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花猎人 第1章 梦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窃花猎人第1章 梦幻的全文深度阅读,朦朦胧胧中,我感觉朱美玲姐就睡在我的身边,她把握住了我的手,她那具雪白的身子慢慢的地向我贴了上...晕,我已是欲罢不能了!。...

  朦胧中,我感觉朱美玲姐就睡在我的身边,她抓住了我的手,她那具雪白的身子慢慢地向我贴了上来压在我的胸脯上。

  晕,我已是欲罢不能了!

  我情不自禁地张开双手,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

  蓦然间,我嗅到一股从朱美玲体内散发出来的醉人的芬芳,清晰地听见她的心跳和喘息的声音。

  这种声音不停地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朦朦胧胧地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渐渐地,这种动越来越强烈。

  最终,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感觉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犹如火山爆发那样,从自己的体内喷射而出。

  “向阳,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声音从我耳边响起,我忽然发现母亲怒不可遏地站在我的床前。

  “啊!”

  我惊叫一声,翻身从床上跳下来,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落到床下的泥地上,而是一脚踩空,落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

  四周黑洞洞的,阴森可怕极了。

  我紧紧地闭上双眼,大声叫喊:“救……救命……救命啊……”

  我猛地一抽身,一蹬腿,睁开了眼睛,并用手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却发觉自己睡在床上。

  原来,这是一场梦!

  我忽然感觉自己的下身热乎乎、湿漉漉的,用手一摸,发觉自己的内裤里黏糊糊地湿了一大片。

  ……

  十几年来,我经常做着同样梦,这个梦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

  尽管梦中的朱美玲姐姐早已离我而去,可她那具雪白的身子,那对饱满的胸部却始终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

  “各位乘客,本次列车终点站南华站到了,请带好你的行李物品下车,欢迎你乘坐本次列车……”

  随着列车广播的响起,火车一声长鸣,缓缓地驶进了站台。

  两天一夜的旅行生活结束,南华火车站终于达到了。

  车厢内犹如蜂群一般骚动起来,乘客们纷纷将行李架上的行李箱取下来,朝车门口挤去,等候下车。

  我站起身在行李架上取下了自己随着人潮往出车口挤去。

  出站口接站的人很多,有些人手里举着牌子,牌子上写着一个个陌生人的名字。

  我心里突然滋生一股奇怪的想法,希望在这些接站的人群中,能够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张熟悉的面孔。

  然而,天不遂人愿,我并没有遇见熟人。

  火车站广场上,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到处是高楼大厦。

  我从出站口走出来之后,我已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小兄弟,你准备去哪里?”正当我犹豫不定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

  我转头来,发现一位肥胖的中年妇女,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难道她认识我?”我从脑海里搜索了一遍,对这个女人一点印象也没有,便问道:“大姐,米市坝怎么走?”

  在南华市,除了不待见我的姨父、姨妈那家人外,就只有张华强父女与我关系最近了,我第一时间想起了他们曾经的住处,便将十年前那个街道名报上去。

  南华市的变化这么大,市政规划的时候,街道名称都变了,一般人还真不知道老街道的名称。

  “啊?米市坝?”妇人盯着我看了一眼,疑惑地问:“小兄弟,你是从外地来的吧?”

  “是的,”我如实回答说:“我小时候就住在那里,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南华变化这么快,都已经找不到了。”

  “是啊,南华变化这么大,一般人是不知道以前那些地方的,今天,幸好你遇见了我,”妇人冲我得意一笑,建议说道:“这样吧,你坐我的车,我送你过去!”

  “多少钱?”我本能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小兄弟,本应该收取你50元钱,见你挺帅气的,就给我40元,你看这样?”妇人征求道。

  “那……好吧!”我犹豫着说。

  一下子花出去这么多钱,我还是有点心痛,但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又见这个妇人比较面善,不可能宰我,便答应了她的要求。

  我随她一起钻进了停靠在路边的一辆桑塔拉轿车里,坐到了副驾驶位置。

  嘀嘀!

  妇人发动汽车,载着我在城里绕了好大一圈,才将车停靠在一条宽敞的大街上。

  她侧过脸对我说:“小兄弟,米市坝到了!”

  “啊?这就是米市坝?”我朝车窗外望了一眼,这里的情景与记忆中的地方大相径庭,便用一副不信任的目光看着她。

  “是啊,”中年妇女点头说:“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问其他人。”

  “不用,还是算了吧!”我知道妇人没有骗我,便摇了摇头,于是,掏出40元钱交到妇人手里。

  四十元钱虽然不算多,但对像我这样一个久居山野的凡夫俗子来说,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下车后,我彻底傻眼了。

  “这哪里是米市坝呀?”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心里有些纳闷:“难道是那个妇人骗了我不成?”

  在我十年前的记忆力里,米市坝一大片低矮的平房,如今是林立的高楼:写字楼、酒店、商铺和住宅楼比比皆是。

  我问了许多人,他们都告诉我,这里曾经叫米市坝,现在是南华市开发区,更名为光华大道。

  这里的居民们大都搬迁到安置房里去居住了。

  我的心一凉,这里已是面目全非,我哪里去寻找姨父、姨妈一家人和张华强父女,我的母亲,还有我那些仇家呢?

  我背着行李包,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行走。

  突然,我看见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停靠在一家名叫“丽婷服饰店”的门口,车门打开,一位气质高雅的女人从汽车里走出来,径直走进了服饰店。

  “呀,那不是朱美玲姐姐吗?”我惊叫一声,随即来到了丽婷服饰店门口。

  她迟迟没有从里面出来,我犹豫了一下,朝服饰店里走去。

  进门后,那个女人正好从试衣间里出来,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裙,手里还拿着一件睡衣。

  近前才发现,她的相貌虽然与朱美玲姐长得十分相似,但比美玲姐显得还要丰满,打扮得更为时尚,更为成熟。

  “她到底是不是朱美玲姐姐呢?”我无法确认眼前这个美女是否就是记忆中那个朱美玲姐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