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天子 《女天子》第六章 人定胜天,满室飘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赵督领李李元昊小说名字叫作《女天子》,提供更多女天子赵督领李李元昊,女天子赵督领李李元昊小说。女天子小说赵督领李李元昊节选:赵督领也了赶往,一双通体雪白的双手,携风带雨,重重印在了小太监的胸口之上。小太监一脸不可思议的…...

赵督领李元昊小说名字叫做《女天子》,这里提供赵督领李元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女天子小说精选: 李元昊心中一颤,只觉得背后阴风一阵,刚刚还胆战心惊的小太监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凶狠,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滑入手中,剑尖上扬,突然发难,冲着李元昊的后心扎去。李元昊头皮发炸,下一刻的反应也是快速,一脚踩在滚落在地的酸枣上,猛然向前趴去,希望能够躲过背后袭来的匕首。身后的匕首划着李元昊的衣服上撩而去,一击落空,但是那位小太监杀手并不气馁,猛然咬紧牙关,匕首转了一个方向,由上到下直刺李元昊的后背。此时,赵督领也已经赶到,一双通…

李元昊心中一颤,只觉得背后阴风一阵,刚刚还胆战心惊的小太监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凶狠,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滑入手中,剑尖上扬,突然发难,冲着李元昊的后心扎去。

李元昊头皮发炸,下一刻的反应也是快速,一脚踩在滚落在地的酸枣上,猛然向前趴去,希望能够躲过背后袭来的匕首。

身后的匕首划着李元昊的衣服上撩而去,一击落空,但是那位小太监杀手并不气馁,猛然咬紧牙关,匕首转了一个方向,由上到下直刺李元昊的后背。

此时,赵督领也已经赶到,一双通体雪白的双手,携风带雨,重重印在了小太监的胸口之上。

小太监满脸不可思议的望向赵督领,似乎有话要说,一张嘴,鲜血顺着嘴巴溢出,下一刻,小太监的身子如同飘落的枫叶一般,从慈宁宫内倒飞出去。

赵督领身子一闪,也跟了出去,只听见小太监一声凄惨至极的叫声回彻到慈宁宫内,其后便再也没有了声响。

太后坐在高处,眼神戏谑的望着刚刚站起身来的李元昊:“皇帝不好当,何必还要强当,秀策年龄也不小了,正是你当年登基称帝的年龄。”

此时,寝宫之内只有太后和李元昊,当年的事情两人也是心知肚明,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十年前,大唐朝廷动荡,先帝和皇后离世,留下三个孩子,长子李元昊,次女李元樱,和还在当襁褓中的小皇子李秀策,不幸,长子李元昊突染怪病,不久暴毙,太后为了李家江山,让女儿身的次女李元樱冒充李元昊登基称帝,和分裂出去的南梁划江而治,又和北方匈奴签订了渭水之盟,默认西边的西楚三州自立成国,其后方才有了如今的大魏。一晃十年过去,曾经相依为命的太后和李元樱,因为权势分道扬镳,矛盾越来越激化,想要掌权的李元樱也曾努力夺权,可惜每次最后都是手腕更强硬、控制欲更盛的太后赢了下来。

如今李秀策已经十岁,比眼前这位皇帝好控制太多了,何况李元昊的女儿身本身就是一个隐患,保不齐哪天就成了一出难以解决的无理手。

太后让两位贵妃豆蔻年华就能入宫,但是不准两位贵妃在二十岁之前和皇帝同房,目的就是为了隐藏李元昊女儿身的身份,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有些事情迟早都会露馅,一个男儿身的皇帝总归让人放心些许,至于李元樱的生死,没人在意。

心有余悸的李元昊感受了一下后背,衣服被划破,但是没有伤及身子,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听到太后让李秀策当皇帝的话语,脸色不变,开口说道:“太后,酸枣孙儿也吃过了,若是没有其他事情,孙儿就告退了。”

说完这话,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慈宁宫。

而此时,杀完人的赵督领走了进来,和李元昊擦肩而过,笑着说了一句“奴才恭送陛下回宫”,言语之间却没有恭敬的意思。

太后望着李元昊离去的方向,眉毛挑了挑,语气平淡的说道:“督领,如今你可是腹背受敌,皇帝不喜欢你,秀策也不喜欢你,能被两人同时不喜欢,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也算是独一份,以后无论这两人谁当权,你的下场必定凄惨,能留下全尸已然不错。”

赵督领弯腰低头,脸上一个谄媚的笑容,伸手扶起想要起身的太后:“老祖宗,您这可不就多虑了嘛,奴才的主子是您,这大魏国是天翻地覆也罢,改朝换代也罢,哪怕皇帝的位子轮流坐,只要老祖宗不杀奴才,奴才就死不了。”

太后停下身子,扭头望向赵督领那一张苍白的太监脸,笑了笑:“你这人什么都不好,唯独这一点好,忠心耿耿,让人放心,是一条好狗。”

“谢老祖宗夸奖。”这条老狗又开始在太后面前摇尾乞怜。

在赵督领的搀扶下,太后又行走了几步,突然伸出一只手,轻轻点了几下,微微一笑:“哦,皇帝是不是又和哪个小宫女行了云雨之事儿?”

