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难返 楔子 卧室里的枪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客厅的座钟,最后但是在她的耐心的等待中又将迎来了新的一天,顾希趴在茶几上,深深地叹了口气。下午打电话问他会会回去,他也没说。可她是有最重要的的事要说他,现在的要不然他不回去的话中午打电话问他会不会回家,他没有说。可她是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他,现在要是他不回来的话--。...

客厅的座钟,最终还是在她的等待中迎来了新的一天,顾希趴在茶几上,深深叹了口气。

中午打电话问他会不会回家,他没有说。可她是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他,现在要是他不回来的话--

明知道他不会回来,却还是在客厅里等到十二点,那么现在,就可以安心去睡了吧?

顾希站起身,刚走到楼梯口,却听见按门铃的声音。

这么晚了,除了他还有谁?

顾希的心里,一阵雀跃,似乎这一整天的期待和失望都消失不见了,顾不得披肩飘落,就跑向了门口。

“你--”回来了!

后面的字还没说出口,她就被他的一身酒气给熏得向后退了一步。

他根本没有理会她脸上那倏然而逝的笑容,拉开门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那一瞬,冷气直扑她的怀里,身上只穿了一身棉布裙子的她禁不住哆嗦起来,赶紧关上了门。

顾希忙给他拿着拖鞋,他却直接把鞋踢在玄关,也不看她递到他脚边的拖鞋,就直接走向了客厅,倒在沙发上。

他从来都是如此,高高在上站着,由着她给自己套上拖鞋,而今天并没有。顾希站在玄关口,明明门已经关上,却感觉到了彻骨的冷意。

苏以珩起身,却也没看她,只是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几口水,嘴巴里的干涩消减了一些,才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茶几对面的她。

清秀的面容,一如初见。乌黑的长发挽在脑后,只有几缕碎发垂在肩上。瘦削的身上,那一袭青绿长裙,怎么看怎么冷。

“外面风那么大,怎么不知道多穿件衣服?”他的声音冷冷的,尽管是暖心的话,她却听不出一丝的温暖。

“刚才开门太急,忘了。”她挤出一丝笑意,撒谎道。

“我今天太累了,先回房睡了!”他说着,站起身。

他的脚步有点虚,顾希看出来了,忙上前扶住他。

“不用了,我能走。”他看了她一眼,推开她的手,径自走向楼梯。

夜色已深,顾希躺在自己的床上,手上拿着那张要给他看的纸,那是今天要同他说的事。其实她早就猜到他会不会不高兴,可还是想,试着问一下他。

他睡着了吗?他已经回房间好一会儿了--

顾希起身,想了想,还是拿着纸走向了他的卧室。

和他在一起,即便是结婚以来,她也没有在他的卧室和他同床到天亮,一直都是两个人各睡各的房间,不管在哪一个家里。

推开门,卧室里只有床头的灯照着,她小心地走过去,爬上/床,趴在他的身边。

苏--

她想推他一下,应该他睡的还不是很熟。

可是,当她的手刚放在他的手臂上,苏以珩猛地睁开眼,顾希还没有反应过来,额头上就一阵冰凉,一个冰凉的坚硬的物体贴在她的额头,她一怔。

苏以珩睁开眼,慢慢坐起身,他的手却没有动,始终握着那支手枪。

“苏,苏以珩--”她低声叫道。

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拿枪对着她?到底,怎么了?

而他的眼神,完全不是她熟悉的,不是热情,不是冷漠,更是,陌生!

苏以珩,为什么?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