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八国 《梦游八国》第九章 塔 拉 哲 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王启良高世强小说名字叫作《梦游中八国》,提供更多梦游中八国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梦游中八国以及最新更新。梦游中八国小说王启良高世强节选:王启良和高世强从顺德高高地兴兴坐上运兵车。火车穿山翻山嘎悠了三天三夜回到成都。部队的营地就在成都…...

王启良高世强小说名字叫做《梦游八国》,这里提供王启良高世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梦游八国小说精选:王启良和高世强从顺德高高兴兴坐上运兵车。火车穿山越岭嘎悠了三天三夜来到成都。部队的营地就在成都。每年新兵入伍都要在成都营地训练半年。除训练军事科目外还要培训学习藏语、藏民的风俗、礼节。还要了解藏传佛教的历史渊源和注意事项。经过半年的训练就奔赴雪域高原。因为西藏海拔高、空气稀薄,所以部队每二年换防一次。二人在新兵团经过半年的训练编入侦察连马上奔赴西藏。二人高兴地说:“咱们团长有眼力!”两天后,侦察连随团从成都坐汽车…

王启良和高世强从顺德高高兴兴坐上运兵车。火车穿山越岭嘎悠了三天三夜来到成都。部队的营地就在成都。每年新兵入伍都要在成都营地训练半年。除训练军事科目外还要培训学习藏语、藏民的风俗、礼节。还要了解藏传佛教的历史渊源和注意事项。经过半年的训练就奔赴雪域高原。因为西藏海拔高、空气稀薄,所以部队每二年换防一次。二人在新兵团经过半年的训练编入侦察连马上奔赴西藏。二人高兴地说:“咱们团长有眼力!”

两天后,侦察连随团从成都坐汽车出发。汽车沿川藏公路经二郎山、贡嘎山、南迦巴瓦峰、跨金沙江、怒江、翻越横断山脉。汽车一路颠簸,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有时公路被雪崩阻拦,战士们要下车清雪。有时公路又被大雨冲断,战士们要下车搬石筑路。这样,经过一个月的颠簸到达拉萨。

侦察连在拉萨休息四天,继续开拔,来到离拉萨还有五百里的山南泽当小镇。这个小镇四面环山,交通闭塞,生活艰苦。部队吃水都要去五里外的小河去挑、去揹。

部队到达泽当小镇开始严格的高原训练。一开始,这些新兵都有高原反应:头痛欲裂、食物反胃、血压升高,浑身无力。几天过后,新兵战士各个脸颊脱皮,两腮被日光晒得紫红,嘴巴裂口。但王启良和高世强却浑然没有这些反应。其实,这是下山时师尊让他俩每人吃了三个“天地精”苹果的结果。所以,二人对高原的环境就无任何不适反应。连长奇怪,让连队医生给二人检查身体、测量血压等项。二人的一切生理指标和在内地一样没有变化。

连长好生奇怪,问道:“我说,一千个人就有九百九十九个有高原反应,喂喂,他们都被高原反应折磨得变了人形,你们俩却毫无反应?难道你们服了太上老君的仙丹不成?”

王启良不敢说服用了“天地精”,就说:“可能我们俩不怕高山反应?”

“那好,从今天起,给你们个重任,你们每天给连队揹十趟水,”连长又指指山坡上的那座寺庙说,“你们每天从寺庙前过,注意观察一些情况。等同志们没有了高山反应,就轮班揹,怎么样?”

二人忙举手敬礼:“是,保证完成任务!”

走出连部,王启良说:“喂,连长为啥让咱们多注意观察那个寺庙?”

高世强说:“这个地方不平静,可能有情况!”

于是,二人每天揹着用牛皮做的水包,往返在营地——寺庙——小河之间。牛皮水包一次可装百斤水。一天要揹十来次。出得力多,饭量也大得出奇,每顿饭都超过二斤粮。他们揹水要经过的那座寺庙,有和尚百余个。每天经过这里,都能看见拜佛诵经,转经祈祷的人群。每天经过这里还经常看见一个二十多岁,骑着马上山,跳下马鞍,行走如飞,几步就窜上寺院石阶的一个小藏人。等二人揹水回来在寺外休息时,这个小藏人就变成一个小沙弥。因为见的次数多了,大家也都见面熟了,有时还打声招呼。这个小沙弥说一口四川话。到后来还和王启良高世强坐在一起聊天。

王启良和高世强就把每天看见、发生的事情报告连队。连队就报告给营长,营长就报告团部,。。。。。。

西藏和平解放以后,实际一天也没有和平过。英印一直没有停止训练藏独军队。美国中青局在解放初招募一批藏人,在关岛和科罗拉多州建立“康巴游击训练营地”。训练完就通过空投返回藏区,作为将来叛乱的骨干。他们使用清一色的美制M1半自动步枪。当时我军战士肩扛的还是53式歩骑枪。他们的武器装备优于我军。

藏独叛乱第一枪发生在四川理塘。接着,云南迪庆、甘肃的甘南、青海的玉树,。。。。。。虽然都被镇压下去,但是西藏上层一刻也没有停止策划叛乱暴动。现在有种种迹象表明,土司上层正在酝酿新的叛乱!要想侦察清楚此事的端的,就必须设法抓住那个穿针引线之人。

就在这时,连长把王启良和高世强叫到一起,交待了几句话。二人就走出连队。照常去五里外的小河揹水。

经过几个月的高原训练,大部分战士都慢慢适应了高原气候,开始每个班战士轮流揹水。因为还要供给周边一些孤寡藏胞生活用水,王启良和高世强每天还是照常揹水。只是现在揹水已经没有硬性规定。他们过寺庙时就在门口休息。因为时间长了,好多和尚也认识这两个小汉军,有时二人就进寺庙里看看,和他们说几句话。那个小沙弥有时在寺里,有时十天半月不见面。二人见到他时也从来不问他干什么去了。

小沙弥这些日子没有在寺内,王启良和高世强揹水时就在寺门口故意打问来往寺僧:“格拉「师傅」,康色「干什么去」?”

