嘀咕了一句:“娘的,蛤蟆没逮到,反倒撞见了三个小娘们洗澡。啧啧,这身子,简直比白面还要白三分呐!”。...

  “河里有水蛤蟆叫,叫的大爷心里恼,抓上几只下酒哟,咕呱、全跑咯……呃……”

  夜,月光如水。

  唐林哼着电视剧白眉大侠中‘大头鬼’房书安自创的经典小曲,甩着膀子,优哉游哉的朝村外的月儿河走去。绕过一片松林,双脚刚踏上河堤,嘴里突然被塞进了俩鸭蛋似的,小曲悠扬的尾音戛然而止,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月儿河,嘀咕了一句:“娘的,蛤蟆没逮到,反倒撞见了三个小娘们洗澡。啧啧,这身子,简直比白面还要白三分呐!”

  如水的月光倾洒而下,月儿河闪烁着粼粼波光,宛如一条银龙般蜿蜒迤逦向远方。齐腰深的河水中,三个女人嬉水而戏,白皙的肌肤在皎洁的月光映照下,散发着犹如汉白玉般晶莹细腻的光泽,被浸湿的裹胸小背心紧紧的贴在身上,近乎透明,胸前那呼之欲出的两团柔软,随着她们嬉闹上下起伏、左右摇摆,白花花的晃的唐林一阵眼晕。

  “哟,这不是小林子嘛,这么晚了还来捉蛤蟆吃么?”

  一个二十六七岁,长发、杏眼、瓜子脸、樱桃小嘴一点点的女人,看到傻站在河堤上的唐林后,非但没有羞恼着大叫流氓,反而将傲人的胸脯一挺,嗲声嗲气的道,“可怜的孩儿呀,自从老唐头没了之后,这么长时间,估计连顿热乎饭都没吃过,看这瘦的,全身上下就剩肌肉了。来,嫂子这儿给你留了俩刚出锅的红枣大馒头,想吃的话,就自己过来拿哦!”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美人沟的女人们,在月儿河河水的滋润下大多肤白貌美,胸挺腰细屁股翘,除却未出嫁的小姑娘会害羞之外,其他村里的小媳妇、小寡妇、老娘们儿鲜少有戴胸罩的习惯。

  ——这,一来嘛,大热天的戴那玩意儿,纯粹活受罪;二来,则是对胸前物件儿足够自信,根本就不用像城里女人那样,明明是个小山丘,非要连挤带垫的整成大山峦,所以,对美人沟的女人们而言,戴胸罩就好比秃子买篦子——纯粹多此一举!

  河水中的三个女人便是最好的例子,尤其是杏眼、瓜子脸的女人,身材虽然窈窕曼妙,纤细的腰肢更是不堪盈握,但是胸前那两团硕大,却犹如吹满了气儿的‘洋茄子’,圆润坚挺、弹性十足,随着她傲然一挺,轮廓尽显,看的唐林顿时裤裆一紧,一股燥热从小腹直冲脑门。

  “咯咯咯,瑶姐,看你把小林子逗的,这馒头还没吃,就想犁你那块地喽。”身着紫色裹胸小背心的女人,双手掬起一蓬清凉的河水,洒在乌黑的发丝上,晶莹的水珠儿仿佛调皮的小精灵,顺着发梢轻盈滑落,动作优美撩人。

  “小蹄子,你那块地也荒了半年了吧,一并让小林子给你犁了吧。”瓜子脸女人笑骂道。

  “哎哟,瑶姐、莲姐,你俩的地早不知道被犁了多少遍了,还撒了种、收了果,我这儿可还闹着饥荒呢,要不这头遍犁就让给我呗,换个种子,指不定来年就能大丰收啦。”

  “盐碱地,再犁也结不出个果。”瑶姐、莲姐齐声对一头短发的女人道。

  短发女人不服道:“种子不好还怪地了,你俩地好,咋没结出个带橛的?”

  “哎呀,戳我们痛处。”

  三个女人说话无所顾忌,顿时嬉闹在一处。

  “……”

  看着在河中扑腾的三个女人,唐林一阵无语,本以为无意中看到三个小娘们洗澡占了莫大的便宜,没成想最后却被她们拐着弯的调戏了一番,向来不肯吃半点亏的唐林,哪儿能咽的下这口气?

  换了别的女人的话,胆敢这么撩拨唐林,唐林早就嗷嗷叫着冲进河里,挨个把她们犁个遍了,可眼前这三个秀色可餐的女人,却让唐林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为啥?

