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麻辣教师 《极品麻辣教师》第六章:请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钱雄施满江小说名字叫作《极品麻辣教师》,提供更多钱雄施满江小说目录,钱雄施满江小说全集目录。极品麻辣教师小说钱雄施满江摘选:钱雄,二十好几,房地产老总,都属于更年轻有为,帅气逼人多金的那一款。年代相同,口味也就不像。现在的有…...

钱雄施满江小说名字叫做《极品麻辣教师》,这里提供钱雄施满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极品麻辣教师小说精选:第六章:请客钱雄,三十好几,房地产老总,属于年轻有为,帅气多金的那一款。年代不同,口味也就不一样。现在有钱人都喜欢吃嫩草,泡学生妹。在这个过程中,尝试着体会,回忆已经失去的青涩爱恋。南华三中无疑是最佳猎.艳场合。所以,钱雄来了。起先找了几个学生妹子,十六七岁,含苞待放,清纯可爱。刚开始挺有意思,小丫头片子,青春活力奔放。而且,很容易得到满足,不像社会上的那些女人,一个个就知道要东西。要尼玛!煎饼果子来一套可好?到后面,玩过几个…

第六章:请客

钱雄,三十好几,房地产老总,属于年轻有为,帅气多金的那一款。

年代不同,口味也就不一样。

现在有钱人都喜欢吃嫩草,泡学生妹。在这个过程中,尝试着体会,回忆已经失去的青涩爱恋。

南华三中无疑是最佳猎.艳场合。

所以,钱雄来了。

起先找了几个学生妹子,十六七岁,含苞待放,清纯可爱。刚开始挺有意思,小丫头片子,青春活力奔放。

而且,很容易得到满足,不像社会上的那些女人,一个个就知道要东西。

要尼玛!煎饼果子来一套可好?

到后面,玩过几个学生妹后,钱雄有点腻了。完全不会玩啊!到了床上,就跟木乃伊一样,往那一躺,鼻腔哼哼两声了事。

自从遇见饶霞后,钱雄彻底改变战略方针。那些没长开的小女孩儿,一点意思都没有,在床上就跟死人一样,放不开,没有任何技术可言。

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哥又不是属狗的,对骨头没什么兴趣。

要玩女人,还就得找饶霞这样的极品。那曼妙的身姿,丰满性感,充斥着绝对诱.惑力。皮肤嫩的,都能掐出一层水来,简直就是天生的尤/物。

于是,钱雄对饶霞展开猛烈的攻势。

饶霞过生日的时候,装一面包车送玫瑰。每天早上早早起来,给她送早餐,甚至有一次直接在操场上挂横幅求爱。

南华三中全校师生,谁不知道他钱雄在追求饶霞?

去年七月,高三学生毕业,搞了个毕业晚会。饶霞喝的有点高,最后学校一个体育老师,搀扶着把饶霞送回家。

钱雄知道后,第二天就找人把那体育老师胳膊给卸了。

老子的女人,用你来扶?

“跟老子抢女人,你有这个资格吗?”

钱雄怒气冲冲走到施满江跟前,指着后者鼻尖质问道。“你特么的谁啊?”

要不是饶霞在这儿,当时钱雄就一巴掌抽施满江脸上了。

一年多了,追了这么久,他钱雄都没能跟饶霞一块单独吃过饭呢!不长眼的东西,我的女人也敢泡。

莫名其妙。

施满江一脸愕然,心道,这是打哪儿来的山炮?吃个饭招你惹你?要不是看在饶娟的份上,就你这样似的,信不信爹一大嘴巴子呼死你。

施满江直接无视钱雄,嘴角挂着欠揍的笑容,带着玩味儿,询问饶霞。“这你男朋友?呵呵!这老坛酸醋,隔老远就一股子酸爽。”

“我……”

狗屁男朋友。

饶霞在学校呆了这么长时间,他钱雄什么样儿的人,饶霞再清楚不过了。无非就是有点钱,跑到学校来泡高中生,啊呸!

