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天子 《女天子》第四章 等等,等等,再等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李道策李李元昊小说名字叫作《女天子》,提供更多李道策李李元昊是哪部小说,李道策李李元昊是什么小说。女天子小说李道策李李元昊节选:李道策的话带着戏谑口气,让李李元昊大感无可奈何,这个小家伙儿别看年龄小,但是一个鬼机灵儿,有些事情…...

李秀策李元昊小说名字叫做《女天子》,这里提供李秀策李元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女天子小说精选: “哥,注意身子啊。”李秀策的话带着揶揄口气,让李元昊颇感无奈,这个小家伙儿别看年龄小,可是一个鬼机灵儿,有些事情无师自通,经常有惊人言行,察言观色,耍泼无赖的本事儿更是一流,即惹人厌又讨人喜,不见的时候,让人想念,见到了,恨不得一顿胖揍。没有理会李秀策,李元昊自顾自系着脖颈处的纽扣,几次之后也没成功,李元昊怕痒,平日里不系脖颈处的纽扣,敞开领子,但是今日要去慈宁宫跪安,衣着需要打理熨帖一些,不然让老巫婆见到了,又免不了一…

“哥,注意身子啊。”

李秀策的话带着揶揄口气,让李元昊颇感无奈,这个小家伙儿别看年龄小,可是一个鬼机灵儿,有些事情无师自通,经常有惊人言行,察言观色,耍泼无赖的本事儿更是一流,即惹人厌又讨人喜,不见的时候,让人想念,见到了,恨不得一顿胖揍。

没有理会李秀策,李元昊自顾自系着脖颈处的纽扣,几次之后也没成功,李元昊怕痒,平日里不系脖颈处的纽扣,敞开领子,但是今日要去慈宁宫跪安,衣着需要打理熨帖一些,不然让老巫婆见到了,又免不了一顿冷嘲热讽。

李秀策手脚并用爬上梳妆台,走到李元昊身前,伸出一双小手,干净利索的帮自家大哥系上纽扣,顺带着仔细捋了捋李元昊的明黄色龙袍:“哥,这龙袍的颜色真刺眼,不好看,我不喜欢。”

李元昊伸手拉了拉领子,不怎么舒服:“我也不喜欢,但是,没有办法,总要......受着。”

此时,小宫女也穿好衣服,轻轻一个跪身,低头走了出去,她的命运已经固定,敬事房会发放一些银两,送她回老家,然后老家四里八乡的豪绅贵族会趋之若鹜来家里提亲,彩礼一家比一家丰厚。小宫女知道那些有钱人的阴暗心理,毕竟自己曾经侍奉过皇帝陛下,能和皇帝“共用”一个女人,可不是年年都有的事情。

她不觉得命苦,只是有些可惜,没有亲自品味到昨晚的滋味,刚刚云雨便要离别,以后连悄悄偷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了。

李元昊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和小宫女说一两句,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密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等小宫女离开房间,李秀策重重拍在了李元昊的肩膀上:“哥,幸好你没有说话,不然让赵督领那条老狗知道了,不知道又要惹出多少事端儿,弄不好这小宫女的命就没了。”

李元昊笑了笑:“以后不准张口一个老狗,闭口一个老狗,这话太脏,小孩子不能说。”

“知道了,知道了。”李秀策翻了一个白眼,从梳妆台上跳了下来,走到书桌前,随意拿起砚台,观摩一番,颇感到无趣,又丢在一旁,“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不去向奶奶跪安啊,逢月中必去,我都烦了。”

李元昊将李秀策丢在一旁的砚台放回原有的位置,摆好:“这是礼仪孝道,应该持之以恒,不能感到烦闷。”

李秀策又翻了一个白眼,毫不顾忌的坐在龙椅上,双腿前后摇摆,抓起一本书翻看两页,又是丢在一旁:“礼仪孝道,礼仪孝道,真是烦人,哥,不如你下一道圣旨,让咱们大魏国废黜那些繁琐的礼仪吧。”

李元昊又将李秀策丢在一旁的书籍放回原来的位置,细心的摆好:“礼仪孝道是治国之本,强国之根,不能废黜。”

“哎,哥,你这皇帝做得憋屈,我替你不值。”李秀策拉起李元昊的手,“走,咱们给奶奶请安去。”

临走之前,李秀策不着痕迹将桌子上的砚台弄斜,他私下觉得大哥太认真仔细了,有点轻微的强迫症和洁癖,寝宫内各种物件都井井有条、一丝不苟,砚台位置、书籍摆放顺序、桌椅次序,都是固定不变的,若是地上有个果皮,大哥肯定要收拾打扫干净,不然整一天脑海中都会时不时冒出果皮的影子,不安心,而这正好挠到了生性洒脱的李秀策痒处,总是不自觉想要弄乱大哥的东西,然后看看大哥是否能够找出,摆正。

看到了李秀策弄斜砚台,李元昊笑了笑,没去管,和李秀策一同出了寝宫。

不一会儿,寝宫的门被大魏国的皇帝陛下打开,九五之尊走到书桌前,将砚台放正,摆好,满意的点点头,扭头出了寝宫。

从乾清宫养心殿出来,向北走,穿过交泰殿,经过坤宁宫,就到了慈宁宫。

一路上,李元昊走得四平八稳,颇具有帝王风范,李秀策却走得不老实,小脚踢着一颗小石子不断翻滚,还要和李元昊比赛,看谁踢得远。李元昊觉得好玩有趣,也想比赛,但是嘴上却拒绝了。

来到慈宁宫,仰头忘了一眼镶金的“慈宁宫”三个大字,李元昊再次整了整衣衫,稳了稳心神,和太后的每一次相见交谈,对于她来说都是一场战争。

寝宫前的小太监和小宫女们齐声跪安,还没来得及说“平身”,太后身边的那条老狗赵督领便一脸笑意的跑出来恭迎上去:“奴才恭迎陛下、小王爷!”

