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春令 第五章 新婚妻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陆挽君垂眸,长睫半遮半掩,她明白面前站的是沈昶,也许她该热忱的见状,贴心递过来沈昶带着风尘的貂裘;也许她该面惹红云,娇羞带怯,学着新婚妇人的娇媚娴淑。明明她浑身身体僵硬,面上挤不出笑容,整个人像定在原地。沈昶先有的动作。陆挽君面前会出现一双厚底短靴偏偏她浑身僵硬,面上挤不出笑容,整个人像定在原地。。...

陆挽君垂眸,长睫半遮半掩,她知道眼前站的是沈昶,或许她该热情的上前,贴心接过沈昶带着风尘的貂裘;或许她该面惹红云,含羞带怯,学着新婚妇人的娇柔贤淑。

偏偏她浑身僵硬,面上挤不出笑容,整个人像定在原地。

沈昶先有的动作。

陆挽君眼前出现一双厚底长靴,黑色狐裘上还带着湿气,一双带有薄茧的手朝她伸来。

陆挽君半响才鼓起勇气将温热的手放到沈昶手中。

“姑母,这是挽君。”

沈昶声音平稳,介绍陆挽君似乎习以为常。

陆挽君跟着唤了声姑母。

陆挽君不知自己是怎样回到惊春园的,长素被沈昶支使去厨房张罗饭菜,别枝被沈昶派去整理江南带回来的物品。

卧房中只剩下她和沈昶。

屏风后面偶而传来滴答水声,是沈昶在沐浴。

陆挽君盯着贡台上燃着红烛的连枝灯发愣,烛火微微颤抖,摇曳的火光倒映在窗棂上,像手舞足蹈的疯子。

她不可避免的回忆起上一世,她是罪人。

害死沈昶的罪人。

虽然这罪人的名声并不纯粹。

当时已经叛主转投南阳公主的今雀在郁哥儿头七那天告诉她,闷死郁哥儿是沈昶下的令,不然今雀一个奴婢,再胆大包天,也不敢对小主子下手。

而沈昶要今雀闷死郁哥儿,是为了娶南阳公主。

得知此事的当晚,陆挽君从荀太后处拿了药,下在了沈昶喝的酒里。

她亲眼看见沈昶在她面前倒下。

“挽君,我的衣服在床上,你替我取一下。”

屏风后忽然传出沈昶低沉的嗓音,若仔细听,还能从中发现一丝窘迫。

没得到回应。

“挽君,你还在吗?”

沈昶微微拔高声量,又唤了声。

“我在,这就拿来。”

陆挽君垂眸,稠密狭长的睫毛盖住清明的眼,温声应和。

她低头将床边柔软的中衣拿起来,慢步上前。

“我把衣服给你放在屏风上。”

四开的屏风是杭绣,绣的是四时田园景。

放下衣服,陆挽君影影绰绰从屏风上看见男人从浴桶里起来,她目光一转,立即转身躲了去。

“好。”

回声带着愉悦的轻笑。

屏风后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打乱了陆挽君的思绪,她暗中告诫自己要冷静,不能露出破绽。

今世不会再有郁哥儿,至于劳什子的荀太后要除沈昶,让二人自个儿斗去。

她陆挽君不做渔翁,更不做旁人的利剑,沈昶曾说过剑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安宁。

而南阳公主,她爱慕沈昶,荀太后会成为陆挽君解决她的最好工具,就像荀太后前世对待沈昶那样。

陆挽君侧目看见了从屏风里出来的沈昶,他正低头系侧身的纽扣,一缕墨发从背后滑至胸前,打湿了白色中衣。

“你头发怎么没擦?”

陆挽君拿过盂盆上方的干毛巾,递给沈昶。

沈昶没接。

他低头略委屈道:“我侧身的纽扣系不上。”

陆挽君神情有些尴尬,她正想将毛巾放下,谁知沈昶忽然站到了她的面前,还拿过了她手中的毛巾。

“你替我系吧。”

沈昶弯下腰来,二人一下隔得很近。

陆挽君甚至能很清晰地感受到沈昶微重的呼吸。

沈昶见陆挽君没动,以为是自己还太高,又向陆挽君弯了弯身,他的语气无奈道:“现在可以系了吗?”

沈昶说话的呼吸似乎就在陆挽君的头上方,那气息太热,热得陆挽君悄悄红了,她不敢抬头,后悔自己刚才动作不够快。

“你别动。”

她压着声音说。

两只手颤颤巍巍抬起来,她强迫自己不用去在意二人现在的身份。

侧身的纽扣终是系上了,然而沈昶并没有退开,反而快速伸手将陆挽君拉到了床帷面前坐下。

他自然而然把自己手中的毛巾递给陆挽君,微微背过身去,闭上眼,闲闲说道:“麻烦挽君顺便帮我把头发也擦一擦吧。”

他理所当然的语气让陆挽君恨不得把毛巾扔到他的脸上,同时陆挽君也后悔自己刚才怎么就主动招惹了沈昶这个王八蛋,他的头发湿着关她的什么事?

然而现在无论说什么都是枉然。

陆挽君最终还是认命地抬起了胳膊,替沈昶擦起头发来。

感受到柔软的力道轻轻擦着头发,沈昶背对着陆挽君面上的笑容浓了些。

她不知道他为了能够早些从江南赶回来跑死了两匹马,也不知道他为了这一天又下了多少功夫。

挽君渐渐擦得手酸。

“好了吗?”

她没好气问。

沈昶象征性伸出手往头发摸去,谁知他那手竟然跟长了眼睛似的,径直抓住了陆挽君细细的手腕,偏生沈昶也没有立即放开。

“你手是不是酸了?我替你揉一揉。”

沈昶转过身来,侧着身子,正好和陆挽君面对面。

他揉陆挽君的手力道并不重。

“你放开,我的手不酸。”

陆挽君没料到沈昶竟然有这一出,当下吓了一跳。挣扎着想将手抽开。

然而她微末的挣扎落到沈昶眼中便成了不好意思的象征。

沈昶慢慢放开她。

“对不起,我以为你手酸了。”

沈昶道歉的语气听起来是那么的诚恳,而目光又澄明干净,这一行为反而让陆挽君反思自己是否太过敏感。

“没事,我的手不酸。”

然而陆挽君多看了沈昶好几眼,他面上的神色也正经,并无故意的神色。

陆挽君只得干巴巴接受了沈昶的道歉。

“挽君,我有话要对你说。”

得到了陆挽君的原谅,沈昶面上随即露出笑容来,他看着面前娇滴滴的新婚妻子总是忍不住想笑。

“什么事……”

“咚咚。”

陆挽君刚开口,门外同时响起敲门声。

“谁啊?”

陆挽君出声问道。

“姑姑,饭菜好了,是现在用饭吗?”

门外站的人刚才被沈昶支使去厨房点菜的长素。

听到熟悉话音的陆挽君站起来,她抬手把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尽量平静地说:

“我们出去用饭吧。”

沈昶微微一笑。

打开门,门外除去低眉颔首的长素,还有提着食盒,弱柳扶风的明月姑娘。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