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小女孩儿,这样的男人,最恶心了。

跟苍蝇一样,死缠烂打,赶都赶不走。

到处跟人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饶霞都快给他烦死了。

没等饶霞解释,施满江突然起身,抓过钱雄的手,嘴角一裂,笑容满面。“兄弟,你女朋友?哦!我是新来的老师施满江。初来乍到,有些东西不太明白,牛主任让我跟饶老师多学习,所以我才摆了这么一桌,请饶老师吃饭。”

“希望别给你们增加什么误会才好。”

花一百多块钱,就取这样的经,太不划算了。说话时,施满江目光下移,盯着钱雄口袋。“那什么,你兜里揣钱了没有?要不这样,你给我点钱,这顿饭就算你请饶老师吃的好了,怎样?”

兜里的家当不多了,这一百花出去,这个月的伙食费都不够。

算你小子识相!

能与饶霞共进晚餐,一直以来是钱雄最大的梦想。

午餐也行。

当下,钱雄喜出望外,立马掏出钱包,抽出一大把红票,数都没数,塞施满江手里。其实也不是很多,就一千多块钱,刷卡刷习惯了,一般身上不会带太多现金。

“新来的老师是吧!我说怎么这么面生呢!”

学校足球场准备改建橡胶跑道,也算个不小的工程。钱雄常往三中跑,一来二往,跟学校领导慢慢熟络。

钱雄刚进食堂准备订个包间,晚上约几个领导出来吃一顿,完了把橡胶跑道的事儿,确定下来。匆匆一瞥,注意到了饶霞。

第一眼,看到饶霞跟一个男的单独吃饭的时候,钱雄裤兜子里的那两个蛋都快气炸了。这个**,自己邀请她那么多次,都不答应,居然跟一个傻叉在食堂吃饭,有没有品味?

原来只是新来的老师。

钱雄一屁股推了推施满江,一屁股做下,深怕施满江反悔。“行,那你先去吧!回头哥们儿挑个空,在请你好好搓一顿。”

挺能来事儿。

钱啊!

一千二百块钱,把施满江眼珠子都映红了。

施满江对钱没什么概念,以前吃喝拉撒一切费用,都有国家出。他自个儿银行卡里边挣的钱,也是一连串的零,具体多少,施满江不是很清楚。

这还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抓着这么大一把现金呢!施满江激动的,都找不到北了,连连点头应声道。“好好好!哥儿们先行告退,你俩儿吃的愉快。”

难得碰到傻子!

有了这笔钱,这个月的伙食费总算有着落了。

兜里揣着一叠钞票,施满江志得意满,叼着七块钱的白狼,乐滋滋走了。把饶霞给气的,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自己第一次主动跟一个男人出来吃饭,吃最廉价的学生餐也就算了,居然,饭还没开吃,他就走了,完了还把点的餐,转手卖给了钱雄。

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真是……奇葩!

“喂!”

“你给我站住!”

饶霞追了上来,气鼓鼓瞪着施满江,咬着性感的小嘴唇,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干嘛?”施满江捂着钱包。

“你……哼!”

气死姐了。

瞅施满江那铁公鸡的样子,饶霞就来气,你不是抠门嘛!那行,姐要把你吃穷。“施满江!敢不敢跟我打赌?”

饶霞撅着小嘴的样子,实在可爱极了,粉嫩的小嘴,如熟透了的草莓,令人很不得一口咬下来。“敢不敢?”

“还有两个月期中考,我们比谁的学生外语均分更高。如果你输了,请我到皇宫酒店吃一顿,菜单随我点。”

皇宫酒店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南华最豪华,最奢靡的地方。要放开了吃,没个一两万块钱下不来台,要再点上几瓶老酒的话,把施满江这一声腱子肉卖了都不够。

“如果我输了的话,任便!”饶霞吃定施满江。

你刚不是为国为民,大意凛然嘛!

“敢赌吗?”

“哼!”