见到大太监如此这般作态,李元昊和李秀策同时出声:“老狗!”

李元昊的声音很小,密不可闻,也忘了自己还曾教育弟弟不要骂脏口,李秀策就没有这么多的顾忌,声音不小,刚刚能让赵督领听到。

老太监也不气恼,低头说道:“谢小王爷夸奖。老祖宗已经在里面等了多时,外面天冷儿,奴才伺候两位主子进去吧。”

此时,已值隆冬寒霜时节,夜降霜露,格外清冷,即使阳光明媚,也暖不透那股寒冷,但是慈宁宫内依旧温暖如春,各色各样的奇花异草在寝宫内争奇斗艳,散发出各种香气,最终凝聚在一起,形成一股醉人的淡雅香味。

能在如此时节见到百花齐放的场景,也算是奇事一件。

“老祖宗,陛下和小王爷到了。”赵督领尖声尖气的声音想起。

一位宫装美人款款走出,伸出一只手指头放在嘴边,冲着赵督领轻轻嘘了一声:“赵总管,老祖宗在里面正给芍药刨土,等一下才能出来。”

赵督领在宫内口碑不佳,人前人后被人骂作老狗,唯独眼前的宫装美人叫一声“赵总管”,真心实意。

“多谢雨姑娘提醒。”赵督领微笑答谢,老祖宗最喜清静,最爱盆栽,也最烦他人扰了她的清静。

宫装美人浅浅走到李元昊和李秀策身前,请安道:“雨晴叩见陛下、小王爷!”

“免了。”李元昊笑着让雨晴起身,“近来麻烦姑娘照顾老祖宗,辛苦了。”

“都是奴才应该做的事情。”雨晴回答,声音温软,恰到好处,透露着一股真诚劲儿,既不让人觉得突兀虚假,也不让人觉得客套表面。

但是一旁的李秀策却冷哼一声,脸上都是不屑,雨晴姑娘在宫内身份特殊,没有任何职务,也没有任何背景,但是却是太后的贴身宫女,话语权极重,虽然如此,雨晴姑娘没有恃宠而骄,对谁都是客客气气,左右逢源,宫内的口碑极好,人人都以能和雨晴姑娘攀谈几句而自豪。

若是如此这般,雨晴也只能算是太后身边的红人,远远谈不上让站在朝堂之上的文武大臣另看一眼,最根本的原因是,雨晴姑娘是太后指定的皇后人选,是将来要母仪天下的准皇后。

当初苏贵妃和索贵妃入宫,太后老人家欢喜高兴:“两个丫头入了宫,就是我李家人,怎么折腾都不为过,如何过分都不过分,若是皇帝欺负你们了,只和哀家说了,哀家给你们俩做主,必定不让你们俩受一点委屈。”话语一顿,老祖宗眼中有精光:“但是只有一条,若是有人觊觎这皇后的位置,哀家可是不依。”说着,太后拉起雨晴的小手,摸了摸对方的小脸:“那个位子是雨晴这丫头的,你们俩不能抢,听明白了吗?”两位贵妃战战兢兢,忙着点头称是。太后满意的点点头,笑意爬上脸庞,取下头上的凤钗给苏贵妃插上,又撸下手上的玉手镯给索贵妃带上,赞道两位丫头都是可亲的妙人,配皇帝算是亏了。

宫内人人敬雨晴姑娘,但是凡事儿都有例外,小王爷李秀策和贵妃苏倩儿就是两个例外。

李秀策和雨晴接触比较多,因为十岁之前,小王爷都是住在慈宁宫,十岁之后,方才搬离出去,住进了储秀宫,以往他并不讨厌雨晴,但是自从听说雨晴将来是要嫁给大哥时候,他就不舒服了。雨晴的温柔可亲变成了虚伪做作,好看的眼睛也变成了蕴藏阴谋,就连喜欢穿白色衣服的习惯也成了缺点,因为他觉得这天底下根本就没有女子能够配得上自家大哥,这雨晴也不行,虽然大哥的缺点也很多,比如强迫症,洁癖,私生活不检点等等,等等,再等等。

苏贵妃不喜雨晴的原因很直接,也很单纯,娇生惯养的她看不惯身边有人比自己受宠优秀,一个索柔就让她够闹心的了,还来了一个雨晴,更是让她窝心恼火,特别是雨晴的宠辱不惊、美丽大方仿佛火捻子一般,点着了她炮仗一般的性格,私下使了不少绊子,一开始她还挺害怕雨晴去老祖宗那里告状,战战兢兢了几天,后来发现对方并没有。苏贵妃像是抓住了软柿子一般,越发张狂,明里暗里耍了不少坏。她还一直坚定一件事情,别看索柔那家伙儿明面和雨晴那丫头客客气气,私下说不定比自己还恨对方,这就是读书读多了的人虚伪之处,远不如自己这般率真。

无论是李秀策和苏贵妃多么不喜欢雨晴,两人都不能否认对方的优秀,一个女子竟然可以温柔的像雨后阳光,笑得如同雨后彩虹那般,这是多么美的一个人啊。

但是,这妨碍不了两人讨厌这位宫内的万人迷,讨厌,讨厌,讨厌。

(喜欢这一章的名字,真好玩——等等,等等,再等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