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花猎人 窃花猎人第013章 兵不血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前段时间都在找金三叔作者的小说《窃花猎人》,小说讲诉了向阳张瑶的故事,小说是(掌中云的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同看一看这本男频小说吧:“是吗?”女警官好像是看穿了大家的心思,对我意味深长一笑,地说:“的确,你的本事不小啊,如果很厉害,一个人竟然把如果多人都吓走了,需不需我们给你颁发证书一个‘见义勇为’奖?”“不,我不喜欢喝茶,”我急忙替自己解释说:“其实,那帮混混是听说有人报警后,知道你们很快就赶来了,才主动离开的。”。...
窃花猎人第013章 兵不血刃

“是吗?”女警官似乎是看透了大家的心思,对我玩味一笑,说道:“看来,你的本事不小啊,那么厉害,一个人居然把那么多人都吓跑了,需不需要我们给你颁发一个‘见义勇为’奖?”

“那倒不必,”我摇摇头,大言不惭地说道:“维护社会治安,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至于拿什么奖,我并没有那方面的爱好和兴趣!”

一名年轻警察见我一副大义凛然,夸夸其谈的样子,早就按耐不住了,立即向女警官提醒道:

“周队长,少跟这小子啰嗦,他是故意在拿我们开涮!”

“话不能这么说,凡事都得一分为二嘛,”女警官一脸笑意地看着我,讥诮地说:“那帮小混混的确是被这位‘兵不血刃’将军吓跑的,我们应该将他请到局里去喝杯热茶,然后,再好好感谢他……”

俗话说,最毒不过妇人心,我见这个女警官的笑容里有一种不怀好意的成分,顿觉心里有些慌张。

“不,我不喜欢喝茶,”我急忙替自己解释说:“其实,那帮混混是听说有人报警后,知道你们很快就赶来了,才主动离开的。”

“哦,原来是这样的啊,”女警官笑着说:“既然是这样,我们就不请你去警局喝茶,也不跟你说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记得找警察,千万别逞能,耍个人英雄主义。”

面对这位被称之为“周队长”的女警官,望着她那双漂亮的眸子,我不再言语,只是不屑一顾地看了她一眼。

女警官似乎对我这样一个油腔滑调,夸夸其谈的男人一点也不感冒,甚至有些厌恶,也就不再与我说话。

她见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没必要再兴师动众,影响这里的客人用餐,老板做生意,便向其他人吆喝一声:

“收队!”

全数的警察纷纷离开李家饭店,坐上警车,按原路返回,警笛声由近而远,很快俺没在喧嚣的大街上。

那些站在大门口看热闹的群众见警车已经离去,四处散开、

李家饭店又恢复了热闹非凡的摸样。

坐在我对面的张瑶,始终一言不发,待风波已经平息,她才直愣愣地望着我,一脸严地问:

“向阳,你刚才对方警察这一套是从哪里学来的?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我心一紧,急忙解释说:“姐,你刚才也看见了,是那帮混混自己跑的,我没有说假话,我没什么骗警察,更没有事情瞒着你。”

“好了,你什么也别说了,”张瑶对我这种无聊的解释不感兴趣,急忙打断我的话,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嗯。”我点了点头。

正欲起身,老板娘李冬梅拿着自己珍藏了多年的一瓶法国红酒,来到我和张瑶坐在的餐桌前。

她像见了老熟人那样,先往三个高脚杯里倒了大半杯,然后,一屁股坐到张瑶那张沙发椅上,端起其中一个高脚杯,说:

“小兄弟,谢谢你,你今天帮我摆平了那帮混混,我得好好感谢你,以后有你罩着,他们恐怕再也不敢来捣乱了,来,我先敬你一杯!”

“这个女人还真有意思,有事情的时候,她不在现场,出了事情之后,她却像是从地缝里钻出来的幽灵似的,”我对这种缩头乌龟型的人并无好感,暗自思忖道:“她该不会把我当成黑帮老大了吧?”

然而,这位风韵的老板娘在自己面前表现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只让我心里有点茫然,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她的年龄大约在30岁上下,身高与张瑶姐差不多,却比她丰满一些。

她的身材凸凹有致,皮肤细嫩白净,鹅蛋脸,丹凤眼,柳叶眉,肩膀平直光润,脖子不粗不细,长发平直顺滑,腰身盈盈一握,大腿笔直修长。

她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香奈儿V字领的体血衫,下身穿一条黑色的裙子,走路的姿势特别完美,气质不凡,风韵十足。

“美女,你也来。”老板娘与我碰杯后,又对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张瑶碰了下杯,先将自己杯中的酒饮干。

既然是老板娘前来敬酒,人家又将杯中酒喝光了,我一个大爷们家,如果不把这杯酒喝下去,有点不尽人意,于是与她手里的杯子碰了一下,一口甩干。

张瑶也爽快地拿起酒杯,一口干掉。

喝完酒,张瑶站起身,对坐在自己旁边的李冬梅说道:“李老板,我们今天晚上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你们了。”

“那……好吧!”老板娘见我也跟着站起身来,不便执意留我们,冲我感激一笑,说道:“今晚真是谢谢你了,请你们经常光顾本店,以后所有的消费免单!”

我皱了下眉头,犹豫着说:“这恐怕不好吧?”

“没事,少不了麻烦你,以后有你罩着,就再也没有人来捣乱了。”老板娘对我嫣然一笑,还真把我当成黑帮老大了。

张瑶没有吱声,径直朝餐厅外面走去,我跟在她的后面,老板娘满脸堆笑地送我们到餐厅门口。

“你……你这么快就要走啊?”服务员郝丽丽见我们准备离开,放下手里的工作冲出来,向我们道别。

我见她一脸红霞,急忙回答说:“是……是啊,我们还有其他事情,到时候再来看望你……”

“那好,我等你!”郝美丽羞得满脸通红,转身回到餐厅。

与老板娘告辞后,张瑶领着我来到停车场,坐上了她那辆红色的三菱车,一口气将我载到了城市花园小区301房间。

进屋后,张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一屁股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臭小子,你老实告诉我,你和这些人是怎么认识的?”张瑶让我站到她跟前,冷冷地问:“这些年,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原来,她在李家饭店里表现出一副很有耐心的样子,完全是装出来的。

我见自己再也瞒不过她,便将刚才在李家饭店里遇见那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老大,就是当年我用刀子刺伤杨崧逃跑时,将我骗到刀疤脸手里,后来,人贩子将我们带上火车,准备卖到新疆时,我们一起从火车上跳下来逃跑的宋飞。

“哦,原来是这样,”听完我的叙述后,张瑶不无感慨地说:“看来,你们都是苦命的孩子,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我疑惑地问。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