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少霸爱:腹黑小蛮妻 第1章 我是左容时的女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是你偷的吧?那些药。”男人冷声责问,脸上彻底地的露着面目狰狞来。江沫淡淡的扫几眼面前的穿着蓝衣服一脸恶狠狠的看护,一言不发。男人见状钳住江沫的下巴,手指用劲,下巴被男人冷声质问,脸上彻底的露出狰狞来。。...

“是你偷的吧?那些药。”

男人冷声质问,脸上彻底的露出狰狞来。

江沫淡淡的扫一眼面前的穿着蓝衣服一脸恶狠狠的看护,一言不发。

男人上前钳住江沫的下巴,手指用力,下巴被他捏的咯吱作响。

她疼的脸色发白,可那双过分漂亮的眼睛里,竟然看不见分毫的恐慌。

男人见状,古怪的眯起眼睛,放开她的下巴。

“呵呵,还是那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如干脆,我们今天来玩儿个特别的?你都已经喝醉了,很快就会舒服的。”

男人眯起眼睛,目光毫不掩饰的由上至下,打量眼前的美人图。

江沫恶心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当年的景象好像就在眼前重播。

上一世的她为了替心爱的男人报复左容时,不惜断他的手筋,导致被左家人丢进精神病院,最终即便惨死,也没能救得了所爱之人。

重活一世,她怎么可能让悲剧发生?

江沫便捏紧手指,脸色发白的紧紧咬住嘴唇。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那么这一次,她绝对不要再被人驱使蒙蔽,她一定要让害死她的人,付出代价,一定要好好的守护左离泽!

醉意,已经在身体慢慢的发作起来。

江沫推开眼前的男人,下意识后退几步,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房门,心里数着时间。

快了,就快了。

只要,再忍耐一点点时间。

江沫死死的捏紧手指,指尖扎进掌心里,鲜血淋漓的疼痛,终于暂且压制了眩晕。

她的余光,迅速的扫过靠近门边的桌子上,一盆向日葵,那是属于他和她的,只是……

男人再次走近一步:“嘿嘿,别试图逃跑,又不会有人来救你。”

江沫心里一横,使出全身的力气,抓起花盆,毫不犹豫的朝着男人的头上狠狠砸下去。

下一秒,男人倒在地上哀嚎起来。

“啊!你这个疯女人,竟然敢用花盆砸我?”

江沫目光冰冷的看着地上的男人,耳边,清楚的听见了把手旋动的声音。

接着,她怀着自我演技爆棚的满足感,扬起下巴一脸骄傲的喊着:“我是左容时的女人,就算我们之间有误会,他把我暂时放在这里,可你若是敢占了左容时的女人,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吗?”

房门打开,门口站着的一男一女看见眼前的一幕,皆是满脸惊讶。

“天呐,沫沫,你在做什么呀?”

司慧敏嘴角抽搐的来回看看地上的男人和满脸傲娇的江沫。

江沫回头,故意面露惊讶的看向她昔日的好闺蜜司慧敏,这张美丽精致的面孔,她至死都不会忘记的。

她是那么信任司慧敏,可也正是被这个好姐妹,一步一步的,推向了无法回头的深渊。

捏紧手指,江沫逼着自己暂且咽下心头浓烈的恨意,眼底逼出几滴泪水来,要落不落的样子,配合上她本就是天仙一般的姿容样貌,更加是我见犹怜。

“敏敏,我好怕啊。”

江沫扑上去,抱住司慧敏。

司慧敏根本没想到进来看见的会是这一幕,明明是她算计好的,哪知道……

江沫抱着司慧敏哭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脑子再次眩晕起来。

暗自骂一声,恨不得手指收紧,掐死眼前这个狠毒的女人,可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放开司慧敏,终于看向门口站着的另一个人。

男人目光清冷,眉宇之间淡漠的仿佛万里冰封的雪山之巅,但是那双眼睛的深处,看向她的时候,又似乎被人放入了银河一般深邃不可捉摸。

“左容时。”

江沫喊了一声这个名字。

心底不自觉的,泛上来一股子的寒意。

即使是重活一世,她仍旧害怕他。

“嗯。”

没有别的话了。

面前的男人,是她改变命运唯一的机会。

江沫鼓足了勇气走过,勾住左容时,凑到他的耳边:“救我。”

左容时被热气喷的,耳垂发红,他轻轻皱眉,看向眼前的小女人。

江沫面颊带着不正常的熏红,一双眼睛,如烟如雾的含着水汽,嘴唇好像等待着采撷的花芯。

小妖精。

左容时的大脑里,不由的闪过这个词。

“为什么呢?”

他语气冷静,但眼眸里有着狼狈的热情。

江沫清楚的看见了那抹热情,心底的火焰混杂了酒精的发散,她迫不及待的靠近左容时的唇角。

他的唇色微淡,有着薄情的弧度。

江沫有些混乱的眯起眼睛。

这香味,太熟悉了!

左家是香水世家起家的,虽然如今家族的名下企业,已经遍布了行行业业全国各地,但是香水业,更加是到了垄断全国的地步。

在江沫的记忆里,只有面对制作研发香水的时候,左容时脸上的表情才不是淡漠而高傲的。

而此时,鼻息之间的香味,竟然跟上一世死去的前一秒嗅到的。

一模一样。

是他!

江沫心口一阵冰寒,可是酒精的作用,使得最后仅剩的理智,也将要消失。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左容时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江沫深深的吸气,鼻息之间那股子好闻的味道,终于夺走了她心头所剩无几的抗拒。

她伸手勾起左容时的下巴,面前的俊美容颜,无限放大,勾惑人心。

“我是你的女人,你现在,就是我的解药。”

她呵气如兰,眼神如同迷雾一般。

左容时抱起她,直接出门,穿过走廊,进到司慧敏的医生办公室里。

司慧敏已经完全惊呆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左容时抱走了江沫,脸上都气的要泛绿光了。

“容时。”

司慧敏跟在后面,匆忙的喊了一句。

可是回应她的,只有左容时狠狠的关上办公室的门。

司慧敏站在门口,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彻底傻眼。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