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头条 第一章 重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欧洲西南部比利牛斯山东段,一群跑车队沿加龙河飞驰,惊扰法国警方……”电视里女主持人清新甜美的声音响了出来,她身后屏幕里,正电视播放着昨日新闻头条。一辆辆跑车飞驰而过,夜色下的空中,直升飞机正疯狂的追逐着,身后还能看见有警车在追上,“……警方产生怀疑,飞一辆辆跑车疾驰而过,夜色下的空中,直升飞机正追逐着,身后还能看到有警车在追赶,“……警方怀疑,飞车党疑来自东方之国,车主身份尚未查清……”。...

“……欧洲西南部比利牛斯山东段,一群跑车队沿加龙河疾驰,惊动法国警方……”电视里女主持人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身后屏幕里,正播放着今日新闻头条。

一辆辆跑车疾驰而过,夜色下的空中,直升飞机正追逐着,身后还能看到有警车在追赶,“……警方怀疑,飞车党疑来自东方之国,车主身份尚未查清……”

女主持人话音一落,她身后的屏幕迅速放大,原本被压制的鸣笛声与直升飞机螺旋浆转动的声音传来,夹杂着跑车呼啸而过的声响,房间中顿时一片嘈杂。

薄薄的墙壁挡不住外面电视的声响,江瑟爬起身,狭窄的客厅里,打开电视的杜邮不知跑哪儿去了,电视里成群结队的跑车从屏幕上疾驰而过。

镜头转换中,她看到跑在最前面的一辆白色跑车时,原本准备关电视的动作一顿,身后左侧房门‘嘭’的一声被人拉开了,杜红红怒气腾腾的声音响了起来:

“半夜三更声音放这么大,知不知道我马上要中考了!”

江瑟转了头去看,穿了红色睡裙的少女已经不耐烦的将门又重重的甩上了,震得客厅里掉了些漆的窗都在抖。

她关了电视回房,五月底的天气已经热了,一台对着单人床的风扇缓缓转动着,送出凉风来。

她爬上了床,盯着头顶上泛着昏黄灯光的灯泡,她认出了刚刚开在最前面的那辆白色造型嚣张的跑车,那是裴奕的。

“瑟瑟。”

江母呼唤她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门被人推开,江母周惠探进半个身体,指了指她床上的灯:

“九点多了。”

她点了点头,撑起身去将床头边的灯绳拉了一下,房间里顿时就黑了下去。

夜色里周惠的脸在外间若隐若现的灯光下显出几分瑟缩之色:

“红红要中考了,最近电费贵,你杜叔这个月厂里效益不好,风扇开一会,吹凉了就关啊……”

江瑟打断了她的话,应了一声:“我知道的。”

周惠就不说话了,顺手拉上了门。

屋里漆黑一片,房间里没窗,床上江瑟忍不住翻了个身。

她已经好久没有想起之前的事了,今夜看到的新闻头条却使她又有些烦闷。

半个月前她还是冯家的千金冯南,一觉醒来却成为了江瑟。

她的祖父冯中良早年曾在军中任职,华夏动乱时,冯中良携家人移民香港,收购酒店,一路做到如今,冯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晚年冯中良难忍离乡背井,在昔日同僚好友的帮助下,带了冯南回华夏长住。

与冯南相比,江瑟与她一个天一个地。

江母周惠早年遇人不淑,与丈夫离婚之后,带着女儿江瑟,改嫁杜昌群,又再生了一双儿女。

继父杜昌群在一家工厂任职,干了二十多年仍是工厂底层业务员,拿着微薄的工资,却要养活一大家子人。

毕竟不是姓杜的,江瑟在杜家位置尴尬,杜昌群对她不大喜欢,连带着同母异父的两个弟妹都对江瑟不大看得起。

江瑟今年十七,正是高三下学期的年纪,她却无心学习,一心想要凭着漂亮的脸进娱乐圈,出人头地。

这些情况是这半个月时间以来,江瑟自己慢慢摸索出来的。

她不知道自己此时成为了江瑟,冯南此时又是谁,想了半天也得不出结论,她叹了口气,又翻了个身,钢丝床就发出‘吱嘎’的响声来。

隔壁杜红红又重重的敲了下墙壁:

“有完没完?”

杜家在华夏帝都寸土寸金的地方,全家连同杜昌群寡母一共六人挤在不足十五平方米的旧楼里,房间被杜昌群用木板隔了又隔,江瑟的房间在最角落,仅容放得下一张单人钢丝床及凳子,没有窗,白天门一关也是伸手不见五指。

头顶上是杜昌群夫妻隔出来睡觉的地方,因此天花板压得很低。

江瑟才睁开眼睛时,简直不敢相信帝都还有这样老旧的房子。

杜红红还在骂骂咧咧的,江瑟闭着眼睛,她有一张非常漂亮的脸,像是造物主的恩赐,这也造成了原本的江瑟非常的渴望进入娱乐圈,床边窄小的空间里,贴满了各式各样明星的海报,枕头下一本笔记本里写满了少女渴望成功的心事。

江瑟是被一阵咳嗽声吵醒的。

楼上杜昌群正在咳,他感冒好几天了,周惠小声的劝他请一天假,去趟隔壁社区诊所挂点滴,杜昌群却发怒道:

“钱呢?你知不知道请一天假要扣多少工资?一大家人光等着我这点儿工资张嘴,你说请假就请假?”

江瑟眨了眨眼睛,渐渐就清醒了。

杜昌群还在骂骂咧咧的,有些嫌弃周惠再嫁时带来的女儿:

“十七了,还啥事儿也不干,只会花钱,我十七时,早进工厂干活了,哪像她似的?”

周惠默不作声,江瑟起了床时,杜昌群阴沉着一张脸,从楼梯上摸下来时,看到江瑟也没搭理,洗漱完转身就出门去了。

“你杜叔近来压力很大。”

周惠扯了扯嘴角,看了女儿一眼,灯光下江瑟才十七,却已经婷婷玉立,她就着杜昌群洗脸的水拧了把帕子将脸擦了,往厨房走去:

“我看你读到现在,也没心思读书了,你弟弟妹妹年纪还小……”

江瑟就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了。

英语课上,她拿了支笔无意识的在本子上画,有些走神。

今天早晨周惠跟她说的话,有让她高三之后便辍学不读,赚钱自立的意思。

冯南的时候,她还从没有为金钱而烦恼过。

她心里想着事儿,却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儿,转头就看到隔壁桌的卢宝宝拿了一支钢笔,正伸手要戳她手臂。

卢宝宝比江瑟大一岁,与原本的江瑟是一对臭趣相投的朋友,她脸稍圆,长得可爱,对各种各样的八卦十分好奇,尤其是娱乐圈各式各样的明星,她是如数家珍。

原本的江瑟又一心要进娱乐圈,成为大明星,跟卢宝宝自然就有话聊。

卢宝宝拨了笔盖,低头在作业本上飞快的写了一行字:在想什么呢,看你半天没理睬。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