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魂师与八神器 《安魂师与八神器》第六章、暴风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斐安小说名字叫作《安魂师与草薙京器》,提供更多安魂师与草薙京器斐安,安魂师与草薙京器斐安小说。安魂师与草薙京器小说斐安摘选:斐安冥想了一段时间。的话其他的都是对的,如果……她睁开眼睛了眼睛,心里一下子清明时一片。她拿起来魂杖站了起…...

斐安小说名字叫做《安魂师与八神器》,这里提供斐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安魂师与八神器小说精选: 斐安冥想了一段时间。如果其他的都是对的,那么……她睁开了眼睛,心里一下子清明一片。她拿起魂杖站了起来,回头远远望向索谷山顶峰上周围有一圈奇怪光环的魂塔。如果前方的雪原是作为知晓一切的代价而给她的试炼的话,她斐安,愿意接受这个挑战。这片土地的实质就如同她的蟒蛇一样,虽然现在还没有能力让这片虚幻之地从眼前消失,但她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总有一天会让操控这里的人、害死那么多孩子的人,自食其果。她毫不犹豫地走进了那人…

斐安冥想了一段时间。

如果其他的都是对的,那么……她睁开了眼睛,心里一下子清明一片。

她拿起魂杖站了起来,回头远远望向索谷山顶峰上周围有一圈奇怪光环的魂塔。如果前方的雪原是作为知晓一切的代价而给她的试炼的话,她斐安,愿意接受这个挑战。

这片土地的实质就如同她的蟒蛇一样,虽然现在还没有能力让这片虚幻之地从眼前消失,但她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总有一天会让操控这里的人、害死那么多孩子的人,自食其果。

她毫不犹豫地走进了那人给她准备的雪原。

地上是渐渐厚起来的积雪,并没有继续下雪,但那人给她准备了一份大礼:太阳当空照。雪原和晴天相结合,要知道,融雪的时候可是天气最冷的时候,这是生怕她在雪原里冻不死吗?

斐安伸了个懒腰,握紧了手中的魂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才前进了没几步,斐安便感到了彻骨的寒冷,冷气从领口和袖口窜入,肆无忌惮地夺取斐安的体温,让她的身体毫无抗拒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她的背包中并没有御寒的厚衣物,全都用来装水放食物了。

这可不太妙,但还是必须向前走,越早出发越对自己有利,斐安将长袍下摆扎在腿上更便于行动,以自己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向前行走。

雪积得非常深,斐安一脚踩下去覆没了半条小腿,虽然阻碍了她前进的速度,但踩下去后,雪和鞋子发出的“咔嚓”音和接触到地面的实感还是让人安心不少,她回头望去,一路上都是自己踩雪的痕迹。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太阳的直照下,积雪慢慢融化,踩下去后那些雪都化成了冰,斐安站在上面感到有些滑,有好几次差点摔倒,这路只会越来越难走了。

不仅如此,空气中的湿度也越来越高,配上低温,是刺骨的寒冷,斐安感到自己渐渐有点招架不住了,体温急速地下滑。

这个时候就该需要火了,可四周只有低矮的灌木,在宽阔、毫无任何遮蔽地方的雪地上生火显然是不可行的。那么就还有另一种方法,利用自己体内魂力的火属性来帮助取暖。

每位魂师的魂都具有各种不同属性,只是属性有强有弱。

像碧朵这样的一定是水属性比较强,因此才拜入密兹见习大魂师门下,而同样拥有水属性的她的师兄威利,不仅有较强的水属性,从他施展的风雪术来看,应当还拥有仅次于水属性的风属性魂力,水属性就是他的主属性,风属性就成为了副属性。

当然,不一定拥有某种较强属性就必须选择相同属性的老师,想要突破自己极限的大有人在。

但从魂力被发现、使用、魂师这一职业诞生以来,至今没有一位违背自身属性强弱、强行突破属性限制而成功的案例,他们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徘徊在一、二级魂师之间,难以再上一步,更有甚者会选择重新开始学习较强属性的魂术。

另外还有一部分人拥有被称为全属性的特征,他们的魂力属性很平衡,挑不出一两项特别高的。

圣古柯察全学院只有一位老师是全属性体质且只教授全属性的学生,但是拥有全属性的学生并不会选择他,而是宁可从平衡的属性中选出相对较强的来拜其他魂师为老师。没错,这位全属性的老师就是怀曼。

斐安自然就是一名全属性的魂师,相对来说,她的风系能力比较强。怀曼曾自己私下替斐安测试过属性,他说她的体内其实还有一种更强的属性,并不在风火水土这四大属性之中。

在远方的东方大陆上,还有被称为金和木的另外两种属性,斐安的木属性比风属性更为强大,但是怀曼并不会木属性,因此她之后接触到的魂术都没有与木相关的。

暂且不提她的木属性,她所有属性中最弱的恰恰是火属性,对方那么针对她,还真让人受宠若惊。

斐安估算了一下剩余的路程,今天想要穿过雪原到达两种地形之间的转接平原休息怕是不可能了,只能先在附近找找有没有什么山洞可以让她暂时度过今天休息调整一下。

即便火属性较弱,但斐安还是默默调动起一点身体中火属性的魂力,让自己的身体暖和一点不至于冻僵,然后继续一步一步往前进。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天色暗了下来,太阳不见了踪影,耳边的风声却越来越响,刮得斐安的耳朵生疼。

不好!这是要来暴风雪了!得赶紧了,赶紧找到能避风雪的地方!

