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晚湖山洗浊尘 第4章 小腹上的刀疤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李剑扬的愤怒的,让米格格娇唇挑出来一抹淡笑。“你也没那个资格。”短短的一句话,却如同火上浇油,让李剑扬的脸色满布了愤怒的的阴霾。“少爷,到大宅了。”司机保持平稳的将车子停“你没有那个资格。”。...

李剑扬的愤怒,让米格格娇唇挑出一抹淡笑。

“你没有那个资格。”

短短的一句话,却犹如火上浇油,让李剑扬的脸色布满了愤怒的阴霾。

“少爷,到大宅了。”

司机平稳的将车子停在李家大宅门口。

“我不要去。”

想到李家老太太当年对自己的厌恶,米格格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李剑扬。

“嘶……”李剑扬直接掏出怀里的支票薄,快速的扔在米格格的身上。

“你不是要钱吗?我给你,金额随你填,今晚陪我。”

看着面前的支票, “很抱歉,我不做你的生意,多少钱都不做。”

米格格用力的将支票摔在李剑扬的脸上,心底对那个突然有事,将自己丢在半路上的表哥充满了诅咒。

“你带身份证了吗?”

“我……”米格格打开包包,发现包包里除了几样化妆品以外,没有任何象征身份的证件。

臭欣欣,竟然重色忘友,把我丢给了表哥,而表哥那个工作狂,又因为工作将自己丢在路上,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的境地?

“跟我进去,我保证不会对你做任何的事情。”

米格格刚想拒绝,却眼尖的看到了走出大厅的萧安琪,这让她那双妩媚的桃花眼内,浮起了一抹狡黠的光芒。

“你的青梅竹马也住在大宅,对不对?”

李剑扬点了点头。

“安琪的爸爸妈妈移民去了加拿大,所以奶奶留她住在大宅。”李剑扬淡淡的说道。

“好,我跟你进去,不过……不过我的脚很痛,你……你可以抱我进去吗?”米格格突然柔声的在李剑扬的耳边说道,一股淡淡的芳香萦绕在李剑扬的鼻间,让他有些情不自禁的陶醉其中,直到……直到耳边响起敲打车窗的声音,他才尴尬的收回目光,打开车门。

“剑晨,你终于回来了,我已经准备了夜宵,奶奶也一直在等你。”看到李剑扬下车,萧安琪一脸的笑容。

李剑扬不着痕迹的躲开她的手,直接走向车门。

“小心。”

看到李剑扬温柔的将米格格抱出车子,萧安琪倒吸一口凉气。

“剑晨,你……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奶奶会生气的。”

李剑扬只是看了一眼萧安琪,便抱着米格格走进了大宅,看到萧安琪鼻孔生烟的画面,米格格一脸的得意。

萧安琪,我会把三年前你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情,一一的还给你,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痛苦。

两人很快的走进了大厅,米格格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李家老夫人――李梅玉。

“剑晨,为什么带她回来?你应该知道,以她现在一无所有的身份,根本就不配走进李家的大门。”

李梅玉在看到米格格的时候,

“李剑扬,你安排我住哪个房间,我累了。”

不想再看到李梅玉那充满嘲讽与厌恶的眼神儿,米格格转身问着李剑扬。

“王妈,去我的房间放洗澡水,记得,在里面加一些缓解疼痛的精油。”

李剑扬吩咐着身边的王妈。

“剑晨,我去吧,我知道你的洗澡水要什么温度,我不放心佣人去做这件事情。”萧安琪站起身便要向二楼的房间走去。

“不用了,你是大宅里的客人,怎么可以让你做佣人的工作呢?这些事情王妈会做好的。”

客人两个字无情的断送了萧安琪所有的希望,这让她一脸委屈的坐在了李梅玉的身边。

“剑晨,你是想气死奶奶吗?”

李剑扬勾起薄唇,那抹冷戾的笑容让李梅玉感到心寒,三年了,自从三年前自己安排女人躺在他的床上,在他的酒里下药,他就一直这样冰冷的对待自己,虽然依旧尊重自己,可是……可是李梅玉却在李剑扬的眼神儿里,再也看不到任何的温柔。

“奶奶,您的身体情况我很清楚,您的自控力我也十分的了解,而且就算您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相信李氏集团旗下的医院里的医生,会在第一时间赶到大宅的,我可以担保,他们是不会让您有事的,时间不早了,您休息吧。”

说完这句话,李剑扬再一次将米格格抱在怀里,头也不回的向楼上的房间走去。

“奶奶,他……他竟然让那个女人住进他的房间,您知道的,宋甜甜都没有进去过。”

看到李剑扬抱着米格格走进他的房间,萧安琪心里一惊。

米格格回来,已经是对自己最大的威胁,一旦……一旦他们上床,或者她有了李剑扬的孩子,那自己可就真的没有半点的希望了。

“放心吧,奶奶会处理的。”

米格格也没有想到,李剑扬会将自己抱进他的房间,对于这个房间,米格格再熟悉不过,三年前自己可是在这里住了整整两个月,在那两个月的时间里,这里是自己最美好的回忆。

“王妈已经放好洗澡水了,我让她照顾你洗澡。”

李剑扬低沉的嗓音在米格格的耳边响起,菲薄的唇瓣绽放出一抹难以抹去的柔情。

在王妈的搀扶下,米格格走进了浴室,身体的疲惫以及身上那股从医院沾染上的医药味儿,让米格格快速的将衣服脱掉。

“米小姐,你……你的肚子上怎么有这么大的伤疤啊?”

王妈一眼便看到了米格格小腹上的伤疤,这让她不禁有些意外。

“剖腹产留下的伤疤,很奇怪吗?”米格格淡淡的说道,如果她要是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王妈绝对是李梅玉的心腹,或许让她看到伤疤,会让她第一时间去禀报李梅玉。

“剖腹产?你生过孩子了?”和米格格预料的一样,在听到剖腹产这三个字的时候,王妈的脸色大变。

“王妈,这好像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我现在可是李剑扬邀请来的客人,你确定要一直这样紧盯着我?”

王妈眼底的那抹轻蔑,让米格格花瓣般艳丽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慑人的弧度。

“对……对不起。”

米格格冰冷的嗓音让王妈赶紧收回目光。

简单的洗漱过后,米格格穿着王妈准备的睡衣,费力的走出浴室。

她以为在自己洗澡的时候,李剑扬一定已经离开了,可是却没有想到,刚走出浴室,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他。

坐在沙发上的他,穿着一套休闲的家居服,如果米格格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是自己三年前送他的生日礼物,没有想到他竟然还留着。

李剑扬,你以为你穿着我送你的生日礼物,我就会原谅你对我造成的那撕心裂肺的痛苦吗?

不,我不会,我不会再心软,我要让所有带给我痛苦的人――生不如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