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心影后 第6章 导儿,这是你的口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OK了!”化妆打扮师分外不满意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不由得感慨季媱是她没见过的可塑性最强大的女明星,最最最重要的的是真的好美好美。彻底完蛋了,消失了已久的花痴病又要犯了。镜中镜中的季媱双眸如灿若星辰,一袭淡绿色的长裙加身,袖口上绣着水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OK了!”化妆师格外满意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不由感叹季媱是她见过的可塑性最强的女明星,最最重要的是真的好美好美。完蛋了,消失已久的花痴病又要犯了。

镜中的季媱双眸如灿若星辰,一袭淡绿色的长裙加身,袖口上绣着水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谢谢你,辛苦了。”

季媱回眸一笑,眸含春水清波流盼,脸颊上的梨涡仿若载满了醉人的善意让化妆师不忍心头一动,‘扑通扑通’的宛如小鹿乱跳,脸颊瞬间染红,结结巴巴地道:“不...不用谢,这,这是我应该做的。”

季媱在剧组的第一幕戏就是大反派四王爷在回忆过往青葱少年之时与念念的第一次相遇。那时的念念是名动京城的第一花魁,那时的四王爷鲜衣怒马正当少年时。

“各单位准备好,ACTION!”

古香古色的街道上满是叫卖声掺杂着来往行人的言谈笑语好不热闹,整齐有序的街道集市一派繁华之样,可见大韩朝代的国泰民安。

“驾~”一声长呵声在嘈杂的街道上仍是听得鲜明,‘哒哒’的马蹄声惹的路人纷纷躲避唯恐得罪了什么贵族大臣。看热闹的也自是不少,但疾驰的马蹄声‘哒哒’卷起扬尘之余猎猎衣角迷了不少人的眼。

鲜衣怒马少年时,初次征伐凯旋而归的四皇子怀揣着热乎乎的投降书向着威严的皇宫疾驰,眉间的欣喜难掩,俊逸的面容上更是多了些看惯生死的成熟。

楼台高阁处,‘望花院’的招牌甚是惹眼,足有京城第一大青楼的富贵气派。‘徵~’铿锵有力的《塞外曲》响起,透过轻纱薄帐传入四皇子的耳中。

‘吁~’又是一声长呵,战马嘶鸣急急止了前蹄。

清风徐来,带着四月落英的芬香刮起了那层层轻纱,映入眼帘的首先是那双纤纤玉手,面纱轻遮的绝世面容仅透过那双澄澈如秋水悠悠的眸子便可知美人目,美人骨,纵使是看多美人的四皇子也愣了片刻。

“咔!”

石磊导演格外的满意地看着回放,脸上的笑容简直都要堆满了那眼角的褶皱。一旁的编剧将脖子伸的老长眯着一双眼睛细细地盯着季媱的一切表情,难掩激动之情。

“这就是我想要的念念啊,就是这样,演活了演活了......”

编剧不断回味着回放嘴里还絮絮叨叨地表露着心声,看得副导演哭笑不得,看来咱任大编剧的戏痴程度丝毫不压于石磊导呢。

“你也别太容易知足,这才是第一幕亮相罢了,想测测季媱的真正实力还是要看下一幕的。”

石磊导演虽然对季媱一遍过的表现很满意,但他历来对这些年轻演员都因怀有寄托而挑剔,在他眼中这场很简单还不足够让他来对季媱的表现作出更加客观的评价。

不过作为多年好友的任大编剧已经在石磊导演的表情中捕捉到了一丝欣慰和满意,心中暗叹:这个老顽石还真是爱在心中口难开的典范。

出演四皇子的李铭炫算得上是季媱的学长,不过不同的是出道早毕业就选择入圈,而季媱属于边表演边读研究生的,所以两人之前也少有往来。

原本李铭炫还不怎么看得上这个一出道就绯闻满天飞的小花旦,觉得季媱就是凭着一张脸和无底线的炒作才坐上了小花旦的位置。不过今日他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仅仅是一幕戏虽不能说明些什么,但关键在于他的那一刻呆愣绝非表演而是发自内心的。

而季媱则像个没事儿人一样,一边配合着化妆师补妆一边盯着下一幕的剧本,默默地揣测着该有的情绪。

“铭炫,季媱,你两个过来一下,讲一下下一幕的戏。

下一幕是四皇子夜入青楼,正巧看到念念在众多男人间嬉笑,因此和念念发生了争执。

“这一幕,念念的感情是极为复杂的,她爱四皇子但自知不配,倔强的性格又使得她会服软,总之是一种很纠结的情感表现......”

对于石磊导演的分析,季媱都快速地记了下来,使得被画的密密麻麻的剧本增添了新笔记。

“都明白了吗?”

石磊导演不太确定地问道,面前的两人都乖乖地点了点头,好像两个受教的小学生,惹得石磊导演不觉一笑,眼角的皱褶更是深了几分。

“导儿,我们要是说不明白结果如何?”

李铭炫走的本就是不羁美少年路线,个人性格本就欢脱。一见到面带笑意的石磊导演就忍不住想‘调戏’一番。

“咳咳~”站在一旁的季媱清咳了两声想提醒‘不要命’的李铭炫。谁人不知石磊导演就是个暴脾气,一言不合都可以把你怼到欲哭无泪,这李铭炫怎么偏偏非要在太岁头上动土,动土就不说了,为何要拉上她啊?

果不其然,石磊导演那僵硬的笑容立刻消失,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河东狮吼之功,道:“不明白也要给我演,演不好就给我滚!”

得了,这妆容是白补了。

“季媱是吧?都快开拍了你怎么还没给我补妆,是要上天吗?”

石磊导演后知后觉地看到了季媱脸上的水印子,小暴脾气再次发作。

“导儿,冤枉啊!这是您老的口水。”

垂着头的季媱弱弱的说道,语气中的委屈让人听的哭笑不得。不过这次换做是李铭炫惊呆了,这丫头怎么比自己都猛,厉害厉害!

“那个,亲爱的敬爱的导儿,我俩先去努力对台词了,您老辛苦了!”来了个敬礼,季媱不由分说拉着李铭炫的衣袖就避开了石磊导演的危险距离。

此时不跑何时跑,她可不想被导演惩罚当着众人面做俯卧撑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