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少霸爱:腹黑小蛮妻 第3章 你这么招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左容时淡淡的看几眼女人洋洋得意的小脸,轻轻地拧眉,冷言道:“现在的走吗?““去哪里?”“领证。”“额,哦。”江沫闷闷的应了一声。左容时并没有错过了她眼底下意识闪现出的,一丝抗“额,哦。”。...

左容时淡淡的看一眼女人得意的小脸,轻轻蹙眉,冷言道:“现在走吗?“

“去哪里?”

“领证。”

“额,哦。”

江沫闷闷的应了一声。

左容时并未错过她眼底下意识闪过的,一丝抗拒。

心口一痛。

“真的想清楚了?”他问。

江沫立刻扬起脑袋笑的云淡风轻:“当然,我可不想再回去精神病院。”

所以,只是为了不回去精神病院?

左容时表情一僵,嘴唇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但司慧敏正好走过来,他迅速闭口。

司慧敏脸色很不好看,眼底的嫉妒都快要满溢出来了。

她努力的克制自己心口的怒火,看向左容时:“容时,你对沫沫真好,这里的布局品味真不错。这样,左叔叔就不会知道了。“

左容时眉头微皱。

江沫勾起嘴角,暗暗笑了一下,然后装作惊慌的样子,问司慧敏:“这是怎么回事?容时放我出来的事情,左叔叔还不知道吗?”

司慧敏立刻‘惊慌失措’的来回看一眼左容时跟江沫,然后满脸担忧的说道:“对不起沫沫,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当初因为你用刀子割断了容时的右手手筋,左叔叔把你扔到精神病院,并且告诫左家上下,谁也不准接近你。

其实这次容时带你出来,也只能是悄悄进行,肯定不能让左叔叔知道啊。“

江沫眼底冒过寒光。

好一顿解释。

既提醒了左容时她怎么割断了他的手筋的旧恨,又暗里提醒她见不得人,只能躲藏着。

若是从前那个心高气傲的自己,肯定直接甩袖子走人了。

江沫心底冷笑了一下,面上却摆上欲哭的可怜样,直接扭头抱住左容时的手臂:“对不起左容时,因为我,让你违背了左叔叔的意思。“

然后她咬咬嘴唇,一副下定决心痛改前非的样子说道:“我保证,以后肯定不会‘任性冲动‘了,也会去求着左叔叔原谅我的。”

边上,司慧敏看着嘴角差点抽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还是那个倔强的一根筋江沫吗?

左容时的目光,微寒的落在紧紧抓着自己手臂的洁白小手上。

心里狠狠的酸着。

“你说的,都是真心话?”

江沫大大的点头:“当然是。“

一脸的识时务者为俊杰。

“那现在就去。”

江沫眨眨眼睛,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左容时拖着离开了公寓,坐上了副驾驶。

司慧敏焦急的赶出来,左容时的车子都没影了。

车子停在民正局门口,江沫搓搓手,抬头努嘴:“我什么证件都没带出来,怎么办?“

左容时面无表情的拿出手机。

“米瑶,到哪儿了?”

“两分钟。”

看着左容时放下手机,江沫立刻开口问道:“米瑶来做什么?”

“拿证件。”

没有一句废话。

两分钟后,米瑶准时站在车前。

左容时下车,接过一个黑色的文件袋。

江沫刚打开车门,文件袋就被精准的扔过来,她弯腰抱住。

打开,里面不只有她的身份证,户口本,连出生证都在。

江沫嘴角抽抽:“我们结个婚,怎么跟贩卖人口一样。”

左容时没理她,倒是米瑶冷着脸的解释道:“少爷这是为了你好,彻底脱离左家人的视线。”

米瑶身材完美,面孔过分清丽而显得有些苍白。

江沫看过去的时候,清楚的在她眼中看见了鄙夷跟厌恶。

她淡淡的耸耸肩,毫不所谓的转向左容时,面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你想的好周到哦。”

时间已经接近傍晚,夕阳的余晖落在女孩的笑容之上,染起了水汽一样的氤氲。

左容时看在眼底,心口不受控制的漏跳一拍。

他迅速移开视线,淡淡道:“进去吧。”

然后率先迈开长腿。

江沫再次扫了一眼米瑶,忽然伸手,颇有宣誓主权性质的拉上了左容时手。

两个人手心相对,左容时的手指明显僵硬勒一瞬。

他微微侧头,余光里,女孩的笑容招摇而美丽。

整个过程,没有想象中的繁琐,江沫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到了最后签字的环节。

她拿起笔,正准备写下去,耳边一道冷淡的声音传来。

“想清楚了,一旦签上字,这辈子你都别想逃走。”

江沫轻轻勾起嘴角,然后果断的下笔签好了自己的名字,将纸张推过去笑眯眯的说道:“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左容时你这么招人,就怕你跟人跑了呢。”

她的笑容那么清澈美好。

左容时沉沉的看着那张狐狸一般可爱的笑脸,眼神闪烁复杂的光芒,然后低头,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从民正局出来,江沫愉快的伸了个懒腰,好像刚刚只是去逛了街或者看了一场电影一样的寻常。

“我们回家吧?”她回头看向左容时。

家?

左容时心口一动,点头。

晚上,左容时准备叫米其林餐厅的大厨送饭过来,被江沫阻止了。

“我会做。”

左容时沉默了一下,却放下了手机。

隔了一会儿,他走到厨房边上,看见江沫围着围裙忙活的背影,觉得心里热热的。

这就是,家吧。

他跟她的家。

他几乎想要去抱住厨房里的小女人。

左容时眼底一热,身形有些不稳的回身进了书房。

“吃饭啦。”

江沫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来,就大声的吆喝起来。

一分钟后,左容时抱着一瓶她叫不出名字的酒,从书房里出来。

闻到他身上已经浓郁的酒味,盖过了平日的香气,江沫皱皱鼻子:“还没吃饭,你喝什么酒?”

她还围着围裙,活像个凶巴巴的小主妇。

左容时刻意避开她过分锐利的视线,到桌边端坐下,掩饰一般说道:“晚饭本来就应该有酒。”

江沫拧了眉头,却没说什么。

她要讨好左容时,给他顺毛都来不及,怎么会主动招惹呢?

转头开始介绍自己做的菜。

“诺,这个是番茄炒蛋,这个是平菇,这个是……”

一一说完,她摸摸鼻子:“嘿嘿,都只是简单的家常菜,肯定比不上米其林大厨师了。不过今天是我们领证的好日子,所以我想,应该亲自做饭比较有意义嘛。”

然后,她紧张的看向左容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