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战婿 第4章 反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吕慧立马跳了出来,指指鼻子骂:“你一个养鸡的,你能懂什么,滚,你现在的就给我滚。”杜纯再也没有都忍了,挡在薛正身前,哭道:“妈,他了开罪了秦家,你现在的把他撵出去,杜纯再也忍不住了,挡在薛正身前,哭道:“妈,他已经得罪了秦家,你现在把他赶出去,不是等于杀人么。再说,他今天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啊。”。...

吕慧立刻跳了起来,指着鼻子骂:“你一个养猪的,你能懂什么,滚,你现在就给我滚。”

杜纯再也忍不住了,挡在薛正身前,哭道:“妈,他已经得罪了秦家,你现在把他赶出去,不是等于杀人么。再说,他今天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啊。”

吕慧抱住女儿,哭道:“我们怎么这么命苦啊。”

杜城摇头叹息:“薛正啊,你信守承诺,履行三年婚约,如期而至,足可见,是一位重情重义的男子汉。可是,你少年冲动,行事还是过于偏激了呀。你看看,如今因为你的鲁莽,害得我们一家,如此被动……唉,罢了,我现在就安排人手,将你悄悄送出中江市吧。”

杜城面色如常,淡然道:“杜伯伯,你且听我把话说完,如果觉得没用,再送我走也不迟。”

“是啊,”杜纯也赶紧劝道,“爸您先听薛正哥把话说完,再做决定也不迟啊。”

杜城当然不信,薛正能看出公司有什么问题,

只道薛正为了讨女儿欢心,信口胡诌罢了。

“好吧,你且说说看。”杜城漫不经心道。

薛正娓娓道来。

杜家共有三子,老大杜雄,能力最强,在省城发展;

老三杜城,最具战略眼光,因此成为本土集团法人。

唯独老二杜建,能力最差,只出任集团高管,兼董事会成员。

老奶奶为了平衡三兄弟之间利益,给杜建三成股份,三兄弟之间,杜建持有股份最多。

杜城股份虽少,但是同股不同权,手中一股相当于十票,在董事会和公司内部,权力最大。

可是,杜建仍旧心怀不满,处心积虑,觊觎杜城的位子。

他开始收买人心,尤其那些,在集团会议中,被杜城批评过的人;并且做假账,私分集团资金。

以个人名义,悄悄注册新公司,将集团部分财产,偷偷转移到新公司账户。

可,这还远远不够。

这一次,他更是趁着杜城外出,拓展合作项目之际,

找来一大群经销商,以备货库存为由,将集团产品,全部分派出去,却没有按时回笼资金。

等到杜城回来,

集团产品囤积在经销商手中,他们借故拖延销售款,造成资金链断裂,上游公司停止供应原料,导致公司全面停产,

但是,分公司账面,却做得完美无缺,一时半会,也查不到端倪。

杜城又怎知,杜建居然敢背叛家族,侵吞公款?

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呢,

员工就因为没发到薪水,开始造反,

紧接着,合作商、投资方,纷纷上门讨债,

媒体借机炒作,集团股票暴跌,家主联合董事会问责……

一套组合拳下来,杜城已是焦头烂额,杜家也是方寸大乱。

不得已情况下,作为第一责任人,杜城只好先变卖家产,应付眼前危局。

就在这时,秦家突然前来,提出与杜家联姻,并且为杜家拉来新的合作项目,并承诺为杜家输血。

已经昏头涨脑的杜城,在家主和族人胁迫下,赶紧答应下来。

再之后的事情,便是薛正大闹订婚宴。

随着薛正的讲述,杜城一家,瞠目结舌。

他们既惊异于杜建手段之卑劣,又讶然于薛正信息面的广博。

杜城半信半疑,但结合薛正的叙述,不少前因后果中的细节,倒是全部联系了起来。

“这……”杜城震惊地道,“这么多公司内部的事情,好多关乎商业机密,我都不知道,你又是怎么清楚的?”

吕慧也是在想同样的问题。

他不就是炊事班养猪的嘛,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情?

