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巫医 《特种巫医》第七章 兵王陨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刘副官叶凡小说名字叫作《特种巫医》,提供更多刘副官叶凡小说目录,刘副官叶凡小说全集目录。特种巫医小说刘副官叶凡摘选:刘副官,叶凡怎样了?”一旁的刘副官叹了口气,这了是一个小时之内第三次听见总参问到叶凡了。“总参,医…...

刘副官叶凡小说名字叫做《特种巫医》,这里提供刘副官叶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特种巫医小说精选:最新消息,有“面具一出鬼见愁”之称,华夏公认第一特种兵——叶之凡,昨天夜里以一人之力与迦泰佣兵团八百名佣兵拼斗七小时零四十分钟,最终迦泰佣兵团宣布解散,团长马博涛死亡,而叶之凡不幸被z80微型空投导弹炸成一级伤残。昔日王者一朝沦为伤残人士。当这条最新要闻出现在英国《国防时空》上的时候,整个世界为之震惊了。……美国黑水安保公司。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白种中年人,用刀叉慢悠悠的撕碎一块牛排放进口中咀嚼,他无论坐姿、动作都完美的…

最新消息,有“面具一出鬼见愁”之称,华夏公认第一特种兵——叶之凡,昨天夜里以一人之力与迦泰佣兵团八百名佣兵拼斗七小时零四十分钟,最终迦泰佣兵团宣布解散,团长马博涛死亡,而叶之凡不幸被z80微型空投导弹炸成一级伤残。

昔日王者一朝沦为伤残人士。

当这条最新要闻出现在英国《国防时空》上的时候,整个世界为之震惊了。

……

美国黑水安保公司。

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白种中年人,用刀叉慢悠悠的撕碎一块牛排放进口中咀嚼,他无论坐姿、动作都完美的无可挑剔。那优雅的姿态,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一名贵族。

但是,熟悉他的人绝不会这么认为。

因为众所周知,“暴风狂龙”是一个残暴,嗜杀,冷静到如同野兽的人物。

“约翰森董事长,最新消息。”一名管家模样的老者走进房间。

“念。”暴风狂龙端起红酒。

“英国《国防时空》最新消息,昨天夜里……”

当管家念到“昔日王者一朝沦为伤残人士”的时候,暴风狂龙的表情仍然波澜不惊。但管家分明看到,他端着酒杯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红酒洒在了他白色的裤子上。

管家不由震惊,十几年了,就算曾经最严重的一次恐怖组织袭击了总部,他也没看到董事长如此失态。

“可惜了,”暴风狂龙露出惋惜的表情:“没想到叶之凡这样的人物也有陨落的时候。”

暴风狂龙想了想,又说:“三大兵王之王一旦有一人陨落,必然会引起整个世界的格局变动。你今天下午去以黑水子公司的名义建立一个跨国佣兵团,就叫夜莺吧。呵呵,华夏这块大蛋糕我们必须分一杯羹!”

“可是华夏有毒牙啊,您不是曾经说有毒牙一天,我们黑水公司都跟华夏世界井水不犯河水吗?”管家不解的问道。

“毒牙若是没有了叶之凡,还能叫毒牙么?”暴风狂龙轻笑:“你没理解我的意思,我当初其实要说的是——华夏一天有叶之凡在,我们都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但现在……呵呵。”

一丝冷戾在暴风狂龙眼中一掠而过,管家不由打了个寒战。

…………

世界各地的地下佣兵世界,无一不再谈论关于叶凡的事情,因为叶凡的陨落,影响太大了。

在很多人的眼里,叶凡就是整个华夏的守序者!

“妖少叶之凡的确厉害,以一己之力周旋几百人,最后还是对手发动空投导弹才战胜他,无愧面具一出鬼见愁的威名!”

“哼,现在可是科技社会,任你个人实力通天,一颗炸弹下来还不是给你炸个稀巴烂?”

“总之,叶之凡还是陨落了,无论曾经多么辉煌,今后的他只能躺在病床上,当一个活死人!”

“是啊,他再也不是那个望风披靡的王者,他只是一个残疾人,我们再也不用怕他了!”

“唉,要变天了。”

“哈哈,华夏……华夏,我们范特尔佣兵团也想掺一脚。”

…………

军部。

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疲惫的躺在椅子上,他眼中满是血丝,似乎很久没有休息了。

老者眼神发直的坐了一会儿,忽然醒转过来,问道:“刘副官,叶凡怎样了?”

一旁的刘副官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内第三次听到总参问到叶凡了。

“总参,医院那边说,叶凡还是老样子。”刘副官轻声回了一句,看着眼前老者失望的表情,那花白的头发一晚上时间又白了许多,刘副官多么想骗一骗他啊。

可是,身为一个军人,刘副官不得不据实汇报。

这是纪律!

军人,不论现实多么残酷,仍然要承受、克服,直至战胜!

听到刘副官的回答,老者神色木木的“哦”了一声,又坐在那里发呆。

“总参,您的身体。”刘副官担心的提醒。

“没事,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活不过三年了,”老者叹气道:“原本以为叶凡他可以继承我的意志,不让那些外来势力进犯我华夏一寸的土地,可是现在,唉……”

刘副官心里疼了一下,跟了老者三年,他太了解对方了。

总参没有子嗣,虽然是上下属关系,但总参更多的时候,是将叶凡当成了亲生孙子。

不得不说,总参老了,曾经峥嵘的棱角已经被岁月磨平,更多的时候,他不是那个杀伐果断的将军,而是一个垂暮的老人。

老人,都是非常关心自己孩子的。

刘副官常常看到总参提到叶凡的时候脸上那骄傲的表情,他总是呵呵笑着说:“我老许要有一个这样的孙子就算死也瞑目了!”

可是现在……

“唉,”刘副官叹了口气,又把电话拨到军区医院,他知道,总参一会儿还会问自己叶凡的情况。

“是刘教授吗?叶凡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回道:“还是老样子,深度昏迷没有醒来。”

“嗯,总参这边意思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人救活,其他不用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刘副官强调道:“人,是必须要救活的!”

“放心吧刘副官,已经有四个大佬打电话嘱咐过了,我们军区医院不敢怠慢的。”

“那就好,如果叶凡清醒,记得第一时间来电通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