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是个技术活 003带刺的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孟三奶奶笑嘻嘻的将粉色的绢花在孟蕊儿头上比画了好几下,又小心翼翼的收了回家去。“这个东西据说是那些大户人家家里的女子才戴的,一朵都当几斤肉了,奶奶先给你收出来,直到你大些了再给你。”孟蕊儿笑问:“那要直到什么时候啊?”孟三奶奶眼含深意:“总要“这个东西听说是那些大户人家家里的女子才戴的,一朵都当几斤肉了,奶奶先给你收起来,等到你大些了再给你。”。...

孟老婆子笑嘻嘻的将粉色的绢花在孟蕊儿头上比划了好几下,又小心翼翼的收了回去。

“这个东西听说是那些大户人家家里的女子才戴的,一朵都当几斤肉了,奶奶先给你收起来,等到你大些了再给你。”

孟蕊儿笑问:“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孟老婆子眼含深意:“总要再等个三四年吧,等到你十三四岁,就是大姑娘了。”

孟蕊儿记得,村长家那小孙子,比她大个三四岁的样子,等到她十三四岁,那小子就十六七了,这年纪不就是这边认为的刚刚好吗。

还好,没有真想着早早的就将她送过去。

现在这节奏,大概就是两家人私下说好了。

孟老婆子这个时候将还在被窝里睡着的孟老头子喊醒。

“起来洗脸了。”

两人洗完脸,孟蕊儿端着盆子回了屋子里。

重新装了水,孟蕊儿将盆子端到了另外一个屋子里,里面孟丘还在睡觉,杨翠花正准备起来。

杨翠花:“招弟和盼儿还在睡啊?”

孟蕊儿:“没事,让她们多睡会儿,我睡不着了才起来的。”

杨翠花穿好衣服,接过布巾,轻手轻脚的给在床中间睡得香甜的孟哥儿擦了擦脸。

随后,杨翠花才开始洗脸。

孟蕊儿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神在孟哥儿脸上停留了一下,随后便收了回来。

这小东西,脸蛋红红,一看就睡得热乎,杨翠花和孟丘盖的被子是要大些暖和些,而且两个大人中间夹着,就更加暖和。

现在已经六岁的孟哥儿,长的就像年画上的孩子似的,在孟家这几年,吃的穿的都是最好的。

孟蕊儿有时候也担心孟家这么宠着会把孟哥儿宠坏,但是还好,孟丘这个严父,再加上孟蕊儿自己的监督,孟哥儿一直都是乖宝宝的模样,没往熊孩子那边发展。

私下里,孟哥儿也是一如既往的听她这个亲姐的话。

人家都说小孩三岁前不记事,可血缘关系就是抹不掉,孟哥儿始终都还是对孟蕊儿态度更不一样,他人小,心里却也清楚孟蕊儿才是自己亲姐。

只是平时,这种情绪从来没表达出来过。

再次回到厨房,孟蕊儿又端了水到自己睡觉的屋子里。

孟招弟已经醒了,她看了孟蕊儿一眼,起身开始洗脸。

孟蕊儿推了推还在睡觉的孟盼儿:“盼儿,起来洗脸了,洗了脸吃早饭了。”

孟盼儿哼唧着不肯起来。

谁知道孟招弟忽然将布巾放进盆子里,沾了一布巾的水猛地打在孟盼儿脸上。

“一天天就知道睡睡睡,你是猪吗,叫你起来还不起来,懒骨头!”

孟蕊儿微愣,随后恢复正常。

孟招弟眼神从孟蕊儿身上滑过,丢下布巾出了屋子。

刚梦到自己吃大鸡腿的孟盼儿一下子被惊醒,吓得赶忙立起身来,随后摸着自己脸上温热的水渍一脸懵的看着孟蕊儿。

“三姐姐,二姐姐又打我。”

孟蕊儿笑着安慰孟盼儿:“哎呀,这个不算打,你快点起来洗脸,我今天蒸饼的时候,上面涂了点猪油的,你早点起来吃上面的就是油多的。”

一听这话,孟盼儿速度飞快,穿衣穿鞋洗脸一气呵成,直奔厨房。

看着孟盼儿那一副傻样子,孟蕊儿忍不住轻轻摇头。

孟招弟属于典型的中间人士,排第二,没有孟大丫得到过的宠爱,偏偏下面还有一个幺女孟盼儿。

孟蕊儿想,在她和弟弟没有来之前,孟招弟大概也是最不被喜欢和受忽视的那一个。

孟盼儿虽然是第三胎的幺女,但是很长时间也是家里最小一个,得到的关爱必定是要比孟招弟多的。

已经出嫁的孟大丫是孟家人最喜欢的,同时也是教的最好的一个,逢年过节孟大丫回来时候,孟蕊儿跟这个人打过交道,是个很大方也很有能干主见的人。

孟盼儿则是心中只有吃的,傻乎乎一个,单纯,小孩子心性,贪玩好耍是经常的事情。

孟招弟则是这个家里最格格不入的一个。

孟蕊儿看到她的身上有很多刺,要比同龄人都要阴郁不少,脾气不好,老是趁着大人管不到的时候欺负孟盼儿。

在刚来这个家的时候,孟蕊儿就感觉到了孟招弟对于自己弟弟的敌意,以及对于自己的不屑。

没错,就是不屑,就是看不惯自己现在这些表现。

孟蕊儿记得,曾经有一次,两个人一起在山上打猪草的时候,孟招弟就忽然直直看着她。

孟招弟拿着镰刀狠狠的砍掉一丛灌木,盯着她。

“你讨好那么多人又有什么用,到时候还不是要被拿去换彩礼钱,反正你弟弟不用干什么,他就是这个家里的宝贝,我要是你,我才懒得干那么多。”

那时候的孟蕊儿抬头看了一眼孟招弟,道:“因为我不是亲生的,盼儿记不清楚,你记得清楚,就算家里人经常好像忽略你,但是你还是亲生的。

就算以后要被拿去换彩礼钱,但是现在你还是住在这个家里,你家里人都不会赶你走。

但是我不是,你家只想要我弟弟,我要是想以后过的舒服点,肯定要好好表现我自己。”

孟招弟脸上的表情还是不屑的。

“都一样,反正我不是个男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爹娘当初那么喜欢大姐姐,现在还不是只想着给儿子攒钱,把大姐姐给的东西全部都留给儿子,哼…

他们,根本就没想过我,天天喊我照顾盼儿那个猪,说我是姐姐要干什么,他们又没有像大姐姐那样对我过!

我根本就不稀罕这个家。”

那时候的孟蕊儿静静的听完孟招弟这番话,随后继续将脚边的猪草割了放到背篼了。

最后要下山的时候,她只说了一句话。

“你起码还有爹娘可以埋怨,我爹娘都没了,而且,要是他们对你真的那么差,你现在也不会意识到他们对你差,也根本不会说那些话。”

真正被打压,一点爱都没有得到过的人,是不会真的说出这些话的。

孟招弟那时候不懂,到现在也还是不懂,但是孟蕊儿倒挺欣赏孟招弟有反抗的意识,只是最好再有些自己的脑子。

孟蕊儿将水端出屋子,准备吃早饭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