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麻辣教师 《极品麻辣教师》第九章:宁银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李威施满江小说名字叫作《极品麻辣教师》,提供更多极品麻辣教师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极品麻辣教师以及最新更新。极品麻辣教师小说李威施满江摘选:李威那个大虎逼,还想跟人装b了,结果被施老师两大嘴巴子没抽哭了。”“哈哈哈!后面更无意…...

李威施满江小说名字叫做《极品麻辣教师》,这里提供李威施满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极品麻辣教师小说精选:第九章:宁银才“新来的老师,太有才了,好好玩哦!”“对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教课的老师,真有趣!”直到下午放学,高一三班的学生依旧议论纷纷,对施满江颇感兴趣。那些男生,相互打骂间,全用上了刚学的英语。一边‘fuckyou!’一边递给对方一个中指,表情惟妙惟肖。这些都是施满江交给他们的,不单单只是教会他们骂人,连说什么样儿的话,用什么样儿的表情,绝对到位。这样可以让他们更好的,把今天下午教的这些东西,通过语言,肢体,表情,永远的烙印在他们…

第九章:宁银才

“新来的老师,太有才了,好好玩哦!”

“对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教课的老师,真有趣!”

直到下午放学,高一三班的学生依旧议论纷纷,对施满江颇感兴趣。

那些男生,相互打骂间,全用上了刚学的英语。一边‘fuckyou!’一边递给对方一个中指,表情惟妙惟肖。

这些都是施满江交给他们的,不单单只是教会他们骂人,连说什么样儿的话,用什么样儿的表情,绝对到位。

这样可以让他们更好的,把今天下午教的这些东西,通过语言,肢体,表情,永远的烙印在他们脑海。

最后,施满江用一首动感十足的黑人饶舌英文歌曲结束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课程。

施满江的声音很有磁性,跟他人一样,雄浑壮硕,极具穿透力。

似乎充斥着某种魔力。

讲台下,四十好几个学生的情绪,一下被带动起来。他们不会唱,以鼓掌,拍桌子的方式,跟着施满江的节奏,一同摇摆。

甚至还有几个同学走到中间扭了起来,情绪暴涨。

两节课九十分钟,转眼就过去了,学生都不舍得离开教室,恨不得施满江再给他们上两节课该多好。

尤其是施满江唱的那首饶舌歌曲,激昂顿挫,节奏感十分强烈,画面感十足。促使高一三班学生对英语这门课程,特别感兴趣,巴望着自己要是现在就能掌握这门课程,跟施满江一样,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该多好。

别的不说,只要能够把一首英文歌唱好就行,回头泡妞的时候,没事哼一段,多霸气!瞬间高大上。

当时都已经放学了,铃声都响完了。其他班级的学生,全跑到高一三班围观,那叫一个轰动。

结束后,施满江这三个字,不到一个钟工夫,全校师生都知道了。

学生们都在传——

“我凑!不知道吧!高一三班来了个新的英语老师,老有意思了。真的,李威那个大虎逼,还想跟人装逼了,结果被施老师两大嘴巴子没抽哭了。”

“哈哈哈!后面更有意思,你知道老师怎么教我们上课吗?Fuckyouman!直接就是各种骂人的话,太有意思了,哥大板牙都快笑掉了,你是没看到我们老师的表情,哎哟我去!整个班都学呢!”

“对了,明天早上还有两节英语课,要不你混到我们班来上课好了。”

老师都在传——

“是,新来的,好像是带高一三班的英语老师,把白皮猪给屌了。”

“你们是没看到白皮猪那表情,当时脸都青了,哈哈哈!”

“刚来就把白皮猪给屌了,这家伙还真是逆天!有他在,白皮猪以后没法摆谱了,膈应啊!”

总而言之,短短几个小时,施满江火了,整个南华三中大街小巷全在讨论他。

非但南华三中,就连外边,这个时候,也有人在谈施满江。

一小饭馆。

李威把他所有的积蓄,半个月的饭钱,拿出来宴请曾经高一三班的扛把子·宁银才,也就是李威他们嘴里的老大。

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相貌相差无几。

清瘦,长发。

头发垂下来,遮住两个向上翻的鼻孔,狭长的三角眼,藏在长发后边,目光阴冷,如毒蛇锐利的眸子一样,透露着跟年纪不符的精明。“哟!炮哥,你这脸……怎么了这是?”

