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乱 第2章 杀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磨一磨噌噌噌做什么?”太监见我未动,不不耐烦的伸出手从后面推了我一把。我脚下不稳,摔倒在我自己的尸体上,尸体焦糊的糊味钻进我的鼻尖,就如那烈火在一点儿一点儿地舔着我的身体我脚下不稳,跌倒在我自己的尸体上,尸体烧焦的糊味钻入我的鼻尖,就如那烈火在一点一点地舔着我的身体。。...

“磨磨蹭蹭做什么?”太监见我未动,不耐烦的伸手从后面推了我一把。

我脚下不稳,跌倒在我自己的尸体上,尸体烧焦的糊味钻入我的鼻尖,就如那烈火在一点一点地舔着我的身体。

“这是闻见肉香迫不及待了是吗?想啃就啃一口,不啃就赶紧的。”太监充满了恶意和鄙夷对我催促。

面目全非的尸体,梨窝浅笑风华绝代的脸变成了可笑的黑炭。

颤颤巍巍的伸手去摸我的脸,恨从心间蔓延,恨不得现在就冲到赫连决和姜媚儿身边,和他们同归于尽。

手还没有摸到我烧焦如炭的脸上,身后的太监越发的不耐,伸出脚一脚重重地踩在我的后背。

我身体下跌,和自己烧焦的尸体紧紧相贴密不透风,听见我的尸体发出一声咯吱脆,我骤然一回头,目光冷冷的看着脚踩在我背后太监。

“小贱蹄子看什么看?再不赶紧替我干活,我就把你弄成这样喂狗。”太监不自觉的收回了脚,底气不足骂道:“再看…再看…你这眼睛是别想要了,烧了成炭就如此。”

我手慢慢的拽紧,指甲镶嵌掌心肉里,疼痛让我慢慢的垂下眼帘,不断的告诫自己,今非昔比,必须先保命,才能报仇雪恨。

“公公别踩,我快,我动作很快!”我垂着眼帘,向太监已经告饶。

太监哼了一声,声音尖细而又刺耳:“那就赶紧的,做好了回头给你肉吃。”

“诺!”我应了一声,疼痛让我动作缓慢的爬起来,摊开手边的席子,烧焦没有四肢的尸体轻若鸿毛,稍稍一用力,我就把我自己的尸体搬到席子上面去了。

太监又在催促我:“小贱蹄子又在磨蹭什么?赶紧裹上跟我走。”

满腔的恨意,化成手中轻柔的动作,把我自己的尸体裹起来,抱在了怀里,跟着两个太监。

一路上两个太监,说的都是赫连决新册封的媚妃,以及宫廷中被冷落的其他妃嫔,还有即将要进行的选妃大事。

走出皇宫,两个太监把我带到乱葬岗,随手指了一个地方:“去挖个坑,把她埋进去!”

身为一国之后,侯府的嫡长小姐,我的下场,就是没名没姓的荒郊野外乱葬岗,何其悲凉讽刺。

死死地咬住嘴唇走到太监手指的地方,跪立下来,用双手刨着地上的泥土,指头都破了的才刨出一个浅坑来。

把裹着破席子我的尸体,刚放进坑里,眼泪汹涌滚落脸颊,我重活了,我自己埋葬自己,这就是我的夫君和妹妹送给我的大礼。

我姜酒向天赌咒发誓,我一定让他们一无所有,血债血偿,你死我活。

“哎呦,哭得这么伤心,是舍不得嘛?”太监的声音突兀从坑上传来。

我如被雷劈,狠狠的用手抹了眼泪,把嘴唇咬破了,继续用手捧着地上的沙土。

一捧沙土还没有落在我的尸体上,一道灰尘从我的头顶上扬了下来。

两个太监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铁锹,铲起旁边泥土边往坑里扬边桀桀地笑着,“既然舍不得,就过去好生伺候,我们心善,成全你。”

我心中大骇,他们要把我活埋,让我陪自己去殉葬。

不……

我好不容易从地狱爬出来,重活在别人身上,是就不能死,死了我就不能报仇雪恨了。

恨意让我手边摸起了一个石头,从坑里窜出来,对准就近的一个太监的头颅就砸了过去。

太监的头颅直接被我砸出了一个窟窿,鲜血往外面直溅。

太监被砸,身体摇晃,我趁机横手夺过他手中的铁锹,满眼都是血雾对着他的头狠狠的拍去,把他拍摔在地,直接下了地狱。

拍完之后,转手对着,另外一个太监也狠狠拍了过去。

一个太监手中的铁锹一挡,发出铁器相撞的哐当一声。

一击不成,再来一击,发了狠要他的命,铁锹快速的挥拍,打得他嗷嗷直叫,无法反击。

最后锋利的铁锹,对着他的肚子捅去。

疼痛让他张大了嘴巴,手捂着肚子,我抬脚一踹,铁锹往回一抽,把他踹进坑里。

肚子上的伤口太大,太监跌进去抽搐了几下就死了。

我跳进坑里,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嘴角泛着冷笑,把我的尸体从席子里扒出来。

手摸在我的尸体肚子上,按压着,在小腹之处,压到一个发硬的硬块。

心中一喜,拿着铁锹,准备对自己的尸体准备开膛破肚时,蓦然间,我手腕一重,被人狠狠的甩上了坑。

我还没反应过来,脸颊上一痛,一只脚踩在了我的脸颊,狠狠的碾压着。

“杀了她!”

熟悉充满阴鸷声音从上空响起传来,我心中大骇,声音的主人是我的死对头,酒肆卫大太监九千岁祈惊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