寺僧冲二人笑笑,点点头,不说话就走了。也有的寺僧一见他二人就横眉冷对。王启良二人也不在乎,就在远离寺门口休息。反正这些日子,揹不揹水也无所谓。二人就在寺门不远处下四子棋。

这天小沙弥出现了,看见二人正在寺门口不远处下四子棋,就跑过来说:“哎呀,同志,今日好清闲啊,有空玩噻?”

王启良抬头看了一眼小沙弥说:“我们揹几个月水了,也该让我们休息了。参军出来这么远,就让我们每天揹水,早知道这样,我们何必来这里?”

小沙弥一口四川味,说:“一个连队这么多人,为啥就让你们俩揹水?这不是欺负人么?”

高世强说:“你还说哩,我们那个牛屄连长就是你们四川人。唉,一个连队四川人就占一半多,四川人太坏了,早知道这个,我们就不当解放军了!”

“喂,可别光骂我们四川人呦!当然,我是四川人,可我不是汉人呦!那也得为我们四川人‘扎起’,不许你们骂我们四川人噻!”小沙弥笑嘻嘻地说完又看看二人说:“都说你们侦察兵是部队的眼睛,都说你们有神功,你们真有什么本事么?”

王启良说:“有啥本事么?还不是身体好一点,能干重活。说我们有神功,有什么神功?我们就是那么两下子,现在每天要学擒拿拳,摔摔跤,打打靶,我们哥俩就会揹水,其他什么都不会干!”

小沙弥听了说:“你们可不能和领导有对立情绪哟,让揹水就揹水吗,你们揹水,就是要让战友好好练习军事技能,这有啥子不对头的?一个样子嘛!”

高世强说:“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们哥俩就会揹水,一不会打枪,二不会技能。现在连队传达上级指示都不让我们知道,我们还不成了睁眼瞎子?长两只耳朵的聋子?”

小沙弥“哎”了一声,又看看天说:“天到这般时候喽,要不,你二位就不要回去了,就在这里吃顿便饭吧!”

高世强赶忙说:“这可使不得,我们回去要被刮胡子的!”

小沙弥说:“不是总说军民鱼水情吗?在咱们寺里吃顿便饭,这不是正好体验军僧鱼水情吗?这怕啥子吗?”

王启良看看高世强说:“我们可是外来人,不怕侵扰了佛祖的安静?”

小沙弥说:“不怕的,咱们可以去小灶间要定饭!”

王启良心想,还有小灶间?那就是经常有特殊人员往来。

这个寺庙是山南有名的寺院,名叫塔拉哲寺。占地总共有十几公顷,耸立在南山坡。比泽当镇高二百米,双层,尖顶,四角出廊檐,都是用金箔镶嵌,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寺里一排转经,专供香客、信徒祈祷。往里面就是一座供奉/释迦佛祖的大厅。里边香烟缭绕,诵经声声。

王启良二人随小沙弥走到拐角处,进了一间屋子,这就是他的书房、卧榻。进了房间,小沙弥就笑笑说:“这里有各种书,愿看就看,不愿看就休息休息。若不还可以凭窗观看一下塔拉哲寺的外景,很好看哟。”说完小沙弥就出了屋子。

王启良和高世强哪还有看书的心情,赶忙走到窗前往外看。这一看,令二人大吃一惊。这里视野角度能达到二百度,不但小镇的一家一户看得清楚,就连侦察连的驻地也一览无余。侦察连虽然有高大的土墙包围,但在这里可以看见连队列队、出操、拼杀、格斗、投掷训练,都看得清清楚楚。

小沙弥回来,又有几个小沙弥提着食品盒来到。打开食品盒,里边有糌粑、酥油茶,有大米饭,有牛羊肉,还有一瓶印度酒。

“老朋友,今日仓促,没有准备,就随意要点食物,不成敬意!”小沙弥说完打开酒,又说:“印度酒别有风味,不特别辣,但有一股玫瑰香。尝尝!”

王启良想,不能客气,喝!就端起杯子来喝。

高世强想,装蒜也要装个样子。喝!这二人都不喝酒,但喝起酒来,从来不会醉。因为有“天地精”在体内起作用。什么酒精、蛇毒、高原反应,对他二人都不起作用。

二人吃饱喝足,就开始聊天。小沙弥今年二十二岁,王启良二人比他小三岁,但也是同一代人,所以三人说话就能说到一起。

小沙弥说:“我们这里从不过问政治,也听不到消息,不知二位可知晓一些?”

王启良看了高世强一眼说:“我们也不晓得,不过在军队传达精神时说,西藏改革在几年之后。西藏上层极力阻挠。现在有些地方正在搞暴乱。所以。。。。。。”王启良不往下说了。

小沙弥也不追问,只是说:“唉,这些事都是上边的事,和咱们有啥子关系嘛!”

高世强说:“咱们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该走了。这回回去,肯定要被牛屄连长刮胡子。。。。。”

王启良说:“不怕,不就当几年兵吗?不行咱就回家!”

小沙弥说:“嗐,不会吧,那连长也不会那么短见吧?”

高世强说:“刮胡子可是好的,还可能要让我们当‘靶子’哩!”

说完二人就走出塔拉哲寺,小沙弥送到寺门,说:“明日还来呦!”

回到连队,连长正在门口等他们。见他们回来,笑了笑,就放心地走了。

这正是:塔拉哲寺有机密,空投枪支藏寺里。

康巴叛匪躲山南,就等三月那一日。欲知后来事,请看第十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