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末秋未至 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星光缀亮了穹顶,夜幕如约呼啸而来。此时却没了寒鸦一点点,万鸟归巢,也没了小桥流水,群燕纷落,仅有那路旁的街灯散着鹅黄色的光芒。林海从机场出,踱在大城市的街道,这可能会是他去到过距离最远的地方,由北向南,犹如南飞的候鸟,只但是自己稍显孤独罢了。滴滴,林海从机场出来,踱步在大城市的街道,这可能是他去到过最远的地方,由北向南,如同南飞的候鸟,只不过自己略显孤单罢了。。...

星光缀亮了穹顶,夜幕如期而至。此时却没了寒鸦点点,万鸟归巢,也没了小桥流水,群燕纷飞,只有那路旁的街灯散着鹅黄色的光芒。

林海从机场出来,踱步在大城市的街道,这可能是他去到过最远的地方,由北向南,如同南飞的候鸟,只不过自己略显孤单罢了。

滴滴,“要坐车么?小兄弟外地来的吧!机场离市区可是很远的!”出租车司机从车窗探出头说道。

七月的南方仍会时常下起小雨,湿沉的水汽无时无刻都在包裹着你,充斥你的口鼻,压抑着你的心。

林海没有适应这种闷热的天气,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在了后座。

司机老王很懂,笑着就把林海的行李利索的搬到后备箱。

把车停到路边熄火,从方向盘的皮套里抽出一支香烟,笑着对林海说:“老婆管的严,你再多等等,去南海大学的人可能还有,多凑几个人,便宜!”

林海点点头,望着车窗外下着的鹅毛细雨静静发呆。

老王在车外点燃香烟,猛吸一口,陶醉的吐出一阵烟雾。“外地的老实人的钱是最好赚的啊!这天气……”

老王蹲在机场出口,大厅是不容许进的。门口一样蹲着的还有几个和他一样的司机,门口每出来一个人,就会一窝蜂涌上去。

抢到的人笑嘻嘻的带走乘客,剩下的人又在等着下一个。

老王不屑于和那帮小伙子抢,也抢不过,威哥定下了规矩,每个机场的黑司机也只能带一个,威哥可是南海市的天,一切见不得光的都归威哥管,谁让人有本事,认识白的人,就像一副镇压南海市的八卦。

司机都走光,就到了老王碰运气的时候了。今天的运气还不错,门口又出来一男一女两个人。

男生殷勤的帮女孩拉着行李,女孩却一把推开他:“许昭阳,别来烦我了,我说了,我不喜欢你。我们只是朋友,只能是朋友,你懂吗?!”

许昭阳一脸委屈:“心怡,你别生气,我就是怕你太累了。”

“我叫杨心怡,麻烦你以后叫我全名,谢谢!”

老王可不会管他们的事,

“两位都是去南海大学的吧!”

两人还未回答,远处一个小伙跑了过来“老王,这两个人,我预定了!”

“什么?明明我先看到的!,凡事总要讲个先来后到吧!”

“先来后到?我可刚从你车那边过来,你要不和威哥讲讲?”

许昭阳对着小伙说:“帮我们把行李搬上!”

杨心怡却抢过行李对老王说:“我坐你的车,走吧!”

老王犹豫了一下,一旁小伙咳嗽了一声。

老王立马拒绝:“不拉了,不拉了,我的车坐满了!”

老王沉着脸扭头走了,只希望还会有老实人从机场出来,毕竟在南海市得罪威哥,失去的远比获得的更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