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在古代做美肤顾问 第四章祛不完的湿啊排不完的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陈士杰对这个说辞甚是不满意,没想起从大街上随便扯来的小郡主还挺上道。祝耽则钩起嘴角笑得讥讽,更本不我相信。“和平发展啊,很难得你有这份孝心,太医们都在呢,你放心便好。”皇上一脸笑眯眯地在旁地说。林汝行脸上笑嘻嘻,心里mmp:我放心个屁,我都快被你这两祝耽则勾起嘴角笑得讥讽,根本不相信。。...

陈士杰对这个说辞甚是满意,没想到从大街上随便扯来的小郡主还挺上道。

祝耽则勾起嘴角笑得讥讽,根本不相信。

“和平啊,难得你有这份孝心,太医们都在呢,你安心便好。”皇上一脸笑眯眯地在旁说道。

林汝行脸上笑嘻嘻,心里mmp:我安心个屁,我都快被你这两个奇葩弟弟玩死了。

不过有一点皇上说得倒是没错,这殿里大概站着不下十几个太医,这会儿好像也忘了诊病,看热闹看得津津有味。

皇后娘娘此时双眉紧蹙,一双美眸也露出焦躁。

一名中年太医小心问道:“敢问娘娘可又是疮面发痒?”

皇后叹口气:“和平来探望本宫,本宫很是开心,可是本宫这个不争气的弟弟,说好听点是良善可欺,说不好听是糊涂吃亏,让本宫如何安心养病?张院使,你说本宫的脸还能不能好了?”

说罢偷偷瞥了眼皇上:我弟弟就白白被人打了?

皇上赶紧转过脸,装没看见的。

被皇后称作张院使的太医也不敢接话。

陈士杰借机又少不了卖可怜:“臣弟便有错处,还有皇上和娘娘处置,武召王劳苦功高也自有朝廷嘉奖,就是不知武召王为何总是处处刁难微臣、欺侮微臣……”

“好了。”皇上不耐烦地挥了下袖:“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王弟想必也是一时失手。”

祝耽在一边面无表情不置可否。

皇后娘娘以帕拭泪:“说到底还不是你自己不学无术,不能给皇上和朝廷分忧,以后吃了亏便受着,别到皇上跟前来讨没趣……嘤嘤嘤……”

陈士杰见状不敢再多言,开始默默系上官服扣子。

大殿内安静得让人尴尬,林汝行便向前请示说:“臣女虽然不通药理,但是之前翻阅古籍多少了解颌面部的症候,不知娘娘可否让臣女近前看下?”

皇后正愁没有台阶下,便接话道:“以往发作时只是出痘,可是这次不知为何痒得难受。”

林汝行点点头,随皇后娘娘去了寝殿,摘下面纱一看,顿时了然,这不就是现代常见的痤疮么。

中度痤疮对颜面的损伤还是很大的,如果忍不住挤了抠了,那留下痘印痘疤也是必然的。

看完症状后,她又与皇后回到正殿。

刚才那位张院使发问:“不知道郡主有何看法?”

林汝行瞧他的语气中颇有些不屑,心想那就干脆说点你们听不懂的好了。

“娘娘所患之症为痤疮,鼻翼两侧油润红痒,故此我判断还有脂溢性皮炎。”

张院使果然双目发怔,好像怀疑自己听错了似的,又转身询问其他同僚:“你们可听清了吗?”

众位太医纷纷摇头:“微臣从未听过这等症候啊。”

“额,老夫从医三十余载,也对这个什么痤疮闻所未闻……”

只有一个不过二十出头的清俊小太医满脸求知欲地发问:“敢问郡主,何为痤疮?”

林汝行颔首答道:“就是痤疮杆菌或马色拉菌导致的毛囊皮脂腺慢性炎症。”

一语激起千层浪。

众太医意见更大了,纷纷表示听不懂,你故弄玄虚瞎说来蒙人的吧?

小太医倒是个和善之人:“众位大人稍安勿躁,或许郡主说的症候与我们所诊一致,只是叫法不同罢了。”

林汝行冲他赞许地笑笑,总算有个聪明人,孺子可教哦。

小太医被她这么看着一笑,竟然羞了个大红脸。

“呵呵,既然郡主有自己的说法,那么老夫想向郡主讨教一下,此症该如何下药呢?”

林汝行瞅过去,还是那个张院使。

“皇后娘娘的面疱绝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眼下娘娘面痒难耐坐卧不宁,我以为应该先为娘娘去了面痒之症,张院使以为呢?”

痤疮即便在现代也算是顽疾,很多人治疗数年仍然时好时坏。

古代既没有阿达帕林和班赛,又没有异维A酸和克林霉素,要根治痤疮谈何容易?

张院使问道:“那郡主有何高见?”

“不敢,炉甘石三十钱碾碎,于坩埚内煅烧至微红,取出浸淬搅拌,重复三到四次,将石渣弃去,取悬液澄清,水飞法细研取粉末湿敷。”

张院使满脸不可思议:“古方载炉甘石愈目暴赤肿流泪烂弦,或用来冶铜,何以入药愈湿毒类的面疱?”

嗯,这张院使无机化学学得不错,还知道炉甘石可以冶铜。

可是痤疮跟湿毒又有什么关系?

难怪现代人的养生朋友圈里都是祛不完的湿,排不完的毒,润不够的肺,果然这个优良传统得到了良好的继承和发扬。

以为她被自己问住,张院使继续喋喋不休:“这药开得简直是毫无章法嘛,依老臣看郡主不要再相信这些怪诞之说了。”

就连陈士杰也跑来凑热闹:“石头还能治病?哎,我问你,你说的该不会是五石散吧?”

林汝行懒得搭理他,古代文献中确实有记载炉甘石水飞法可以治眼疾,《本草纲目》中也引过药方,甚至还需童尿辅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