两个大嘴巴子,十根手指,多鲜明啊!刚开始还没什么,就火辣辣的疼,过了一段时间后,脸就开始红肿,越来越明显。

本来李威就长得难看,现在更没法见人。

想他堂堂二炮手炮哥在三中也算是个人物,居然……今天算是彻底载了,离开教室,出校门的时候,李威都是低着头捂着脸走的,深怕别人看到他这副模样。

丢祖宗的脸啊!

说到施满江,炮哥就是一顿火大。“可别提了,真特么的衰。”

李威一屁股坐下来,有宁银才在,李威放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样,扯着嗓门囔囔道:“服务员呢?都特么死了嘛!拿一箱酒来,特么的!会不会做生意啊!”

李威心里不痛快,合着人服务员就该倒霉,无缘无故被他给训斥了一顿。

“啵!”

开了几瓶酒,李威这才跟宁银才诉苦,说道:“上次老大你不是把咱那个娘炮英语老师给逼疯了嘛!学校现在又重新招了一个,叫施满江,麻痹的!”

提起昔日辉煌战绩,宁银才脸色有些不对劲,眸中掠过一抹痛苦和煎熬。

毕竟十几岁的孩子,想到娘炮疯疯癫癫的样子,宁银才不禁有些心悸。

施满江前一任英语老师,刚毕业,也是初来乍到,做什么事儿都缩手缩脚,唯唯诺诺。

知道他好欺负,宁银才他们这帮人,吃饱没事就好招惹他。甚至给人取了个外号·娘炮,搞的最后全班人都喊前一任英语老师娘炮。

那天是下午,娘炮脸色阴沉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叠试卷。

刚毕业,分配到这鬼地方,跟女朋友异地恋,没到半年,崩了。

上课前,娘炮女朋友打电话跟他分手,娘炮顿时崩溃。女朋友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被上司侮辱,被学生挑衅,哪怕尊严一再受到践踏,娘炮都可以忍。只要想着每个月可以挣到一笔钱,努力工作,将来能给女朋友幸福,所有一切他都不在乎。

可是现在……

刚踏进教室,宁银才习惯性的来了一句。“哟!是娘炮的课啊!算了,没意思,我们去打篮球吧!”

完了在宁银才的号召之下,浩浩荡荡一大帮人起身要离开教室。

四十几个人,这都快走了一大半了,还上个屁的课。

一次次的忍让,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欺辱,不只是娘炮的那些上司,连这些学生都肆意践踏他的尊严。

娘炮真的受够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老实人发火,从来都是悄无声息的。

宁银才趾高气昂,带着一大帮小弟途径娘炮身边时,完了还伸手扇了扇娘炮的脸,并经常以此为乐。然而这一次,娘炮并非像以往那样,红着脸选择忍让。

他突然暴起,拽着手里的试卷,猛的冲宁银才面门拍了过来。

“啪!”

一声脆响,当时整个教室一片死寂,似乎连空气都被禁锢。

一向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娘炮,居然把高一三班的扛把子宁银才给打了。

宁银才也懵了,有一段时间没反应过来,愣是没能搞明白状况。

半响,他这才呲牙咧嘴,骂骂咧咧要把娘炮怎样怎样。然而,老实人不爆发则已,一旦爆发出来,绝对可怕。

娘炮的脾气属于积累型的。

大多数老实人如此。

平日受欺负,他们会一再的忍让,继而,把这份仇恨压抑在内心深处,长久之下,最终一并爆发,将所有的仇恨,一块宣泄出来。

所以,老实人不发怒则罢,一旦发飙,绝对致命。

上了几个月的课,就被欺负了几个月,每次想到要上课,就跟做噩梦一样。每次进教室前,娘炮小腿肚子都在哆嗦。

忍了这么久,这一次,彻底爆发。

娘炮虽然个头小,但他的攻势如狂风骤雨一般,抓着宁银才就是一顿猛揍。凌厉的拳头,瞬间把宁银才揍的鼻青脸肿。

这是往死里打啊!