饶霞信心百倍。

她的学生,其他课程不说,英语成绩非常不错。简单的说,就因为长得漂亮,有足够的魅力引起学生们的注意,让他们抬头看自己,看黑板。

把说的话都听进去,这就足够了。

施满江非但没有这个优势,而且,他初来乍到,根本没可能驾驭的了这帮学生。连你的话都不听,又怎么学的进去?

所以,饶霞吃定施满江,只要他敢跟自己打赌,一顿饭,他请定了。

“怎样?”

饶霞那小模样,跟刚战胜的公鸡一样,一脸得意。

“这个……”

难度不小啊!

严师出高徒!只要自己稍微‘严格’那么一点,想来那些学生还是会很努力。关键,施满江没有施教的经验,不知道该从何教起,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没等施满江答应,这边,钱雄屁颠屁颠凑了过来,哈巴狗一样,舔着脸邀请道。“霞霞,你想去皇宫酒店吃饭?那还不简单,我现在一个电话立马就能订到包间。”

“你等着啊!我去把车子开过来。”

这个时候,钱雄看施满江的眼光又有些不太友善了。早先他多次邀请饶霞去皇宫大酒店吃饭,结果都被饶霞拒绝,没曾想,这个**居然追着施满江,要他请客去皇宫大酒店。

打赌,打你妹啊!

闹半天,原来是饶霞追施满江。

难怪自己一直追不到手,感情她喜欢这样的款式。五大三粗有什么好,不就是多长了两斤肉嘛!跟个大傻子似的。一大老爷们儿,抽七块钱的烟,还不如人农民工,跟着这样的男人,能幸福吗?

也不管饶霞是否答应,钱雄屁颠屁颠跑去开车去了。

这边,施满江考虑片刻后,继而说道:“皇宫大酒店,听这名号就贵的离谱了。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赢了的话,你怎样?”

既然干了,就得把它干好,施满江有这个信心。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了。

“你赢?”

有那个可能吗?

饶霞信心十足。“如果你赢了,那就我请呗!”

“那算了,我跟你不一样,就一吃货。”

败家的娘们儿,哪儿还不能填报你的小肚子,非得去那儿吃饭。

“那你想怎样?”

施满江目光下移,瞅着女人饱满的胸脯,嘴角浮现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如果你输了,就做我的女朋友,正好我好缺个女朋友,嘿嘿!”

“你想的美!”

“那算了。”施满江耸了耸肩,转身便走。

“等下!”

饶霞抿着小嘴,犹豫半响,咬牙说道:“好,那就一言为定,如果我输了,就给你当女朋友,如果你输了,皇宫大酒店随我吃。”

“一言为定!”

就凭你也想赢,门儿都没有。

饶霞葱白小指一伸。“呐!来拉钩。”

“噗!”

施满江吐血,一头黑线,多大了姐?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

钱雄来了,手里拽着宝马插7车钥匙,屁颠屁颠的。“霞霞我们走吧!去皇宫大酒店吃饭,包间我都订好了。”

“不去,你自个儿去吧!气都气饱了,哼!”望着人群中,施满江健硕的背影,饶霞眼中闪过一抹狡黠。“期中考,你等着吧!姐要把你这只铁公鸡上的毛,全给你拔下来,哼哼!”

第一次主动跟男人出来吃饭,结果饭没吃成,还挨了一顿训。

饶霞心里憋着一口气,巴不得时间快点流逝,两个月后,上皇宫大酒店点满满一桌子菜。完了吧唧吧唧吃的津津有味,施满江在一边掩面痛哭。

想到这一幕,饶霞不禁莞尔,噗嗤一下笑靥如花,把一旁的钱雄都看呆了。

施满江走的时候,带走两大鸡腿,饶霞离开前,让服务员打了包。

留下钱雄孤零零一个人,杵在原地,嘴巴大张着,跟个大傻子似的。

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顿时,脸色铁青,牙齿咬得巴嘎作响。

花一千二百块钱,啥也没落着,连一口汤都没吃到。

细细一想,钱雄觉得不对劲。“特么的!到底算谁请客?”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