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战婿 第1章 别碰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中江市,港口。“快!”“快!”一个小分队的黑衣人,迅速集聚回来,个个神情很紧张严肃认真。周围的行人,莫不争相躲让。他们暗暗惊讶,么有什么大人物要来?竟然如此阵仗?一“快!”。...

中江市,港口。

“快!”

“快!”

一个小分队的黑衣人,快速聚集过来,个个神情紧张严肃。

周围的行人,无不纷纷避让。

他们暗自震惊,难道有什么大人物要来?居然如此阵仗?

一艘私家豪华游轮,缓缓驶来。

薛正手执香烟,站在船头。

“大人,风大。”

一个绝色女子,为他披上大衣。

薛正信步,顺阶梯走下。

此时,已经久候多时的黑衣人,挡在二人面前。

为首一名男子,衣着华贵,久居上位,

可是面对薛正,毕恭毕敬:

“少爷,老太爷十分挂念,让您回去。”

“挂念?”薛正冷笑,“是挂念,还是忌惮?”

气温骤降。

一股威压席卷,铺天盖地,令全场众人,登时透不过气来。

倘若换作旁人,敢这么跟大姓薛家叫板,简直大逆不道。

可是,黑衣人知道,眼前这位男子,绝对拥有令家主忌惮的实力。

他,是炎国传奇,是东方第一战神。

权倾天下。

富可敌国。

成立“天龙殿”,多国朝拜。

“当年,打断我四肢,将我逐出家门,现在知道怕了?”

黑衣人全身绷紧,汗如雨下。

薛正将烟蒂弹出,一道火光在半空划过。

他淡然道:

“跟老东西说,我薛正,先报恩,再报仇。回家之日,会送他一份大礼。”

说罢,直接离去。

“薛家人再敢找我,杀!”

一股肃杀之气,瞬间笼罩全场,令黑衣人呼吸都感到困难。

直到薛正远处,众人才感到轻松,汗水却早已将后背打湿……

……

一量豪华悍马车开至二人面前,缓缓停下,

之前那名绝色女子,恭敬打开车门。

薛正进入,女子随后,汽车发动。

“大人, 鹰国费南迪公爵,为炎国灾区捐款十亿,想获得咱们‘天龙殿’三星勋章一枚。”

本名为“罗刹”的女子,恭敬说道。

“这种小事,交给‘帝释天’去办。”薛正淡然说道。

“是。”

如今,荣誉满身,却解甲归田。

财富、权势、名利,早已成浮云……

唯一难忘,那张纯真笑脸。

“查的事情,如何?”

“回禀大人,”罗刹恭敬道,“杜家经营不善,亏欠大笔债务。杜家正打算,与秦家联姻,抵抗风险。”

薛正不言,思绪如飞。

三年前,薛正在残酷的家族斗争中失败,被打断手足,流落街头。

他身负重伤,万念俱灰,幸得遇到杜家小姐杜纯,将他救了回来。

悉心为他调养伤势,时间长达半年之久,二人情愫暗生。

然而,杜纯乃豪门之女,薛正一介弃子,自惭形秽。

他暗自发誓,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

二人悄然定下婚约。

如今,三年期满,

薛正,回来了。

整个大地,将为之颤抖。

薛正淡然说道:“我回中江,只为报答杜家昔日恩情,我的身份,暂时保密。”

“是。”罗刹躬身,欲言又止,“大人,我们,还查到一件事情……”

“讲。”

“我们查到,杜纯并非杜城亲生,而是他领养的。然而这件事情,杜家家主,似乎并不知情。”罗刹恭敬言道。

薛正掏出一张手帕,看了又看,手指轻柔摩挲。

手帕上面,绣着薛正与杜纯的名姓。

薛正目光柔和,罗刹惊异。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凶悍如大人,竟然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薛正言道:“不论她是不是豪门之女,都必定,是我薛正的妻子。”

……

此时,

中江市隆运大酒店,高朋满座。

迎来过往,一律免费。

“今日订婚宴,杜家三小姐,与秦家大少联姻,咱们也跟着沾光。”

“秦家大少,一表人才,与杜家三小姐,天作之合呀。”

“嘿,依我看哪,这场联姻,不过就是豪门之间的正治游戏罢了,哪有什么真感情。”

杜家上下,一片喜庆。

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货币符号。

谁都清楚,今日订婚宴一过,秦家便会向杜家输血,杜家的危机,就算安全度过了。

唯独一人,郁郁寡欢……

“纯纯,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别拉着脸。”

