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皇商:将军快到怀里来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农家女皇商:将军快到怀里来第三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哎呦,还也不是浅羽这丫头疼惜巧儿,将早饭都给巧儿吃啦。你说我家老苏一走,我们娘儿俩几个连口热饭都吃不上啊。”语罢刘氏也就嘤嘤低哭。 -----......
“哎呦,还不是浅羽这丫头疼惜巧儿,将早饭都给巧儿吃啦。你说我家老苏一走,我们娘儿几个连口热饭都吃不上啊。”语罢刘氏也开始嘤嘤低哭。---------------------------对于刘氏的说辞,李大娘自然有几分不信。奈何这是别人的家事,她也不好意思插手。“既是这样,大家邻里街坊的,看见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我们家虽然不算富裕,剩饭剩菜还是有些的,多少能帮着些。”李大娘对刘氏说完这番话又转而对苏浅羽说:“苏丫头,你要是不嫌弃可以到我那儿凑合凑合,总不能饿肚子不是?”刘氏听这话脸上挂不住,奈何这李大娘是村长的贤内助,刘氏自然不敢朝她发火。好个贱人,竟敢在李氏面前装蒜!刘氏气的发抖,手指深深地陷进肉里,她笑脸盈盈地谢过李大娘。“哎哟,李大娘你真是个大善人。难怪老李什么事都让你出面,这村里没了你不得乱套啰。”刘氏阿谀奉承,极力讨好李大娘。哼,对付女人还不简单。“哈哈哈,哎呦你这话说得,我哪有那么好啊!”李大娘被夸得满面春风,又说多几句话就走了。“你个死丫头,敢设计害我。”李大娘一走,刘氏就凶神恶煞准备找苏浅羽算账。“娘我没有啊!李大娘问我我便实话实说。你要是因为李大娘的话气不过就打我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苏浅羽泪眼汪汪地求饶。刘氏听苏浅羽一说,目露精光,手下的动作反而有所迟疑。哼,这贱人竟想诱我打她好跑到李氏那儿坏我名声!死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诈!“哼,你想让我打你?也罢今日我心情好,就饶过你这回。你给我到柴房里把柴都劈了,没劈完不能吃饭!”刘氏厉声呵斥,甩手离去。这刘氏果然是狐假虎威,之前不过是瞧原主是个软柿子好欺负,便在家里为所欲为,可惜我苏浅羽可不是好捏的柿子。苏浅羽原本以为刘氏会比较难对付,如今看来她决定加快分家的日程。她整日跑到山上去砍柴挑水,故意挑着看起来比她还重的木柴经过村民家中。这村里的人见到如此景象更是认定刘氏苛待苏浅羽,为苏浅羽忿忿不平。刘氏却以为苏浅羽学乖,前几日受气本就心中郁结,见苏浅羽如此便愈发变本加厉。这日,苏浅羽故意迟迟不做饭,躺在床上休息。刘氏与巧儿去看戏,不想在戏场遇见孙大娘。“你们娘俩出来看戏,苏丫头去哪儿啦?”孙大娘嗓门极大,其他村民听此纷纷侧目。“是啊,这刘氏怎么只带巧儿来?”“老苏去的早,只是可怜苏丫头啦。”“听说刘氏……”“是啊,是啊!苏丫头太可怜啦!”一时之间村民们议论纷纷。刘氏气极,不与孙大娘争辩就拉着巧儿回来。在厅里等了许久也不见苏浅羽来喊她们。“这死丫头又想造反?都这个时辰还不开饭?”刘氏饿极又在戏场受了气,此刻只想找人好好出一顿气。她气冲冲地闯进苏浅羽屋中。“死丫头!”刘氏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打。苏浅羽自然躲开,她跑到天井处,刘氏抄起扫帚就追上去。“哈哈哈,打得好打得好,娘打死这个贱人。”巧儿站在一旁幸灾乐祸。“救命啊!救命啊!娘,娘,不要打啦不要打啦。”苏浅羽大声呼救,她想把邻居引来。刘氏见苏浅羽怕死的样,更是得意忘形,恨不得打死她。“呵。小贱人还敢叫,看我不打死你!”刘氏一边呲牙咧嘴地咒骂一边追上去。刘氏铁了心要打苏浅羽,她卯足劲往前冲,一把将苏浅羽捉住。她一手扯住苏浅羽头发,扫帚不断地落在苏浅羽身上。苏浅羽止不住地叫唤,越喊越大声。“哎呦!这都是什么事啊?怎么闹成这样?”邻居孙大娘听到动静最先出现。孙大娘一把抓住刘氏的手:“刘氏!你够啦!就算浅羽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也容不得你这样对她!”孙大娘气的脸红,原本嗓门就大的人,此时更是激动的吼出声来。附近的村民都孙大娘的喊叫引过来。刘氏看着越来越多看热闹的人,更是气得直骂:“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教训孩子吗?”这一骂更是引起众怒。“村长到啦,村长到啦,大家快让让!”不知谁吼了几声。原来有人看不过去,去唤了村长来。苏浅羽正中下怀,她当着众人的面直直倒下去。“苏丫头!”孙大娘见状赶紧接住她。“哎呀,这是怎么啦?”“不清楚,八成又是刘氏……”“真是可怜呢。这可怎么办啊?”众人纷纷议论。“让我来看看。”徐大夫走向苏浅羽替她检查。“哼!真是气煞人也,这孩子是给饿晕的!上次如此,这次也是如此。刘氏看来你还是不知悔改!”徐大夫瞪大眼睛,指着刘氏怒骂。徐大夫掐苏浅羽人中,苏浅羽幽幽地醒来。见苏浅羽醒来,村长发话:“苏丫头,你跟我说说都是怎么回事吧。”村长为政清廉,受村民爱戴。有他出马,我分家的几率还能多几成。苏浅羽如此细想忽地哭起来:“村长,看在我父亲生前跟您交好,你就救救我吧!”“苏丫头你说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说这么重的话?”村长紧皱眉头。“父亲死后,我原想后母会善待于我,却不想她整日不给我吃饭,还让我做苦活。我肚子饿做活慢些她便像今天这般毒打我。要不是各位邻里暗中帮助我根本活不到今天,我求求你主持公道,让我离开这吧。便是讨饭吃,我也不愿在这过畜生般的生活啦!”听了苏浅羽的哭诉,村长望向刘氏。“你个贱人!竟敢当众坏我名节,看我回去不打死你!”刘氏下意识地辱骂苏浅羽。围观的村民们听此更是认定刘氏苛待苏浅羽,有些人忍不住出口替苏浅羽讨公道。刘氏这才意识到自己跳入苏浅羽的陷阱。“不是的,不是的,我是被逼急才这样的。村长,我冤枉啊!”虽然刘氏极力喊冤,说辞却像白纸般无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