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天子 《女天子》第五章 有刺客来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李元昊李秀策小说名字叫作《女天子》,提供更多李元昊李秀策小说大结局,李元昊李秀策小说结局是什么。女天子小说李元昊李秀策摘选:李元昊和李秀策入坐,命人上了糕点,亲手煮了茶水,一人一杯,接着站在一旁,也没没话找话的聊一…...

李元昊李秀策小说名字叫做《女天子》,这里提供李元昊李秀策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女天子小说精选: 雨晴引着李元昊和李秀策入座,命人上了糕点,亲自煮了茶水,一人一杯,然后站在一旁,没有没话找话的聊一些家常事儿,左右逢源、寒暄客套不是雨晴姑娘的处世之道,她更加的纯粹自然。李秀策看到有糕点,顿时喜笑颜开,伸手抓了一块,就往嘴巴里塞,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将糕点递给对面的李元昊,俏生生的说道:“哥,你先吃!”李元昊哟了一声,像是发现太阳从西边出来一般:“转性了?竟然知道谦让,这可是你最爱吃的桂花糖蒸栗粉糕,也舍得让出来?”李秀策…

雨晴引着李元昊和李秀策入座,命人上了糕点,亲自煮了茶水,一人一杯,然后站在一旁,没有没话找话的聊一些家常事儿,左右逢源、寒暄客套不是雨晴姑娘的处世之道,她更加的纯粹自然。

李秀策看到有糕点,顿时喜笑颜开,伸手抓了一块,就往嘴巴里塞,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将糕点递给对面的李元昊,俏生生的说道:“哥,你先吃!”

李元昊哟了一声,像是发现太阳从西边出来一般:“转性了?竟然知道谦让,这可是你最爱吃的桂花糖蒸栗粉糕,也舍得让出来?”

李秀策叹了一口气:“书上说,长兄为父,又有孔融让梨,我就照着书上学学,看看是否真的能让人体验到不一样的快乐。”

“哈哈哈。”李元昊忍不住笑出声来,将糕点推到李秀策面前,“有些快乐是自欺欺人的强颜欢笑,有些东西还是要落到自己肚子里才是真的快乐。”

听到这话,一旁的雨晴脸色一暗,赵督领眼睛一眯,慈宁宫内陷入了寂静,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

在隔壁一间更为温暖的花房内,太后蹲在花团锦簇之间,一手拿着小玉铲不断给芍药松土施肥,嘴里念念有词,旁人听不清,也听不懂。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后从花团中站起身来,揉了揉后背,自言自语:“果真是老喽,这才干了多少点活儿,就已经腰酸背痛了。”

听到声音,雨晴快步走进里屋,一手接过老祖宗手中的玉铲子,一手扶住太后:“老祖宗,今天您可是没少干活儿,就是有十个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也指不定干这么多。”

“你丫头这张嘴如小喜鹊一般,讨巧惹人爱。”太后笑靥如花,脸上的皱纹堆砌在一起,却掩盖不了双眼之中的清澈精光,索贵妃和苏贵妃最怕的就是这一双眼睛,饱经风霜,却又勾魂夺魄,让人胆战心惊。

出了花房,早有小宫女上前,小心翼翼去除太后身上的农衣,雨晴亲自给太后披上龙凤霞帔,插上凤簪,太后双手捏起一杯润口的茶水漱口,又用温热的毛巾擦擦脸面,随意一丢,呼出一口浊气,微微眯起眼睛,越发觉得浑身舒坦:“舒服,劳作之后,热毛巾最是解乏。丫头,以后哀家死了,这花房还要你来招呼。”

“老祖宗又说胡话了,就您这身子板,可是要长命百岁,寿比南山的。”能并且敢说太后说胡话的人天底下也只有雨晴可以,“老祖宗,陛下和小王爷在外屋候着呢。”

太后的手微微一顿,脸上温暖和煦的笑容变成了另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左侧嘴角上翘,勾画出若有若无的弧度:“走,出去看看。”

外屋的李元昊和李秀策早已躬身弯腰,请安问好,李元昊嘴里说的是“太后吉祥”,李秀策说的是“奶奶吉祥”,亲疏远近一眼明晰。

跪安之后,李秀策就像是没有家教的顽劣孩童一般,呼啸的跑上去,一把搂住太后,撒娇道:“奶奶抱抱。”

太后不以为杵,缓缓坐下,将李秀策抱到双腿之上,像极了含饴弄孙的老寿星,眼睛都没有在李元昊身上停留:“皇帝也别跪着了,起来坐下吧。”

“谢太后。”李元昊起身,坐在了太后对面,微微低头,恭敬又谦卑。

和宫内传言一般无两,皇帝和太后之间的间隙已经不可弥补,两人为了朝廷大权反目成仇,如今只是维持着表面和平,皇帝势微,在太后面前夹着龙尾做人,保命第一。

李秀策在太后怀中左蹭右碰,还挠了太后的痒,太后满脸溺爱,忍不住开怀大笑,将李元昊晾晒在一旁:“秀策这股顽皮劲儿,越来越像他父皇,瞧着就是当皇帝的料儿。”