  因为这三个女人,在美人沟有个响亮的名号——美人沟三骚!

  长发、瓜子脸的女人名叫林瑶,绰号‘窑姐’,乃是三骚之首,举手投足间风骚无限,说话的声音更是嗲的令人筋酥骨麻,勾的村里不知多少汉子晚上趴在自家女人身上耕耘的时候,心里想着的却是这小娘们儿。

  穿紫色裹胸小背心,身材稍显丰满,却绝不臃肿的女人叫陈小莲,天生一双勾魂眼,被她瞄上一眼,但凡是个男人,哪怕是个天萎,也会爆发最原始的本能,重振雄风,据说,陈小莲就靠这天生的勾魂眼儿,外加一身的骚媚劲儿,愣是治好了他家爷们的不举之症。

  最后一个,也是三骚中年纪最小,行事风格却最是胆大泼辣的叫高晓迪,媚骨天成,却长了一张娃娃脸,一米七的身高,使得她那两条大长腿,在夏天无疑成为了村里最为靓丽的一道风景。

  能够和林瑶、陈小莲并称美人沟三骚,高晓迪依仗的并不是人见人爱的脸蛋,也不是人但凡男人见了就想扛在肩膀上的大长腿,而是,一次在跟公婆吵架后,这小娘们儿竟然虎了吧唧的的跑到村支部,抄起广播用的大喇叭颇为有才的叫着:高家的地李家犁,犁耙不行种子稀。公婆刁难男人怨,嚷着娶了假母鸡。高家闺女受委屈,广征犁耙来犁地。年老年少咱不嫌,种子好用随便骑!

  高晓迪这一通乱嚎,在美人沟无疑刮起了一股犁地风暴,年轻小伙、老光棍子们仿佛饿狼看到了羔羊,一个个的趋之若鹜,但是到底有多少人的犁耙犁了高晓迪那块地,那就无从知晓了,反正从那件事到现在,两年的时间里,高晓迪的地依旧没啥动静,却让她成了和林瑶、陈小莲齐名的美人沟三骚之一。

  夜深人静,面对如此三个充满诱惑的女人,唐林并非不动心,此时的他被三个小娘们撩拨的浑身燥热难当,恨不得马上跳入水中,玩一出鸳鸯戏水的好戏,然而,一想到村子里传的那段歌谣,唐林那蠢蠢欲动的小二,便如霜打了的茄子似的,不由自主的就蔫儿了下去。

  歌谣是这么唱的:

  ——美人沟,有三骚,林瑶俏嘴会吹箫,一口吹倒太平窑;陈小莲,勾魂眼,逮个汉子就放电,良田变成南泥湾;高晓迪,求犁地,老少从来不嫌弃,一匹骏马万人骑。

  ——好汉子,听我唠,林瑶吹箫有诀窍,五指一动大变小;光棍汉,听我言,远离小莲勾魂眼,悔时已成真太监;俊小弟,听我滴,晓迪田地太稀奇,莫道年少有火力。

  ——劝男人,美人沟,三骚有毒莫沾身,自家良田勤耕耘!

  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带冒烟的家伙编了这么一首小调儿,把林瑶三人损了个通透,小调儿想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美人三骚像毒草,壳子光鲜瓤子烂。

  小调儿里说的那些到底是真是假,唐林没心思去深究,况且他并不讨厌林瑶三人,只是一想到她们的地若真的被千人耕万人犁过,心里多少会犯膈应,他一颗保持了二十年童子之身的小嫩草,第一次拖犁耙,总不能浪费在被万人碾压过的烂泥地上吧!

  “红枣馒头忒诱人了,可咱没那口福啊。‘瑶姐’您呐,还是留着给你家老牛吃吧,回见呐!”

  最后看了一眼三个女人乱晃的酥胸,嬉闹跃出水面时展露出一角的翘臀,唐林干巴巴的咽了口吐沫,“妈蛋,还好遇到的是美人沟三骚,小爷心有顾忌,不然换了别个小娘们儿这么撩拨自己,最后非落得个害人害己、吾命休矣的下场。”心中不无遗憾的夹着唐小林,转身就朝深水区走去,再不用清冽的河水洗尽满身的燥热,唐林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爆炸了。

  “哎哟,小莲你个小浪蹄子,竟然用手指抠我……”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