说话之人,正是杜家二小姐,杜瑾,语气中,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杜家三子,长子杜雄,次子杜建,三子杜城。

杜瑾是杜建之女,从小到大,样样不如杜纯。

“秦少能看上你,那可是天大的福气。”

杜瑾搂着男友威廉,阴阳怪气地说道。

如果秦少看上的是她,她分分钟踹了威廉。

不过,这个威廉,也还不错,金发碧眼,人高马大,

听说,还是什么鹰国皇家血统,费南迪公爵的外甥。

杜纯父亲,杜城,也劝道:“是啊,纯纯,高兴点。别坏了奶奶的兴致。”

说罢,畏惧地朝着家主端坐的方向,看了一眼。

杜母吕慧,微微皱眉,说道:“纯纯,都到今天了,你不会,还没忘了那个小子吧。我已经反复跟你说过了,那不过是你们小孩子之间的玩耍,不能当真的。”

“不是的。”

一直沉默寡言的杜纯,突然抬头,“妈,不是这样的。薛正哥,不会骗我的。”

“你。”吕慧惊怒。

争吵声,似乎惊动了老奶奶,朝这边看过来。

吕慧只好低声道:“今天是两家的关键时期,关系到杜家的存亡。今天哪怕是装,你也得给我装得像一点。”

“妈……”杜纯眼角挂泪,“那个秦少,玩弄女性,不学无术,声名狼藉,您真的打算,把女儿往火坑里推么。”

“你……”吕慧闻言,又疼又气。

她又何尝不知,那个秦少,臭名昭著,败坏了多少良家女子的声誉。

多年养育的女儿,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她怎能不痛。

可是,还有别的办法么?

吕慧张了张嘴,还想再说点什么。

“秦少到——。”

一个面皮白净的儒雅男子,快步走来,所过之处,宾客起立问候。

就连杜家老奶奶,也站起身来。

“老奶奶,这怎么敢当。快坐下。”

秦少一副受宠若惊表情,亲自上前,扶老奶奶坐下。

老奶奶心中大定,如今我杜家蒙难,此子却不骄横张扬,实属难得,看来,先前传闻,也做不得真。

她满意点头。

秦少当即,拿出一张卡,恭敬递上:“奶奶,这是两千万。家父让我交给奶奶,可解杜家,燃眉之急。”

老奶奶大喜,赶紧接过卡片,连声道谢。

秦少又毕恭毕敬,给杜城、吕慧,端茶倒水,左一口“岳父”又一声“岳母”。

杜城和吕慧,也是乍喜连连。

二老观其相貌斯文,举止得体,怎么看,都不像纨绔子弟。

吕慧一颗心,也旋即放下。

“纯纯,”吕慧大声道,“还不赶紧给你秦大哥倒水。”

杜纯起身倒水。

直到此时,秦少再也按捺不住,朝着杜纯望去,眼神炙热。

表情淡定,实则心潮澎湃。

中江市第一女神啊。

劳资泡妞无数,就是没玩过这么纯的。

看她走路姿势,定然没经历男女之事。

今晚,必将拿下一血,免得夜长梦多……

“奶奶,”秦少面色平静,“家父说,让小子今日带杜纯小姐回秦家,家父想要见见。”

这……?

哪有订婚日,就把人往家领的?不合规矩啊。

吕慧不舍,看向杜城,杜城转向母亲。

众人齐向家主望去。

老奶奶暗恼,杜家毕竟是大户,怎能如此随便。

可是,两千万的卡在手,没有密码,也是白搭。

秦家家主打得好算盘。

想来,只有把杜纯交出去,才能换来密码。

沉吟片刻,老奶奶故作大度:“我们大门大户,没那么多规矩。既然秦家想见未来儿媳,走一趟又何妨。”

秦少心中大喜。

父亲只说,两千万,买杜家五成股份。

至于领杜纯回家,那不过是秦少自己临时附加的条件。

居然一说便奏效,看来杜家这场危机,着实不轻啊。

待会回去,禀告父亲,看看怎么能再狠狠敲杜家一笔。

“杜纯小姐,请吧。”秦少笑吟吟道。

“我……”杜纯怯怯后退。

秦少笑嘻嘻上前:“来吧。”

说着,吞咽口水,就要拉手。

“别碰她。”

一声暴喝。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