这话诛心,诛得是对面李元昊的心。不过,李元昊并没有什么别样想法,只是提到龙御归天的先帝,她心头一紧,细细算来,父皇和母后离世已经十年有余。

“我才不当皇帝,这么无聊的事情,让哥去当就好了,我当个闲散王爷,每天养花种草。”李秀策挣脱太后的怀抱,认真的说道。

太后轻轻刮了刮李秀策的鼻子:“好孙儿,有些人当皇帝无趣、憋屈,那是手中没权,只能为了保命当个傀儡皇帝,让天下人耻笑。当你手中有了权力,这天下都是你囊中之物,那才是真正的当皇帝,你可以做得不仅仅是养花种草,还可以决定一切人的荣辱生死。”说着,太后抬头望向李元昊:“皇帝,哀家说的对不对?”

“对,太后说得极对。”李元昊双手攥的紧紧的,手心之中都是虚汗。

太后笑了笑,将李秀策放了下来,语气温柔的对他开口说道:“秀策,时候也不早了,快去国子监上课去吧。”

“我不去,我要和奶奶哥多待一会儿。”李秀策一脸委屈,潸然泪下,样子可怜兮兮,让人不忍。

“去、国、子、监、上、课!”太后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双手交错放在身前,盯着李秀策的双眼,一字一字说道。

眼泪在李秀策的眼睛中打转,望向一旁的李元昊,向自家大哥求救。

李元昊站起身来:“太后,孙儿给秀策求个情,让他在这多呆一会吧。”

“求情?”太后的语气越来越冷,她的霸道举世有名,她不喜欢看到别人扭捏的女子作态,更不喜有人忤逆她,一点小事儿都不行,“若是你这个皇帝不求这个请,哀家一心软也就算了,但是现在,秀策,马上去国子监上课!”

雨晴见此等场景,牵起李秀策的小手,低声安慰一两句,给他擦了擦眼泪,出了慈宁宫,向着国子监走去。

慈宁宫内,一片安静,吊针可闻声,太后稳坐在上方,不言不语,李元昊站在下侧,低头看不到表情,窗外的阳光移动了位置,将李元昊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过了半晌,李元昊叹了一口气:“太后,孙儿知错了,若是没有其他事情,孙儿先告退了。”

一直闭眼沉默的太后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她喜欢别人向她认错,这证明她又赢了一次:“既然皇帝知道错了,那也就不枉费哀家一片苦心。山西那边进贡了酸甜的山枣,皇帝坐下,品尝一些再走吧。”

“谢太后。”李元昊再次坐回座位。

大太监赵督领踩着小碎步离去,不一会儿,引着几个手托托盘的小太监走进慈宁宫,一盘盘酸枣摆放到桌子上,最后一个小太监或许是太紧张了,走到李元昊身前不小心一个踉跄,脚下不稳,眼看就要栽倒,手里的琉璃盏掀翻在地,一颗颗水灵灵的酸枣滚落了一地。

李元昊眼疾手快,伸手扶了一把,小太监堪堪止住身子,忙不迭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狗奴才,真是嫌命长!”赵督领一声冷喝,身子如同一阵风,瞬间来到小太监身前,双掌齐出,掌心蕴含着猛烈的罡风,狠狠向着小太监的头顶砸去。

赵督领之所以被称为“御猫”,除了做事狠辣之外,他也是一位内力深厚、武功卓绝的高手,这些年入宫行刺的人不少,不过基本都死在了这位大太监的手中,而且死相极惨,七窍流血,浑身筋骨脉络尽碎,偶有漏网之鱼,也被太后身边的第二条狗找出,扒皮抽筋,点了天灯。

不知何时,李元昊已经挡在了小太监身前,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对面汹涌而来的掌风,她忍不住眯闭上了眼睛。

最终,赵督领那凌厉的双掌在李元昊面前三尺处停住,止身,收拳,赵督领单膝跪地:“惊扰圣驾,奴才该死!”

而此时,太后刚刚嚼咽下第一颗酸枣,似乎意犹未尽,捏起了第二颗枣,全然不顾刚刚发生的事情。

李元昊心有余悸,她不清楚是否哪一天,对面老狗那一双手会在太后的暗示下没有停下来,直接袭在自己的身上,但是此刻她不想露怯,强行稳住心神:“一次失误,不至于以死抵偿。”

话音刚落,李元昊只觉得背后一股阴风凉气,刚刚还惊吓未定的小太监突然露出一个凶狠的表情,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从袖子中滑入手中,剑尖上扬,突然发难,冲着李元昊的后心扎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