薛正不紧不慢地道:“我有一个战友,是负责情报渗透工作的,来之前,我专门找过他。”

杜城沉吟不语。

三年不见薛正,他是谁的人,是敌是友,他的话,能信多少,都一无所知,

仅凭这片面之词,杜城也很难做出判断……

而且,如果薛正所言属实,那么杜建就是在玩火,

背叛家族,以身试法,吃牢饭是早晚的事,这对杜建,又有什么好处?

杜建再蠢,也不可能做这种事情,逻辑说不通……

因此,杜城对薛正的说法,有些怀疑。

薛正又道:“杜伯伯如若不信,可以立刻派人,查询公司账目。”

杜城摇头道:“来不及啦,集团账目繁多,要完全弄清楚,至少也要一周时间,如果二哥从中捣乱,花费时间更长。可是眼下,不说集团危机需要赶快解决,家主也只给了三天时间,讨要说法。倘若真如你所言,产品落在经销商手里,他们与杜建狼狈为奸,只要他们一直拖延还款时间,集团没有新的资金注入,我就能被他们,给活活拖死……”

杜城痛苦地抓着头。

薛正微微一笑:“杜伯伯不必着急,我们已经策反了其中一个经销商,杜伯伯只需要如此……这般……便能让杜建乖乖缴械。”

听完杜城计谋,杜城一家人,眼前一亮,豁然开朗起来。

只是,这个薛正的身份……

杜城还在犹豫之中,杜纯却走上前,大声道:“爸,我相信薛正哥,就听他的吧,他不会害咱们的。”

杜城眯缝着眼睛,凝视薛正:“你,到底是什么人?”

薛正微笑:“杜伯伯,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如果不赶快行动起来,晚了,就真的来不及了。”

杜纯沉吟不语。

吕慧也开始劝:“不如试试吧,反正已经这样了,就算不行,也不会再有什么损失了。”

杜城一咬牙:“好。”

……

秦家,

秦父摆宴,

席上,

秦少、杜建杜瑾父女,再加上秦家的几个生意伙伴,围坐一桌。

“这里没有外人,为我们计划成功,干一杯。”秦父举杯道。

“干。”杜建杜瑾父女,跟着举杯。

杜建心中得意,杜氏集团,如此风浪之后,就算三弟杜城,能挽回一点局势,他这个总裁的位置,也是干到头了。

到时候,这位子,必然会落到自己头上。

只要自己一上任,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在新公司当中侵吞的资金,如数归还到账面上。

是的,杜建并没有蠢到,真的打算,侵吞这笔资金。

他只是为了造成资金链断裂的局面,铺垫而已。

然后,再催动经销商开始还款。

经销商都是秦家的死党,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填补漏洞。

如此一来,员工工资正常发放,上游公司及时补齐采购费用,欠合作方、投资方的债务,也都能悉数还上。

最后,再聘请最当红影星,为公司宣传造势,恢复公司信誉,杜家股票也必将回暖。

再加上秦家提供的合作项目……

他杜建一上任,就能力挽狂澜,必然得到整个集团的信赖与拥戴。

在这个过程当中,他还可以设一个小局,让杜城误以为,账目漏洞还在,杜城必然要找人查账,并且会公开指责自己,陷害公司与族人。

可是只要一查账,杜城就会发现,账目没有任何问题,杜城等于自己打脸,还会因为诬陷二哥,被冠以妒贤嫉能的名声,遭到集团所有人鄙视,彻底失去威信。

杜建越想越得意。

至于秦家,合作项目上,要让利三十个点,杜建丝毫不介意。

按照私下结盟约定,杜家还要让出四成股份给秦家,

这也没关系,他完全可以事后引进投资,增发新股,将秦家得到的那些股份,重新稀释掉……

杜建嘴角挂着微笑,谁特么说,劳资能力最差?劳资天下第一……

“报——”下人上前,“杜城召开紧急集团会议,让杜建、杜瑾父女,放下手中事务,赶快赴会。”

杜建与秦父,相视一笑。

“看来,杜城已经黔驴技穷了。”秦父笑道。

杜建深以为然:“这次会议,三弟怕是要正是宣布,引咎辞职。从今天开始,杜氏集团就是我杜建的天下。”

“那就提前恭喜新任总裁了,”秦父笑嘻嘻伸手,“杜总,请了。”

杜建一脸傲然起身,带着杜瑾,大步流星,走出秦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