宁银才眼冒金星,没办法还手,直到炮哥他们反应过来后,把娘炮拉开,宁银才这才容得片刻喘息时间。

当着全班人的面,被娘炮给揍了。宁银才憋着一股怒气,爬起来后,直接搬椅子冲娘炮头上猛砸。

娘炮当时也在气头上,一个劲的要扑上来,跟宁银才死拼。为了保护宁银才,李威他们几个人死死拽着娘炮胳膊,促使他无法动弹。放任宁银才拳打脚踢,把宁银才放翻。

之后,宁银才揪着娘炮不放,动不动拿凳子砸一下,又或者一顿胖揍,把娘炮踹的快死了。又吐口水,逼娘炮舔干净。

宁银才彻底疯狂,而娘炮在怒火燃烧殆尽后,又重新恢复胆怯的性子。在宁银才的威逼之下,做出各种不堪入目的事件。宁银才发了狠,非但把娘炮打个半死,而且把他的尊严,丢在地上狠狠践踏。直到娘炮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再加上失恋的痛苦,双重打击之下,娘炮疯了。

学校把娘炮送进疯人院,听说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娘炮不慎从高楼跳下,摔死了。

也正是那一次,李威逐渐疏远宁银才,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宁银才这人,一旦发火,就跟疯狗一样,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李威可没那个资本跟他一块疯。

直到今天,李威才体会到宁银才的无奈。

当你站在风口浪尖时,一些事儿,哪怕不情愿,也的去做。

其实,如果有的选择,宁银才也不想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只是当时在气头上,自己都懵圈了,完全无意识的报复行为,一心只想在娘炮身上找回面子。

事情过去这么多天,直到现在,别看宁银才表面上挺风光,因为这件事儿,也受益匪浅。

但事实上,那次事件发生以后,至今,宁银才都没睡过一次安稳觉。每一次一闭上眼,满脑子全是娘炮鲜血淋漓的面孔,狰狞可怕。像厉鬼一样,从地狱爬出来,拽着他的脚,往地下拖。

毕竟是十七八岁的小孩儿,活生生把一个人逼疯,逼死,难免留下后遗症。表面上,宁银才却是装作云淡风轻,似乎逼一个人对于他而言,就跟杀了一只鸡一样。

另外,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儿,宁银才地位急剧攀升,虽然离开学校,但在南华却是混的风生水起。

十七八岁就把人给逼死了,谁敢招惹他?

宁银才慢条斯理,端着啤酒小喝了一口,继而说道:“你该不会被他给打了吧?”

被新来的老师给打了,这还真够丢人的。

李威脸上一红,羞愧的无地自容。一说到施满江,他就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施满江碎成条下酒。“我实在不是他的对手,当时我都掏刀子要弄死他了,结果刀子被他给夺走了。”

李威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给自己找回点面子。

不是我不敢,而是我搞不过他。

事实上,他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就算施满江站在那不动,他也不敢捅人。

事情说到这儿,已经很明显,李威之所以把自己约出来,就是想让自己帮忙给他找回场子。

宁银才点燃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吐出浓浓的烟雾。阴冷的三角眼,定格在李威几人身上,端详片刻后,说道:“这事儿好办!”

不就能打嘛!多找几个人,带几把刀,他就老实了。“只要你们肯认我这个老大,这事儿交给我来处理,他扇你两个大嘴巴子,你扇他二十个回来就是。”

对付一个比较能打老师,宁银才信心十足。当然,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居然哥今天帮你了,明天我这儿要是有事,你能不来吗?

离开学校后,宁银才跟了个大混子。正因为他心狠手辣,大混子特别重视他,给他一个场子和机会,让他组建一个堂口,看场,慢慢发展。

社会上,宁银才认识的混子不多,所以,他盯上李威他们这些学生。

学生好啊!

尤其是未成年,能来事儿。

首先,年轻人气盛,只要有人带头,没什么他们做不出来的。另外,有学生这个身份,一旦出了事儿,刑法也较轻,而且,学校还会主动帮忙,赦免罪行,免得学校名声也不好听。

“来,走一个。”

“喝了这杯酒,晚上咱就把这事儿搞定。”

李威顿时大喜过望,脑海都已经掠过施满江跪在他面前,被他抽大嘴巴子的那一幕。“我就说老大没忘了我们这帮兄弟,还是老大仗义!来,二炮我先干为敬。”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