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是个技术活 005显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隔著门口,孟蕊儿都听见了杨翠花的笑声。的确是在村长家里聊的很好了,大约是孟哥儿读书学习的事情一言为定了。孟蕊儿再打开门迎了回去,看见一家人带着孟哥儿的笑容,也配合好的露着了喜悦之情的表情。“爷奶,爹娘,是也不是有什么好事啊。”孟三奶奶笑着抱着孟哥儿,道:“看来是在村长家里聊的很好了,大概就是孟哥儿读书的事情说定了。。...

隔着门口,孟蕊儿都听到了杨翠花的笑声。

看来是在村长家里聊的很好了,大概就是孟哥儿读书的事情说定了。

孟蕊儿打开门迎了出去,看到一家人带着孟哥儿的笑容,也配合的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爷奶,爹娘,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孟老婆子笑着抱着孟哥儿,道:“村长家答应了,说是明年开春就帮我们去他们那个秀才亲戚那里打招呼,让哥儿去镇上念书。”

孟蕊儿意料之中,面上大喜:“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以后弟弟就是读书人了。”

孟招弟眼神动了动,站在厨房门后,捏紧了手。

孟盼儿却一脸懵,她关注的只是一件事情。

“弟弟以后去镇上了吗,什么时候回家啊。”

孟丘:“镇上学堂里面的小孩子都是住一起的,上十天放一天,过年和农忙的时候也要休息,这些时候弟弟就回来。”

孟盼儿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弟弟,你一个人在外面到时候要照顾好自己啊。”

孟哥儿认真点头:“我会好好念书的。”

孟老婆子爱怜的摸着孟哥儿的脑袋,一张脸笑得跟陈皮似的:“我们家哥儿聪明,到时候考个状元回来给奶奶看。”

孟老头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这个老婆子,就晓得说梦话。”

孟丘倒是很认真道:“要是考个秀才,也不一样啊,不过我听说,要是真的考起那什么举人了,那就跟平头老百姓点都不一样了。”

杨翠花低声:“反正念书的就是不一样,肯定跟十里八村这些只晓得玩泥巴的男娃娃不一样。”

全家人这时候的态度都是赞成的。

孟蕊儿暗自咋舌。

好家伙,全家人也只有这个时候优越感是统一的了。

孟家因为是五代单传,所以一直没什么亲戚旁支可以帮忙,人丁稀少。

但正是由于是五代单传,每一代的财富都累积了起来,所以到了现在,孟家的田地和存的钱比起村子里的人来说都是丰厚的。

就比如家里连生了三个女儿,全家人也没想过愁吃穿的事情,只是觉得没有儿子就是绝后了而伤心。

之前村子里有人嫉妒,就老是借着孟家没后的事情来讽刺。

这孟家一家也是因此忍了很久,等到收养了哥儿之后,便说当初算命说的要抱去庙里才能养活,现在才抱回来。

也好在杨翠花在生了孟盼儿之后就没脸见人,几乎足不出户。

孟家人硬要这么说,村子里其他人就算不承认,明年上也确实没啥说的。

至于自己,孟蕊儿想了想,当初照的借口就是早产,以为养不活,就送去山里一户人家寄养了,后来生了儿子,算了八字,说是两姐弟犯冲,所以一直等到现在才都接回来。

这些话都是孟老婆子张口就来的,孟蕊儿才听到的时候也是忍不住赞叹孟老婆子这本事。

大家欢喜过后,孟老婆子到了厨房里,白了一眼孟招弟:“今天算你运气好,滚出去,别在这里碍着我的眼睛,以后再敢说你弟弟,你看我打不打痛你。”

话音刚落,孟招弟便一声不吭的出了厨房躲进房间里。

因为今天这件事情算是大喜事,孟老婆子就指挥孟丘抓了一只大公鸡要杀了吃。

孟蕊儿便在灶边烧火热水,孟盼儿黏着她,也等着中午能吃上香喷喷的鸡肉。

外面孟丘在忙活,孟老头子坐在那里笑嘻嘻的看着。

杨翠花便和孟老婆子拿了针线活到灶边一边烤火一边干。

孟哥儿也被叫来,坐在小板凳上烤火。

本来还算宽敞的厨房,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拥挤。

很快,水热了,鸡也杀好了,杨翠花放下针线活,洗了洗手,干净利落将鸡拔了毛。

这时候,孟老婆子拒绝了孟蕊儿在家用热水收拾鸡不冷手的提议,端着木盆提了菜刀就要去河边收拾。

孟蕊儿:“………”

她不会猜错的,这孟老婆子肯定是单纯的想炫耀显摆,河边都是村子里妇女们的聚集地,想炫耀的最好地方。

可谁知孟老婆子临走时候,非要把孟蕊儿也要叫上。

“蕊儿跟奶奶一起去河边吧,顺便拿点脏衣服去洗了。”

孟蕊儿面上笑着答应,心里在骂娘。

大冬天的真的是没事干了,在家烤火不香吗,非要为了炫耀显摆跑去河边摸冷水吹冷风,真是造孽哦!

跟着孟老婆子顶着冷风出门了,孟蕊儿使劲儿低着头,避免冷风刮在自己那脆弱的小脸蛋上。

孟老婆子挺胸抬头,路上见人就打招呼,说的话也几乎都是那个意思,但是换的语气十分丰富,都毫无一例外的嘚瑟。

“哎呀,就是都要过年了,杀个鸡也没什么,,又不是杀的天天下蛋的母鸡,没什么好心痛的。”

“哦,你家昨天也杀了鸡的,一个月杀了两只?我们家差不多,这也就是这个月第三只。

哈哈,没有没有,还不是我们家哥儿想吃,孙子想吃,肯定舍得啊。”

………

一种到了河边,孟老婆子手脚利索的切开鸡腹,仔细的清理收拾。

孟蕊儿在不远处拿着野生皂角搓衣服。

河边的人自然也是会问起来,孟老婆子便不嫌累的一次次重复。

不经意间,就提到了孟哥儿要去念书的事情,自然是收获了一大片羡慕和嫉妒的眼神。

孟老婆子心里那叫一个爽啊。

鸡收拾完了,衣服也洗完了,回去的路上,到了一个小岔路口,孟老婆子将鸡砍了一小半下来,随后递给孟蕊儿。

孟蕊儿抓着一只鸡爪,心中顿时明白了,她这是要去见未来公婆的节奏了。

孟老婆子笑道:“你认识路吧,把这一半鸡给村长家里送过去。

哦,对了,到时候送完你就说,你只是顺便洗两件衣服,看见家里有两件脏了点的,就顺手跟奶奶一起出门洗了。

送完就赶紧回来,别在门口站久了。”

孟蕊儿:“知道了奶奶。”知道了,老狐狸。

拐了个弯,孟蕊儿顶着寒风,心中悲愤。

她现在只想赶紧送完回家烤火,今天是再也吹不得冷风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