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魂师与八神器 《安魂师与八神器》第二章、碧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斐安碧朵小说名字叫作《安魂师与草薙京器》,提供更多斐安碧朵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斐安碧朵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安魂师与草薙京器小说斐安碧朵节选:斐安在将要抵达留宿地点的第二座小山坡上遇上了一只凶悍的尖牙猴,而手边也没魂杖仅有一…...

斐安碧朵小说名字叫做《安魂师与八神器》,这里提供斐安碧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安魂师与八神器小说精选: 斐安在即将到达过夜地点的第二座小山坡上遇到了一只凶猛的尖牙猴,而手边没有魂杖只有一把小刀的她准备在猴子冲上来的时候将它刺杀。果然,那猴子看她的手杖已经掉在离她比较远的地方,立刻毫不犹豫向她冲去,凌空跃起,双爪和牙齿朝着斐安的脸和脖子招呼上去。斐安正准备瞅准时机将袖子中的小刀亮出,朝它的心脏刺去,可谁知小刀的刀刃刚触及尖牙猴脏兮兮的皮毛,一道蓝色的光从远处飞来直直刺进那猴子张开的嘴里!一击必中!尖牙猴惨叫一声…

斐安在即将到达过夜地点的第二座小山坡上遇到了一只凶猛的尖牙猴,而手边没有魂杖只有一把小刀的她准备在猴子冲上来的时候将它刺杀。

果然,那猴子看她的手杖已经掉在离她比较远的地方,立刻毫不犹豫向她冲去,凌空跃起,双爪和牙齿朝着斐安的脸和脖子招呼上去。

斐安正准备瞅准时机将袖子中的小刀亮出,朝它的心脏刺去,可谁知小刀的刀刃刚触及尖牙猴脏兮兮的皮毛,一道蓝色的光从远处飞来直直刺进那猴子张开的嘴里!一击必中!尖牙猴惨叫一声落在远处的地上。

斐安见状将小刀收回袖中,蹲在地上继续戒备着,那道蓝光的主人是敌是友还不清楚,她矮着身子急忙朝光射出来的源头望去。

只见一个同样穿着魂师袍的人左手手里拿着蓝色微微有点弯曲的魂杖,伸直左手让视线和左臂呈一条直线,右手则放在脑后,做出一个拉弓的姿势,口中急速地念着咒语,又一道蓝光发了出来,射在了斐安身后还没完全死透了的尖牙猴身上。

这回斐安看清楚了,那道蓝光是冰水系的魂术,水箭。

生命力顽强的尖牙猴这回终于不动了,暗红色的血从它的伤口中溢出流到土地上,慢慢渗透下去,土地上的绿色植被染上血腥后变得更为鲜亮了。

“你没事吧?”一只肤色略深的手伸到了斐安面前,她没有犹豫,借着那手的力站了起来。

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女性魂师,只是她的魂师袍是蓝色的,左臂上的纹章颜色也和斐安不同,除了当中那团上升气流是蓝色的,其他部分都是用绿色勾勒的。

斐安拍掉身上的泥土,朝那人礼貌地鞠躬道谢,然后弯腰从地上捡起她的魂杖,将它缩短藏在衣袖下。

那人在她捡手杖的时候走到尖牙猴的尸体旁,伸手在它的头上停留了一小会儿,一道绿光从猴子的脑袋中飞出,钻入到她那个弓形魂杖上的一块圆形蓝色水晶之中。

完成这些后她才对斐安道:“我叫碧朵,你呢?”

“斐安。”老实而又平淡地回答。

“能在这里遇到你还真是巧呢!我走了很久都没有遇到过人。”碧朵的肤色是小麦色的,感觉很健康,她的笑容也很真挚,“这里有不少这种讨厌的猴子,吃又不能吃,不干掉它又不行,白白耗费魂力。你多加小心一点。”

斐安点点头接受了她好意的忠告。

莫斯特荒原上有各种各样的野兽,到现在大家都无法将这些野兽或者这里的植物名称全部统一汇编成册。但有一点是大家共识的,荒原里东西都不能吃,就是水也不能喝,这里的一切长年存在于莫斯特荒原中,被尸体和各种魂力浸染,变异和存在毒素都算是小儿科了。

就在她们解决尖牙猴的时候,地貌和天气发生了一定的改变,斐安发现太阳已经被一层云挡住了身影,脚底下的绿色植被也在慢慢退回褐色土地,土地上隐隐有层白色的物质。原本她明天的目标是穿过森林,但是此刻在她们前方的却是一片白色的雪原,而身后是黄色草原。

碧朵通过她的视线也发现了不同,但她却觉得很平常,毕竟荒原里的天气和地形都是随机转变的。但显然斐安觉得这并不正常,只见她抬起右手,揭开盖住手的袖子,露出手腕上绑着的一个圆盘,上面的指针随着她转变方向而不停地转动。

“这是什么?”碧朵好奇地凑到她身边。

“罗盘。”她停住,指针晃了晃也停在了一个方向处,斐安对了一下被云遮住的太阳的位置和罗盘指针所指的方向,又看了眼白色雪原所处的位置,她举起手杖横握在胸前,闭上眼睛和心灵以及灵魂沟通起来。

碧朵在一旁看着奇怪,但礼貌地没有打断她,这时斐安放开了手中的魂杖,魂杖竟稳稳地浮在半空中并且开始旋转起来,就好像她手腕上的罗盘指针一样,转了好几圈后,魂杖最后停在了一个角度上,透明水晶的那头指向白色的雪原和黄色草原之间靠近雪原的地方。

等斐安收回魂杖,碧朵才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判断我们该走的方向。”

“可是不是根据太阳的位置就能判断了吗?何必……”何必大费周折使用魂术,这不是浪费吗?