斐安抓紧时间往前跑了起来,幸运的是,前方不远处有些巨大的岩石块,那里有可能会有山洞,即便没有,躲在岩石后也能稍微抵挡一点暴风雪的袭击。

第一波的风雪就要来了!

此时斐安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拼命地向前跑,风雪刮在她的脸上、身上,她都来不及擦试。终于在连滚带爬后,到达了离她最近的一块岩石,及时地躲在了后面。

没过多久,一阵狂风袭来,从天上落下的雪被风激烈地吹着像冰渣子一样砸了过来。

斐安戴着兜帽,紧紧蜷缩在岩石下,但还是有许多砸在了她的身上,非常疼。风越来越大了,斐安感觉身体有点不受控制地飞了起来,她赶忙将魂杖牢牢插在地上,咬紧牙关。

过了好一会儿,风雪终于变小了,第一波过去了。

可这只是第一波,光靠这些岩石根本不可能躲过下一次再下一次,那人会如此好心放过她?斐安想要自嘲地笑笑,却发现自己冻得连一个笑都挤不出来。

真得好冷。斐安的双脚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不能停下,一旦停下说不定呼吸都会停下。啊啊,低温让意识都有些模糊了,她的手紧握成拳,指甲嵌入手掌的肉中的痛觉让斐安头脑清醒了一下。

视野范围很小,能见度更是非常低,入眼之处是白茫茫的一片,就连浅灰色的岩石也被那片白色所吞噬。斐安如今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觉,拿起魂杖来支撑自己的身体,艰难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然而在第二波暴风雪到来前,她并没有找到能容身的场所,只能选择在附近的岩石处再躲避一次,不过这块区域的岩石数量多了很多,她仍然选择相信这里一定会有山洞,但前提是,她必须挺过这第二波暴风雪的侵袭。

没有办法了,只能使用魂力了,能用多少就用多少,起码拼尽全力后再死不是吗?

斐安躲在岩石后将魂杖对准自己:“暖。”透明水晶中冒出一条白色线状的光,直直射入她的体内,她立刻感受到了暖意。

不出斐安所料,第二波的暴风雪比上一波更为猛烈,她在温暖过身体之后又将魂杖对准地面:“定。”将自己固定在了这一方土地上,但由于她还没能学会同时使用两种魂术,因此刚回暖的体温又下降了。

在暴风雪中,斐安听不见任何其他的声响,只有风,像一台不断运转的锅炉,在她的耳边轰隆隆作响。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斐安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当这一波结束后,她终于忍不住背靠着岩石瘫坐在了地上,“暖”的魂术施出来,让她舒服了不少。她盯着前方,如果在下一波来临前没有找到庇护所,她可就挺不过去了。稍作休息,斐安重新站了起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在一堆嶙峋的岩石中找到了一个山洞的入口。

喜悦让她的血液跳跃着流动了起来,冻伤的手和脚以及脸颊开始发热,并且隐隐痛了起来,可斐安管不了这些,她终于找到了庇护所,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重要的了。

虽然心情很好,但她不是一个开心到直接闯进去的鲁莽之人,脚步放轻、小心翼翼地进入了这个洞穴。

这个山洞不大也不深,里面的温度还是比较低的,但是胜在没有风且很是干燥,非常适合用来躲避暴风雪,也可以在这里过夜。

当斐安探索到山洞深处的时候,她闻到了一种味道,有点臭臭的,像阴雨天没有烘干的衣服散发出来的气味,还有点像是,动物的气味。

她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走进了山洞的最里面。地面上一干二净,只有两团脏兮兮、黄的东西,斐安慢慢靠近,距离那两团东西还有六七步的时候停了下来。

两团东西一大一小,臭味正是从它们身上传来。原本白色的毛发如今变得黄黄的,还有很多黑色的垃圾黏附在上面。因为它们都蜷缩着,从斐安的角度看过去并不能确定究竟是什么动物。

她现在可没有力气去和两只野兽战斗,只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她又悄悄地转了个身,往洞穴另一边走去。

斐安刚放下背包准备坐下,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山洞里的整个氛围变了,如果说之前是平和安详的话,现在就是剑拔弩张!

抬头,一双黑圆的眼睛正盯着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