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八国 《梦游八国》第四章 土 豹 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马宝利小说名字叫作《梦游中八国》,提供更多马宝利小说大结局,马宝利小说结局是什么。梦游中八国小说马宝利摘选:马宝利走了一夜,到天黑时走了近五十里路,再走十里路,就到了姨父家。走到这里,已进了丘陵地带。天天刚时,他一阵眩…...

马宝利小说名字叫做《梦游八国》,这里提供马宝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梦游八国小说精选:马宝利走了一夜,到天亮时走了近五十里路,再走十里路,就到了姨父家。走到这里,已进了丘陵地带。天蒙蒙亮时,他一阵眩晕,困乏得再也无力行走了,哪怕是遇到鬼,他也不走了。一倒身就躺在一块大石头上,一合眼就睡着了。他走了一夜,太累了。就在他昏睡中,有一只毛茸茸的小东西扑在他身上。他不想睁开眼,不想看是啥东西。那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就开始咬拽他的夹衣裤,他也不管,反正不睁眼。这时节已是夏末秋初,夜里有点冷,早上有点凉。因为这叫回笼觉,…

马宝利走了一夜,到天亮时走了近五十里路,再走十里路,就到了姨父家。走到这里,已进了丘陵地带。天蒙蒙亮时,他一阵眩晕,困乏得再也无力行走了,哪怕是遇到鬼,他也不走了。一倒身就躺在一块大石头上,一合眼就睡着了。他走了一夜,太累了。就在他昏睡中,有一只毛茸茸的小东西扑在他身上。他不想睁开眼,不想看是啥东西。那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就开始咬拽他的夹衣裤,他也不管,反正不睁眼。这时节已是夏末秋初,夜里有点冷,早上有点凉。因为这叫回笼觉,此时睡觉最美最香甜。最美的莫过于做了一个香纯美梦,梦见和嫂嫂又苟且在一起,他紧搂着嫂嫂的腰肢,抚摸着她的肌肤**,一阵阵的激奋,一阵阵痛快淋漓,真令他难舍难离。他把学到的招法全用在嫂嫂的身上。什么“古树盘根”、“跑马射箭”、“倒拔杨柳”、“霸王硬上弓”,。。。。。。这都是和那些嘎杂子们学的。办完了事,他不得不离开嫂嫂。昨天,嫂嫂差一点因他而丧失性命,令他怜香惜玉,想起嫂嫂就哭。转念一想,大男人嘛,应该拿得起放得下,天涯何处无芳草?非得是自己的嫂嫂吗?不不,。。。。。。正在梦中思忖时,那个毛茸茸的东西开始加劲撕咬他,撕咬的他再也不能忍耐了。忽然想起来,这可是邻近山区,白天夜里都有飞禽走兽。现在怀里莫不是小狼崽儿?想到这里,惊醒了美梦,一激灵,睁开了眼。哎呀娘啊,这是什么家伙呀?眼前是一个毛茸茸的小动物,说狼崽儿不像,说虎仔儿,咱这地方没有老虎。是金钱豹?身上却是灰黄色的杂毛。别看东西小,一着急还呲牙咧嘴嗷嗷叫,凶相毕露。马宝利害怕招来大家伙,顺脚一踢,就把这个小东西踢出一丈远。一声惨叫,就再也没有回音了。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呜呜声。吓得马宝利撒腿就跑。这个呜呜声就是小毛茸茸的妈妈发出来的声音,当地人称它“土豹子”。

土豹子生下两崽刚刚一个月,有一只公豹赶来要和它交配。它不从,公豹就和母豹死缠烂打。母豹怕公豹硬下手,叼起两崽就跑,在追击中公豹咬死一只豹崽。母豹才甩开公豹的追击。一气跑下山,来到丘岭区,又惊又怕,又饿又渴。这才把豹崽藏在石头夹缝里,自己出去打猎。谁知大黑夜还有人来到这里,马宝利一脚把豹崽踢死了!豹妈妈能不大怒吗?

