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战神 第3章 捅破天,又能怎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洛家老宅正厅内,四周围满了花圈。中央墙上,挂着一幅黑白遗照。照片里,是位艳丽动人心弦的女子,相貌温婉,即使是遗照,也足已直接秒杀现今的一线花旦。而已只可惜,她已香消玉殒。中央墙上,挂着一幅黑白遗照。。...

洛家老宅正厅内,四周围满了花圈。

中央墙上,挂着一幅黑白遗照。

照片里,是位明艳动人的女子,相貌柔美,即便是遗照,也足以秒杀当今的一线花旦。

只是可惜,她已香消玉损。

“宅子,只让你们用一天。”

“毕竟,这里已经是李家的财产了。”

灵堂内,除却一群披麻戴孝的洛家人外,还有两名西装革履的男人。

他们神情轻佻,跟一旁哀伤的洛家众人,对比鲜明。

刚才开口说话的人,是李家的管家,丰山。

在他身后,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品茶的俊秀青年,是李家二公子,李子恺。

而面对虎狼一般的李家人,洛家一群老弱病残,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自从洛家破败后,但凡是家族里有能力的人,全都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只留下这些孤寡妇幼苟延残喘。

“呵呵,我还以为,你们洛家人个顶个都是硬骨头,烈性子呢。”

“丰管事,这哀乐太烦人了,换点摇滚吧。”

李子恺喝了一口茶,把玩着手中的一对核桃,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

丰山点头,招了招手,从门外便走进来一队人,手持着各类乐器,不由分说开始演奏起来。

噪乱癫狂的音乐响起,和灵堂的整体氛围,显得格格不入。

洛家人一阵躁动,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怒色,但所有人还是敢怒不敢言,任由这荒唐一幕上演。

江洲李家,高门巨擘,谁敢惹?

洛家一脉,已无人可以出头了。

李子恺眼含笑意:“这才对嘛,人死,也可以是件乐事。”

“不过,你们让洛乔出来,我倒是能让你们安生祭奠。”

他大哥李子睿喜欢洛灵云而不得,那么他把洛乔搞到手,想必会很精彩吧?

洛家人面面相觑,纷纷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我……我们也不知道她在哪儿。”一位中年妇女站出来,声音颤抖。

“放屁!”

李子恺脸色变冷,“不知好歹的东西。”

“丰管事,给我拆,拆到洛乔来为止。”

丰山点头,旋即一脚便将遗照下的桌子踢翻,蜡烛和祭品洒落一地。

紧接着,他伸手就要去摘墙上的遗照。

洛家人大惊,李子恺胆子太大了吧,竟然在灵堂上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人死都不得安宁吗?

“放下。”

正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道不怒自威的声音。

随后,两道人影,便踏入正厅之中。

奇怪的是,自两人踏入后,整个乐队突然失声。

所有的乐器,全部出现故障。

李子恺眉头一皱,看了过去。

长相绝美的桃子映入眼帘时,他眼中露出一抹淫邪之色。

不过当看到气度不凡的赵锋后,他有些讶然。

赵锋身上那股睥睨八方的气势,很难用言语形容出来。

那是一种饱含沧桑的深沉,在他身上仿佛笼罩一层大雾,令人看不透,却透露着强大的神秘感。

李子恺疑惑的问:“你是什么人?”

赵锋看了眼遗照,答非所问道:“这灵堂确实不该留。”

说到这儿,他看向李子恺,“但,也轮不到你来拆。”

一股摄心夺魄的气势,从他身上释放出来,整个灵堂花圈上的花,在顷刻间被莫名的劲风扫落!

“呵呵,那还能轮得到你吗?”

“你知道我是谁么?我在江洲,可以为所欲为,懂吗?”

李子恺冷笑连连,作为江洲李家的二公子,江州市的权贵,他谁人不识?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三脚猫,会点江湖邪术,就敢在这儿大放厥词?

简直是笑话!

“我认得你,江洲李家二公子李子恺,你大哥,叫李子睿。”

赵锋面无表情地说道,来江州之前,洛家破灭的前因后果,他都查了个一清二洛。

他掌握所有的证据,以及,一份参与者的名单。

“呵呵,知道啊,那还不快滚?”

李子恺很享受这种被人认出来的感觉,因为李家给他的成长环境,那便是从小备受追捧,养成了一身傲骨。

赵锋并未答话,而是给了桃子一个眼神。

桃子螓首微点,面无表情,缓缓走到了李子恺身前。

“呵呵,美女有没有兴趣做我助理?”

李子恺笑着,目光肆无忌惮朝桃子胸口看去。

桃子眼中露出厌恶,而后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毫无预兆的抬起右脚,对着李子恺踢去。

“砰!”

李子恺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一股巨力轰飞,将后方的墙面,砸出触目惊心的蛛网状裂痕!

洛家众人以及管家丰山,全都瞪大了眼睛,她敢对李子恺下手?

而且,她那娟秀的一脚,竟然让墙壁上出现这么深的裂痕,这需要多大的力道?

这女孩,是人是鬼!?

“记住,我不喜欢有人坐着与我说话。”

赵锋神色平静,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转过头看向丰山,冷冷道:“你喜欢这照片?”