理论上来说没有错,圣古柯察学院坐落在这片大陆最西边的索谷山上,从学院穿过莫斯特荒原到达索谷城只需要一路向东走就行了,太阳西升东落,现在往太阳所在方向前行就可以了,但是……

斐安指了指碧朵的脚尖:“现在你是朝向太阳方向的对吧?”见碧朵点点头,她继续道:“现在闭上你的眼睛。”等她听话地闭眼后过了几秒,斐安的声音再次响起:“睁眼吧。”

碧朵听话地睁开眼,却见太阳跑到了她脚尖的右手边九十度方向,如果她跟着太阳走,那么……方向就完全错了!她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斐安见她明白了,继续道:“现在闭上眼睛再试试向自己的魂询问这片荒原出口的方向。”

这还是碧朵第一次听到别人告诉她要向自己的魂进行询问这样一件古怪的事,虽然不明所以,但斐安的奇怪行径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刚才太阳的变化确实打破了她一贯认为的常理。

于是她便依照斐安的指令老老实实地在心里默念荒原出口的方向。念了几遍后,碧朵能明显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像一颗破土而出的种子一样从心里冒出了芽来,她惊呼出声,睁开了眼睛。

“这、这是什么?”碧朵对着斐安指着自己的心脏方向,“里面好像有什么……”

“那是你的魂,魂力是魂的外在表现形式。”斐安解释道,“现在有没有感觉到魂力的提升?”

碧朵闭上眼睛又感觉了一番,确实,她感觉身体里的疲劳消散了一些,感觉有更多的力量从心上那个发芽的种子中涌了出来。

“你再看看身边的环境。”斐安的声音安定地在耳边响起。

碧朵一睁眼就去看太阳的位置。奇怪!太阳现在居然在她身后的那片天空中,并从云里钻了出来,就连她原本脚尖指向的白色雪原此刻也换成了原本的森林,身后的黄色草原也换成了土地,明明自己只是闭上眼睛一小会儿,地形变化能说是常态,但是太阳的位置就说不清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是你施咒了吗?”碧朵还是不太相信,将原因归于是斐安动了手脚。

斐安叹了口气:“我连一只尖牙猴都搞不定,怎么可能施动这样大的魂术,再说了也不可能在你没有一丝察觉的情况下骗过你吧?我可是连见习魂师考试都还没考过。”她指了指自己左臂衣服上绣着的白色纹章。

碧朵一怔,睃了眼她的纹章,仔细思考了下,难道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而是去相信眼前这个陌生人吗?她盯着斐安看了好一会儿:“那……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斐安指了指太阳,又给碧朵露出自己手腕上的罗盘:“太阳和罗盘都只是帮助我们判断方向的工具而已。我的老师说过,在这里,眼睛看到的,是这片荒原想让我们看到的,只有我们的身体和心不会欺骗我们,我们能倚仗的是我们的魂。”

碧朵细细消化着她的这一番话,这是她的老师和同门都没有告诉她的全新理论,斐安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她的老师吗?她的老师又是谁?

既然已经辨别了方向,就该继续前进了。

斐安没有等碧朵消化,毕竟这样的理论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感悟理解的,她也是近一年才慢慢掌握了怀曼教给他的理论,这些理论在别人看来可能是歪理。

她指着前方的那片平地对碧朵道:“我们先去那里准备过夜吧!再晚太阳的光暗了,这里就会变得更危险了。”

碧朵半晌才回过神点点头,健谈的她默默跟在斐安的身后。一路上她发现斐安行走的速度特别快,她走两步跑两步才能跟上她。

“对了,你刚才提到你的老师,不知道是哪位?我是密兹老师的学生。”走了一会儿,碧朵才恢复过来,主动攀谈起来。

“怀曼。”斐安丝毫不喘。密兹见习大魂师,碧朵果然是冰水系魂师。

碧朵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继而小跑到她身边,吃惊地问道:“怀曼?是、是那个怀曼吗?”

斐安点点头,怀曼的名气还真大,恐怕全院的人都知道他,记得自己刚拜在怀曼门下时,经常会有人跑来偷偷看他,看自己的眼神也都不太对劲,还经常拉她到一边问怀曼的情况。后来见她老是做一些打杂的活,同情和鄙夷的人则多了起来。

碧朵沉默着继续消化这些消息,没想到斐安居然是那个怀曼的学生,怪不得感觉她和她以前遇到过的魂师学员都不太一样,她从来没见过有魂师会把自己的魂杖给扔出去的,还有她那套和自己的魂问话的奇怪理论,应该也是出自怀曼吧!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