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战婿 第3章 公司问题搞清楚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游走于花丛之间,习惯于给别人戴绿帽子的秦少,作梦都也没想起,自己也有绿光满满的晚上。他气得浑身发颤。先被男的打脸,再被女的绿帽子。这对奸夫淫妇,真的混蛋啊。不仅如此,他气得浑身发抖。。...

游走于花丛之间,惯于给别人戴绿帽的秦少,

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也有绿光满满的一天。

他气得浑身发抖。

先被男的打脸,再被女的绿帽。

这对奸夫淫妇,实在该死啊。

不但如此,薛正又当众抛下一枚重磅炸弹:“下月中旬,重开订婚宴,我会在中江市,安排一场,最为隆重的订婚仪式。”

杜纯激动得热泪盈眶,胸口剧烈起伏。

她想幸福地欢呼:薛正哥,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每一天,都是婚礼。

然而,

在场众人,看着这个无比狂妄的小子,纷纷摇头,只当做是戏言。

“呵呵,”杜瑾阴阳怪气地道,“那可真巧了,下月中旬,我和威廉也要订婚,倒是可以比比看,谁的订婚宴,更为隆重。”

秦少已经气得浑身发抖。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风度,对杜家家主言道:“奶奶,今日我身子不爽利,先告辞了。”

他狠狠瞪了薛正一眼,快步离去。

眼见正主离去,在场宾客们也都相继告辞。

大厅内,只剩下杜家族人。

杜瑾立刻上前,大声说道:“奶奶,今天大喜之日,此人前来冒犯,分明是不怀好意,应该立刻将他抓起来,连同杜纯一起,送到秦家赔罪。”

杜建也道:“妈,这有可能是三弟不愿意嫁女,故意安排这小子前来搅局。没想到,三弟为了一己之私,不顾及杜氏集团死活,我建议,把三弟一家全部绑起来,当场严审,然后再去秦家赔罪。”

父女俩一唱一和,杜城、吕慧登时脸色大变,赶紧辩解。

老奶奶自始至终,未发一言。

刚才的事情,她虽不悦,却自恃身份,一直冷眼旁观。

那个薛正,固然鲁莽,

但是,秦少在订婚宴上,要带走杜纯,多少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

薛正突然出现,正好煞煞秦家威风。

沉吟良久,老奶奶才缓缓开口:“老三,这是你家中事,老身不便多问。给你三天时间,给全族一个满意答复,否则,罪加一等,将你逐出门第。”

杜城脸色煞白,急忙叩头拜谢。

老奶奶拄着拐杖,在族人簇拥下,起身离去,没有再多看一眼。

杜建、杜瑾父女二人,瞥了杜城一眼,脸上露出阴沉的微笑。

吕慧哭着跑出大厅,杜城随后,追了上去。

……

秦少回到家中,

秦父正在书房,同几个生意伙伴,兴致勃勃,聊着集团规划。

几个伙伴夸赞,秦家不但生意做得好,秦少又娶了“中江第一美人”杜纯,秦家又要风光一阵了。

秦父听得喜形于色,不住点头。

秦少门都没敲,直接闯了进来。

秦父皱眉,刚要发作,却注意到秦少脸上的伤势,一怔,问道:“你脸怎么搞的?”

他看到秦少身后没有人,又问:“不是说,把儿媳带回来见见么?人呢?”

“爸,我让人打了。”

秦少说着,就把刚才在酒店发生的经过,讲了一遍。

“岂有此理!”

秦父气得一拍桌子。

前一秒,生意伙伴还夸赞他儿子娶了中江第一美人;

后一秒,不但没把美人带回来,儿子还被打了脸。

这是打他儿子的脸么?

这是打他秦家的脸。

“爸,我猜想,这就是杜城那个老东西,不舍得嫁女,才故意找人上演了这么一出。”秦少添油加醋。

在他看来,薛正不过就是个炊事班养猪的,要是没有杜城给他撑腰,借他个胆子,也不敢如此放肆。

“小小杜家,居然敢如此不将我秦家放在眼里,”秦父冷笑,“定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报——”下人上前禀报,“杜建、杜瑾父女求见。”

“让他们进来,老夫正要找他们呢。”秦父怒喝道。

杜建、杜瑾父女二人,走进书房。

“老杜,你怎么搞的,”秦父怒道,“不是说好了里应外合的么,现在又闹出这档子事,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秦家主息怒,”杜建平静道,“这件事情,老夫当真不知情。”

“是啊,秦伯伯,我爸真不知道,”杜瑾也道,“一定是我三叔搞的鬼,故意让一个愣头青,来破坏我们的大计。”

秦父冷笑:“区区一个毛头小子,就想破坏我们的计划,这个杜城,未免也太天真,老夫却是高看他了。”

杜建拱手道:“秦家主,在下前来,就是为了澄清彼此误会。在下与秦家,保持统一战线。咱们依旧按照计划行事,只不过,需要给我三弟一点压力,才能尽快促成此事。”

“那你说说看,怎么办才好?”秦父道。

杜建将自己想法,简单说了一下。

“好,”秦父拍板,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办,计划不变,给杜城那老小子,继续施加压力。”

……

平民小区,二号楼,三单元,就是杜城一家,现在居所。

杜氏集团经营不善,身为法人的杜城,不得不变卖家产。

这幢破旧的居民楼某户,是杜城临时租赁的住处。

此时,杜城家中,吕慧泪水涟涟,正在指着薛正鼻子,破口大骂:“薛正啊薛正,枉我一家,当初待你那么好,没想到,你居然恩将仇报,你说,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薛正不言。

当年他身受重伤,被杜纯发现,多亏她母女俩精心照料,恩同再造,

此时,不论吕慧骂什么,薛正都不会还口。

“你这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东西啊,”吕慧哭喊着,“我们一家三口,要让你害死了。”

就在这时,杜城手机响起。

“……什么?”

杜城挂了电话后,面如死灰:“秦家撤走了与杜家合作的所有项目,给咱们三天时间,让我和薛正,带着纯纯到秦家,登门谢罪。”

吕慧如遭雷击,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喊:“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这时,薛正的电话,响了起来:“大人,一切都查清楚了,是杜建吃里扒外,联合秦家搞鬼。”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之后,薛正面色平静,对着杜城道:“杜伯伯,你们公司的问题,已经搞清楚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