“不……不喜欢……”

丰山像是被赵锋的气势吓到了般,手脚颤抖着,想将遗照挂好,而眼中,却闪过一丝隐晦的狠厉。

“哼!”

而正是此时,赵锋忽然冷哼了一声,右手宛如蛟龙般探出,狠狠钳住了丰山的脖颈,一把便将他提了起来,看起来毫不费力。

丰山被如此掐住,拼命挣扎着。

“当啷!”

一声脆响传出,从丰山的衣袖中,掉出来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

“雕虫小技!”

赵锋面露不屑,宛如扔垃圾般,将丰山轻松丢出门外,摔落在院子里,生死不明。

洛家人以及李子恺,再次震惊无比。

如此力道,再综合那位漂亮女孩的身手,傻子也能猜出来,这二人身份恐怕不简单。

趴在地上的李子恺,眼神怨毒,吐出一口带血唾沫,他从衣服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个电话,在搬救兵。

桃子欲上前阻拦,赵锋却淡淡道:“让他打。”

“小伙子,你赶紧跑吧,趁李家人马还没来。”

“是啊,谢谢你为我们洛家抛头露面,这份恩情,我们记住了。”

洛家众人急忙劝赵锋离开,再不走,就真的要遭殃了。

“跑?呵呵,稍等片刻,我李家的武团便会来人,他死定了!”

李子恺嘴角溢血,让他的笑容显得狰狞了些。

在他眼中,赵锋已经是个死人了。

武团的人,出手不死即伤,行事极为狠辣。

赵锋一脸从容不迫,坐在了椅子上,轻声开口:

“我等着。”

听闻此话,洛家众人觉得赵锋太狂了。

李家能够有今天的地位,除了在商业上的成功外,还涉及到了一些地下的黑势力,跟普通家族养的打手不同,他们养的可是习武的高手。

那些人,哪怕是特种兵出身,都不见能打过。

况且,个人实力再强大,能打得过一个雄踞江洲数十年的大家族?

在洛家人看来,这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然而,半个小时过去。

门外,依然安静无比。

李子恺有些急了,按理来说,他的人二十分钟就应该来了,为什么现在都不来?

而此时,古里大步流星迈入庭院,直入正厅,单膝跪地恭敬道:“先生,外围部众来报,截住了一伙李家武团的人,如何处置?”

什么?

外围部众?

紧接着,李子恺的目光便聚焦在了古里的胸口处,那枚狰狞的豹头银章,光辉灿灿。

如果他没认错,那可是…能统帅三万兵马的三品都尉勋章啊!

而这种级别的人物,竟然,对着此人下跪?

他浑身一凉,宛如被人倒了冰水般。

“留下一人押来,其余人全部赶走。”

赵锋眼眸开合间,有锋利光芒透出。

吩咐完毕,赵锋从怀中掏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记载了一些名字。

他定了定神,从地上捡了一根没燃完的香,在名单里找到了李子恺的名字后,用力划了一道。

“灵云失踪,你们李家功不可没。

“账,慢慢算,不过,得先收利息。”

赵锋说着,眼含煞气看向李子恺。

正厅内,李子恺抹去嘴角的鲜血,快速冷静了下来。

对方身份不凡,但那又如何,他们江洲李家,又岂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他忍着伤痛沉喝:“三大家族和各路商会,乃是江洲的天,你,要反天?”

在他眼中,赵锋等人都是蝼蚁罢了。

蝼蚁能撼动高天吗?

不,这天,只会将那些不自量力的家伙,狠狠碾死。

“天?若这天不公,那我,捅破这天,又如何?”

赵锋身上寒气迸发,他站起身来,如帝王君临天下,俯视着李子恺。

“洛家破灭,灵云失踪,你虽不是主谋,但也在背后推波助澜。”

“桃子,行刑。”

赵锋话音落下,桃子手中便寒光一闪,弹出一把利刃。

她矫捷如猎豹般,对着李子恺扑去,同时间,寒光残影将李子恺包围,一道道利刃割破血肉的声音,凭空响起。

响声,共有一百零八声。

此刑名为‘梁山刃’,受刑者需要被割一百零八刀,施刑者则要保证一百零八刀内,不让受刑者死去。

在龙盟里,这是对待敌国罪犯,最严厉的酷刑之一。

而桃子,早已得心应手。

受刑完成后,即便不死,后半生,也已成为废人。

旁边的洛家人,早已被这血腥场面,吓得魂飞魄散,尤其是,那像是刚从血水里打捞上来的李子恺,有几个胆小晕血的人看到,直接就昏迷了过去。

门外,李家武团的人,被黑龙营众人押解而来,刚才那一幕,他亲眼目睹。

他当场被吓得亡魂皆冒,满脸不敢置信。

那女孩如果走到街上,绝对会是回头率最高的靓丽风景,而刚才,她竟然如同浴血修罗般,挥刀噬血……

“带他回家,顺便给李子睿带句话。”

“告诉他,准备迎……洛家故人,上门做客!”

赵锋说完,便带着桃子和古里,出门而去,气势滔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