土豹子其实就是金钱豹所生。老百姓常说:十犬出一獒,五豹出一魈,这个魈就指“土豹子”。土豹子浑身是条行花纹,样子和金钱豹一样。但比金钱豹个头大了许多。比金钱豹更厉害。一般野兽见了人就绕着走,可土豹子不然,它是横冲直撞奔你来,“呜啊”一口就会咬断你的脖子,。。。。。。土豹子上山下山如履平地,上树、跳崖窜房越脊。平时吃山鸡、追野兔、逮岩羊、抓野猪,连狗熊都不放在眼里。如果你在山里看见它,千万别和它对视,和它对视它以为你给它造成威胁,它会迅速扑上来,它的钢牙利爪,会把你撕个粉碎。

马宝利在平原地哪里见过这种野兽?见它扑过来,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哇哇大叫。

马宝利向前跑,土豹子在后追。三扑两扑就抓住马宝利的后背。只一抓,就把马宝利抓倒。扑上去就想下死嘴。此时,马宝利被吓的大脑一片空白、一阵眩晕,完了完了,娘啊,哥嫂哇,你们可把我坑苦了,送进了地狱不说呀,到地狱前还不让我保全一个囫囵尸体,还要让这野兽一口一口撕碎我、嚼烂我,再咽到肚内最后拉出一泡巴巴!哎,天哪!谁来救我呀?就在这生死两间之际,土豹子后边冲上两个人来,一人上去一掌把土豹子打翻。土豹子可不是省油的灯,翻身就扑向那人。那人飞起一脚踢过去,土豹子一闪就躲开了。接着伸开利爪去抓那人。那人也不是等闲之辈,向下一蹲就是一个扫堂腿,把土豹子扫倒。土豹子比人灵活的多了,一窜身,又跳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四颗如钉尖牙去咬那人。就在这时,又上来一个人,这人上去就是一拳,这一拳正打在土豹子的头上。土豹子遭到突袭,又扑向这人拼命。那二人联手来对付这只土豹子。土豹子不惧不怕,你来我去你追我跑,打得不可开交。马宝利看呆了,吓傻了,愣在一边一动也不敢动。

土豹子疯狂至极,一心要咬碎、撕烂这二人。完全忘记杀它女儿的凶手就站在一边。

土豹子和这二人打斗了几个回合,就有点力不从心了。虽然土豹子弹跳扑咬,身体灵活,又有钢牙利爪助威,可只有猛劲而无耐力。那二人可不是等闲之辈。身上都有真功夫。那钢拳铁腿招招见功力,土豹子吃了不少苦头。土豹子在高山密林里,那是大山中的霸主,下到丘陵区却遭受到这样的打击。实在是大失威风。打斗到最后,二人虽被土豹子撕咬抓扑得伤痕累累,土豹子也被打得有气无力了。最后被一人死死地抱住脖子,按在地上,再也没有回天之力了。只得趴在地上呜呜怒吼。但它是犟驴踢腿——最后一计,后腿的利爪还死死的抓着那人的裤子。想和那人同归于尽。那人说:“首长,我不能松手,给它一枪吧!”那首长出手一枪,子弹打碎土豹子天灵盖,蹬了两下腿,就再也不动身了。

打死了这个可恶的土豹子,首长搓搓手说:“咱们走吧!”

马宝利这才知道这两个人身穿便衣身上带枪!他猜测,这二人不是当兵的,就是公安。忙上前鞠躬说:“谢谢二位大叔搭救之恩!”

这二人也不客气说:“什么搭救不搭救的?赶上了,就得干呗!你把人家的子女踢死了,人家妈妈能不和你玩命吗?”

首长问:“喂,小伙子,起这么早干啥去呀?也没大人跟着,这样多危险哪?”

马宝利脑瓜多灵,他不会实话实说:“我找不到亲戚了,回家也找不到家了!”

一个说:“找不到亲戚就回家吗!哪能连家都找不到的?”

一听说回家,他能回家吗?两眼含泪说:“我没有家了。没见过爹,有个娘,娘也走了。。。。。。”说完就大哭起来,那泪水流出来,让人心酸。他表演的很动情、很到位,感动了二人。

首长揉揉眼睛说:“小伙子,十几啦?你也找不到亲戚,也没有家了,怪可怜的。那,你愿不愿意跟我们干?”

