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爱来生情 第2章 绝望重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疼,浑身都疼,手腕更疼,真实的的疼!简迦南陡然睁开眼睛眼睛,眼底的恨意还未退散。“南南,你醒了?”“南南姐姐……”简迦南的左手被一个温暖的粗燥的大手握着,右手被一个软绵“南南,你醒了?”。...

疼,浑身都疼,手腕更疼,真实的疼!

简迦南骤然睁开眼睛,眼底的恨意还未退散。

“南南,你醒了?”

“南南姐姐……”

简迦南的左手被一个温暖粗糙的大手握着,右手被一个软绵绵的小手抓着,那两股源源不断的温暖从她的手传到了心里。

看清眼前一脸担忧的两人,她脸色一变倏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惨白的小脸上有着浓浓的不可置信外还带着一丝狂喜,“爸爸……小北……你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不是被萧亦寒、齐小柔和齐秀丽联合害死在了医院的手术台上了吗?怎么会在家里?

而且爸爸不是在车祸中直接去世了吗?

最关键的是小北,小北不是在五年前的一次意外中不幸去世了吗?怎么会在她面前。

老天爷,她这是在做梦吗?还是她也死了,来地底下跟爸爸和弟弟团聚了!

可是手腕上传来的疼痛感又那么的强烈明显。

看到女儿失魂落魄的样子,简安生担忧道:“南南, 你怎么了?手腕是不是很痛?”

手腕?

对啊,她的手腕怎么会那么疼?

简迦南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腕被白纱布包了起来,不对啊,她在手术台上的时候伤的明明是小腹和眼睛,怎么会是手腕呢?

仔细想想她手腕是被她自己伤过一次,可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五年前!?小北也还活着!

“爸……”简迦南激动地握住了简安生的手,语气焦急又带着一丝紧张的颤抖,“现在是哪一年?”

“2012年8月啊,南南,你到底怎么了?别吓爸爸啊,不行,我还是去叫医生……”

“爸……”简迦南拉住了简安生,“我没事儿,我就是跟你开玩笑呢?”

2012年,所以她是回到了五年前!

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她看了看周围的房间,的确是她的房间没错,不过不是2017年的房间,而是五年前的房间,那个时候一直传言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所以她在房间里摆了很多的神像,有佛祖,有观音还有西方的耶稣之类的。

后来世界末日没来,22号的早上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放进了储藏室!

激动、狂喜、庆幸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情绪一下子蜂拥而来,简迦南紧紧地抱住了简安生和简怀北,眼泪啪嗒啪嗒流了下来,“爸爸,小北,这一次我再也不会让你们离开我了!”

简安生安抚地拍了拍简迦南的后背,“傻孩子,以后可不准乱来了,你要是真的不想嫁到顾家,爸爸也不会逼你,但你怎么能做傻事呢?哎,都怪爸爸,爸爸确实没想到你会那么喜欢萧亦寒,顾家和简家的婚姻是你妈妈还在世的时候订的娃娃亲,要是退婚爸爸也不好跟你妈妈交代,罢了罢了,女儿的幸福最重要……”

简迦南猛地看向了简安生,想想也对,她回到了五年前,那个时候她已经喜欢上了身为医生的萧亦寒,她想跟萧亦寒在一起的时候才得知自己跟顾家有婚约。

她想退婚,可爸爸不同意,于是她就不哭二闹三上吊,最后还偏激到割腕自杀闹得爸爸不得不答应,为此,简家和顾家的关系越来越差。

思及此,简迦南严肃道:“爸,我不想退婚……”

“啊,可你不是……”

女儿为了跟顾家退婚割腕自杀差点连命都没了,怎么醒来之后又不退婚了?

“不知道是不是死过一次的原因,我突然想通了,其实顾家不错,而且我也不能对不起妈妈……”

“可是顾家已经同意退婚了……”

简迦南皱了皱眉,她记得前世的时候,顾家也是很快就答应了退婚,顾家是名门望族,怎么可能容得了她胡来。

那个时候,顾家和简家的说辞一样,娃娃亲只是大人的玩笑,长大以后,孩子们有自己喜欢的人,所以取消了婚约。

想了想,简迦南坚定道:“爸爸,这件事你不用管了,女儿知道该怎么做! ”

简安生慈祥地拍了拍简迦南的后背,“南南,其实爸爸只在乎你的幸福,其他的都不重要!”

简迦南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爸爸,对不起……也谢谢你……”

要不是她前世太任性,爸爸也不至于被萧亦寒害死!

“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去叫吩咐厨房给你做一点你最喜欢吃的香菇鸡肉粥!”

“嗯!”

“小北,你也跟爸爸一起出去吧,让你姐姐好好休息一会儿!”

简怀北摇了摇头,“我不要出去,我想陪着姐姐!”

“可是……”

“爸,没事儿,我想跟小北多待一会儿!”

简安生看到简怀北小小的身子钻进简迦南的被窝里时,笑着点了点头,“那好吧,不过南南你要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啊!”

“嗯,我知道了!”

简安生离开以后,简迦南将简怀北小小的身子搂进了自己的怀里,鼻子一酸眼泪又流了出来,“小北,姐姐好想你啊!”

简迦南记得上一次简怀北去世的时候是寒假,她缠着萧亦寒带她去哈市滑雪,两人还没玩够她就接到了爸爸的电话说小北发生意外去世了。

小北有先天性无痛症,通俗一点说就是即便他受伤了也感觉不到一点痛意,这是极具危险的一个病症,因为感觉不到痛,所以即便是血流干了他都察觉不到。

那次好像是幼儿园组织同学们去野生动物园玩,中途小北下了车被老虎咬伤了,送往医院的路上失血过多没抢救回来。

她急匆匆地赶到家里但还是没能见到小北最后一面,看到的只是他冷冰冰的遗体,他的小脸上没有一丝痛苦反而是淡淡的笑容,那是她上辈子最的遗憾。

重活一世,她再也不会让那场意外发生,也不会再让自己留下遗憾。

只是上一世觉得小北去世是个意外,但现在是真的意外还是人为的意外她还真说不上。

小北是一个很听话很乖巧的孩子,因为无痛症的缘故她和爸爸每一次都会给他普及安全知识,他怎么会自己打开车门走下去呢?

不过,无论如何,这一世,她一定要守护好爸爸和小北,不会再让那些贱人为所欲为!

“小北就在姐姐身边啊,姐姐还想小北啊!”

“嗯,想……特别想!”

没过一会儿,房门被敲响了。

“进来!”

“姐,你好点了吗?”

见到齐小柔的那一刻,简迦南眼底是滔天的恨意,是了,以前她生病的时候,齐小柔就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她有什么话都会告诉齐小柔,可她真心把齐小柔当妹妹,齐小柔却暗藏祸心……

齐小柔,这一次,你休想再用你那伪善的外表欺骗我了!

随即,简迦南柔柔地笑了一声,“嗯,好多了!你怎么来了?”

“你刚醒来,身子太弱了,我来给你送香菇鸡肉粥!快来,趁热吃吧!”

齐小柔将舀了粥的勺子递到了简迦南嘴巴,简迦南张开了嘴,就在准备吃的时候,她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粥一下子都喷到了齐小柔的脸上。

“哎呦,小柔,对不起啊……”

简怀北也被逗乐了,“小柔姐姐,你的脸好搞笑啊!”

齐小柔狠狠地瞪了简怀北一眼,心里恨的牙痒痒,可面上却笑道,“没关系啦,姐又不是故意的……”

“我要说我是故意的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