“主子料事如神,今早儿又有小宫女来了敬事房,奴才给了些银两,将她打发出城,送她上路了。”赵督领说的轻巧,语气很淡,但是好像也隐藏了些许东西。

太后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冷笑:“果真是那几天的日子,皇帝年轻,身子壮实,难免精力旺盛,心中有邪火作祟,总需要发泄一下,可是纵欲过度也是会坏了身子的,让御膳房准备些水晶蟹送去乾清宫,给皇帝陛下败败火,免得他夜夜胡来,拖垮了身子。”

她自然知道李元昊来了例假,也知道女子那几日不宜多吃阴凉的食物,而水晶蟹产自北海之滨,属阴凉食物。

“对了,哀家问你,刚刚那个小太监是不是你指使的?”太后话锋一转,突然问了一句。

赵督领也不隐藏,开口回答道:“是奴才指示的,为的是给陛下提个醒儿,这皇宫不太平,要时刻小心。”

“提个醒?也只有你这种大奸大恶之人才能冠冕堂皇的说出这话。哀家看,你这是敲山震虎,给皇帝一个下马威吧。”太后丝毫没有责备赵督领的意思,“不过,以后这种事情还是少做得好,一两次还好,次数一多,皇帝也能品出一二来,若是捅了篓子,事情不好收场。哎,无论如何,他也是皇帝。”

“奴才谨遵老祖宗的教诲。”

在慈宁宫内溜达了几圈,太后突然觉得身子有些乏累,坐下歇脚:“最近怎么没见到人凤?”

太后身边有两条狗,一条是掌管皇宫内廷的大太监赵督领,另一条便是执掌大魏暗杀组织的楚人风,比之恶名在外的“御猫”赵督领,楚人凤更加阴暗,他人还能背后吐口吐沫,骂赵督领一声“老狗”,却是不敢私下对楚人凤嚼舌根子,因为说不定楚人凤的手下就在隔壁听着。

楚人凤手下有两大暗杀组织,一是对大魏内部铲除异己的皇城司,另一个便是对外行使刺杀任务的粘杆处,无论是皇城司,还是粘杆处,统统不受朝廷管辖,有独立的审讯机构和惩罚特权,只受楚人凤一人指使,而楚人凤不受朝堂监管,只受太后一人差遣。

楚人凤有一个比赵督领“御猫”更为阴狠的外号——人屠——杀人如同宰鸡屠狗。

赵督领不为外人道的眯了眯眼睛:“那个活死人不知道又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折腾什么阴谋诡计,老祖宗,若是奴才以后不得好死,这楚人凤必定是千刀万剐、死无全尸的下场。”

大太监的这番话被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宫女听到耳朵里,随后便会整理成册,送往太安城南城的一处不起眼宅院内,在那里,体型修长、双手纤细如针的楚人凤会轻轻翻开册子,看到赵督领所说的话之后,阴柔一笑:“这条老狗。”

太后坐久了,身子更乏累,赵督领忙着给太后捏肩解乏:“老祖宗,依奴才看来,这花房的诸多事情,该放下就放下了,教给雨晴姑娘照看就好,您的当务之急是调养身子。即使那些花朵凋谢枯败,也是命中注定,老祖宗不必太过挂心,其他不说,那妖艳的牡丹,虽然好看,但是也扎手不是?”

老太监话中有话,言下之意是当今陛下李元昊成了那扎手的牡丹,应该尽早废黜,不能股息,免得夜长梦多。

“这道理哀家懂,可是毕竟是亲手栽培。他人都不信哀家能在冬天种出满园春色,哀家偏偏不信这个邪,这不功夫不负有心人,哀家愣是种植出一屋子的五彩斑斓,向天下人证明,人定胜天。”

当年中原危机迫在眉梢,稍有不慎,李氏江山就只能在历史书籍中出现了,幸好有太后的人定胜天,方才在保住李氏血脉的同时建立了大魏。

“可是,老祖宗,如今这牡丹不但扎了人,而且侵占了其他花朵的空间,越发不好控制,若是不尽早处理,可能挤死其他花朵,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奴才知道,老祖宗希望能把芍药和牡丹放在另一个房间养,双方互不影响,可是这花香也是会满屋子乱窜的。”赵督领小心翼翼望了一眼太后,语气轻轻的说道。

他深层次的意思是,如今陛下长大,想要的更多,而且李元昊对李秀策的影响太大,总归不是好事儿。

站起身来,太后走到那盆怒放的牡丹花前,牡丹花被修剪的极好,没有多余的枝蔓,根正叶繁,只是枝蔓上的尖刺比较锋利,曾经还不小心扎了她的手,钻心的疼,而且牡丹花的花期也比她预想的早盛开了几天,香气格外浓郁,满屋子都能闻到,压盖了其他花朵,太后有些不喜这样的一枝独秀,太耀眼,让她提不起对其他花朵的兴趣,所以才把芍药花搬到另一间花房中培养。

“毕竟她也是我的孙女,我李家的后人,于心不忍啊。”自言自语说完这话,太后突然自嘲的笑了笑,摇摇头,显然她自己都觉得说的话可笑,在权势面前,亲情算什么东西,自古枭雄哪有儿女情长的。

老祖宗拿起一把锋利的剪刀,咔嚓一声,剪断了正在盛开的牡丹。

低头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牡丹花,太后没有一丝怜悯:“督领,拿出去丢了吧,虽然可惜,可是这花的香气,确实太过浓郁,哀家不喜,甚至有些讨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