马宝利等的就是这句话,说:“俺今年都十八啦!愿意和你们干,不管你们是干什么的,我都认为你们是好人,我跟定二位大叔了!”他本来今年才十七岁,却说自己十八岁。因为他知道,部队在家乡里招兵时规定,必须年满十八岁。

首长笑笑说:“小伙子,你也不问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如果是坏人怎么办?”

马宝利说:“你们哪能是坏人?就说你们舍命救我,你们就是我的大恩人,就是好人,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们的救命之恩!你们都是好人!”

首长指着他笑着说:“嘿,这小子还挺会说话!巧嘴八哥,好吧,你告诉他咱们是干什么的!”

“是,首长!”那个人转脸对马宝利说,“小伙子,我们实话告诉你,我们是华北军区四十四团。这是我们团首长。我们去开会回来路过这里,看见这只土豹子要吃你,我们才停下来救你!”

马宝利一听是部队的首长,他只知道首长是当官的。具体多大官,他不知道。他走上前对首长一鞠躬说:“首长,我想当你的兵!收下我吧!”

首长哈哈大笑说:“按规定我们是从地方招兵,半路不收兵。今天看你这个样子,你就直接和我们走,由张干事给你安排到连队。好!咱们把这只土豹子扔到马上,咱们走!”

马宝利回头一看,两匹马放在不远处。马宝利马上帮张干事把土豹子搭上马背。首长看他太累,就把他扶上另一匹马上,他也不客气,骑上马就跟二人回驻地去了。

这只土豹子搭在马背上,一进城就招来人们追踪观看。大多人只听说过西山有土豹子,可谁也没有亲眼看见过。这次看见了,真是大开眼界。一路走一路追,越看人越多。到最后,人马都迈不开步了。王玉善本想把土豹子带回营房,让厨子顿一大锅土豹子肉,给全团战士解解馋。一看人们围着看土豹子,就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把土豹子送给当地政府,让当地政府展览土豹子,让广大群众都看看土豹子是啥样子,这件事就交给张干事办理。王玉善带领马宝利回到驻地。

驻地在顺德府的城西老日本兵营。到了驻地,登记了姓名和住址,就把他安排到新兵连。马宝利到新兵连立刻参加新兵连训练,学习站岗、放哨。出操、列队。学习拼刺、射击、跑障碍、投弹、爆破,经过三个月的训练,现在都拿得起放得下。第二年春天,连队干部补缺,王玉善看马宝利是块材料,一下子提升为新兵连连长。

当了新兵连连长,马宝利劲头更足了。他能说会道,还有高小毕业的“文化底”,头脑又灵活,还会管理连队。所以他是个不错的人选。如果一直发展下去,前途无量啊!他自己也很自豪,因为他是一步到位。他盼望着下一步就当营长,。。。。。。

这天马宝利正带兵练操,王玉善从军分区领命回来,就站在一边偷偷观察马宝利带兵训练。看了十来分钟,就不住点头赞扬。马宝利眼尖,看见团首长在看他带兵训练就更带劲了。训练中间休息,他噔噔噔跑过去打个敬礼说:“报告首长,新兵连连长马宝利报告,训练完毕请首长指示!”王玉善说:“你都训练结束了,让我指示什么?”

“不,我知道首长看了半天了!”

“好你小子,你侦查我的行动!”王玉善说“今天不谈训练,我只问你,明天要你连出场和侦察连比武对练,你敢不敢迎战?”

“敢!他就是天神我也敢和他们对拼!”马宝利心里说,我的娘啊,谁不知那侦察连个个都是硬汉子?心里憈,嘴上不能软,“首长,没啥,明天我们迎战就是!”

他知道,他所以能有今天,是因为老团长救了他的命,又提携他,他感激老团长的栽培。团长王玉善看重马宝利的智慧和才能,但没有看穿他的本性。随着时间的推移,本性暴露无遗,那已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这正是:小子出庐命运大,贵人出手搭救他。

以怨报德知早晚,恶贯满盈罪该杀。欲知后来事请看第五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